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

    我正在梦中吃着香喷喷的烤羊肉串,谁想到一阵乒乒乓乓的打闹声把我从美梦中吵醒,我摸了摸嘴,口里似乎还留有梦中的香味。不管吵醒我的是谁,我都要他“好看”。

  顺着声音的来源,我走到了二号仓库,这里原本是存放多余日用品的,但是现在却放了十多具克隆实验的失败品,和这些失败品比起来,光舞和暗舞根本就不像是失败品,更像是极品。不过是谁那么有心情和这些长得丑陋、实力又强得吓人的怪物玩耍呢?光舞不可能,暗舞不喜欢做无聊的事,达米?有可能,他现在所拥有的新身体很强,但说起来也算是失败品之一,只不过那具身体失败得恰到好处,从外形上看和天使没什么两样,只是翅膀的颜色不是白色也不是黑色,而是蓝色,像海洋一样的蓝。可惜有翅膀不等于会飞,小鸟要想飞都得学着拍打翅膀,更何况是人呢,刚刚拥有了新身体的他很有可能来这里试试身手。

  感应门在我面前打开,刚刚走进仓库,一张巨大的、半腐烂的手掌就向我袭来。这家伙怎么会从笼子里跑出来?左手一挥,一股真气将这恶心的东西打翻在地。

  前几天,我终于把那个害我不能使用真气的刑天的力量从用电击法身体里引了出来,恢复了功力。

  那个吵得我睡不着觉的声音来源——正和一个八臂巨人打得火热的达米,不过看样子达米已经处于下风,随时都有被击倒的可能。我冲上前一脚将巨人踢开,这些没有脑子仅有一身蛮力的失败品根本不值一晒。

  没了危险,达米松了一口气从在地上,真不知道他怎么会有心思和这些怪物“玩耍”,刚才的搏斗已经使他快要脱力了,看着他这副样子,我忍不住说道“你呀,只会和它们拼蛮力,就不会用脑子去对付它们吗?”

  “脑子再好用和力气大有什么关系,他们力气这么大,我怎么打得过他们”

  唉,看来在达米眼里,力气大就是胜利的唯一条件,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早不知道死了几百次了“它们和你其实是同一个人,只不过它们是失败品,而你现在的身体则是失败品中比较好的”

  达米愣了“你说什么?我……和他们……怎么回事?我听不懂”

  “你的尸体带到这里时已经开始腐烂了,而且肉里还有剧毒,可能是盗贼射杀你的箭上有毒药吧,DNA已经被腐菌和剧毒搞得面目全非,能做出个人形已经算是不错了。眼前的这些都是些失败品,你现在所用的身体虽然也是失败品,但和光舞暗舞一样失败得恰到好处,小白脸再加上蓝翅膀还有强壮的身体结实的肌肉,走到外面身边一定是美女成群。哈哈哈”

  “他们……和我是一样的?”

  “是啊!从某种程度上说它们是你的兄弟,很难接受吗?”

  达米还是有些不信,自己居然比不过和自己同源的“兄弟”

  “那为什么他们比我强?”

  “十岁的凡人赤手空拳打得过十岁的老虎吗?你是不是让自己的力量变强才来找它们打架的吧?”

  达米点点头“是的,我要报仇”

  “哦!是这样啊,那明天我就来训练训练你,这些训练可是很苦的哦,想退出的时候说一声”

  “再苦我也受得了,训练现在就开始吧”

  我晕,这个家伙纯粹找苦头吃啊,不过我现在可没那功夫整你,睡觉要紧“现在?不行啊,我很困,明天吧,明天先教你飞行,觉得要准备什么东西自己去整理一下,再见”

  看着睡眼迷蒙的小美人儿在眼前渐渐消失,达米总感觉她好像有件事忘记做了,好像是一件很要紧的事,坐着想了半天,达米终于想起来了,应该叫秦琳把自己的兄弟赶回笼子里,但是已经晚了,两个巨大的身影已经站在他的面前,恰好挡在了达米与门之间,这下他可惨了。

  “救——命——啊——”

  “吵死啦!天使哥哥闭嘴啦,害得人家睡不好觉!”

  尽管声音中带着含着抱怨,但对于达米来说无异于救世主降临“光舞妹妹,帮我把这些东西赶进笼子好不好?”

  话刚出口就觉得不对,光舞、暗舞的力气比他还小,更不可能是这两只怪物的对手,怎么办?让她去把秦琳叫来吗?就算叫了时间来得及吗。达米在发愣,但是光舞没闲着,一下冲到那只八臂怪人面前,怪人先是吃了一惊,后退两步,但很快就回复过来,哇哇的叫着扑向光舞,正当怪人就要扑中光舞时,光舞突然低下身子,一记扫荡腿将怪人拌倒在地,接着脚一踢,倒在地上的怪人横飞进笼子里,到了这时候达米也知道该怎么做了,连忙扑过去将电子锁扣紧。另一只怪物也被光舞用同样的手法踢回了笼子,看着在笼子里哇哇怪叫、张牙舞爪的怪人,再回想刚才光舞的动作,达米惹有所悟:原来力量大不行还要速度快啊,怪不得秦琳叫我用脑子想啊!

  当太阳升起的时候达米的恶梦也跟着开始,这简直不是什么训练,说是整人还差不多“达米呀,不要抖得这么厉害,这里才三千米高而己,再说你有翅膀啊,把翅膀张开,先学滑翔”

  在三千米的空中,我抓着达米的后衣领,指导着这个有翅膀却不会飞的学生“不用怕,有我在,来!把翅膀张开”

  在我的再三催促下,达米终于把那对蓝色的翅膀张了开来,呵,没想到那只收起来仅有一人高的翅膀张开时竟有九米多长“我松手了”

  达米感到脖子一松,紧接着感到一股风向上吹着翅膀,这是他第一次飞行(滑翔),刚开始还四平八稳,时间一长就开始失去平衡,惊恐之下使劲拍打着翅膀,就像旱鸭子落水一般,看着像断线风筝一般时上时下左摇右摆的达米,我暗暗吃惊:原来有翅膀学飞行那么快啊!比学游泳还快,虽然达米还只是乱拍翅膀四处乱飞,但很快他应该就会掌握飞行的决窍,我只要不让他摔死就行。

  半小时后,蓝色的天使还在空中挣扎,高度一千四百米。

  一小时后,挣扎还在继续,高度一千米,下降速度比刚才慢,飞行姿态看上去也比较平稳,但大多时候都是脸朝上背朝下倒着飞。

  挣扎了两小时的达米终于筋疲力尽,一头扎了下来,就在他快要接触地面时被两人抓住才没和地面“接吻”,接住达米的并不是我,而是光舞和暗舞。我还在空中看着好戏呢。

  面对口中像螃蟹一样吐着白沫的达米,光舞兴奋极了“原来这就是飞行啊,像传说中的过山车一样,看上去好刺激啊!”

  而暗舞却说道“如果飞行是那样的话,我宁可摔死不也想学飞”

  看着达米的样子,暗舞对飞行危险有了非常非常深刻的认识。

  我并没有因为达米的惨样而放过折磨他的机会“下午休息一下,不过也不是绝对的放松,我教你练丹”

  对于练丹,达米并不陌生,在他的印像里,我练出的丹药大多都是雪花霜、凝脂膏之类的化妆品,也有少量的疗伤药品,还有一些奇奇怪怪说不出名、用处不详的丹药。

  实在很难想像,现代化的基地里居然有专门的丹房,炼丹房里不但放着许多中草药,还有各种化学品、矿石以及一些刚刚炼制好的丹药,对于这里,达米充满了好奇“这是什么?可以吃吗?”

  达米从桌上拿起一个玻璃瓶,瓶子里装着半透时的粘性液体,见鬼,问什么不好偏偏要问那个东西“那个……那个可以吃……只是你不能吃”

  “为什么我不能吃?吃了这东西有什么做用?”

  达米的好奇心开始显露,我只得回答到“……你要吃那个也行……只是……我没有听说过有哪个男人想要……丰胸的”

  “咳……这个不会是……”

  我点点头,做出很大方的样子“没错,正是那种用处,你想不想来一瓶?只要和光舞打声招呼就行,因为这东西是她托我炼的。”

  “还是算了……”

  “天华大人,我军最近一段时期屡战屡败,丢了五分之一国土不说还损失了三十余万生力军,天国军都是清一色的人类,勇猛不及兽人,脑子也比不上精灵,装备也及不上矮人打造的军用品,以前我部队领导层中从来没有过人类,现在有了,我想听听你的观点,身为人类,你是怎么评价我们的。”

  整整一个会议室的人都把目光放在了天华身上,对于城守破格任用天华一事,军中众将均感意外。在索亚王国中,人类很少担任官职,就算当了官也是芝麻官职,在众将看来,天华仅仅只是一个懂得怪异魔法的魔法师。

  “咳咳,要我说的话那我也就直言了,不过接下来的话可能会得罪一些朋友,你们不会介意吧?”

  说罢眼光一扫众将,众将都没有出声,装做没听见,城守见状说道“只要不是胡乱骂人一切都可以接受,说吧,不要紧”

  “有城守大人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昨天我翻看了索亚军数年来的战争简报,照我的话说也没什么,其实说白了索亚军几乎占据了所有的优势,失败的原因就在于……”

  看到众将都伸长了耳朵,天华转了个弯子“在说原因之前,我想问军事参谋一个小小的问题”

  军事参谋是一名中年草原精灵,就坐在天华对面“问吧”

  “战争时你是根据什么向将领提意见?”

  “根据战局的变化”

  天华又问道“假如补给部队受到袭击而全灭,军中粮草仅够支持三日,下一批补给无法及时到达,而你的对面就是人数只有我军一半的敌军,你会怎么办?”

  “那还用问,直接打过去啦”

  “为什么直接打过去?”

  参谋理直气状的回答道“因为他们人数比我们少啊!”

  天华摇了摇头“敌军会袭击补给部队就带表他们已经知道我军粮草所剩不多,就因为这样他们才会抓紧这个时机袭击补给部队,要是我军还有三年的补给品袭击不等于无用?他们抓住了这个时机也就会料到你会进攻,早就布好了口袋等你钻啊”

  参谋对此不宵一顾“说的好听,没打过多少仗一步登天就懂得训人了……”

  “安尔克斯,闭嘴。天华,你接着说说看,我们失败的原因在哪?”

  城守打断了参谋的话天华不紧不慢的说道“精灵的缺点在于脑子过于死板,只懂得照兵书上所说的死搬照套,刚才安尔克斯所说的战术在你们的兵法书上经常可以找到,精灵还有一个缺点,最致命的缺点,不会站在敌方将领的立场去想问题。”

  一名兽人不解的问道“我们站在他们的立场想问题做什么?他们想什么关我们什么事?”

  “从敌将的角度上去思考问题,想想假如你是敌将最怕我军做什么,最喜欢从哪里进攻,这是打仗最基本的条件……”

  没等天华说完,一名通讯兵急冲冲的跑进来“不好了,敌军主力以到,正准备进攻东门!”

  天华一听,脸色大变“城守大人,我先告辞了”

  城东正是天华的防区,但对他来说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名被他救下、经常在他脑海里出现的精灵少女也在城东医院里,要是城东被攻破……

  天华走后,参谋安尔克斯对城守道“大人,为什么要让这个人类在这胡言乱语”

  “他不是在胡言乱语,他说的句句属实,你们都才刚从军校毕业,对战场还没有多大认识,你们可能不知道吧,昨天晚上他给了我三份战略提案,但是现在敌军主力来了,那些战略提案完全没用了,而且我也不想用,尽管处处可行但却太冒险了。散会”

  很快,会议室里就只剩下城守一人了,只见城守从怀中取出一叠厚厚的文件,那是天华交给城守的第一份提案“天华啊天华,你的战略提案太疯狂了,虽然处处料敌先机,就连敌军主力的出现也被你算计在内,在这方面你倒像是一个身经百战的将军,但我不会采用你的提案,太疯狂太冒险了,还是留给后人评价吧”

  数百年后曾有近百名军事学家对三份共达五百七十八页的战略提案进行研究,在花了三十余年的时间后,所有的军事学家都得出一个相同的结论:如果采用第一份提案,天国军与索亚的对抗只有一个结果:天国军兵员损失将高达三分之二,并完全丧失对索亚进军的主动权,最终以惨败告终。即使采用第二份提案,天国军也将损失惨重,但并未丧失战争主动权,战争还有的打。对于最后一份仅有两页的提案,所有军事学家都认为那是三份提案中最保守的战术,仅仅只是带着残余的守城军安全撒离并击溃追兵。

  唯一令后世不解的是在天华的三份战略提案中都猜准了天国军主力到达的时间,误差仅为两小时,还将天国军主力攻击时机都一起猜算到,如果当时索亚军采用了第一份提案,索亚甚至不需要等待援军,仅仅凭借两万守城队就可以将六十万天国军慢慢吞食。

  ※※※

第二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