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不好了,有一大队士兵朝这边来了,说是要抓你们呢,你们还是快逃吧”

  刚刚整理好屋子准备美美的睡上一觉,没想到卡妮突然跑来猛敲我和玉兔房间的门,“吵死了,刚刚才睡着呢”

  我只得不情愿的从床上爬起来,走出门外,这时玉兔也刚好出来,“什么事啊?”

  “巴尔达将军说他的两个儿子被你们打得不能动了,要来找你们算帐,你们还是快逃吧,他们快来了”

  玉兔不高兴的说“我还以为什么事啊,可能是刚才那三个家伙中的两个吧,他们来了多少人?”

  “很多,有五百多人”

  一听才五百人,我和玉兔异口同声的说:“我还以为来了百万大军呢,就才那点人塞牙缝都不够”

  卡妮急得直跳“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我们没有和你开玩笑啊”

  不理又叫又跳的卡妮,我提气轻轻一跃,几个起落就到了校门口,我没想到玉兔居然先到一步“琳姐姐,我想拿那些人来试试我刚学的水系魔法,别和我抢哦”

  “好的,我在边上看,就当看科幻片”

  上气不接下气的卡妮终于赶到了校门口。唉,她倒是挺关心我们的,让我挺感激。虽然这种关心是多余的。

  还没等卡妮说话,一支军队就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看上去都是清一色的轻步兵。队伍中有个留着山羊胡子骑着高头大马的老头,那老头就应该是那个叫巴尔达的家伙吧。队伍里还有两付担架,躺在担架上的两个病号正是刚才被我点穴的其中两人。

  “父亲,就是那两个娘们,穿魔法袍的妞还好点,另一个妞很厉害,会召唤怪物,一定要活捉她们,让孩儿亲手报仇啊”

  巴达克冷笑道:“放心,我一定会活捉这两个****”

  玉兔听得有点不耐烦了“嘴巴好脏啊,小的不行就叫老的来送死了,你要活捉我们?也不撒泡尿照照,要抓我们,你也配?”

  “哼,年纪不大嘴皮子倒挺厉害。你们还愣着做什么?把她们都给我抓起来,谁先抓到的,等我儿子玩腻了就换谁玩”

  十多名早就按耐不住的士兵们邪笑扑过来,唉!这几个好色之徒很快就知道玉兔之怒的可怕了。

  色鬼投胎的家伙才冲到一半就被几个水魔法弹打得全身湿淋淋,现在是初冬,气温很低,早上还下了场雪,看样子这帮家伙不论如何都感冒定了。

  不过士兵们却笑出声来:这种水魔法弹伤不了人,最多就把人淋湿,看来眼前的两位美女很好收拾。

  可是他们马上就笑不出来了,突如其来的冰雪风暴瞬间就将湿淋淋的衣服冻得像铠甲一样硬,在冰冷刺骨的寒气中这些士兵很快就丧失知觉晕了过去。

  “哼,我还以为你们有多厉害呢,就这点小玩意?第二、第三小队,上!”

  第二批的士兵们比第一批士兵更倒霉,玉兔用来迎接他们的是雷电魔法,数十个雷球打在士兵们的身上,这些士兵在电击的作用下也马上晕倒。

  好无聊啊,这是我看过的最无聊的“科幻片”了。似乎明白我在想什么,玉兔看了我一眼“接着有好看的”

  无数冰雹、雷球、水魔法弹、冰刃相互混合着冲向整齐的队伍,在一阵阵惨叫声中,所有的士兵包括巴尔达都倒在地上呻呤,两付担架连同两位“伤员”也掉在地上。

  奇怪啊,这次为什么玉兔不把他们打晕呢?正当我感到奇怪时,很快我就明白了过来——兔子精不愧是兔子精,眼前的这批伤兵正好成了她练习水系治疗魔法的白老鼠。

  这批伤兵什么伤都有,被冰刃刮伤、被冰雹砸伤,被雷电击伤,这些不同的伤口正好可以用来练习恢复魔法在祥和的淡蓝色光芒中,呻吟的人们身上的痛楚被完全治好了,仅仅留下一点伤痕。

  巴达克“哼”了一声“别以为治好了伤我们之间的帐就会一笔勾消,以后有你们好瞧的”

  这家伙还以为我们怕他了,不过玉兔应该不会这么就完事了。玉兔原本平静的脸上露出“我怕怕”的表情,那表情再加上美丽的脸蛋使周围的男人们不禁产生把她搂在怀里好好疼惜一番的想法。

  “不要那样啊,你一个大将军为什么要和我们两个小女子过不去呢”

  看着玉兔楚楚可怜的样子巴达克丝毫不为所动“只要你们当我儿子的奴仆就行了,刚好一人侍候一个”

  巴达克的两个儿子可是城里出了名的色狼。听到这话,谁都猜得到要两个美少女去侍候巴达克的两个儿子意味着什么。附近的建筑物中传出一阵叹息声,看来附被吵醒躲在房里偷看的居民们都以为我和玉兔为成了色狼口下的牺牲品,但却没有人敢拔刀相助。

  我问道“要是我们成了奴仆你会把我们怎么样?”

  “身为主人要把你们怎样是我们的事,你们只要照办就行,我就要你了,小妞,你叫什么名字?”

  躺在担架上的其中一个家伙居然理直气状的说出了“道理”,我没有回答他,只是看了看玉兔,玉兔给了我一个眼神:实验够了,要打就打吧。我冷笑的说道:“那我们现在就来‘侍候’你们吧,两位小少爷”

  与其用魔法倒不如直接攻击来得更顺手,必竟我是半路出家的魔法师啊。

  暴力法师再次上场,我施展轻功,从士兵们的头上踩过,直冲两个躺在担架上的家伙,凡是被我踩过的士兵都会听到大脑“轰”的一声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在我踩晕了n个士兵后终于来到那两个担架前,脚刚刚落地几个士兵就扑了过来,大概是以为魔法师在近距离没什么威胁吧,他们连刀都没拔出来。

  我用魔仗快速在那两个小少爷身上点了几下,踢飞了那些扑过来的士兵,再次踩着人着回到玉兔边上。

  “唉!原本以为让你们三天动不了你们就会改过自新,没想到你们居然还来找我们麻烦,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吵了我的美梦,让人睡了不觉可是很大的罪过,本来让判你们死刑,不过今天我心情不错就让你们一辈子都动不了吧”

  原本尝了点穴功夫厉害的两个家伙知道所言不虚“你们快点让我们动啊”

  “弟弟别怕,我们去找神官帮我们把身上该死的诅咒”

  “小****,快点解咒,不然我让你没好果子吃”

  他们让我解咒,没叫我解穴,他们身上无咒可解,不是我的错。

  我回头走进校门,发现有很多学生被惊醒了,都在一旁看着“那你们就去慢慢解吧,我回去睡觉了。

  我走没几步,就听到一阵雷声伴着惨叫声响起,接着就是一片宁静,是该好好睡了,不然就要天亮了,兔子精的精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好“琳姐姐,不好了,你快开门啊”

  “什么事啊?”

  我极不情愿的从被窝里爬了起来,深秋的被窝好让人怀念啊。

  开门一看,原来是丽丽这个小丫头。

  丽丽对我满脸的倦容好像根本没看见,“琳姐姐,不好了,除了皇宫的近卫军外所有的守城军队都被玉儿姐姐打伤了”

  “什……么”

  “昨天晚上玉儿姐姐把那个叫什么将军和他的兵都打趴下以后又来了一队士兵,玉儿姐姐说她要给这里的军队一个教训,让他们知道她的麻烦不好找,接着就跑到兵营去了。”

  不是吧,兔子把这当地球了?也许当然她可以仗着仙灵的身份乱打人,但这里不是地球啊。见我还没回过神,丽丽又说道:“现在驻在城里城外的步兵都被打伤了,骑兵被追得到处跑,别人都拦不住玉儿姐姐,琳姐姐,现在只有靠你了”

  “晕,等我换件衣服吧,总不能穿着睡衣出去吧”

  看来城里的情况比丽丽说得糟糕得多,骑兵们骑着高头大马在四处亡命乱逃,搞得百姓都不敢出门。我手一伸把一名骑兵从马背上揪了下了。

  “兔子在哪?就是那个把你们追得到处跑的人”

  “在……在……在……”

  我跃上房顶,顺着骑兵手指的方向奔去,在房顶上施展轻功的感觉还真不错,这感觉是御气御剑飞行时所没有的。近了近了,玉兔身上所特有的气息越来越浓,当我刚刚跃上一幢两层高的民房时一个穿着盔甲的士兵迎面飞来,吓了我一跳,不过要是被“飞人”撞倒那我不是空有“剑仙”之名了?

  轻轻闪过“飞人”转眼间就看到追打骑兵的玉兔,她两眼通红,不知道是气红的还是因为一晚没睡发困困红的,或者是兔子天生的红眼睛不留神就露了出来。不过在骑兵眼里,这名本名红眼睛美少女却成了他们的恶梦。

  “兔子,打什么打啊,别打了”

  “不给他们点教训他们还会来找我麻烦”

  我只得叫道“别打啦,给你根胡萝卜别打了”

  “再吵连你一块打”

  “………………”

  连我一块打?晕啊,我可打不过这个几千岁的老兔子,还是不作声的好。唉,可怜的小兵啊,不是我不想帮你们,实在是我无能为力啊。话说回来,这只母兔子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平时一个样,发火时一个样,完全就像不同的两个人啊,不对!应该说是完全不同的两只兔子,不知道是不是中国古代武侠性格的具体体现。

  真不知道事情闹得那么大到时候该如何收场。

  皇宫里也是乱成一团,“毕下,四海学院昨天刚招收的两名女教师昨日…………”

  这名大臣嘴上功夫可真厉害,没两下就把冲突全过程说了个一清二楚,“微臣认为还是息事宁人的好……”

  这时边上一名大臣插话了“沙肯王公,那些贱民打死打伤我们忠实的士兵,然到就不追究她们的责任了吗?”

  “加尔将军,事情起因是您的儿子和巴达克将军的儿子调戏她们,巴达克将军的护短行为使得事情激化,可以说事情的大部份责任都是您和巴达克将军的,再说你想追究她们的责任恐怕也很难吧,城里城外的十余万军队仅仅一个晚上就伤的伤逃的逃,好像我们还没有那个力量去制裁她们吧”

  “&%¥#%¥@¥&%*”

  “&¥^#¥%#@¥%a¥”

  …………………………

  听着两个大臣争论不休,国王有点不耐烦了,“苏达宁,你身为国师是怎么看这样事的呢?”

  “毕下,微臣认为还是息事宁人的好”

  “哦,为什么呢?”

  “毕下,你不觉得突然出现两个实力强得吓人的高手耐且又都是女子,微臣想她们应该大有来历”

  国王点点头“说的是,接着说”

  “毕下可曾记得前些日子纳加克帝国内乱后所封的两名护国女将军?”

  此话一出,众人都吃了一惊苏达宁看了看众人继续说道:“以属下之见,其中有一名叫夜灵的听说只要是她亲自动手一般都不死人,多只是受些伤,就连那场政变中纳加克帝国的大王子和三王子请来的两名高手也都没什么生命危险,再前面还有一次袭击奴隶商人事件,两次事件中被夜灵亲手杀死的也就只有那三十多人,而且都是奴隶商人。从昨天到今天,我军伤兵无数,却无一人死亡,毕下然到不认为是仅仅只是巧合吗?”

  国王点点头,“你说的只是那个袭击我国的其中一名少女,还有一名女魔法师呢?确实和另一名护国女将很像,都是风系魔法师,可是这次她几乎没有出手啊”

  “毕下,她的实力应该不是很强,但是您不要忘了帮助纳加克中立派登上皇位她也有一份功不可没功劳啊。那些魔法步兵的实力之强实在是骇人听闻,一名魔法步兵竟然可以正面挡住魔武排行榜上12名的“降神使”叶多宁的攻击,还能将想要从空中逃走叶多宁逼回地面。有了这些部下,她还有什么可害怕的呢?”

  加尔道:“那样就更能说明问题了,身为纳加克帝国的护国将军,跑到我们国家来做什么,一定有什么阴谋”

  沙肯反驳道“如果她们有阴谋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做这种引起我们注意的事了”

  国王闭上了眼睛,不想再听两个大臣的争吵了“国师以为如何?”

  苏达宁道“属下认为可能这两名女高手并不是纳加克帝国的人,可能因为某种原因使她们帮助中立派,但却不肯成为何娜的属下,而何娜为了留住她们就封她们为护国将军。现在看来她们并不领情。属下认为不但要息事宁人,还要尽一切手段将这两名人才留在我国,为我所用”

  国王赞许道:“国师果然不同一般臣子,孤没有看错人,就依你的意思去办吧,要什么东西你说一声就行”

  “属下认为只要英俊少男两名,而且要口齿伶利,混入四海学院”

  此话一出,国王与众臣全都轰堂大笑“好好好,古有美人计今有俊男计,就依你的去办吧”

第十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