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早上的太阳刚刚升起,何娜就急冲冲的跑进斯达克的寝室,把还在做着美梦的斯达克叫醒。

  最近几个晚上,斯达克成了妓院每天必到的常客,夜夜春xiao的结是天天赖床。

  斯达克用带着睡意的眼睛看着何娜,不满的问:“什么事啊,那么急?不能等会再说吗?”

  由于刚才跑得太快,在喘了几口气后,何娜才说:“父皇要在明天晚上举行晚宴,所有王室成员都必须参加……”

  刚说到这里,话就被斯达克不耐烦的打断 “我还以为什么事啊,不就是一个宴会嘛,吵得我睡不了觉”

  说罢转身又要睡觉,却被何娜一把拉住 “可是明天的晚宴上父皇要册封太子”

  “什么——”

  斯达克一听,睡意全消在这种情况下决定太子人选实在是不智之举,真不知道皇帝脑子是不是不清醒了。如果宴会举行的话,明天晚上太子之位的争夺绝对会由暗斗变成明争,严重的话还可能爆发内战,当然这也意味着中立派最迟必须在明天晚上决定支持哪位王子,不然无论哪位王子上台,无论哪位王子的性格绝对会随便找个理由把现在的中立派解决掉。

  “七哥,我们快点想想支持哪派胜算最大吧,不然……”

  “不!何娜,你听我说,无论我们支持哪派都一样,我们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叩门砖,门敲开了我们就没用了。而且我们不是他们的心腹,就算我们支持的那一派胜利,为了他们的江山稳固,他们绝对会找个理由除掉我们”

  何娜眼睛一转 “有道理,然到我们加入纷争吗?然到七哥也想当太子?可你即不是皇后生的也不受父皇宠爱,他绝对不会答应你的”

  “我不想当,而是形势不容我们走第二条路,虽然我们的实力最弱,但形势也是对我们最有利的,因为谁都以为我们不会去争夺太子之位,对我们几乎没有防范,会场的安全又是由你的皇城近卫军负责,所以我们的成功不比他们低,当然了,我不会去当太子的,到时候我自有打算”

  “可是就算你们成功了,又有什么办法对付两派的军队呢?夺权容易保权难啊”

  突然间出现了一个女声,女声却不是何娜的两人警觉起来 “是谁?”

  “是我啊,夜灵,别对我说你不认识我”

  我从斯达克房外的树上跳下“真没想到啊,我的异姓弟弟居然是个王子,我还以为只是个普通贵族呢”

  斯达克笑道:“你当初也没问我的身份啊,对了姐姐,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妹妹——何娜。何娜,这位就是我一直对你说的夜灵姐姐”

  两派都由于明天晚上的宴会乱了手脚,急急忙忙的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布置兵力。

  二王子——这位大王子的忠心支持者,由于他不是皇后所生,不能像大王子和三王子那样有着对皇位的继承权,但他还是和四王子一起死死的支持大王子,现在差不多到了最后关头,一切都为明天做准备,他把自己王府中的亲兵和所属的41兵团、四王子的92兵团分配在己方控制的半个城区,他在市中心附近甚至可以看到自己的对手——三王子派所属的士兵也在忙忙碌碌的乱跑,双方都在紧张的布置着。比起前些日子,今天算是很平静了,没有谁被暗杀,没有士兵发生冲突,连居民们都躲在家里不敢出来,整个城虽然像以往那样热闹,但从高处放眼望去,四处都是军官、士兵,没几个居民敢出门,暴风雨来临前总是平静的。除了城里7个兵团外(大王子派和三王子派各3个兵团,中立派仅有1个兵团——何娜的皇城近卫军)还有数十个分别属于两派的兵团在往皇城方向进军,斯达克所属兵团依然被包围着。

  二王子在视察士兵的布置情况。正在他视察完毕准备再巡视一遍时以确保布置无误时,一个身着紫色衣裙的少女和他撞了个香艳满怀,少女抬起头来望着他,眼中流露出惊慌的神色。就在那少女抬起头来时二王子看了她一眼,这一看不要紧,这一看他的眼睛就再也移不开了。直到那少女慌慌张张的走得没影了,二王子才回过神来,喃喃自语道:“天哪,我还从没见过这么美丽的女孩,来人啊!快帮本王查查那少女是谁家的”

  在这种时候居然他还不忘寻花问柳。

  但他的手下都没有回应,个个都盯着那少女消失的方向出神,直到暴跳如雷的二王子把他们一个个的用耳光打醒才回过神来 “属下这就去查……”

  说到这里,那名手下盯着二王子的胸口道:“殿下,你的衣服上有张纸……”

  顺着那手下的目光,二王子发现自己胸口——也就是刚才和那少女相撞的部位有一张被折成桃心形的纸别在衣服上,二王子笑道:“哈哈,看来是那小姑娘给本王写情书,桃花运来了挡也挡不住”

  边上的几个人急忙拍马屁道“是啊是啊,以王子殿下的魅力又有哪个女子会不动心的”

  二王子迫不及侍但小心翼翼的打开那张心形的信纸,就在那“情书”完全打开的时候,纸上突然出现一道死亡气息,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时那死气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正像它突然出现一样,来时匆忙去时匆匆。但那道死气却不是空手离开的。它没带走什么多余的东西,仅仅只是带走了二王子的生命。

  短短一个小时内,那名神秘的少女用同样的手法将几位王子都送上了黄泉路,纳加克帝国的七位王子转眼间就只剩下三位了:大王子、三王子、七王子 “夜灵姐姐,没想到你会长得那么漂亮,化妆前清纯可人,化妆后美艳动人,看来那几个被你迷得连命都丢了的色鬼死得也不冤啊。不过话说回来,七哥可真会找姐姐”

  的确,虽然我爱赶时髦,但对于化妆品之类会损坏皮肤的东西我一向都不用,仅仅只是喷了点香水就算是化妆,连口红都没买过。

  这次为了暗杀计划成功特地借了何娜的衣服还让何娜的专业化妆师帮我上了点淡妆,化妆完后我差点都认不出镜子里的是自己了,化妆后的我和没化妆的我完全是不同的美。

  斯达克听了何娜的话说道:“喂,别把我说得好像专选美女做姐姐一样,当时夜灵姐没化妆又没蒙面,我怎么知道她长什么样?”

  “夜灵姐就算没化妆也是个大美女,就算蒙面也看得出来。不过七哥真的没看过夜灵姐的样子吗?”

  斯达克说不过何娜,只好换了个话题 “夜灵姐,你给我的几个哥哥的‘情书’里面写着什么啊?怎么他们一看就没命了?”

  “那是一种咒符,叫‘阎王贴’,会致人死命”

  何娜和斯达克一齐问道:“咒符?阎王贴?”

  我点点头,大致的告诉了他们什么叫咒符,在他们明白后,我又说:“阎王在我们那里的传说中是掌握世间万物生死的神灵,和你们这的死神、冥王有点像,学道术的人用‘阎王让人三更死,从不留人到五更’来形容阎王贴的可怕,这东西杀伤力比任何毒药、暗器都可怕,可以用来暗杀比自己高好几个等级的高手”

  何娜问道:“那么可怕啊,有什么防范的办法?”

  “怎么会没有?对于一般人写的阎王贴,只要身上带个比它力量更强的护身符就可以了,不过要是护身符力量太弱的话等于没用”

  “护身符?这么简单?”

  “是啊,很意外是不是?对了小克,为什么不让我杀掉大王子和三王子啊?”

  斯达克道:“要是杀掉了他们,那不是等于在对所有人说‘斯达克暗杀了其他六个王子,想独占皇位’但是只留下大哥和三哥就不同了,他们为了不让己方士气受到重大打击,绝对不会把四位王兄遇害的事公开的,这样一来两人都会以为是对方下的手而不知到对方也受到了暗杀。现在嘛,主要问题就是正在向皇城进发的两派援兵了”

  我摇了摇头“我本来以为当王子都是些笨蛋,看来你是个例外”

  “我怎么可能是笨蛋。”

  哨兵们注视着仅仅离他们不足千米远的敌方营帐,对面是七王子的第74兵团。

  三天前他们(48兵团)和其他几个属于大王子旗下的兵团一起包团了这支七王子的直系部队,并得到命令:一旦七王子加入三王子派就将这支军队杀个片甲不留,如果七王子加入自己这边,眼前的军队则是友军,可以放心。

  现在这支还不知是敌是友的军队也在紧张的注视着他们。

  突然间,巨大的声响吓了这些哨兵一跳,还没当他们反应过来时后营就燃起冲天烈焰,一架架巨大的鸟形物体发出巨大的轰呜声以极快的速度飞过48兵团的营区,凡是这些巨鸟飞过的地方都像被魔法师的“爆炎”魔法打击过一样,帐篷、岗哨、马棚都被炸上了天。

  受到正规训练的军队马上开始反击,但军营里的弓箭手、魔法师的攻击却根本打不到它们,弓箭和各种魔法的速度都和它们相距太远,它们的速度太快了,低空飞行时产生的气流甚至可以把身穿重甲的士兵卷上天。

  还好这些巨鸟们在狂轰滥炸后没有久留,纷纷扬长而去。

  士兵们刚刚松了口气,巨大的爆炸声又将他们卷入了恶梦。

  在夜色的掩护下,一群士兵们前所未见的金属怪物冲进了营区,这些怪物很明显是人造的,有点像没有马匹拉的马车,在车的两侧有十几个车轮,这些车轮带动着履带使这些怪物前进。车顶上还有一个方形的、连着一根铁管的金属盒子,数米高的身躯和发出的巨响使得不少战马受惊四处逃窜。

  看清来袭敌人后士兵们反而不太惊慌,这些怪物数量才一百多个,而且不像刚才的巨鸟那样高高飞上天上打也打不到,一个兵团三万多人,一人一脚都把这些怪物踢到天边去。

  然而当他们和这些怪物接战的时候才知道怪物的可怕,长长的铁管会发射一种像魔法师“爆炎”一样威力的东西,车身上还有不断喷出火焰的小铁管,许多士兵还没接近怪物就莫名其妙的倒下了,那些尸体上有许多指头大的血洞。就算有一两名骑兵仗着速度快冲到坦克面前手里的骑枪、长剑也对怪物无用,最后不是被怪物碾死就是莫名其妙的被打成马蜂窝。

  这些横冲直撞的怪物的冲击力根本不是骑兵所能比的,在它们而前无论什么防御工事,什么步兵列阵都宣告无效。重步兵的盾牌虽然可以勉强挡住那些小铁管上射出来的、手指头大小的东西。但却对怪物顶部大铁管打出的“爆炎”无能为力。

  士兵们开始溃逃,这些怪物也不阻挡,只对继续顽抗的士兵发动攻击,逃兵越来越多,军官们阻止不了,也只好加入逃兵的队伍。

  不仅仅是48兵团,其他几支包围74兵团的军队也受到了同样的攻击。就连远在百里外围困36兵团的三王子部队也不能幸免。不过有一点不同的是,袭击三王子部队的却是一具血色的盔甲和一群不知从哪来的身穿奇异衣甲神秘军队,那些神秘的士兵被消灭后不会留下尸体,只会留下一个小小的、被损坏的纸人。纸人身上破损的部位和神秘士兵身上伤口一模一样。

  不过斯达克手下的36、74兵团却因为不明情况而不敢乱动,直到“怪物”都走光了才急急忙忙离开这是非之地。

  经过这一夜,被困数日的两个兵团才得以突团,按照七王子的分咐进军皇城。

  次日,在听到两个兵团长的报告后,斯达克问道“夜灵姐,你不会是哪个国家的公主的吧,怎么手里会有军队?”

  “我哪有可能是公主?我的那些手下军队算不上,私兵而已,你高兴的话可以叫‘某某非法武装’”

  “有那么强的私兵?对了,那些金属怪物是什么?巨鸟又是什么?那些会变成纸人的士兵又是什么呢?”

  晕啊,真受问问题,要是我对他说那些是坦克、飞机和式神他又会问一些乱七八糟的问题了吧,为了不引来更多的麻烦,我只好说:“以后你会知道的,这些东西我都留着今天晚上用,现在先保密”

第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