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八章

    虽然兽人的丧尸力大无穷,给豆兵带来很大的麻烦,不过这样的丧尸毕竟不多,几个黄豆兵一拥而上,数柄长枪刺穿了那早已经成为死灵的兽人,将其高高的挑离了地面,随后几把鬼头大刀从不同的角度出击,斩碎了那已经发臭的尸体。

  在豆兵组成的战线靠后,还有一个战斗群体格外引人注意——一几百个由法师召唤出来的元素人,以及召唤师的幻兽、夹带几十具……呃,僵尸,对上了数千的骷髅骑兵。

  这些骷髅骑兵是依靠骑兵的冲击力优势在一开战时就突破豆兵防线杀进来的,而这群集合了元素人、幻兽和僵尸的混合部队充当了救火队,对上了这群骨头组成的骑兵,看看地上骨头碎片和元素精核、幻兽尸体以及零星散落的僵尸碎肉,还有原先骷髅骑兵攻击路线散落的大量豆粒,不难看出战斗已经进行了许久,双方都付出不了小代价。

  不过,似乎参战的人类一方对于这样的代价,并不在意,那些躲在豆兵后面的,是大量的人类骑兵,一眼看上去似乎有万余人,其中似乎还夹杂着一些神殿骑士,不过数量不是很多,大约只有不到千人。除了骑士外还有各色的步兵,数量足足是骑兵的一倍,中间也有一些圣殿武士。

  这些军人都没有进入战斗状态,或坐或站,对着撕杀中的豆兵和死灵指指点点,谈笑风生,似乎是在看好莱坞产的魔幻大片。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闲着,仙术师在严密的保护下,时不时的念动咒文,召唤出一些豆兵补充前线,召唤完了以后打坐恢复精神力,片刻之后再次念动咒语,让豆兵的数量再增加上百,虽然仙术师不到十名,召唤出的豆兵却成为抵挡亡灵的主力,随军的数百名魔法师们也没闲着,不时的召唤出元素人加入到围剿骷髅骑兵的战斗中,但由于元素人每个法师一次只能召唤一个,元素人还存在的情况下没法召唤第二个(召唤不能累加),使得战斗中的元素人数量一直无法增加,召唤师的情况也和魔法师差不多。

  最让人觉得不舒服的,便是那群神官,我认得那是信仰诗风情的神职,因为这个世界上,恐怕只有诗风情手下的神官才有召唤僵尸的能力,这是前段时间为了答谢对中疆的帮助而令他们拥有的能力,除了他们,谁都无法召唤僵尸,就是仙术师都不行,除非他们自己修行道术或是我赐与他们相同的力量。

  虽然这些神官把僵尸称为“圣尸”,对外宣称是“拥有圣洁灵魂和对神无限忠诚的信徒在升华后为了战胜邪恶的伟大事业而让自己的遗体投入针对黑暗的圣战,受神的力量祝福而成为拥有神圣力量的先锋战士”

  虽然他们是在胡扯,但凭着僵尸体内用于驱动身体的道家圣力有着强烈的神圣反应,再加上专门针对亡灵的神圣魔法无效,不知情的老百姓接受了这一说法,再则这些僵尸外表虽然阴森了一些,却和活人相差不大,可比起那些全身烂肉的丧尸要好上不知多少,也就接受了“圣尸”的存在。

  不过,现场召唤僵尸的场景还是让人有些头皮发麻,那些诗风情的神官,似乎已经完全放弃了以往最拿手的风系神术,兴高采列的跑到一辆辆载满人类尸体的马车边上念动咒语——也不知道他们从哪搞来这么尸体。

  咒文一结束,原本围着尸体嗡嗡乱飞的苍蝇马上“轰”的一起跑得没了影儿,每个神官都召唤了那么一两具僵尸出来,待那些僵尸加入战团,这才坐下冥想,恢复精神力。这情景要是被茅山道士看到,会不会说他们盗师学艺?

  漂浮在高空,我感到一阵眩晕,绝对不是因为恐高症!自从会飞以后我根本就不怕高。

  唉!这群人啊,以前不入流的东西,到了这些家伙手里都成了宝贝,点豆成兵虽然大名鼎鼎,但在道术中绝对是被淘汰的法术,豆兵再强,也不能指望它们对上高手,没听说过哪个道士召出成千上万的豆兵去围攻另一个道士,起码也要符兵才行,要不一个大型道术,马上倒一片,至于僵尸,看上去似乎刀枪不入,水火难侵的样子,但只能说它们抗击力强,但是动作僵硬、死板,对付小道士还行,那些老道士一出手也是一片倒。

  刚想着呢,死灵群中突然射出一道绿光,在豆兵群中炸开,绿色的烟雾瞬间把大片豆兵卷了进去,这明显是个大型的杀伤性亡灵法术,这回豆兵要死一片了吧,就让这些仙术师吃点亏,别老只懂得撒豆子变戏法不务正业,学点五行阴阳法术才是要紧!

  烟雾散去,出乎意料的是,除了直接被击中的豆兵外其他豆兵几乎没受任何伤害。我看了看亡灵群中刚才施放法术的那个尸巫,那家伙明显没想到自己的法术居然那么没效果,周围几个尸巫和骷髅法师似乎也做出无奈的样子,随手丢出几个亡灵魔法,支援一下前线。

  战场上最郁闷的恐怕要数这些亡灵法师了,不管是尸巫还是骷髅法师,在和生灵的战斗中往往都能把对方阵亡的尸体变成自己的战士,这样明显吃亏的战斗,任何生灵都会感到头疼,不管是人类还是精灵又或者是兽人,己方只要有人阵亡就会增加敌人,而战争又不可能不死人,和亡灵发生冲突时的无奈,谁都清楚。不过眼前这些古怪的军队却让亡灵感到无奈,这些士兵,似乎个个都带了强力护身符还被圣水泡过似的

  ,不但死了变不成亡灵,恐惧、昏睡这类的状态法术完全无效,虚弱、疯狂以及其他的诅咒法术也全然没有效果。最要命的是,这些士兵,像低级亡灵一样无视死亡,偏偏战斗力又高过骷髅兵,比丧尸略强一点,互相之间的配合比人类的精锐士兵还要更强,还有用不完的体力,战斗了许久也没出现有哪个士兵体力透支的情况,相反,却有大量的亡灵倒下。

  虽然亡灵消亡的速度很快,但毕竟数量庞大,又悍不惧死,战斗还长着呢。虽然搞不懂仙术师为什么会和诗风情的神官一起出现在这片不知是哪个国家的领土上,也不知道他们怎么会和亡灵大打出手,但我的目的是明显的,我要去找那个有着强大黑暗力量的存在。

  再次感应了一下四周,那个有着强大黑暗力量的存在依旧如同黑夜中的明灯一般显眼,完全不是这些弱小的亡灵所能比的,找对了方向,接近就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几乎所有的传说中,黑暗都代表着邪恶,邪恶者的基地不是永远不见天日的地洞地宫,就是荒芜、死气沉沉的穷山恶水,眼前的宫殿似乎就很符合传说中的标准:怪石狰狞的荒山上,座落着邪异无比的宫殿,我看了看四周,到处都是枯死的树木,这里以前似乎是一座森林,这里的风水似乎也不是什么九阴绝地之类的险地,和穷山恶水也搭不上边,只能说是一片普通的山林,会变成这样子大概是因为死气太重的原因。

  没错,是死气,非常重的死气,闭上眼,感觉了一下飘散在周围的死亡气息,这些气息虽然比不上什么绝地死地之类的,但要是人在样浓厚的死气中住上一个月,不,半个月就会奄奄一息,而且这里的死气似乎是人为的!

  看来那个存在还是和异世界的其他强者一样,不懂的压抑自己的气息,底细一眼就能看出。

  轻轻的落在宫殿大门前,一阵带着死气的剑气立刻横斩过来,这种简单的攻击,简简单单就能闪过,看看黑色大理石地板上那一道长长的痕迹,从宫殿内一直连接到宫殿外,再看看袭击者,是一个全身重甲,持双手重剑,全身散发着浓厚死气的亡灵战士。

  虽然到了异世界已经很长时间,很能认出一些常见的存在以及一些不常见,但经常被人提到的存在,不过眼前这个亡灵战士实在是太不常见也太不被人提起,我根本不知道这是哪种亡灵武士,我只知道常见的亡灵武士有死亡战士、亡者战士,以及罕见的由吸血鬼充当的血冥武士,这些亡灵战士的实力大多在大剑士到大剑师之间。

  不过眼前这个亡灵战士明显比人类的剑圣还要强,至少我不知道哪个剑圣的剑气能有刚才那一下那么有威力,而且它不仅穿着全身重甲还带着面罩,我连它是骨头还是干尸都不知道。

  双手重剑再次向我挥动,一道比刚才更强烈,速度也更快的死亡剑气从重剑上狂涌而出。

  “这攻击也太单纯了,虽然你有点功夫,不过明显不是正主儿。”

  我随手给了它一把掌,下手重了点,这位亡灵战士的脑袋在脖子上顺时针“咕咕”的转了三四圈才停下来,要是活人,早就死了,不过它本来就是死人,不要紧。

  那一巴掌似乎把它打愣了,可我却没停手,劈手夺下了它的重剑,然后伸手抓住铁护领一个过肩摔让它倒地,最后再用它的重剑穿过它的胸膛,钉在地上。

  直到这时候它才回过神来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不过那只穿过它胸膛的大剑却没那么容易拔出来。

  “人类,你在找死!”

  “和我相比,你离死亡似乎更近。”

  懒得再理会这个败将,我继续向宫殿深处走去。

  “我已经死去了,但我相信很快你就会成为我的伙伴。”

  我没有停下脚步,只是轻轻的笑了一下:

  “呵呵,我倒是很想知道我变的亡灵是什么样子。”

  很快就到了宫殿的中心,那是一个大大的魔法阵,用鲜血画出来的,魔法阵已经停止运作,不过这里的亡灵可不少,那些叫不出是哪一类的亡灵战士和亡灵骑士就不说了,也不懂怎么形容他们的怪模怪样,我只认出两种亡灵,一种是死灵龙骑兵,那是骑在亚龙僵尸上的亡灵骑士,这可是亡灵中的高级品种,另外一种是大名鼎鼎的骨龙,而且不止一只,有两只!

  但最引我注意的,是坐在王座上的亡灵法师,看上去就像一个穿着斗篷的隐形人,斗篷不仅包起了全身,连着斗篷的帽子包住了脑袋,但我却看不到它的长样,只看到黑乎乎的一片和两只腥红的眼晴,这个形像和很多游戏里的反派角色几乎一模一样,似乎有点像巫妖,但似乎又不像,反正又是一个我没见过的品种,它身上散发出的强烈的黑暗反应,和我感应到的一模一样。

  我的出现也惊动的在场的亡灵,亡灵法师红色的眼睛闪了一下:

  “人类?来得这么快?有点实力!”

  随即指了指其中一只骨龙:

  “把她清理掉。”

  “清理?你当我是什么?”

  “还能是什么?碍事的东西。”

  回答我的是那只被指点过来“清理”的骨龙:

  “真麻烦,那些看门的怎么连一个女人都挡不住,一定是跑哪喝西北风去了,等会儿你看门的时候一定要记得要好好站岗。”

  “看门?站岗?关我什么事?”

  “因为你马上就成为死灵了!看门的死灵。”

  骨龙的尾巴一挥,卷起地上无数灰尘垃圾,直向我袭卷而来:

  “你长得很漂亮,形像好,当个门岗正合适,不用担心我会踩扁你,我会尽量让你死得好看一点。”

  但是,信心满满的尾巴却扫了个空。

  “谢谢你的好意,没想到你的心肠还挺好的,本来想给你个粉碎性骨折,看你心肠不坏还是让你文物吧!”

  我只是轻轻的在骨龙头上一拍,那具龙骨如同经历了亿万年岁月一般,瞬间变成了化石,化石不可以成为亡灵生物的身躯的,无论是骷髅兵还是骨龙,都要用未石化的骨头,亡灵魔法是无法注入化石的。

  “很好的古生物标本啊。”

  我很满意的看着这只骨龙,它还保持着尾巴横扫的姿势,要是这里有博物馆的话,我倒可以凭这项手艺赚钱。

  亡灵法师的红眼再次闪了闪:

  “很有意思的奇异力量,用类似地系魔法的力量直接注入骨骼,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掌控了时间。”

  “你眼力真准!”

  “活了几万年,就是呆子也会长很多见识。”

  亡灵法师盯着我看了一会儿:

  “先前看走眼了,原来您不是人类,人类不会有你这样的力量!”

  “哦,呵呵,那你说我是什么?”

  “不知道!升华后的存在我仅仅只是听过一点而以。”

  升华后?升华什么东西啊?

  亡灵法师看了看四周的亡灵骑士和战士,缓缓跪下:

  “和升华后的存在对抗是不智的,我向您效忠,从此这后,您就是我的主人!”

  “!!!???”

  大脑——死机!我记得……此书的作者不喜欢写“王者之气四散,八方英雄来投”这类的场景!我一个成仙得道的人似乎和那样的“气”格格不入啊。

  “我……没有听错吧。”

  “是突然了一点,不过……能向升华后的存在效力可是无限的荣光。”

  我的头……似乎又有点晕了:

  “什么升华后的存在?你倒底在说什么?”

  “主人,您就是升华后的存在,我也是无意中从一个自称是天灵的存在口中得到的消息,据说任何一个位面,下至蝼蚁,上至创世神,都有可能升华成更高层次的存在,而且据那位天灵所说创世神之所以创世就是为了寻找升华的方法。除了那位天灵外,您是我见过的第三位升华后的存在,第二位是五千年前重创神魔两族的无头恶魔。”

  满屋子的亡灵都轰动了,用听不懂的语言交谈着,似乎无头恶魔非常出名,不过这也没什么,我已经三番四次的听说那位没头人士的大名了,亡灵法师发出了几个尖声后,所有的亡灵都安静了。

  “天灵?无头恶魔?这两个又是什么关系。”

  “关系?主人不知道这种存在吗?您的气息和天灵以及无头恶魔的气息都很像。”

  “如果你是说仙灵妖灵之类的,倒是知道,但我不知道天灵的存在。”

  “是么,不过您是高贵的存在无可致疑,请接受我忠诚的灵魂!!!”

  说完,一缕青色的灵魂之火从亡灵法师身上飘出,不仅是它,其他的亡灵也都纷纷下跪,献上自己的灵魂之火,我知道这是亡灵表示忠诚的方式,献上自己的灵魂之火以示忠诚。

  不过,这也确定了我身上没有那个什么气,这些家伙突然间莫名其妙的示忠完全是以为我是什么“升华的存在”,完全是想傍个大树好乘凉,虽然我觉得自己不会比那个什么“天灵”差劲,当别人的大树我也够资格,只是就这样莫名其妙的……

  “扑咚”

  山摇地动,乖乖,骨龙跪地上了!本来有两只骨龙,一只被我变成化石展品,算是完蛋了,另一只却还好好的,这不,还做出跪地姿势,搞得我还以为大地震了。

  只是,眼前这些示忠的灵魂之火……算了,还是不要接受这些亡灵了,收了这些家伙,不懂往哪放,带在身边的话在人世间行走绝对会引来无数麻烦。

  正想推辞,脑中突然闪过一道灵光,立刻让我改变了主意,这些家伙还有用,而且是大用,是非亡灵不可的大用途!

  “好吧,我接受你们的效忠!”

  手一卷,灵魂之火被全数收进了乾坤镯。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这个亡灵法师明显是这批高级亡灵的头目,我懒得一个一个去记他们的名字,还是只问头头姓名好了。

  “我,德莱洛,您忠实的仆人。”

  “那个德莱洛啊……你知不知道要去魔界怎么走?”

  亡灵法师抬起了头:

  “哪个魔界?”

  “魔界不止一个吗?”

  “是的,比较出名的有黑暗魔界,深渊魔界,炼狱魔界,除些外还有好几个不怎么和外面打交道的魔界,不过,所有的魔界我都没有空间坐标。”

  “那你……身上的黑暗力量不是来自魔界吗?”

  “尊贵的主人……”

  闪着红光的眼睛似乎透出一丝无奈:

  “我是死界的亡灵啊!”

  晕,搞了半天,连个路牌都没找到。

  唉,算了,我再找一个有强大黑暗力量的存在吧!刚准备用灵觉再次来个全球大扫描,却突然感应到,仙术士和豆兵,已经推近到离这不太远的地方了,虽然亡灵还有不少,但却在凭着地形据险而守,完全落了下风。由于仙术师使用的是我的力量,我可以清楚的感应到他们艰难前进的脚步。

  “你们会飞吗?”

  除了亡灵法师外,其他的全都摇头。

  “连你也不会?你是骨龙啊!哪有不会飞的龙?”

  “尊敬的主人,我想告诉您……”

  骨龙转过身,把严重破损的骨翼展示在我面前:

  “我有残疾证明。”

  …………

  晕,这些家伙以后还有大用呢,难得是些高级亡灵,虽然都不知道它们是些什么。

  “主人,您不是想叫我们飞走吧,外面的人类虽然强大,但您却是不可战胜的!”

  晕死了,然不成叫我用雷去劈那些仙教徒吗?还不如当初直接让他们在地底呆着不用上来了。

  “打打打,就知道打,只有没开化的野蛮人才动不动就喊打。”

  这些家伙带是带不走了,搞不好真的只有当次野蛮人,不过……就怕被那些仙术师认出来,以前我凭着各地消息不太灵通的缺点,用真面目到处行走也没什么人认出我来,不过这些仙术师可不一样了,要是不知道自己信仰的对像有什么特征,那还信什么教!唉,要怎么才能不被认出……对了,嘿嘿这主意不错……好久没玩了!

  见我露出了笑容,德莱洛连忙问道:

  “主人的力量与智慧都是无与论比的,有什么方法可以不用战斗就能将外面那些野蛮的只知道打打杀杀的人类赶走呢?”

  “你这是讽刺我吗?”

  “没……没,我没别的意思,主人,我真的没别的意思。”

  德莱洛马上意识到自己的话说错了。

  我根本没打错和他计较什么,打了个响指,一个碟形金属飞行物从宫殿窗口飞了进来,停在我面前,顶部打开,里面全是文具,我从中取出笔和纸,沙沙的画了起来。

  “主人,这是……”

  我随口就答:

  “以色列研制小秘书机器人,这可是名牌……讲了你不懂,别问了。”

  我很快就画好了那张设计图:

  “叫智脑按图纸做出来,一小时内送到!”

  收起图纸后,机器人一溜烟就不见了。

  有时候,和人消遣一下也不错。

  

第七十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