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我有急事要出去,可能要过很长时间才会回来,这里就交给你们照看了”

  暗舞一愣道“那带我一起出去吧,听达米说外面很好玩,我想见识一下”

  暗舞和我一样开始厌烦这个巨大的金属基地了,不过暗舞的实力虽然强,但不是很强,带着她简直就是个包袱,不行,我得想个办法“想出去也行,不过我在基地外面设下了各种封印、结界、迷阵,想要出去完全要凭自己的实力,不过我看你的实力根本出不去,不然这样吧,我在电脑里输入了些道术、斗气和魔法的修炼资料,你、光舞还有达米一起学吧,以三个人的实力想要出去应该会简单一些。”

  光舞似乎想说什么,我决不能让她开口“就这样吧,你去通知道他们两人,我走了”

  话才说完我却早没了影。

  终于出来了,在这个地方呆了两三个月闷死我了,不过现在不是玩的时候,我还得去救一个人,刚才通过太空巡洋舰发回的信息来看,斯达克好像被一大票人追杀,他可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位会中国武术的土著人,不能让他死了,不然会让人把武林高手们都看扁了。但是我却没有想到,就在我离开后不到半小时,太空巡洋舰又发回了一段信息:异样的红云将某座城市连同周围数百里的地方完全笼罩了。但是这怪异的景像我没有看到,我在天上飞急着赶路,暗舞没有看到,她去找光舞和达米了,光舞没有看到,她和一只野兔玩得正高兴,达米也没有看到,他完全迷上了炼丹,正泡在炼丹房里紧盯着炼丹炉。

  剑转眼前划破了三名追兵的咽喉,斯达克已经不知自己杀了多少追兵了,回想当时自己不该轻敌,仅用三招击伤敌方副帅洪烈超后又在十招之内击毙天国军西路军主帅洪烈多,但却在杀洪烈多时却被洪烈多临死前发出的一道斗气击伤,随后在突围时没将弓箭手放在眼里结果左后肩连中两箭。幸好斯达克轻功不错,很快就杀出重围,逃进一片附近的树林后,忍痛拔出了后肩的箭简单的点了几个穴道止住了血,但是被斗气划开的伤口依然有少量鲜血流出。那点血在平时不算什么,但是刚才在突围时流了太多的血,现在哪怕任何一滴血,对斯达克的身体来说都是极其宝贵的,尽管体内真气充足且运足了轻功,斯达克还是觉得身体越来越重,似乎每流一滴血身体就加重一分,原本飞快的速度到了现在却比正常人走路还要慢上许多。

  斯达克停住了,不知什么时候一队士兵跑到了他前面并挡住了他的去路,而这时后面的追兵也赶了上来“看来今天我不想死都不行了。早知道就待在后方好好享受死也不来这鬼地方”

  一名军官打扮的人见斯达克身受重伤,以为没有什么危险,就和几个军士慢慢围了上来,想要活捉斯达克,他们慢慢的靠近,当他们走到离斯达克大约三米的距离时,斯达克突出手,细剑以极快的速度砍下了十几颗脑袋,也许是因为斯达克受了伤出剑速度受到了影响,这一剑并没有杀死所有的军士,一大半的人都闪开了这次攻击,只有大约三分之一的人成了剑下游魂,看到倒在地上的十几具无头尸体,幸存者们都吓出了一声冷汗,虽然刚才闪过了那一剑,但活下来的人们脖子上多多少少破了点皮,要是闪得迟一点恐怕地上又要多几具尸体了,眼前的人在身受重伤之下仍有这样的实力那他在正常状态下不是更加可怕?不行,不能让他活着,军官大喝一声“给我上”

  剩下的士兵们虽然害怕,但是也知道现在是杀掉他的最好时机,不然等他伤好了,指不定又有哪位天国军将领会被他刺杀。几十把明晃晃的刀剑杀向斯达克,但斯达克也不是吃素的,太极剑法一出,这些攻击全都被轻而易举的卸到了一边,有些士兵还砍到了自己人。

  军官骂道“什么鬼玩意,看起来慢慢吞吞却这么厉害,还会伤人”

  但是就在斯达克和这些士兵缠斗的时候,越来越多的追兵赶来了。

  失血过多神智开始迷糊的斯达克终于被士兵们活捉了,迷迷糊糊中他感到被人五花大绑抬了起来,又好像周围的士兵被杀散身上的绳子似乎被松开了,又好像被人背起,接下来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神圣天国--议政殿“哼哼哼,你们的表现实在是英勇啊,东路军主帅遇刺身亡副帅重伤,北路军更是英勇啊,主副两帅都没事六十万大军只有十三万回来,而且十三万全是骑兵,步兵呢?阿德尔将军,身为北路军元帅你应该很清楚部下的一举一动吧!告诉联,那四十万官兵哪去了”

  话越说语气越激动,说到后面几乎是在吼叫,神圣天国并非没有战败过,但像这次输得这么惨,输得这样不明不白的,自开国以来倒是第一回。

  一名跪倒在地直冒冷汗的武官壮着胆子答道“神皇坒下,索亚军中有强力法师在助阵,接二连三击败我军进攻,连泰坦巨人都被他昭唤出来,那四十万官兵都被死人杀人。”

  “那些死人呢?它们怎么不乘胜追击杀过来?你不会是在骗联吧?是不是想看看欺君之罪的下场?”

  “不……不是的,神皇毕下,红云一散那些死尸就都倒在地上不能动了,末将怕其中有诈不敢回头,于是就带兵撒了”

  被称做神皇的人冷笑一声“光是带头当逃兵就够治你死罪的了,来呀,把他打入天牢,三日后在东城外斩首示众,让所有人都看看临阵脱逃的下场。”

  “请吾皇三思”

  神皇身边一名长衫老者站了出来“坒下,胜败原本就是兵家常事,至于阿德尔将军所说的北路军全体士兵都可以做证确有此事,并非信口开河,现在所要做的是重整士兵,再次兵发索亚。在发兵之前,还必须除掉那名会召唤泰坦巨人的家伙,不如给阿德尔将军一次将功补过的机会让他去完成这次任务吧。”

  “也好,阿德尔,要是行刺失败或是投敌叛变,联就诛你九族”

  “是是,末将一定会刺杀成功将强敌首级带到神君面前”

  “你知道要杀的人长什么样吗?”

  “知道,这是我让军中几位法师拓下来的头像,请神皇过目”

  神皇接过呈上的拓像画“又是他?东路军败阵也是他的原因,没想到西路军也是被他所败,这人非杀不可”

  “此人乃是纳加克帝国七皇子斯达克,传闻说他是个废物。”

  “我天国大军就是被废物击败的?你要是再敢打击我天国军威,小心联诛你九族。”

  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却打断了君臣的谈话“我说那个皇帝啊,动不动就要灭族谁的族,逼急了兔子也会咬人,当心反过来你被别人灭九族”

  阿德尔吓了一大跳“是谁?”

  在门口站岗的几名卫士发觉情况不对冲了进来,所有人都注视着声间的来源——议政殿房梁。

  只见房顶上一个狗头兽人正在拿着一只肥油油的烧鸡翘着二郎腿在大嚼鸡肉“不错不错,和纳加克的厨师比起来这儿的厨师水平还是高上那么一点,火候调料都放得刚刚好,嗯,味道真的不错。”

  “兽人?怎么进来?齐亚斯!你这个近卫士兵长做什么吃的”

  兵败、兽人潜入,接二连三的挑动着神皇的神经,火山正在爆发的边缘“臣……臣该死,臣这就将这蛮兽拿下”

  兽人将最后一块鸡肉咬下“拿下我?好大的口气,也不看看自己有多少斤两”

  毛茸茸的手一挥,将鸡的骨架当做暗器丢向齐亚斯,真不知道这个兽人是怎么吃鸡的,鸡肉吃完了鸡的骨架却一根不少完好无损,骨头与骨头之间还连结得好好的。

  齐亚斯挥剑一斩,骨鸡瞬间解体,但齐亚斯手中的长剑却和骨鸡一样化做的地上的碎片,持剑的右手血肉模糊,也不知道那只手废了没有。

  “厉害!看来这蛮兽不是泛泛这辈,就让本将来会会你吧!”

  趁着这个机会要好好在神皇面前表现一番,尽管对手不好对付。阿德尔打了个眼色,两名卫兵将已经痛得快晕过去的齐亚斯扶了下去。

  “蛮兽,报上名上,本将从来不杀无名之辈”

  “不要蛮兽蛮兽的叫,听了就烦,至于我的名字嘛……我忘了,都好几千年了,不过人类都叫我阿奴比斯,你也叫我阿奴比斯好了。”

  “好!阿奴比斯受死吧!”

  一道斗气将阿奴比斯连同房梁一起斩断,斗气还击坏了房顶。但是却没有鲜血,只有一些碎石断木落在地上。

  “不错不错,在人类里你算是很强了,你勉强有资格和我过过招,嘿嘿”

  不知道什么时候,阿奴比斯出现在议政殿外的空地上,一群卫士将其团团围住“里面太小了,出来玩玩,小孩儿快来啊,还不出来?不会是怕了吧”

  受不了阿奴比斯的挑衅,阿德尔怒喝一声冲了出去,在乒乒乓乓的打斗中,阿德尔成了阿奴比斯练拳的沙袋。几千年来,对于敢于闯入金字塔的盗墓者,阿奴比斯从来没有手软过。但是前不久它却被一个神秘的人类——也可能不是人类的盗墓者打倒,并被发配到了这个空间。贪吃是阿奴比斯最大的缺点,守着金字塔根本吃不到好料,刚到这个空间时阿奴比斯还暗暗感谢那个盗墓者,但是它第一次偷吃就被一群机器士兵当刺客抓了起来打上封印运往天龙,路上被强盗放出,但那些强盗却要杀它,盛怒之下将这些“恩人”全部杀死,想到这些日子里所受的苦难,阿奴比斯就想找个发泄对象,现在它眼前就有一个现成的。

  阿奴比斯并不知道,就在它痛打阿德尔的时候躲在暗处的人认出了它“太白老头,那个好像是埃及的家伙吧!”

  “没错,没想到它也被送到这来了,也许这里真的要发生什么事了吧,昨天我还碰到耶和华来着!”

  “你碰到老耶了?这几个月我也碰到了一大堆地球上的老不死呢。刑天也在,而且好像他来得最早,几千年前就到了”

  “几千年前?怪不得一直没他消息”

  阿奴比斯和阿德尔的“游戏”也进行到白热化的程度,也许是用拳头打不瘾,对阿德尔的折磨方式改成了摔交,前摔后摔左摔右摔过肩摔让阿德尔成功的进入了昏迷状态。

  “蛮兽住手”

  声音来自空中,扇动翅膀的声音也在同时传入了在场每个人的耳膜飞龙向着阿奴比斯俯冲下来,一张口,龙炎射出但阿奴比斯也是不一道龙炎能够解决的,巨盾凭空出现在阿奴比斯右手,挡下了龙炎,俯冲下来的飞龙用尖锐的爪牙配合着龙骑士手中的龙枪袭向阿奴比斯。

  “这种冲击力……正面对上可不好玩啊!”

  阿奴比斯伸手一抓,昏迷中的阿德尔被挂在的巨盾前面龙骑士急忙收紧缰绳,但是迟了,虽然龙枪被收了回来但龙爪、龙牙将阿德尔撕成了碎肉片,由于龙骑士半途收招冲击力大减,阿奴比斯趁机出手,异形镰刀化做银月斩向飞龙,龙骑士急忙挥枪阻挡,只听“叮”的一声,龙枪断做两截,由于龙枪的阻挡,镰刀上的力道大减,仅仅只是在飞龙颈部留下了一条血痕。

  就在两人交手的时候又有几名龙骑士出现在空中,阿奴比斯虽然觉得这些龙骑士好对付,但上次被机器人士兵抓住的情景它可不想再经厉第二次,鬼知道这些皇家是不是都有那些东西,还是先走为妙,打定主意,阿奴比斯迅速化做一团黑烟消失得无影无踪。

  强敌己退,龙骑士跃下坐骑单膝脆地“臣弟该死,误杀我方一员大将,请皇兄降罪”

第二十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