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一章

    天空中的异变已经消失,天依然是那么蓝,太阳仍是如此耀眼,白云也如往常一般无瑕,宫殿燃起的紫色大火早己无影无踪,远远看去,宫殿的红墙金瓦还是那么闪闪发亮,一点也没有受到大火焚烧的迹像。如果不是近百万豆兵的损失,根本无法令人想像刚才发生了如此可怕的事情。

  无论是士兵,还是骑士,又或是魔法师,圣职者,都望着眼前大片散落着无数豆粒的土地发抖,每个人都把手中的武器死死的握紧,以至于手指关节都因为用力而发白。

  “撤……快撤!”

  第一个回过神来的,还是这支队伍的领导人,夏海克男爵!

  尽管这支队伍从出发到现在没有受到任何损失,还歼灭了无数亡灵——堪称卓越的战绩,可是……可是宫殿里的那个可怕存在,明显不是人力所能对付的!

  这里的事情,还是让救世主来解决吧,我们只要尽到摇旗呐喊的职责就够了。

  谁都能感受到天变时那恐怖的力量!即使是对斗气魔法一概不会的车夫也能从那变化了颜色的天空中感到无穷的恐惧!那是所有生物对危险的预知本能!

  人类曾经和所有的野生动物一样,对大自然中的地震、海啸等自然灾害同样有着预知能力,可是这一能力在人类发展与进化中渐渐失去,只留下极少数人有着一点点这方面的感知,这种玄之又玄的能力,被称为“第六感”。

  不过,无论再怎么退化,仅仅几万年的进化历程是无法抹掉这一本能的,就像地下河中的盲鱼多少有个眼框,人类时不时的冒出“返祖现像”,即使是退化掉的尾巴,在人类身上也能找到曾经存在的证据。

  这种原已经消失的本能,在极其强烈的刺激下再次复苏,就如同一个睡着的人突然被针狠狠的扎下一般突然苏醒,而天变带来的强烈危机感,正充当着“针”的角色。

  “撤!撤!快点!驾!怎么不动?该死的!”

  没有哪个命令会如此的深入人心,步兵们马上掉头就跑,而骑兵和车夫就遇上了麻烦,无论怎么拍打踢骂,这些马匹愣是一动不动,就如同一樽樽古像一般。

  “这死马……”

  男爵的坐骑同样一动不动,狠狠的抽了两鞭子却没想到战马突然人立起来,措手不及之下夏海克重重的摔在地上!

  “哎呀!”

  “怎么回事?”

  不止是自己的坐骑,夏海克发现几乎是同时,所有的骑士都被掀翻在地!所有的战马不再顾及主人掉过头疯一般的四散逃跑。

  “不对劲!怎么会这样!”

  马和骑手是密不可分的好友,名贵的俊马同样也是贵族身份的像征,驯马是所有贵族的必修课,深知马性的男爵和骑士并没有因为被掀翻在地而恼怒,相反,却感到无比的诡异。

  那些战马,几乎没有任何征兆的,甚至连一声嘶鸣都没有发出,就这样人立起来掀翻骑手,反常!绝对反常!

  他们哪里知道,战马对自然危险的预知远不是人类所能比的,受到的影响当然比人类更大,在天变之下,普通野兽魔兽之流自然吓得连跑都不行,过度的恐惧让全身肌肉完全僵硬,当然也完全叫不出声来——吓得叫不出声来。

  当天变过后,恐惧感稍微平复,立刻掉头就跑,至于把骑手掀翻,完全是因为带着骑手跑不快——被吓糊涂的马儿哪还记得背上的骑手,早吓胡涂的马儿潜意识里把骑手当成碍事的物品用最快的方式“减负”。

  至于这些,骑士们自然不知道,因为即使受龙威、神威惊吓的马也不会如此失态——区区龙威、神威,怎么能和天地之威相比,天变只是天地之威的一种,又有几人见识过这样的天地之威。

  “大人,现在怎么办?”

  看着那些用两条腿越跑越远的人群,骑士们不知是被吓愣了还是被摔晕了,乱子方寸。

  “怎么办?坐车,不是还有远着物资的车吗?”

  夏海克刚一扭头,就看刚几十辆大篷马车向着太阳的方向飞奔,惊恐的车夫坐在马车上大呼小叫。这些马车并不是专门运载豆子的车辆,所以并没有被击毁,不过吓疯了的马儿还是疯一般的拉着车飞奔,马车套得太牢了,根本挣不脱,只好先跑了再说!

  “还是……靠自己吧!”

  公爵和骑士们的脸色都很不好看,不过圣职们倒还看得开:

  “这是神给我们的试炼,用磨难考验我们的……双腿。”

  不过,他们跑了,我就郁闷了:

  “这些人也太胆小了吧,这样就被吓跑了?”

  “尊敬的主人,刚才的情形实在太可怕了,即使是神也会被吓得落荒而逃的。”

  我无奈的看着那些人影越跑越远,唉,真是失算了,在地球上,天变只是高阶修真者全力战斗的信号,经常有人说“某某与某某打得天地变色”,就是指战斗程度引发了天变,而且天变不是天劫,完全不具备攻击力,我只是想借用天变的副作用消除数量过于庞大的豆军,仅此而以,谁想到这些异世界的家伙完全不经吓,脚底抹油跑得要多快就有多快!

  不行,这样放他们回去事小,没有指导我那些信徒以正确的“修炼关”,误入歧途事情可就大了。

  要让他们回来……我的目光落在了德莱洛身上:

  “德莱洛,你立刻追上那些胆小的家伙,找到他们的领导者!”

  “要杀掉他吗?非常乐意效劳,尊敬的主人!我很快会将这些无知之徒的首级献给您。”

  追杀逃亡者这种轻松的活计,死界君王可是非常乐意做的。

  “我有说要杀掉他吗?”

  左手食指伸出,轻轻的点在“观世之术”形成的影像上,右手把“盖世太保帽”向下压了压:

  “附身,你附在他身上,借用他的身份,命令所有的士兵回来进攻,最不济也要命令那些仙教徒回来!”

  “附身?主人,什么是附身?”

  出乎意料,身为德莱洛居然不知道什么叫附身……大概是这家伙级别太高,那些小鬼常用的附身招数他没去在意不知道也不奇怪。

  “就是依附在他身上,控制他的身体,一般都是低级死灵常用的招术,对了,俗话叫鬼上身。”

  “鬼上身?主人,我从没听说过死灵会附体,那些都是邪神用的招术,不过即使是邪神附体,也只是邪神的力量附体,占据主导地位的,还是以被附体者的意志为主导,即使是被召唤力量的邪神也根本无法控制附体者的行为,不过要控制对方的行为,傀儡术和灵魂占据倒是可以。”

  “傀儡术?”

  我白了这个无知的死灵一眼:

  “被做成傀儡的家伙行为迟缓、动作僵硬,如同在梦游的人一般,一看就知道是被控制了。至于灵魂占据,那可是要画一个大大的魔法阵,花长达半年的时间准备,还要众多奇怪的材料,现在这种情况有什么用处?你确定死灵都不会附体吗?我记得附体可是死灵的看家本领,低级死灵个个都会的大路货法术。”

  “没有,绝对没有!主人,我保证无论低级还是顶级死灵,都不会有那种那么强悍的本事,如果有,凡界早就是死灵的天下了。”

  德莱洛说得斩钉截铁,我却依然不死心:

  “不可能吧,那东西几乎算是死灵本能……”

  “主人,要是会附体,骷髅、僵尸还用得着得人类玩尸海战术吗?”

  “那幽灵呢?”

  “幽灵只是物理攻击免疫,能隐形,充当隐形杀手的亡灵,能直接穿透建筑物,杀伤里面的生物,但同样也不会那种强大的附体法术。”

  “唉,算了!中外都有鬼,鬼鬼皆有别。”

  我无奈的把“盖世太保帽”摘了下来,拿在手里摆弄:

  “那……鬼打墙呢?”

  “主人,鬼打墙又是什么?”

  “也是一种低级亡灵都会的法术,让人走了半天路依然莫然其妙的回到原地的法术。你会的话让那些人永远走不出宫殿范围就行了。”

  “是幻术吗?”

  “不是!说起来应该是类似精神影响之类的东西,直接影响潜意思的法术和幻术完全不同,但又好像有点像阵法,却又和阵法完全不同……别问那么多了,我又没死变亡灵,我怎么知道,你就直接说有没有就好了。”

  “没有!”

  “确定没有?”

  “确定没有!主人。”

  死界君王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这两种能力都非常强大,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被低级亡灵掌握,倒是那些邪神中有几个有类似的能力……主人,您确定这些都是……低级的……低级亡灵的法术吗?”

  “当然!”

  “你没有记错吗?身为死界君王,我从未听说有哪个死灵有这能力,不论是低级亡灵还是君主级亡灵。远古怨灵也没有!”

  “我怎么可能记错!”

  我恨恨的把帽子带回头上!

  我怎么可能记错!鬼打墙,鬼上身,鬼压床,在地球上可是那些小鬼天生就会的三个法术,根本不用教就会,怎么可能记错!原以为这种不值钱的法术应该是国际通用……唉,现在只能说,地区不同,鬼也不同。

  “唉,都是鬼,咋差别就这么大呢!”

  还是我自己动手吧,虽然不会鬼打墙,但布下一个让别人转回来的阵势还是很简单的。

  

第八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