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三章

    同样是金系道法,仙术师现在只会用此最肤浅的法术,像那些令盔甲刀剑如炸弹般炸开伤敌,或是让盔甲变形缩成一团挤死穿着盔甲的战士,这些都是入门用的金系法术,尽管这些法术被异界人称为“战士克星”“骑士杀手”,仍然改变不了它们是入门法术的事实。

  这些入门法术,只要简单的操作就能够使用,完全是模式化的,至于法术效果完全依靠法力输出的大小来控制,这样简单的控制对于正统道术要求的“收发自如,操控由心,如臂挥使”的境界相差太远。

  异界的魔法师和战士都属于那种出了招就必须坚持到底,不能半途收招的低级水平,发出来的招术都是一模一样的声光效果,几乎一样的杀伤力,完完全全的公式化,和地球上那些电脑游戏里那些“系统招式”差不多,只有魔导师或以上级别的“强者”才能勉强玩出一点花样,受到这种主流的影响,仙术师们的思想也停留在这一水平,丝毫没有想达到那种“收放自如”的境界。

  我所使用的也是金系道法,同样也是以破坏金属物件为主,不过不同的是,这招如果由那些水平不够的仙术师来使,化为灰烬的金属粉尘会从人体的呼吸道、毛孔等地方进入体内,破坏人体组织的全部机能,很快就会让人死亡。而在我的控制下,这却只是个解除武装的小法术。

  “哈哈哈”

  我故意张狂的大笑,借此刺激一下这些人:

  “是谁说要划花我的脸呢?”

  手无寸铁的人们中有几位感到一阵寒意,武器和盔甲是战士们最可靠也是最依赖的伙伴,有了好装备的战士是老虎,是狮子,没了装备,就是绵羊,连反抗的意识都丧失得一干二净,也许有些对自己拳头很自信的家伙在失去武器后会用拳脚、牙齿去和敌人作战,但那只限于人类与人类,或是人类与低级魔兽之间的战斗,要是用拳头去对付巨龙,就算是斗气强横的圣阶武者也不会做这种事(法师除外),眼前这些人已经把看成是我死界的君王之一,拳头对我这样“强大而邪恶的存在”肯定不会起任何作用。

  “这是‘碎金’……为什么你会我们仙教的法术!”

  认出我所用的法术,仙术师们的脸色都变了,不过即然已经被认出来了,我就说出了早已经准备好的台词:

  “任何招术,在我面前使用都有可能成为我的招式。”

  这台词经常在地球某国出品的动画或漫画中看到,不过不得不说,这台词还真的很唬人。

  “不可能!”

  事实就在眼前,但那些仙术师似乎还不相信。

  “不管什么可能不可能的……”

  电锯被启动了,随着马达轰轰作响,锯齿快速的转动着,巨大的马达声响和快速运动的锯齿,令一张张脸都变青了。

  “还好刚才这电锯被我护着没被你们的法术毁掉……”

  我伸出手,顶了顶头上那顶“盖世太保”帽,脸上的白银女神面具也反射着光,只是那反射的光怎么看怎么诡异、阴森:

  “刚才说毁我容的……”

  电锯猛的直接人群中不断向后缩的几人:

  “是你们吧!”

  “不是……不是我,是他!”

  士兵甲连忙将身边的小兵乙拉来挡着身前,小兵乙一看自己被那个叫不出名字,但一看就知道是强悍而可怕的兵器指着,腿都软了:

  “刚才我根本没说话……”

  随手接过了战士丙挡在身前:

  “我看到了,刚才是他说的……”

  “不是我!”

  战士丙转身也想拉个人挡在身前,结果手上却抓了个空,这附近的人早就跑了个精光。

  “是谁已经不要紧了……”

  我用非常低沉,非常阴森,用缓慢的速度一个字一个字的说着,人们疑惑的看着我:

  “您不追究了?你真太仁慈,太……”

  “不……我要把你们都杀了!”

  我突然大声“吼”出来,同时把电锯高高的举起,我相信这模样像极了“电锯分尸狂”杀人的前奏。

  “我们是无辜的……”

  “宁可错杀一亿,也不可放过一个!你们都要死!”

  说话的时候,我已经身在半空,向人群中央落下,受惊的人们四散而逃:

  “救命啊!”

  “我是无辜的”

  “冤枉啊”

  郁闷,听这些叫声,我怎么总觉得像是古装审案片里的情节,就差个“青天大老爷”登场了。

  我落下的地方,正好是那位男爵,骑着高头大马,坐看人们四散而逃,面对当头落下的电锯,他似乎吓傻了,照这样子,他非分尸不可,我正考虑是不是要把电锯移开一点,只给他留点小伤,反正有神职在,就算切断大动脉只要救治及时也死不了,不过他总算及时回了神,身子一歪,摔到地上,爬起身来头也不回的撒腿就跑。

  在马儿嘶嘶的惨叫声中,电锯轻而易举的将那匹骏马轻易拦腰切成两段,而人们所做的,只是回头看了看那一分为二,还在垂死挣扎的马儿,然后继续撒腿就跑。

  阿米陀佛,秦琳保佑,可怜的马儿,我会超渡你的。

  左手轻轻扶过马儿的头部,灵魂被抽离驱体,随后进入了轮回,被仙灵超渡的灵魂,带着少许仙灵之气转生,它的来世绝对不会是平凡之辈。

  不过,“超渡”在人们的眼中看来,却是我这个“死界君王”吞噬了那只可怜战马的灵魂,当下二话不说,两只脚丫子撒得更欢了。

  “我们怎么办?”

  一群神职们面面相觑:

  “跑吧!再不跑来不及了。”

  “我跑不快啊!”

  “那是你的事,我先跑了。”

  魔法师和神职们刹时间作鸟兽散。

  “等等我们!”

  仙术师们紧随期后,虽然最后开始跑,但仗着在地底是就练出的强壮身体,很快就超过了那些神官魔法师。

  “这么快就跑了?”

  关掉了电锯,找了个干净战的地方坐下。这时,一直躲在旁边的正牌死界君王冒了头:

  “主人,他们都跑了……”

  “没事,一会儿还会回来的。”

  “嘿嘿,主人英明,我倒忘了这事儿。”

  时间还长,我从烧烤架上拿了个火候刚好的烤鹿腿,除下面具,咬了一口,好香啊!异世界的饮食水平很差,除了个别几个国家,大多数地方饭菜味道都只是勉强入口,唯有烧烤做得不错,非常有水平!当下把那些被人咬过的、烤焦的统统丢到一旁,换上了新鲜的肉,嗯,品种很多啊,猪牛羊鸡马的肉都有,鹿肉兔子肉也不少,好了,不说了,开餐了!

  果然,过了一会儿,原本四散而逃的人们总算回来了,哼,阵法还在,想跑可没那么容易。虽然双腿还在发抖,但步伐坚定,尽管手无寸铁,却排成坚定的队列,因为他们知道,逃不出去了,除了以死一搏,没有别的出路。

  “伟大而英明的主人,那些人类回来了。”

  “知道了,不急,等我把这个吃完……你先回避一下。”

  当我把鹿腿上最后一大块肉吃进肚子,整支鹿腿只剩骨头,随手一丢,在旁边不知谁丢在一旁的衣服上擦干了手上的油迹,白银面具一带,迎上了怀着必死决心的队伍,当然,最后还不忘召唤一只风元素帮忙照看那些烤肉,免得烧焦了,为什么要是风元素呢,这里面可有很深的学问,如果用土元素,那些烤肉上恐怕会沾上泥巴,用水元素的话,时间长了水份都会蒸发掉,火元素就不用想了,我还不想吃焦碳,至于德莱洛……让一个死人去碰那些烤肉,我会没胃口的。

  “你们终于回来了!”

  电锯在我手中欢快的轰鸣着,对面的人群也并不是手无寸铁,至少木棍还是有的!

  “魔女,我们和你拼了!杀啊!”

  一大帮人蜂拥而上,再也没了什么队形,反正怎么看这伙人就是一股子乱民,完全没了军人形像。

  但是冲在最前面的,不是人,而是各种各样的法术,什么暴炎、强风刃、审判之光啊,还有许多乱七八糟的法术一窝蜂的对准了我,其次却是各种斗气,从普通的斗气到神殿骑士的光明斗气全都有,可惜不论是法术还是斗气,都没什么质量,法术大多是中下阶的,高阶魔法没见着一个,斗气也全是剑师以下级别的。

  “就这么点水平?”

  我不肖的笑笑,发出一道剑气,满天飞舞的魔法和斗气刹时间消失得干干净净,刹那间,天地间清静了。

  “接下来……咦?”

  我正想发表几句感慨,却没想到身边站了三个战士,这三个战士呈等腰三角形把我围在中间,每个人都离我十米远,令我奇怪的是,这三个战士穿着全套的盔甲,手中拿的也不是木棍,而是真正的金属兵器,如果只是这样我还不会惊奇,这三个战士,穿的是仙殿剑士的装备,不是仿冒品,仙殿剑士的盔甲,并不是金属制成,而是和地球上的防弹衣差不多的材料制成,而他们的剑,也不是钢铁制品,是合金!

  这些家伙,趁着刚才魔法斗气满天飞的时候把我给围住了,而我出于大意又懒得去感兴四周,才让这三个剑士把我给围了起来。

  “什么时候……”

  我环视着周围的三位仙殿剑士,我记得刚才根本没看见他们啊!

  “天不亡我!哈哈哈!”

  那位男爵仰天长笑,喝止了其他手持木棍的士兵:

  “想不到吧,刚才正好碰见几位仙教高手前来支援,魔女,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我的死期?”

  我歪了歪头,看着那个满面红光,全无刚才狼狈样的家伙:

  “就一个小小的三才阵也想对付我?”

  “你居然知道三才阵!”

  在场的仙职们明显吃了一惊:

  “你怎么会知道我们仙教的三才阵法?”

  我笑了笑:

  “你这话问得真奇怪,有些基础的东西当然清楚,就像战士不会魔法,但依然知道有种法术叫做火球术一样。”

  “基础……的东西……”

  男爵的信心马上消失了一大半:

  “扎特,三才阵真的是基础的东西吗?”

  “是的,男爵大人。”

  从人群后边走出一个红发金瞳的仙术师,这个仙术师在刚才我也没见过:

  “大人,这位死灵君主应该也会点阵法,我见这附近被布下了一个迷踪阵,这才使大家走出不去。”

  “迷踪阵,很厉害吗?”

  “大人,不用担心这位死灵君主能强到哪去,迷踪阵是比三才阵还基础的东西,除了让人迷路外没有任何用处,也没有任何杀伤力。”

  那位红发仙术师说完,目光移到了我身上:

  “死界的君王,你为什么会我仙教的阵法?”

  “这话有意思,你干嘛不问为什么那些火系魔法师会炼狱魔物的火系魔法?”

  这话有点强词夺理,魔法这东西只是简单的把魔法元素凝聚起来而以,那些高阶魔兽或是魔物,对自身属性相同的魔法只是看一遍马上就学会,只要魔力足够就能放出来。

  至于道术却不同了,那是勾通天地的玩意,说起来阵法比普通道法的层次还要更高,除了入门阵法可以随便布置以外,其他的阵法可都要通过演算,预测天机才行,就算同样以阵法起家的那些门派,除非盗艺或破解、学习,否则不可能出现两种相同或近似的阵法。

  “魔法师是有国界的,魔法却是无国界的!阵法也一样。”

  地球上的某句名言被我改了点内容丢了出来。

  “好个‘魔法师是有国界的,魔法却是无国界的’不过无论如何你今天都要死,记住了,消灭你的人,是仙教红蓝双杰之一的真红使者——扎特!”

  “三才阵发动!”

  无声无息的,三道光柱划破虚空,直接照在那三位仙殿剑士身上,三个先秦时代的金色文字“天”“地”“人”分别出现在三人脚下,随后文字破碎化做如同点点繁星一般的光芒,随着三道光柱缓缓升上天空。

  “神迹!”

  不少人跪了下来,喃喃祈祷着,这声光效果,真的不错!

  不过我可不吃这一套,他们身上的力量是我给的,阵法是我教的,现在我可是很有兴趣看看他们的水平有多高,比起先前那几个只会玩豆子和金系道法的家伙有多强,可别再是偏科生。

  “什么神迹,哼!”

  虽然身为中疆全国的“精神领袖”,但我对什么“红蓝双杰”却是第一次听说:

  “你们这些家伙明显是学艺不精,三才阵发动时可没这么大动静,正宗的三才阵发动时可是无声无息的!那时候才是阵法大成,现在这样子,估计连小CD算不上。”

  话虽是这样说,但我已经对他们的阵法能力给予了肯定,必竟仙教才创办没多久,这么短时间内能够学到点阵法还是挺不错的!

  “你对阵法挺了解的,不错,这三才阵我们也是刚刚才会,你便是我们的第一个试验品!”

  “想法挺好的,不过你以为我就这么傻站着等这阵势发动?”

  饱含真气的电锯斩向其中一条光柱,站在光柱里的仙殿剑士举剑抵挡,合金宝剑与电剧相交,噪音响起,火花四射!受到不断转动的锯齿影响,剑与锯发出剧烈的抖动,那位仙殿剑士可是第一次碰到这种非巨力产生的快速抖动,手上发麻,差点拿不住剑,不过其他两位剑士并没有坐视同伴独斗,两道剑气(不是斗气)向我后背急袭而来。

  不错,不错,虽然他们体内的真气并不是自己修炼来的,但能这么快掌握普通武林高手几十气修行才能掌握的剑气也是相当不容易,不过这剑气好像应该是仙殿骑士的绝活,怎么仙殿的剑士把这招给“盗学”了?不过不管怎么说,仙殿剑士的水平,我非常满意。

  虽然满意,但可不能说出来,我回过身,电锯一挥,也是一道剑气,与那两道剑气同归于尽:

  “你们有点水平,不过还不够。”

  “那这个呢?”

  扎特丢出了几块宽五厘米、长十厘米,厚一厘米的玉片……不,不是玉片,是玉符!道家的符术有分两种,一种是“软符”,软符以纸符为主,有些门派喜欢用布或是丝绸制做的都有,不过随着时间流逝,纸符因为制做方便,成本低廉成为各派制做“软符”的首选。

  而硬符却主要是以竹、木、石、玉、金属等坚硬物体制成,硬符制做比较麻繁,也比较费神,但是效果却是软符远远比不上的,特别是玉符,本身就有灵性的灵玉制成的玉符拥有移山埋海的能力也不足为奇。

  扎特丢过来的,是玉符,虽然看上去还很粗糙,不过想来他也刚学没多久,可以理解。

  恰好,三才阵刚好发动,雷电、灵火、罡风齐至,虽然三才阵只是初学者的攻击阵法,但阵法的力量都是借用天地之威发动,就算是神,即使是天神或是创世神之类的顶级神灵,恐怕不死也得脱层皮。

  这样的威力是在场诸人都能感觉到的,天上的云朵已经有些异样,三才阵的威力虽然不足以引发天变,但这样强大的威力引发一点点的反常却是非常正常的!

  我该走了,这次,算他们合格了!阵法和玉符的威力足以让任何神灵死伤,但对付仙人,还早着,必竟没有人会比仙更精通偷天换地了。

  于是,在阵法与玉符发作的时候,轻易强行冲开了一道口子,化作一道光芒向远处“逃遁”,当然,我没有忘记留下“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后会有期”的经典词句。

  躲在一旁观战的死灵君王得到我的传音入密早就溜了,再也不去想“消灭那些人类”了,三才阵的威力让它早已经腐烂的心脏猛的跳动了几下。

  “唉,还是没有消灭那个魔女!”

  扎特叹了口气:

  “惭愧啊,要不是刚学符术阵法没多久,这次说什么也让留下!这次回去要好好修炼。”

  仙术师们都默默的点头。

  “大人!”

  一个士兵将手持的木棍指向曾经的营地:

  “有个风元素,拿着一堆的烤肉逃跑了。”

  “………什么时候元素生物也会进食了?”

  最终,这些烤肉一个没落下,全被我一个人独享。

  

  

第八十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