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现在翻放新闻,美国反恐部队副司令约琴斯于当地时间今天早上七点十分遇刺身亡,同时遇害的还有两百名海豹特种部队士兵。至此太平洋反恐部队成员除总司令卡麦尔外全部被恐怖份子杀害,我国总理陈少圣对约琴斯的身亡表示哀悼,同时也希望各国在反恐领域加强合做……”

  鲜红的酒液在杯中不安的抖动,他就是美国反恐部队总司令卡麦尔,自从对欧阳耿的海底实验室发动突袭后,灾难就降临到了这支全球最强大的反恐部队头上,参与攻击的百余艘潜艇被消灭后仅两个小时,反恐部队在世界各地的分部就一一被清除,警卫、士兵、文职人员甚至是勤杂工都一个不留的被杀害,这不仅引起所有与反恐部队有关人员的恐慌,也让整个世界不安,当灾难终于降临到位于加州的反恐总部头上的时候,由于所有人都做好了逃亡准备,除一些腿慢的以外,大多数人都逃得一命,但是厄运并没有离他们而去,在随后的日子里,这些逃亡者按职位从低到高的顺序一个一个的被暗杀,无论躲到什么地方,无论有多少军队保护,都无法阻止凶手的屠刀,求助于军队只是让那些无辜的士兵白白送死,当年人员近十万的太平洋反恐部队现在只剩下他了,下一个目标肯定就是他,他敢肯定。

  “你好像很害怕啊,有什么事须要我帮忙的吗?”

  声音来自他身后,从声音上听应该还是个少年,可是这里是他家,只有他一个人住,妻子孩子早就被他打发走了,怎么还会有其他人,然到是……

  卡麦尔吓出一声冷汗,来得好快,他猛的把手伸向腰间,他的腰上挂着放这一个遥控器,只要按下按纽,放在屋子地下屋里的十几颗贫铀炸弹和集束炸弹就会被引爆,就算死,他也要拉上一个陪葬。但是他的手还没有摸到腰上就被牢牢的抓住了。

  “别那些紧张,我又不是那个人,不是来杀你的。”

  卡麦尔回过头来,只见身后站着一个身着绿色斗蓬,蒙着面的人,身高不超过1。7米,手上还带着一双用绿色布料制成的手套,全身只有鼻子以上的半个脸露出来,连头发是什么颜色都看不出,不过唯一可以确定的是绿斗篷是黄种人。

  “你以为凭着几颗过时的炸弹就可以和那家伙同归于尽吗?卡麦尔上将,你的太天真了,就算把全美国的核武器都集中命中欧阳耿头顶,最多也只能使他昏迷两天而以,最多就是受点轻微内伤,造不成什么致命伤害的。”

  卡麦尔依然很紧张,在和绿斗篷对视了一会儿,他终于收回了那想要去摸遥控器的手“你是谁?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我的朋友都叫我魂,你愿意的话也可以这样叫,我来是想和你合作的。”

  “魂?怪名字,和我合作?”

  卡麦尔现在最想知道的是魂的身份和莫名其妙的合作魂在卡麦尔对面的软椅上坐下,右手食指对着电视一指,电视啦的一声被关掉了,那只手就像是遥控器一样,至少卡麦尔是这样想的。

  “我帮你打发欧阳耿,而你,在美国高层将日本搞臭,让日美关系恶化,最好能爆发日美战争。”

  “这……”

  出乎卡麦尔的意料,卡麦尔原本认为魂开出的条件不过就是些金钱权力美女之类,但是魂开出的条件却是那样的惊人,战争,他的条件是战争。

  “魂,你能证明你有实力对抗欧阳耿吗?他可是连特种部队都对付不了的。”

  魂的眼神中露出不满“哼,特种部队算什么东西,卡麦尔上将,你是否知道2051年暴发的‘怨灵战争’?”

  “知道”

  卡麦尔怎么会不知道,最早的怨灵袭击事件发生印巴边境,当时几乎是在同一天,印巴两国的边境守军突然在一夜之间被数以万计的死灵袭击,袭击印度的亡灵身穿20世纪中期巴方军装,而袭击巴方士兵的亡灵却身穿20世纪的印方军装,这些亡灵手持当时印巴军队的枪炮四处攻击军营、城市。闹鬼闹得最凶的克什米而地区甚至完全成为了亡灵的天下,官方为了不造成恐慌而把相关信息全部封锁,直到亡灵攻打到了巴基斯坦首都五十公里处巴方吃不消这才向联合国求援,当时正处在热兵器没落光学兵器发展时期,完全装备热兵器的印巴军队很难阻挡亡灵的进攻,直到英美俄等国家派出了刚刚换装成光学武器的部队,付出了巨大伤亡才将亡灵全部用激光消灭。最后通过调查发现,这些都是在以住印巴交火中丧生的印方与巴方士兵。几乎在同一天,全世界都推翻了无神论,各种正邪教派纷纷抓紧时机发展,各国军警却不敢对这些教派进行打压。

  专家们推断:这些亡灵死后依然执行着生前的使命向“敌人”发动进攻,原以为亡灵的攻击到此为止,没想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日本境内又出现大批亡灵军,这次的亡灵成份很复杂,有中国抗战时期的新四军、八路军以及一些不同番号的国民党军、也有朝鲜、越南等所有在二战中被日本杀死军人,最让人意外的是,杀人杀得最凶的不是这些受过日本侵略国家的亡灵军,而是那些身披“鬼子装”手持日本刀,从靖国神社中冲出的二战阵亡日本军人。其他的亡灵军人一般只杀青壮年,很少对老人儿童下手,而这些日本亡灵好像对自己的国民有着无可化解的仇恨挥舞着锈迹斑斑的日本刀死命的砍杀一切活物,不管是人还是动物,杀完后还要一把火烧光,完全是当年的日军的“三光政策”。这次的亡灵军数量太多数量使得英、美、俄三国联军有限的光学武器根本不够用,最后一个西藏喇嘛超渡了大部份亡灵才使得胜利的天秤向联军似斜。但是那些日本亡灵却不知为什么无法超渡,好在它们的数量并不多,联军经过了长久而惨烈的战斗终于消灭了最后一个亡灵取得了胜利。

  在场被后世称为怨灵战争中,印方死伤二十六万人,巴方伤亡十九万,受灾最重的日本仅死亡人数就达六千四百万。也许是与死者做战的恐惧让世界各国真正的怕了一回,在接下来的一百多年里,地球上的枪声只有从警察强盗和打耙运动员手中传出。各国边境一片宁静,谁都害怕自己消灭的敌人哪天会不会从坟墓里爬起来给自己来一刀一枪。但是许多人却存一个疑问:当年德国屠杀了无数犹太人,这次怨灵战争为什么德国一点事都没有。

  魂发出“呵呵”的笑声,把卡麦尔从失神中拉回了现实“那场战争和我有直接关系。那些亡灵的控制者就是我。”

  魂的话刚说完,几个身穿破烂布条的骷髅打破水泥地板爬上了地面。

  看着吓得面无血色的卡麦尔,魂的声音充满了嘲笑“都长这么大了还怕鬼,好吧,就不吓你了。虽然我可以操纵亡灵,但我不是死神,呵呵,不用害怕,按我们中国的话说你是阳寿未尽。一百多年前的怨灵战争完全是针对日本的,印巴两国只是实验品”

  魂把手一挥,骷髅们重新钻回了地底,要不是破碎的水泥地板还在面前,卡麦尔还真以为自己在做梦,现在还是白天啊,白天还会闹鬼。

  “我用来对抗欧阳耿的东西可不是亡灵,亡灵根本伤不了他。”

  卡麦尔定了定神“我想信你对付得了欧阳耿,但你消灭了欧阳耿后不怕我变卦吗?以我的能力根本没法让那些议员通过对日宣战的提案。”

  “你当然没办法,我也没办法,但我所在的组织可是有办法让部份议员们听你的摆布。听说过‘蓝梦纱’吗?”

  “知道,‘蓝梦纱集团’是一个很奇怪的组织,一个从事正规商业的黑社会组织,也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跨国黑社会团体,但却出奇的老实。除了和其他黑帮火并外几乎没有给任何国家造成麻烦,在世界各地打压其他黑社会团体,并一举成功,听说在几千次与其他黑社会武装力量交火的战斗中‘蓝梦纱’一直保持着零伤亡的记录。从我所得到的资料来看‘蓝梦纱’的成员是清一色的女性。另外有资料说‘蓝梦纱’控制着全球百分之七十的经济,其财富积累超过任何一个国家。”

  卡麦尔点了支烟,刚才那些突然跑出的亡灵把他吓得不轻,吸烟有助于帮他压惊,魂注视的那支被点燃的香烟“‘蓝梦纱’和我都是那股势力的一部份,只是冰山一角而以,‘蓝梦纱’主要负责那股势力的经济来源,成员大多数都是非战斗成员或保安之类,她们真正的战斗人员在四百人左右,那是四百个和我一样有着超自然力的人。”

  卡麦尔吓出了一声冷汗,要是有四百个像魂一样的超能力者……那样的话别说是那股不知名势力,就算‘蓝纱巾’就有着足以挑战全球的军队的实力,这还排除“蓝纱巾集团”对全球经济的控制力。

  “你也是‘蓝梦纱’的人?”

  “不,‘蓝梦纱’的成员都是清一色的女性,而我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和她们混在一起,也许我连人都算不上,算啦,告诉你吧,我所在的分组织叫‘末日’,和‘蓝梦纱’一样是个分组织,都归那股势力指挥,再过几天‘末日’这个名字就要对外公开了,地下世界将会被“末日”称霸,也没有保密的必要。”

  卡麦尔已经不在那么紧张了,他知道他有被利用的价值,在他丧失利用价值之前他不会死,至少现在不会死“我尽力吧,不过可能要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必竟这是战争。”

  魂站了起来,突然猛的打掉了卡麦尔手中的烟,一把将卡麦尔抓起丢到了角落“我知道,我们会等,所以我会保证你的安全。他来了,快从后门走,那有辆迷你飞行器。”

  卡麦尔连忙爬了起来,刚才被丢出去的时候他吓坏了,以为说错了什么话,不过魂不知用了什么手法,被丢了以后他居然感觉不到疼,当卡麦尔的目光移动到刚才自己坐的位置时,他吓坏了,那张泡沫塑料制成的沙发被一支标枪洞穿,天花板上也多了个洞,标枪应该就是从那射进来的,刚才要不是魂将他丢出去恐怕自己会和沙发一起被钉成串。

  “别发愣了,他快到了,后门走,快。”

  听到魂的话正在发愣的卡麦尔连忙夺门而出,以极快的速度从房子的后门冲出,原本以为自己必定死在欧阳耿手里的他绝不会错过这一丝活的希望。正如魂所说,一辆子弹形,约两米长的个人迷你飞行器静静的停在地上就在卡麦尔驾驶迷你飞行器升空准备离开时一道紫光从天边射来,眼看就要击中卡麦尔,卡麦尔也看到了,他怕,他想呼救,但是他却叫不出来,他想跑,手脚却不听使唤。只得眼睁睁的看着紫光逼近,越来越近了,他看清了,那紫光是一个人,一个手里握着剑的人,剑尖直指自己的心脏。那个人正是欧阳耿,卡麦尔甚至可以看清欧阳耿露出的笑容“碰”

  房顶被巨力击破,魂击破房顶冲出,挡在了卡麦尔与欧阳耿之间,双手向前一推,一股能量从手中发出,形成了一道像玻璃一样的墙,一下挡住了欧阳耿的攻击,在清翠的破碎声中透明的墙体出现了龟裂,但裂纹不深,却很明显。

  魂回头对卡麦尔催道“还不快走,等他杀你吗?”

  卡麦尔这才回过神来,一踩油门,飞行器“突”的一声猛的向前冲出“让开,别多管闲事。”

  欧阳耿哪会让猎物那么容易逃走,中指一弹,一颗手指头般大小的淡青色光团激射而出,直取逃命中的飞行器,但卡麦尔是魂要保护的对像,当然不会做视不理,只见绿色布制手套的右手对着青色光团伸出,食指画了一个圆圈,一道圆形的空间之门无声无息的打开,通过空间之门可以清楚的看到异世界中的花花草草,以及一些长得像恐龙一样的巨形生物。青色光团通过那道直直射入异空间,击中了异空间里的一坐巨石,隆隆的巨大爆炸声响伴随着强大的冲击波从空间之门中反冲出来,将附近十余座楼房全部击倒,还好这一带的楼房刚刚完工没多少人搬来住。看到这情景就算是实力惊人的魂吓了一跳:没想到欧阳耿发射的小小的光团竟有这样的威力,着实让他再也不敢小看仙人的力量。

  强大的冲击波虽然直接击中了欧阳耿,但是浮在半空中的欧阳耿根本没受任何影响“让开,这里不关你的事,不要自找麻烦。”

  欧阳耿对魂那种可以轻易打开空间通道的能力感到吃惊,但现在还是杀掉卡麦尔最重要。

  魂回头看看自己身后,卡麦尔的飞行器己经飞出很远了,远远看上去只是天边的一个小点。

  “不愧是攻击型的仙人,真气竟可以压缩到这种地步。欧阳耿,像你这样的对手我不想杀,但是我接到的命令是让你消失,我不想违令,得罪了。”

  只见魂双手合十,就像和尚一样,接着双手缓缓的张开,随着手掌不断张开,一个黑漆漆的球体在魂的两手掌缝中出现、增大,那黑球有一股吸力,四周被刚才的冲击波打坏的小件物品一件一件的飞向黑球,一件一件的被黑球吞食,吸力在不断增大,被吸引的物体的体积也越来大,黑球的直径很快就增加到一米,两百米内除混凝土地板外的所有物体都被“吃”了个精光。

  欧阳耿只觉头皮发麻,这根本就是黑洞啊,被吸进去那还了得,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好汉不吃眼前亏,以后再和这个怪东西算帐。

  但是魂却不让他离开,只听“喝”的一声,像打排球一样在黑球上使劲一拍,黑球飞向欧阳耿,速度并不快,欧阳耿想躲,但却发现黑球已经停止对周围物体的吸引了,转而将所有的吸力都集中在他身上,想躲也躲不开,黑球的吸力太大了,欧阳耿只有眼睁睁的看着黑球将他吞没。

  黑球吞下了欧阳耿后慢慢消失了,好像它根本没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一样。

  “对面是死者的国度,以你的力量是可以在那生存的,不要再回来了。”

  魂喃喃自语道“这个世界和平的时间太长了,和平的时间越长战乱来的就越猛。不知道第三次世界大战后的世界是否还存在。唉!天命不可违。”

第三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