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九章

    “那是什么?”

  一名士兵抬起头,正瞧见一群黑色的大鸟从头顶飞过,穿过人类军队的头顶,飞过正在激烈撕杀的豆兵和亡灵,消失在依稀可见的宫殿上空,那宫殿是人们努力的终点,也是亡灵保护的对像,这不由得引起人们的议论,而那些领军的智慧亡灵,也不时的回头瞧瞧宫殿,露出担心的眼神,而那些豆兵,却仿佛什么都没瞧见似的,依然砍杀着眼前看似无穷无尽的亡灵。

  “愿主保佑!”

  一位老神官闭上眼,轻轻祈祷。

  这些运输机一降落,宫殿中的亡灵心中那早已经死亡的好奇心再次燃烧了起来:

  “主人,这些是……魔偶吗?为什么没感觉到一点魔力波动?而且这些魔偶的动作似乎非常灵活,灵活得不像魔偶。”

  德莱洛盯着一架从运输机下来的挖掘机器人,左看右看:

  “没有魔法阵,没有驱动晶核,没有魔导白金做魔力牵线,没有稀有金属……完全是精钢打造的,嗯,这样生产成本会非常便宜……不对啊,这是什么精钢,怎么这么硬……”

  “好了,别看了,以后有的是机会。你们,统统给我上飞机,对,就是那些把魔偶运来的飞行器,你们统统给我上去,等到了目的地再等我消息!德莱洛,你留下……还在看!这些破铁有什么好看的,你把上把这些机器人……哦,是魔偶,让这些魔偶带上你的黑暗气息,死亡气息也行,反正要让他们看起来像是地狱或是死界的来的东西。”

  “好的!”

  德莱洛随手画了个图,念了几句咒文,一片大大的死亡烟云把机器人连同运输机还有其他亡灵全罩了起来,唯有我没被罩进去,那些死亡烟云一碰到护身真气或是仙灵之气瞬间就被吞噬,我就像是大海中的孤岛一般显眼。

  “不错不错,这样看起来任谁也会觉得这些是一群死灵武士。”

  看着那些散发着死气的机器人,本来外表就像穿着重甲的人类,这下子又要假冒亡灵了。

  “主人,您这是想干什么?要用这些魔偶对付人类吗?这些魔偶虽然很不错,但那些高阶亡灵哪一个个体战力都远远超过它们。”

  “我有说要对付那些人吗?”

  从一台搬运机器人手中接过一套服装,嗯,不错,这套服装也被沾上了死气:

  “上天有好生之德,何必打打杀杀呢。”

  “那是……主人的智慧无与论比,能否告诉您的仆人?”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想让一些误入歧途的羔羊迷途知返。”

  是啊,那些仙术师是到了“迷途知返”的时候了,专门修炼变戏法一般的点豆成兵术,以为自己是卖艺的吗?而且还四处乱跑不知干什么,连这个离中疆十万八千里的地方都能找到我的信徒,这些家伙就不能安心修行吗?想要行走江湖也不是不行,但也要等到功力大成以后啊!就他们那连入门都算不上的本事,万一被人打倒了,还不是给我脸上抹黑。我现在要做的,就是要用刻骨铭心的教训让这些仙术师知道自己实力是多么的弱小,老老实实的给我回中疆修炼去。

  “主人,这套衣服是……?”

  “掩饰身份用的。”

  在地球上时,我看过一部叫“完美小姐进化论”的动画片,里面女主角第一次变身时身穿“盖世太保”,手持“杀人分尸电锯”,一度让我感觉到什么叫英气逼人,什么叫酷,今天我也来玩玩角色扮演。

  “感觉怎么样?”

  换装在一瞬间就完成了,盖世太保的帽子刚扣好,就听德莱洛吃惊的叫:

  “这什么快就换好了?太快了,什么都没看到。”

  “嗯,这是我自创的‘衣遁’,换衣服很快的,算是木系道法吧……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只是觉得不可思议。”

  算了,跟一个早就挂掉的亡灵记较什么,不过,接下来还要布置一下这些机器人:

  “所有单位听令,挖掘机器人小队现在改名讨厌鬼军团,在墙上挖个和自己体形一样的洞躲进去当壁画!”

  “明白!”

  死气沉沉的机械发音真是破坏气岔,光听这声音,这群机器人比死灵还死气沉沉的,而且还有气无力的。

  “所有机器人小队听着,以后收到命令不许说‘明白’,要说‘喳’,发音由系统默认改为五号男中音,嗯,就是很有磁性的那个……不对,你们是在装鬼,用七号男低音。”

  “喳”

  如同黄泉传来的阴沉男低音刚从扬声器发出,宫殿的气温似乎降低了不少。挖掘机器人小队……哦,不,应该叫讨厌鬼军团跑到四周的墙边,两只手掌缩进手臂,变成了尖锐的钻头,突突突的打起了洞,它们的工作是很有效率的,不到一分钟,它们都像壁画一般缩在墙里,不过那些挖出来的碎石实在很碍眼啊!

  “搬运机器人小队把这些碎石打扫干净,丢到后面去,然后到墙边上站着,充当装饰雕像,对了,你们改名为小气鬼军团。”

  “喳”

  气温……似乎又下降了几度。

  “好了,德莱洛。”

  “我在这,我的主人。”

  我走上台阶,往王座上重重的一坐,把电锯靠着王座放下:

  “这儿以前好像不是这个样子吧?我是指这宫殿和周围的那些枯树。”

  “尊敬的主人,您的仆人,我是被人类中的黑暗使徒召唤来的,具体情况只知道一些,这儿以前应该是某个人类王国国君和大臣的渡假宫殿,守备不怎么严密被那些黑暗使徒夺取了,以这宫殿为掩护施展召唤法术,本来是想召唤某个魔界的存在,召唤咒语却念错了把身在死亡世界的我给召唤了出来。”

  “还有这样的乌龙事?不过皇帝的宫殿会被黑暗使徒夺取,那些使徒很厉害吗?”

  “不,是这座宫殿本身守备很差,听说除了五十几个卫兵外没有什么守卫力量,那些前来讨伐的人类也是因为我手下的亡灵袭击了围周的村庄引起了注意,这里的情况才被发现的。”

  “那些使徒呢?”

  一听说那些家伙可以召唤魔界的家伙,不知道能不能让他们把我送到那个有魔龙存在的魔界,就算不行,叫他们召唤一个恶魔过来让我抓住问问路也好啊。

  “很遗憾,主人,就在两个小时前,最后一个黑暗使徒倒在了人类付伐者的刀下。”

  两个小时前……貌似我还在画衣服设计图来着。

  “唉,算我倒霉!”

  摸出了藏了好久没用的那张银面具,轻轻扣在了脸上,这次,我必须隐藏得好点,黑发黑眼的特征太明显了,以前我能凭本相四处乱跑而没有被人当街大叫“仙来了”全托了异世界消息不灵便的福,不过我可不认为仙术师看到我的样子不会认出我,不知道自己信仰对像的特征,根本就不是信徒,就像一个粉丝不知道他喜欢的明星长什么样是非常可笑的事,被认出来的话会很麻烦的,以后开始可要小心些了,幸好当初我已经想到给自己留下第二个身份。

  不过这面具没有留下眼洞,带上以后只有任灵觉感应事物了,至于露出来的黑头发,这世界上虽然没有同时拥有黑发和黑眼的人,但拥有单独一种特征的人还是很多的,也不怕被露出来。

  “咦?这面具上怎么结了层霜?”

  感应了一下四周,气温真的下降了很多,宫殿里已经达到零下十度,至于外面,早已经白茫茫的一片。

  “主人,那些人类中有精修冰法的魔导师,刚才施放了禁咒,我对冰系的魔法研究不深,不能辩识是十种冰系禁咒中的哪一个。不过外面的亡灵已经全部回归死界,再过一会儿那些人类就会进来。”

  “来得真快啊!”

  周围的碎石已经清理干净,小气鬼军团也已经像模像样的当起了雕像。

  “好像没什么要准备的了吧!”

  挥挥手,一人高的冰镜瞬间出了现,摘掉面具自我欣赏了一下,嗯,有点当女军官的感觉,咦,如果我是女军官,那我手下的小兵不就是……瞄了瞄那十几个小气鬼、讨厌鬼,再看了看站在身后的亡灵法师——唉,我的手下怎么就没半个人类呢。

  好像有点不对,少了什么……对了,是死气,原本附在衣服上的死气呢?对了,这衣服一套在我身上,被仙气和真气一冲早没影了,虽然我压抑住了所有气息不让人感觉到,但别人感觉不到并不等于这些气息就不存在了。

  这样的话我看起来不像黑暗生物啊,怎么办?对,有了!

  “德莱洛,你到王座后面躲着不要露面。”

  ******************************************************************************************

  夏海克只是涠泭公国的一名普通男爵,但他的家族却是公国中最有权势的三大家族之一,有着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走到哪都是前呼后拥,无论什么官员,只要不是其他两个大家族的贵族或是手握重兵的大将,见了他都得行礼,哪怕是亲王也得弓下半个身。

  不过为了压倒其他两个家族,为自己的家族争取权利与荣耀是这些贵族的义务。

  这不,刚刚听说有大批亡灵占据了宗主国皇帝设在本国的行宫,自己二话不说就冲到大公面前要下了这任务。

  不就是几个亡灵嘛,骨头架子加没烂光的尸体而以,虽然因为其他两个家族从中做梗,只从宗主国神恩帝国设在涠泭的神殿请到了少得可怜的风艺神职,不过幸好,当时有几个正在访问飞兰神教的仙术师也游历到了附近,没费多大口舌就说动了这个新兴教派的神职。

  不过,这些神职的还是太少了。为了保证这次能顺利完成任务,夏海克调动了所有人缘和金钱集合了他所能找到的所有士兵,还不惜重金请到了不少魔法师,甚至通过一位朋友关系,用了九牛二力,金钱美人权力全用上,终于让一位会用禁咒的冰系魔导师暂时充当打手。

  不过,与亡灵军队正式交锋后,夏海克才发现在这一切似乎都白做了!

  那些仙术师,仅仅只是那些仙术师就足以剿灭亡灵了!只要带上少量的护卫和那些个仙术师,再加上十几大车的豆子,让那些豆子去和肮脏的亡灵拼命吧!

  我花了那么多精力和钱财,集合了那么多军队,招募了这么多魔法师甚至还有魔导师,可是这些家伙……拿了工资却没活可干!当初我找那么多人干嘛!

  “这简直是一场游戏,一次散步,我从没想过在这么大规模的亡灵进攻中我还能如此悠闲,更可贵的是我参与这次郊游,慷慨的公爵还满足了我所有的要求,无论是哪方面的。”

  强大的冰系魔导师躺在马车上,一边啃着水果,一边在日记上这么写着:

  “如果我能得到仙教女神秦琳的认可,能使用那些奇怪的法术就好了,凭我魔导师的精神力,一个月内我可以拥有比任何一个国家更多得多的军队,我也不再只是魔导师,可惜秦琳并不大方,除了仙教徒,她不会把力量赐给任何一个神职以外的魔法师。”

  “我第一次拿了人钱财而没帮人办事,但我一点也不感到羞愧,这不是我的信用问题,我要感谢那些仙术师。”

  一个普通魔法师在自己的日志上是这样写的。

  不过那些士兵似乎不太高兴:

  “不用面对死亡我很高兴,因为我的生命有了保障,但却会令我失业。”

  “安心啦!”

  另一个士兵安慰道:

  “不会裁军的,我们国家没有仙教。”

  “那我更担心了。”

  原先那个士兵叹了口气:

  “要是和中疆关系恶化,我可不想被那些豆子变的士兵淹没,如果不是吃太多撑死,因豆而亡这种死法实在太丢脸,我宁可死在骨头架子刀下。”

  “最廉价的生命。”

  这是骑士对豆兵的评价:

  “真是不用本钱的战争。”

  “我很忙,忙死了。”

  仙术师的确很忙,忙着召唤豆兵和打坐冥想,必竟他们召唤的豆兵是主力,尽管豆兵战斗力胜过那些低级亡灵很多,但仍在飞快的减员。

  “我回去是不是要给大公以及其他国家一份提案,请他们禁止出口豆类到中疆?”

  夏克海公爵为自己的财产心疼没多长时间,立刻感觉到了那来自豆类的危协:

  “看来豆子也可以决定战争,即使是魔导师的禁咒,在这种情况下一次也杀不死一筐豆子吧?”

  一边想着,一边看向了在马车里享受的冰之魔导士,后者的眼睛见好也向这看了过来,四目相交,公爵的脸色令魔导师误以为对方在埋怨自己出工不出力。

  这令他感到很不好意思,必竟他也知道,这支队伍里,收了最多好处的,就是他了,那些忙碌的仙术师出了最大力气,可自己收到的好处却是他们的一万倍还不止,不提金币,仅各种实验材料就收了几大车,而这些仙术师,据说收到的好处仅仅只是一人一小袋金币。

  魔导师红着脸从车上跳下,找了个合适的地形,从随身的空间袋中找出需要的材料,画了一个简陋的魔法阵,站在阵中心念了长长的咒语。

  亡灵军队中的比较高级,有一定智慧的亡灵已经清楚的感觉到了禁咒魔法特有的波动,逃?来不及了!杀掉魔导师?开什么玩笑,那要突破豆兵,再突破人类骑兵和步兵,再杀到身在后方的魔法师,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要是有大量的高阶地面亡灵或是大量的飞行类亡灵倒是有可能做到。

  可是眼前的亡灵虽然数量众多,但却大多是些低等的亡灵以及少量普通的中级亡灵,高阶亡灵全在神殿里待着呢!

  怎么办?

  那些有着智慧的亡灵互相拥抱了一下:永别了,来生再见!

  不得不说,这位魔导师已经有了接近大魔导师的水平,而且有着不错的资质,如果他长命点的话,或许能问鼎人类魔法师最高最神圣的阶级:圣魔导师。

  他一连施放了三个禁咒,堪称壮举!前两个禁咒正好是出现在讨厌鬼军团说“喳”的时候,第三次却是蓄力许久才放出来的,这才让我感到气温降低,不过对于其他人而言,一连三个禁咒,这可是打破了魔法界的纪录!尽管是在魔法阵、身上的魔法首饰以及大晶魔晶石帮助下才完成的,尽管完成后他已经完全动不了了,尽管他是被人扶上马车的,可一个魔导师连放三个禁咒的壮举估计很快就会轰动魔法界,这可是个奇迹!

  夏海克公爵命令一个骑兵小队护送俺俺一息的魔导师阁下回城休养,反正接下来他那副死样不但出不了力还是个拖累,再则,除非是半神以上级别的存在,面对数不尽的豆兵军团,任谁都会被累死,就算会飞也不行,豆兵弓箭手手里的弓和弩,射程可是远远超过任何己知的弓弩,杀伤力估计不会比城防弩炮差多少,至少射程上差不多,不过那箭上似乎有带些类似斗气的力量,这可是城防弩炮没有的。

  当魔导师与其护卫骑兵消失在人们眼中时,豆兵军团已经踩过冻裂的尸骨,踏着冰封的大地逼近散发着死气的宫殿。

  PS:老说我诈尸,真要是死了尸变了晚上我就去那些说诈尸的人家里吸血

第七十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