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兔子,怎么停下来了?发现妖怪了吗?”

  “……发现了,看到了,……这个妖怪在民间神话中有出现过,你一定很熟悉”

  “哦,是吗?在哪呢?让我看看,顺着玉兔愣愣的目光,我发现了一个…………没有头的身躯“刑……刑……刑天??他怎么会在这??”

  那不正是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的刑天吗?一个无头的强壮身躯上本应该长着*的地方却长着一对巨眼,本该是肚脐的地方却是一张血盆大口,那口中还有无数尖锐无比闪着寒光的牙齿。那根本不是人类的牙齿,人类的牙不会那么尖,那也不是野兽的牙,野兽的牙可不会那么突出。尽管我在小时候就在漫画上看过刑天那可怕的样子,但和小人书上的刑天画比起来,眼前这个家伙实在太…………太可怕了,那个断了头了伤口至今依然有无数的鲜血涌出,真想不到那个满是肌肉的身体居然有着无数的鲜血,无论伤口怎么流血,血都流不尽。那些鲜血……好可怕啊 ̄ ̄!

  我们说话那么大声,当然早就被刑天发现了,那个没有头的家伙原本坐在树下,饶有兴致的看着玉兔,他总觉得眼前的这个美女好像在哪见过,正在他将记忆中的所有女性和眼前的美女对比时,却看到又一名更漂亮的美女从原先那个被称做“玉兔”的美女身后钻了出来,他不由得笑了笑,今天还真是美女云集的日子啊,眼前的两名美女可都是千年难得一见的“货色”啊,特别是后面钻出来的那位,在他记忆里只有两个女人的美貌可以和她相比。一个是他的老相好嫦娥,还有一个是他又恨又爱的秦琳……等等,那个女的好像就是秦琳?

  刑天急忙定睛一看,没错,就是秦琳,对于这个让他恨得牙痒痒爱得心痛痛的美丽女子,他想忘记都难,没有那个祸水,他根本不会落到现在这种地步。

  我可不知道刑天在想什么,只是看到刑天看了我一眼,那原本就可怕的,不知道应该算是脸还是算是身体的地方突然间变得狰狞起来,两只本来就让人感到恐怖的巨眼刹时间就充满了腾腾杀气。

  “秦琳!”

  听到刑天叫出我的名字,我一愣,条件反射般的回答“啊!干嘛?”

  怪啊,他认识我?他不是中国古代不知道算是神仙还是妖魔的东西吗?和我所在的时代相差好几千年呢,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哼哼,果然是你,我们可是老相识了,我有东西请你吃,就是这只斧头,你给我吃下去”

  这个活了几千年的无头鬼的力量实在是太可怕了,玉兔见巨斧迎面砍来,连忙化做一道清风,飘到三丈多远的一块空地上重新变回人形。

  可是我就惨了,我可没有玉兔那本事,本来我正在奇怪为什么刑天会知道我的名字,当发现情况时已经太迟了,迎面劈来的斧头已经离我脸仅仅只有一尺了,一尺的距离要是一般人的刀剑功夫根本对我造不成伤害,可是现在的对手是活了几千年的超级无头鬼刑天,就算如来佛太上老君原始天尊亲来恐怕也不一定能打得过这家伙。

  但无论怎么说我还是个剑仙,闪躲来不及,硬挡还是来得及。

  长久不用的“天冥”从我出现在我手里,到了现在我还有什么选择呢?只有双手握剑,运足真气迎向巨斧。想用“四两拔千斤”的方法卸掉斧上的巨力,却发现刑天对借力打力方面比我出色得多,根本卸不掉力啊,只有硬碰。现在我只有希望“天冥”

  可以把巨斧切成两半。

  一声金铁交戈的巨响震得玉兔气血翻腾,她急忙压制住体内几乎要像烧开的水一样沸腾的血液,暗道:厉害,剑仙vs叛神,果然不同凡响,唉,早知道就把刑天引到学校里,叫那些学生老师一起下注押宝,我还可以顺便收门票,好好的发一笔。

  没想到这只兔子精平时看来挺可爱的,实际上却和人差不多爱钱。唉,真是知兔知面不知心啊。

  不过当玉兔抬起头时,却在脑子里补上了一条:押注一定要压刑天,不然一定连本都捞不回来!

  好厉害的家伙,仅仅只是第一次交锋,我和刑天之间的强弱就一览无疑,刑天只退了两步,而我的身前有十多个脚印,而且……说出来太不好意思了,我现在根本就是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粗气。刚才的那一下我可吃了大亏,内脏受到了不小的冲击,平时用来装饭装菜的五脏庙现在却充满了痛疼感觉,看样子是受了不轻的内伤“喂!你有病啊,一见面就砍我,我又不认识你!”

  “你不认识我?我可认识你!怎么了?受伤了?我记得你可没那么弱啊,几千年不见本事倒是变差了,我看你真是白活了”

  刑天的表情充满了报仇后的快意,又带有一丝不忍,还有一丝不解:秦琳不会那么弱吧?

  “喂喂喂,本小姐才二十岁啊,你不要认错人!”

  “二十岁?”

  这下刑天有点摸不着头脑了“不可能才二十岁吧!我问你,秦天华是不是你弟弟?”

  秦天华?当然是了“我是有个弟弟叫秦天华,你怎么也认识他!”

  “那我再问你,你是不是有个叫欧阳耿的老相好”

  欧阳耿什么时候成了我的……老相好了?

  “我是认识一个叫欧阳耿的,但他不是我的老相好”

  刑天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阴笑“呵呵,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不就是刑天吗”

  “那是民间对没有头的我的称呼,我是说我的头没掉之前”

  这下我愣了,这个没脑袋的变态先是不懂得怜香惜玉一斧把我震伤,接着又说出我、天华和欧阳伤的名字,而且还知道天华是我弟弟,还说在几千年前见过我,我哪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啊!真是莫名其妙。

  “不知道,我对古代神话仅仅只是知道一点”

  “听好了,我是后羿,就是民间传说中射日的那个后羿,我的头就是被你那个弟弟秦天华砍下来的,然后被欧阳耿打到了这个空间,我在这里呆了好几千年了,而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

  太出乎我的意料了,刑天被砍掉头之前居然是后羿!而且居然是被秦天华砍掉的头,还被欧阳耿送到了这个空间,不过这也不太可能吧,以天华的本事想要砍天刑天的头……好像不太可能……因为天华的修为还差我很多。

  “那个……后羿,你的头被砍掉是他们的事,关我什么事啊”

  “哼,要是你们没有在时间和空间四处旅行,我怎么会因为那个该死的不老丹而被砍掉脑袋,接招吧,让我看看你这个‘紫天仙子’真正的实力”

  妈呀!这个变态斧子又来了,我连忙爬起身闪开,斧子带着劲风砍入地面,就在斧子砍入地面的一刹那,我感到了地震。

  刚刚闪过巨斧,刑天的那只没穿鞋的臭脚又到,我根本没法闪开,被他一脚结结实实的踢在胸口,尽管有护身真气的保护,但是……我依然被打飞了,这时,兔子总算有所行动,一张符帖在了我身上,从符咒上散发的能量来看这是飞天符,兔子想把我送到哪去?

  刑天的一脚再加上飞天符,结果就是我像炮弹一样飞向天边。

  看着消失在天边的剑仙,刑天露出了古怪的笑容“你不可能这么弱,你是故意让着我的,对,你是在让着我,因为你心里有我,可是你为什么要逃,我们不能和解吗?”

  不过,他的笑容很快就变成了惨叫,就在他对付我的时候,玉兔也没闲着,散仙最拿手的就是道术,以最强的道术引来了天劫,天劫的力量混合着玉兔的法术一齐攻向刑天,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过后刑天全身冒烟倒在了地上,不过做为太古时代的神灵,这家伙依然有能力逃走。

  “琳姐姐,多亏了你引开刑天的注意力我才能把绝招使出来,虽然你死不了,嘿嘿,不过你待在我身边我的美丽全被你盖过了,嘿嘿,别再回来了。”

  这些变态的“送行”语我根本就不可能听到,我现在最关心的就是我能不能活下来。

  当我重重的落到地面的时候,曾经试图动一动身体,但是身体却不听使唤,一惊之下,我甚至以为我已经挂了,不过体内传来的剧疼却告诉我,我还活着。我仔细的用真气检查了一遍身体,真怪呀,我的身体虽然受了很重的内伤,但还不至于不能动,这是怎么回事?不过我很快就知道了答案。

  刑天的那一脚不仅仅只是力道惊人,其中还包含了一股可以封印真气的力量,过了好久我才能动,我的力量都还在,不过全身的真气我已经没法控制了,和普通人相比,我没有什么不同,唯一的和同就是我还能用魔法和道术,还有就是我身上压抑的仙灵特有的气息在失去控制后完全流露了出来,这会让人觉得我以众不同。

  我睁眼后看到的却不是野地的景色,而是木制的屋顶,起身一看,我全明白了,我被人救了。

  ※※※

  村里用来报警的号角突然间被吹响了,强壮的村民手持兵器爬上了村边的仅有三米多高的护墙,虽然护墙也能像城墙一样站人,结构也和城墙差不多,但必竟是木材临时建起来,只要用火一烧,这道保护村子的唯一屏障就会化为灰烬。

  “他们来了吗?基尔大叔?”

  “差不多要到了,周围的村子都被抢光杀光了,现在除了冰兰城,我们的村子就是唯一可以抢的目标了。”

  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害怕,少年的身体微微发抖。

  “达米,别怕,他们只是一般的强盗,只要我们支持一会儿,驻守在城外的冰兰骑士团就会赶来的”

  “我不怕,对了,基尔大叔,冰兰骑士团知道我们被盗贼团攻击吗?”

  基尔听后脸色大变“村长!”

  “什么事?”

  “你有派人去通知骑士团吗?”

  “你没派人去吗?……我也没……”

  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村长急忙叫了村里骑术最好的三人骑快马前往城里求救,这三人中就有达米的份。

  “我们从小路到城里,虽然路比较远,但走官道的话一定会碰上盗贼团的”

  “等一下,那个女法师醒了,而且好像也没什么伤,不然跟你们一起去吧。”

  基尔和村长沉默了一会儿“可是叫一个女孩子去会不会不安全?”

  “在这里也同样不安全,而且路上有个魔法师保护也安全点。”

  “好吧。”

  达米的提议的其他两人一致同意。那条路以前曾经也是官道,在新的官道建成前曾经修过一次,虽然杂草较多,但比起那被踩得到处是坑的新官道好走多了。

  经过简短的认识我和其他三人就上路了。

  纵马飞奔的四人正急急忙忙的向冰兰骑士团的驻地接近时,我恨得牙痒痒的,这些家伙不经我同意就叫我和这三个一起去什么城求援,唉,算了,人家救过我一命我就听别人的安排吧,突然一声哨响,路边的杂草丛中跳出数名弓箭手,只听弓弦响过,冲在前面的两人中箭落马,达米很想停下看看他们的伤势怎样,必竟那是他朝夕相处的伙伴啊,看他停下来,我一鞭子抽在他坐骑的屁股上,那马吃痛又飞奔了起来“只要停下来,就是死,你不会这点都不知道吧。”

  但是达米没跑多远就又听到弓弦响起。

  “完了,我要中箭了!”

  我道“别大惊小怪的。”

  一边用风箭还击,几个弓箭手惨叫着倒下了。

  不过他马上喜出望外,因为他看到几支箭从他身边飞过“臭箭法,真烂”

  唉!这小子也真是的,要是那些盗贼弓术好的话他还有本事骂人吗?早就趴地上了。

  “快!上马追,别让那小子跑了”

  听到身后的盗贼们的叫声,我暗暗叫苦,这些盗贼的骑术仅仅只是比骑士和骑兵差一点,甚至更好,骑术不好的盗贼不是被抓就是被杀,只有骑术好的盗贼才可以活下来。

  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在盗贼追上之前到达城外。

  不过幸运之神和我的关系不太好,仅仅半刻钟,我们就进入了盗贼的弓箭射程,无论从骑术还是从马匹上,盗贼们都有绝对的优势,追不上才怪。

  弓弦声再次响起,达米的马嘶叫的倒下了,我伸手一抓,把达米提了上来,和我同剩一匹马,不过我忘了我已经没法控制真气,在抓达米的时候我差点自己掉了下去,还好达米配合得好,一跃上马,还把快要落马的我扶正。

  “力气那么小也学抓人?”

  达米这家伙真是,谢谢也不说一声“小心”

  我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达米就把我压倒在马背上,接着达米慢慢的歪倒落马,他倒了不要紧,连带的还把我也给扯下了马。

  这下好了,我的坐骑跑远了,盗贼也追上来了,把我和达米给围住了,这时候我才看见达米,倒在地上,后心插着三根箭,任凭我怎么叫都不应。

  “嘿嘿,这小妞长得倒是没话说,让哥几个高兴一下,放你一条活路,哥哥们可舍不得杀你啊。”

  一个黑脸盗贼淫笑着走近,边走还边解腰带。

  现在我没了真气,但还有魔法心念一动,暴风屏障出现在我周围,被刑天打的伤还没全好,而且我现在才发现,刑天留在我体内的力量不仅封住了我的真气,还让我精神力无法集中,直接影响了魔法元素的聚集,暴风屏障已经是我能用出的最高的魔法了,放出它以后我甚至没有精神再放第二个魔法了。

  “嘿哟,还是个魔法师啊,高级货啊。”

  周围的盗贼看到我放出魔法吓得半死,但随后发现我只是在勉强维持这个魔法,算定我后继无力,又开始围了过来,一边刀剑敲打屏障,一边说着下流的语言,一副吃定我的样子。我从来想过自己会落到这步田地,我望着天空,希望那些和我交往不错的神灵朋友会发现我的处境站出来帮我,可是我也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神并不是万能的,也不是什么都知道的。天空?对哦,我怎么没想到,我还有太空巡洋舰啊!!

  想到这里我就兴奋起来,我还从没试过这个高级兵器的杀伤力如何呢?

  正面攻击屏障的盗贼看到我突然间两眼放光,面露笑容,都以为我还有杀招,喊了一声,全都急急退到了几十米外,对他们来说,我是跑不了的,关键是怎么才能在抓我之前不被杀。现在这个距离正合我意,要是刚才这样直接用舰炮打下来,我也会被打得粉碎,现在好了,虽然这个距离主舰炮依然会把我和盗贼一起杀光,但是副舰炮可不会。

  “碰碰碰”

  从天空直接射下的光弹把包围着我的盗贼炸得无影无踪,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击碎了我的暴风屏障,幸好我趴下来了,要不然我恐怕又会飞起来吧。

  呼!终于可以松了一口气,要不是我做了个像手表一样的通讯器,这次就要变成盗贼的*了,好险,这时,马蹄声再次响起。不会吧,刚解决掉一批又来一批。

  幸好,这次来的是骑士,从他们的口中得知,这里离冰兰城只有不到五里地,这些骑士看到刚才的舰炮攻击,连忙派人来查看。

  呼,好了,剩下救援村庄的事就交给这些骑士就办吧。

  我回头看着达米的尸体,他救了我一命,我想让他复活,不然欠一个死人人情说什么也良心不安

第十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