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三十五章

    到了最近的城市,通过冒险者公会我才知道在我往返古战场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令世界改变的事。

  各国各教会统治者的死亡,继承人之间的乱战,恐怖的瘟疫,为短避瘟疫和大内战而大量逃难的人群,以及不知从哪跑出来追杀逃难者的魔兽群,最后还有因为世道混乱而横生的强盗团,相比之下,先前那些被统治者称为“乱匪”的复国势力已经完全成了“有文化有理想”的正规军——在这样的混乱的局势下,只有大量的武装力量才能保证自身的相对稳定和安全。

  只是武力可以剿灭强盗团,可以抵抗魔兽,可以保境安民,但是却抵挡不住瘟疫的来袭,面对这看不到的刽子手,治疗魔法完全没用处,炼金术士的药剂也没有效果,人们只得远离瘟疫爆发地区,但是人口的流动却又带来了瘟疫的急剧扩散,特别是某些贵族王族,自身已经染病但病情却在潜伏期,外表看上去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却因为周围的人纷纷病倒而慌慌张张的通过魔法传送阵逃命,于是更加快了疾病的传染速度。

  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发现能救命的却都是先前从中疆购买的东西,那些能保护自己的豆兵不说,光是粮食,那些先前从中疆购买种植的,竹节间能出产水稻或大米的竹子就使得不少逃难的人免受饥荒之苦,各国也不再为来年的粮食而担心——这些竹子的繁殖能力虽然有限,但生存能力极强,即使没人照顾也能良好生长,就是长得慢了一些而以,而且竹林就算被砍伐,只要没有把根挖出来,就能在十几个小时内长出竹笋,一至两周内重新成长为竹子,这让许多王公贵族解决了他们最担心的粮食问题——很多农民都逃难去了,田荒在那里没人种,人口是有,流民也不少,就是农民越来越少,这里的农民可不像中国古代的农民对土地那么依恋,因为他们种的土地都是向贵族老爷租来的,根本不是自己的,在哪种田还不都是种田?这里不行就跑别处去种田,反正家里清苦家当也不多,搬也容易。现在有了这些竹子倒好了,许多贵族已经下令禁止乱伐竹林,竹林只为取食大米而用,竹笋则是完全禁止食用——只要竹笋长成竹子,一整根竹子剖开来至少能产五六十斤大米,被天华的基因修改植物在产量方面表现得非常惊人。

  也正因为这些东西的存在,保证了大批流民的生命安全,他们是幸运的,他们并不像以前古文记载时的流民潮那样,一路忍受饥饿,一路哀号,一路埋葬亲人,还要担心盗匪和野兽的袭击,流亡之路就像是一条死亡之路,幸好这种景像并没有出现,虽然也有盗匪,但数量和规模都没有以往的流民潮爆发时那样的大,唯一可怕的是紧跟在流民们身后的魔兽,这些魔兽就是先前世界各地突然出现的魔兽攻城事件中的魔兽,只不过这次出现的魔兽和上次有些不太一样,虽然它们的外形一样,种类还是那三种,但它们却不再像以前那样见到人就追上去非杀光不可,而且魔兽群数量也不大,几十,上百只的魔兽会突然出现在流民队伍后方,追赶上来,扑倒逃命逃得慢的几个流民,然后这些魔兽就停下来把这些倒霉的猎物分食,接着一天以内不会再追赶上来,如果流民跑得快的话,魔兽追赶上来的时间会差得更多,但是奇怪的是,常常有流民队伍A被魔兽追赶,从后方赶上了流民队伍B,队伍B中的人问:追在我们后面的魔兽没有阻挡你们吗?A队伍的人回答:没有,快跑吧,魔兽又追上来了,慌乱的人们并没有发现,只要流民们行进的方向朝向中疆,就不会碰到迎面而来的魔兽,只要向着中疆方向行进,魔兽就只会从后方赶上,咬死吃掉几个人而以,就像跟在肉贩子身后听狼一样,只要丢下一块肉就能让狼停止前进一会儿,后来聪明的人用牲口或沿途打猎到的一阶魔兽猎物代替了活人,这才使得使死亡人数大量下降,但如果流民的队伍固执的朝其他方向前进——呃,好像这种流民队伍已经不存在了。

  沿途的城市都受到大量魔兽的围攻,但魔兽的包围圈总会留下一些空隙,总能在城破时让人们顺利出逃,加入流亡队伍,当然,出逃时的方向也是很重要的,这关系到以后会不会被魔兽围攻。

  “真是乱套了。”

  我把这份情报丢给了赵濉,经过短时间的“紧急培训”,他已经对“未来地球通用语”基本掌握,他在语言方面确实很有天斌,虽然不至于过目不忘,但有些发音和文字的意思问过两到三遍后就完全记住了——想我还在学校里时,天天早上读英语,哦,不,应该是兽人国飞禽部落的鹰语,天天读天天背,过个半天一天的还是有不少会忘记,还是“天眼”好,对着人这么一瞄,异界大陆语就会了,而且还很熟练。

  “哦,闹灾荒了啊。”

  赵濉看了一眼情报就丢一边去了,继续研究他的秘籍,自打把异界大陆语学了个八成以后,他就天天抱着这些得到的东西狂啃,这几本秘籍倒是成了他的“启蒙读物”了。要不是因为这门语言新掌握不久,书看起来不那么流畅,恐怕只要几天书就被他读完了。

  紧走几步来到他跟前,捏着书,轻轻一提:

  “你是不是忘了做某些事?”

  本来正聚精会神的看书,突然眼前一空,书不见了,听到我这么一说,他重新从我手中拿回了书,挠了挠头:

  “某些事?你是指什么事?”

  “想不起来吗?”

  我指了指公会对面的那几家门面、装潢非常华丽的店铺:

  “你得到的那些魔法装备,有一部份不需要的,是不是应该变现呢?”

  “啊,我给忘了,叶琳,等我一会儿,我很快就回来。”

  他马上把书往空间戒指里一丢,急匆匆的向最华丽的一家店跑去,经过这段短时间的语言学习,以及他在语言学习上出色的天斌,日常会话至少是不成问题了。

  “今天我请客哦。”

  目送着他走进店里,我拿出一张纸,打了个法决上去。

  这张纸就这么悬浮在离地一米高的地方,因为术法的关系,旁人都是看不到的,只有赵濉才能看到,这是我给他的留言,现在他很幸运的找到了了一些修行秘籍(绝对不是我事先安排的,是他自己走了狗屎运,在那种地方都能像小说里的一样找到秘籍),而这次古战场之行得到的装备成色都很不错,随便卖掉几件够他好吃好喝十几年的(是以天天吃大块肉喝大碗酒的消费水平),只要他不笨到一天到晚把金币拿出来吊人眼球,想来也不会很容易被人因财起意而给盯上。只是我的突然离去不知道赵濉他会是怎么样的心情。

  现在最让我在意的是,那些魔兽、瘟疫,食人天使之类的东西让我隐隐的感到不安,我得找人多了解些情况。

  在我离去后不久,赵濉满脸堆着笑,心满意足的从武器店中出来,看他的表情就知道收获不小——异界的商家虽然也会宰人,但他们更在乎信用和名誉,一般就是宰人也不会像地球上的同行那样下狠手,这使得异商的商家在在信誉上没有那么容易破产,但也造成了天华难以对异界的金融界下手——事实上换成其他专业的金融家恐怕也要头痛,因为发行大陆通用金币的大陆银行,前身就是一家大商会,他们在异界的信誉,远远超过了国家,相比之下地球上的美国和美元,在这方面完全无法与之相比。

  所以并没有被人痛宰,或者被人宰得连油皮都没破的赵濉心情非常好,因为他的卡上,那个代表金币数字曾在他眼皮底下如同火箭升空一样猛窜了好一会儿。

  但是,他却并没有看到意料中应该见到的可人儿,只是看到一张泛着柔和光芒,飘浮在路边的纸条,那情况就像某些网游中的掉落物品,而四周的人却似乎根本看不见那纸条,看都不看一眼,甚至有人行走的方向原本会撞上那条发光飘浮的纸条,但走到纸条面前时却总会莫名其妙的从旁绕行,而绕行的本人甚至都没发现自己绕行。

  “这是什么?”

  赵濉伸手,拿过纸条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我曾经想像他可能会茫然,会愤怒,但就是没想到他会露出这种表情,似乎在自言自语:

  “真是的,仙人都这样吗?说走就走,炘皇的姐姐行踪果然如人所说的一样飘忽不定,先前没点征兆……喳……我都说了我请客的,好久没被人放鸽子了。”

  他笑了笑,把头上的头发轻轻一抹,原本被染出来的金色头发上,金色染料被一抹而掉,但金色染料的下面却不是黑色的头发,而是灰棕色:

  “不过,要紧的事情还没来得及办完,只好当吊靴鬼了。”

  另一边,我御剑急行,很快赶到的回生教设在凡间的教宫——依娜如果降临凡间,一般会选择这里做为她的落脚点。

  在所有异界神灵中,我和依娜、诗风情比较有交情,依娜的驻地离得近,所以我先到她这了,如果她不在,我就只好去找其他人了。

  刚到人家地头上,我就放慢了速度,这道远遁而来的剑光很快就引来了巡卫天使的警惕:

  “站住!什么人!”

  

第一百三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