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第二天清晨我才苏格尔,发现有点不对头:怎么街上的女孩大都穿上了黑色紧身衣,而且还用面纱蒙面,要不是那些紧身衣是一般布料做成,没有我那套紧身皮衣的光泽,我还真以为二十二世纪的时装设计师也来到了这个世界。

  不管了,先到冒险者公会打听有没有什么新情报。

  怪了,冒险者公会门口怎么会那么多人?

  一个熟悉的身影向我扑来,冲进了我的怀里,不是柳霜这个小鬼头是谁。

  “秦琳姐姐,你回来了?我们还以为你死了呢!正要叫人去封印魔神战甲呢”

  我看了看四周,黑压压的一片,其中魔法师就占了一半。

  索克的声音却在这时传入了我的耳朵

  “各位,这就是单挑魔神战甲,身穿见习魔法师袍,可以轻易使用禁句的、深藏不露的、奋不顾身掩护战友撒退的大魔导师——秦琳小姐”

  打仗不用力,吹起牛来倒卖力了,这和他内向的性格不合啊。

  人群人一片嘘声,一位手持巨斧的肌肉男道

  “这小娘们可以用禁句,那我就是剑圣了,哈哈”

  马上便有人附合道

  “就是就是”

  什么禁句啊,我还不宵于用呢,不过现在就显示我的实力的话那以后的事一定不好玩了

  “索克,你误会了,我不会禁句,那只是幻术,只是为了让你们放心逃走”

  “那……你怎么可能活着回来?”

  看来我得编个故事,不然……

  我清了清嗓子,一个瞎编的故事脱口而出

  “其实呢,那里除了魔神战甲外还有一个守护神,我只是用暴风屏障一直撑到守护神出现,再说魔神战甲刚刚脱离封印,力量还没有完全恢复,连一个暴风屏障都要连打好几下才会破,以那种力量三下五除二就被守护神打趴下了”

  那种封印了某种强大魔物的地方,神灵放上一两个分身充当守护神也理所当然,反正当时我和魔神战甲交战的草地早就破破烂烂了,绝对看不出什么破绽。

  其实魔神战甲的力量不但没有变弱,反而比当初更强了,但我使出的“暴风屏障”外表虽然和一般魔法师差不多,骨子里却强得太多了,就算是死神全力一击也不一定挡不住。

  “守护神?长什么样子的?”

  看来这个故事很吸引人,很快就有人对守护神感兴趣了我必须把故事编完了,决定了,将那个不存在的守护神形像设定中国古代传说中的黑无常(不要告我盗版)。

  于是一个叫黑无常的守护神大战魔神战甲七百回合,最终将魔神战甲收伏的故事被我瞎编了出来。

  “接下来呢?”

  “接下来啊,魔神战甲就被黑无常带走了,说什么要把它熔化了重新打造一个”

  “哦,是这样啊,害我们兄弟几个白忙一场,叫了那么多人”

  白忙一场?即然你们那么想劳动我就帮你们找活干。

  “还有件事要找你们帮忙,恐惧森林里的亡灵战士都已经安息了,但是它们的尸体还留在森林里,总不能放着他们不管吧”

  于是这帮人被公会负责人约克带着去收尸了

  ※※※

  昨天发生了好多事,先是七王子进城游玩,并在使馆入住,同时还宣布所有人一旦抓到夜灵,不得伤害分毫,立即送交七王子,违令者斩。同时还宣布将夜灵的悬赏金额从四万金币提升到四十万金币。

  这下子流言四起,有人说七王子和夜灵有染,王子也是男人,对女人也有需求。

  有人说夜灵曾经是七王子的恋人,这次七王子到苏格尔完全是追着夜灵来的。

  还有一些人则认为七王子看上了夜灵在苏里抢劫金库时来无影去无踪的本事,想用将她收为部下,当然将来偶尔对女部下泄欲也是有可能的。

  此类传言的版本越来越多,内容大多都涉及宫廷斗争和男女关系

  ※※※

  实在想不到为什么这些冒险者都想到那方面去,我可是处女啊,这些家伙的言语对我的清白构成威胁,要是在22世纪,我早就一纸诉状将他们通通告上法庭。

  难怪现在满城的少女都穿上了紧身黑衣还蒙着面,看来都是希望被抓住后遇见王子,再被王子看上选成王子妃,怪不得一进城就看到那么多“假夜灵”。

  身材苗条的穿紧身衣就算了,但是像那个胖女人,最少也有四十多岁了,满身的肥肉比猪还多,穿上紧身衣……那是人类吗?好像是一只会直立的猪。

  但是这样一来,人们对路上那些大摇大摆的“夜灵”不宵一顾——那些都是假的,专找鬼鬼祟崇、在墙边悄悄移动的“夜灵”,可是抓到的总是小偷之类的人。

  ※※※

  昨天真累,一回到旅馆我倒头就睡,夜猫子也是要睡的,民以睡为天嘛。

  这一觉睡到天快黑了,匆匆的扒了几口饭,我又以夜灵的身份去逛街了,尽管我的这身衣服与那些“假夜灵”有很大的不同(因为我是正版的她们是盗版),但也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因为满街都是“夜灵”。

  我走到一家服装店,刚一进门老板就笑眯眯的迎上来“夜灵小姐,请问你要买什么样的衣服,本店应有尽有”

  不是吧,被他认出来了?这个想法马上就被我否定了,进来的每一个和我打扮差不多的女生都被称呼为“夜灵小姐”

  唉,假货盛行时真货反而成了假货。

  “有没有卖皮手套?最好是看上去和我的衣服差不多的”

  “有啊,请跟我来,本店的精致女式皮手套可是全城有名的……”

  奸商啊,一双皮手套卖十八个金币,够平常百姓过半年的日子了,算了算了,反正我的金币还多,能买到一双看上去有着和我的衣服一样光泽的手套就行了,话说回来,这个世界的手工技术还真行,这双手套看上去和我的服装非常配。

  ※※※

  接着还是逛街,这个世界虽然没有22世纪那样高度发达的物质文明,但是这里各种商品却不比22世纪的少。只是找不到我感兴趣的东西。

  不知不觉我逛到了一个小巷子里,这里没什么人,在我五百米内除了在房子里的居民外在巷子里移动的只有四个人。怎么感觉那四个人有点不对头?其中三个人好像在追赶一个人?我去看看。

  打定主意,我跃上房顶,迅速接近那追赶中的四人。

  三个粗壮的汉子在追赶一名女子,那名女子居然也是一个“假夜灵”,但她身上的衣服布料却是粗布,看样子是贫苦人家人孩子。有好戏看了,过去瞧瞧。

  “假夜灵”似乎对这一带的地形不熟,逃进一个死胡同,三名男子狞笑着慢慢走近已经吓成一团的猎物

  为首一人满脸尽是充满了杀意的狞笑

  “跑啊,贱种,还有路跑吗?别以为穿成这样子我就不认得你了”

  接着又对另外两个说道

  “把她头砍下来给那些奴隶看看,这就是逃跑的下场”

  看着两把寒光闪闪的刀接近惊恐的女孩,我这才意识到,这女孩是奴隶,装成我的样子想逃跑,但却不幸被认了出来。

  “三位帅哥,你们在做什么呢?”

  我无声无息地出现在那三个可能是奴隶贩子的家伙身后。

  尽管他们对我的出现感到意外,但好像感觉不到我能对他们造成什么威胁

  要不是看到我身上的衣着的材料,误以为我是哪个富贵人家的小姐,怕惹不起,恐怕他们对我也不会客气。

  “我们在捉拿一个逃跑的奴隶”

  “可是你们要用刀做什么?”

  “把她杀了,带回她的尸体,让那些贱种看看逃跑的下场”

  “要是我不让你杀她呢?”

  为首的那个奴隶贩子好像早就知道我会说这句话

  “如果小姐想买下她的话我们当然很乐意,但这个奴隶不行,我们必须要杀一敬百,这样才能让奴隶打消逃跑的念头,我们还有很多比这更好的奴隶,如果小姐想要的话随时可以来‘董阳奴行’挑选,我们可是苏格尔最大的奴隶市场”

  好小子,在这个时候还记得做广告。

  “如果我一定要这个奴隶呢?而且我还不打算付钱”

  “臭****,给脸不要脸,你想硬抢吗?”

  好家伙,翻脸比翻书还快

  “不要说得那么难听嘛,人家心时怕怕,我只是看她可怜,想留她一条生路,如果你敢拦我的话”

  说到这里,我的语气也变硬了

  “你会付出代价的,而且,我会让你知道骂我****是什么后果”

  三个汉子大笑起来,其中一个说道

  “我好怕哦,老大,我们把这****先干了再说吧,看上去身材不错,插进去一定很爽”

  话刚说完,那个不长眼的家伙就扑了上来,可惜他眼前的人凭空消失了。

  “我在上面”

  不等他们反应过来,长鞭狠狠的抽在三人的脸上

  为首的那人鼻骨被打断,刚才扑向我的那人左眼也废了,第三个人由于没有惹我,受伤最轻,只是在脸上留下一条红色的伤痕,但也疼得趴在地上捂着脸哀号,看样子很疼苦。

  “你们两个骂我的代价就是这个”

  两支袖里剑引起两声惨叫,是那两个敢骂我的人发出的,他们付出的代价是:这辈子永远当不成男人了,他们可能是这个世界仅有的两名太监。

  我走到那名女奴的面前,她依然在抖,虽然蒙着脸看不清长相,但她的年龄绝对不会超过十六岁,真不知道这么小的女孩怎么会变成奴隶,但我也不好问她,怕让她想起不愉快的往事。

  我将一袋金币放到了她手里

  “去找个可以藏身的地方吧,不要再被坏人找到了”

  小女孩感激的点点头,接过金币转身就跑。

  当看到瘦小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时,我转过身,面对着唯一能站起来的那个奴隶贩子,他手里的钢刀指着我。

  钢刀在发抖,他的身躯也在抖

  “一个男人居然能吓成这样子也真窝囊,你回去告诉你们的主子,明天晚上我会去挑了他的场子,不仅仅是他的,所有的奴隶市场我都要去找点麻烦。”

  ※※※

  迟睡晚起成了我的习惯,今天也不例外。

  在冒险者公会,我老远的就听到里面有人在喊

  “特大消息,夜灵向全城奴隶市场宣战,若想知道具体情况,请购买本公会详细调查报告,十个铜币一份”

  看来消息传得还真快,今天晚上恐怕不会太平了。

  所有的冒险者者在磨拳擦掌,上前一问才知道这些家伙晚上要去奴隶市场围捕夜灵。

  开玩笑,要是剑仙那么好捉,当年大闹东京的欧阳耿老早就被抓了。

  这些想去围捕夜灵的人都受到了奴隶贩子的重金雇佣,要是真的活捉了夜灵,七王子那里还有非厚的奖金可以拿,几乎所有冒险者都决定站在奴隶贩子一边。唉,黑暗势力真是无处不在啊,怎么没有几个自命正义的人站在我这边呢?

  ※※※

  “秦琳姐”

  不用问这是谁了,会这样叫我的只有柳霜了

  “今天晚上我们都要去围捕夜灵,你也一起去吗?”

  我围捕我自己?猪都不会做这种事

  “夜灵好像是去找奴隶贩子的麻烦啊,我一向很讨厌奴隶贩子,不去!”

  这时,边上一位冒险者插话道

  “我们也不喜欢奴隶贩子,但是夜灵下手实在太残忍了点,做为一个男人,我要为那两名丧失了男性尊严的受害者讨回公道,尽管他们是奴隶市场的打手。”

  我问道

  “夜灵的实力如何?”

  “很强”那名冒险者说道“被夜灵打伤的三名打手中有两名是剑师还有一名是大剑师,听说当时夜灵只用了一招,就把他们全打趴下了。”

  没想到啊,昨天那三个人中居然有一个是仅次于剑圣的大剑师,不过为了装得什么都不知道我只能继续问

  “会不会被人夸大了?”

  “不会的,当时附近居民也有些目击者(从窗子里往外偷看),而且受伤的三人都没有夸大其词的毛病。”

  “是这样啊,那奴隶贩子为什么要叫你们来呢?如果他们抓到了夜灵交给七王子得到的金币可比卖奴隶一年收入都要多吧,他们怎么会把好事让给你们呢?”

  那名冒险者笑笑

  “前段时间‘董阳奴行’花重金请了一名大剑师、九名剑师十六名白银剑士,以求在竞争中以武力击倒对手。但是现在一名大剑师和一名剑师被废了,还有一名剑师轻伤,而且不敢参战。这还仅仅只是开始,现在‘董阳奴行’以经联合了全城的奴隶贩子,准备晚上迎战夜灵。”

  “把你买的那份情报借我看看好吗?”

  “秦琳姐,看我的吧,我有”

  我接过柳霜递过来的那张情报单,冒险者工会的情报网好准确啊,昨天晚上的情况写得一清二楚,没有一丝夸张,只是在描写我闪开那个扑向我的剑师时有点怪

  “突然在原地消失,紧接着突然出现在三人上突,仅仅以长鞭一击就击倒三人。”

  什么叫消失?可能是我动作太快超过人眼的极限了吧。

  我抬起来问

  “重金请来的高手用来追赶逃跑的奴隶,是不是有点大材小用?”

  柳霜解释道

  “昨天‘董阳奴行’的奴隶集体逃跑,人手不够,才叫那些高手出动的。那个女奴又是这起逃跑事件的主谋,所以他们要制她于死地”

  我恍然大悟

  “哦,是这样啊”

  冒险者说道

  “你们今天晚上去吗?”

  “我不去,奴隶贩子死光了活该”

  柳霜的回答却和我相反

  “秦琳姐不去?我和哥哥还有索克汉姆都要去呢”

  冒险者问柳霜

  “我可以和你们一起吗?我叫苏雷”

  “欢迎加入,我叫柳霜”

第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