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

    “姐姐,再坚持一会儿,就快完成了。”

  我扭着看了看“大师”身边的一人高泥坯,还仅仅只是有个人形而己离完成还早呢,都在这一动一动站了两个小时了,究竟要我站在什么时候啊。我的扭头动作再次引了来斯达克的罗嗦“姐姐,不要扭头啊,这样会破坏作品的完整性。”

  完整性?等作品完整的时候恐怕我就不完整了,真不知道找了这个弟弟到底是好是坏,突然之间变成皇子不说,还让我卷入了宫廷内斗,而且还让我大老远的从纳加克的东部海岛跑到几千里之外的赤血关救他,刚刚伤好进城没多久就说要去找个朋友,让我跟着去,没想到这个朋友竟是一个看起来八十多岁的专做瓷像的“艺术家”,见面聊没几句我就莫名其妙的当了模特,站到墙边摆造形,这一摆就是两个钟头。我只听说过画家作画要模特长时间摆造形,没想到做个瓷像也要摆造形。

  ※※※

  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那位“大师”说了一声“好了”

  我放下发麻的手臂,我发誓,就算让我同时和十个刑天对战我也绝不当第二次模特了。我转过头想看看我的“肖像”,但是看到的却是一个灰不溜湫的人形泥团“搞了半天,你们就做了这么个东西?”

  对此,“大师”的解释是“这个像还没上色呢,上完色还要送到火炉里。花三个小时做了和真人比例大小相一致的像不亏。”

  送火炉?我怎么觉得像是做了个和我一样的木偶再贴上我的生辰八字,想要害我一样,只不过不是在木偶上扎针,而是送到炉子里“火葬”。想到这里,我只能用“很不高兴”来形容我的心情。

  ※※※

  可是斯达克却不识趣“姐姐,那天我看你化妆后的样子,简真就是美不胜收,杰西顿师傅能不能再帮我姐姐做个化妆后的像。”

  再让我当模特?绝对不行。不等“杰西顿大师”表态,我就抢先发了言“小克,你的意思是我只有化妆后才好看,没化妆就是个不入眼的恐龙,是吗?”

  斯达克连忙挥手“不是不是绝对不是,姐姐你化妆前像水仙花一样是纯朴可人的美,而化妆后像牡丹玫瑰一样艳丽动人。”

  “艳丽动人?亏你说得出口,想想上次你叫我化妆后做的事,我到现在都后悔,搞得我像花痴一样主动对你的两个白痴哥哥*,反正说什么我都不想再站上三个小时了。”

  ※※※

  “呵呵,说来说去原来你是怕当模特啊,这次不会再站上那么长时间了,我已经把你的形状都记住了,只要把你化妆后的样子给我看一看就行了,时间最多不会超过十分钟。”

  把我的……形状……都记住了……我怎么有种……被扒光衣服的感觉。没等我说什么来斯达克就把我推进了旁边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各种化妆用品用具一应俱全,看来这些都是给模特准备的,那个杰西顿可能经常有请模特吧。

  接下来的事很简单,只是化好妆后在杰西顿面前转了几转。刚开始杰西顿发了一小会儿呆,但很快就回过神来,几分钟后杰西顿就点头表示可以了。

  “如果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我在这受够了,这座华丽的大型建筑对我来说根本就是地狱微缩版。

  斯达克在我身后喊到“姐姐你要去哪啊”

  “逛街”

  我头也不回的说到,接着又补充到“我自己一个人去,你别根来。”

  ※※※

  看着我离去的身影,杰西顿在已经成形的泥像边上再用稀泥拉长做成一人高的泥柱,用手一点一点的去掉多余的部份,渐渐的,泥柱开始有了人形“阿克,你的眼光不错啊,从哪找了这么个尤物,真有你的。”

  斯达克只是不好意思的笑笑“嘿嘿,天上掉下来的,地上冒出来的。”

  “小心啊,漂亮的女人大多很花心,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给你戴了绿帽子,还是找个长得平常点的女孩好。”

  斯达克依然“嘿嘿”的笑着,并不答话。

  在大街上走了一阵,渐渐的我感觉越来越不对劲,来搭讪的人一个接一个,跟在我身后的人也越来越多,而且随着时间的延长人也越来越多,从开始的几个人到几十人,从人流到人潮,现在我简直就像黑社会老大,而后面的这些人则是黑社会小混混。这时我才想起脸上的妆还没去掉,没化妆之前的模样就足以引起骚乱,现在搞不好会引起暴动。不过以我的轻功要甩掉他们还不容易?只要用一成轻功就可以很快达到目的了。

  很快的,我与身后的人潮就拉开了一段很大的距离,同时我也感觉到,人潮前进的速度加快了,那些人都全力冲刺跑着前进,但是距离却越来远。

  眼看就要甩掉这些追求者时,却在一个三叉路口与一个迎面跑来的人撞了个满怀,扑通扑通两声,我和那人都一起倒在了地上,我练过武还好,马上就站了起来,和我对撞的那人却过了一段时间才爬来,那也是一个女孩,当她与我对视的时候两人都呆了一下,都被对方的容貌吸引住了,她也是一个美丽动人的女孩,看上去十八岁左右,大大的明亮的黑眼睛,金色的长发一直垂到腰部,粉红色的连衣裙,上身还加了件白色的长袖上衣。但是我们并没有发呆多长时间,追求者的脚步声已经很近了,要命的是,不仅仅是我的身后,她也带了一大群的追求者,其数量并不比我身后的追求者人数少,看来她也是快要甩掉那些苍蝇时和我撞上的,我能说什么呢?只能说倒霉。三叉路口只有三条路,其中两条已经布满了追兵,出路只有一个了,我和那少女不约而同的向着唯一的逃路跑了起来,没想到她全速奔跑的速度竟和我一成轻功的速度差不多,速度大约是每小时60公里,以这个速度要甩掉地球上的人很太够了,但是这个世界的人多多少少会点魔法武技之类,运动细胞也比地球人发达很多,速度自然也快上不少,但是有像这个少女一样快的可不多见,不会轻功也跑那么快,简直比得上自行车的速度!我真怀疑这个女孩是不是吃汽油长大的。

  ※※※

  两股人潮在我们身后合二为一,那景象简直就象是万人马拉松,不管那么多了,我准备使出全部轻功把这些尾巴甩掉时,一匹飞马从天而降,挡在了我们前面,飞马背上坐着一位身穿银色轻型盔甲的骑士,还拿着一面可以将人和马都包起来的巨盾,不管他长得怎样,当是那银光闪闪的盔甲和银白色的坐骑看起来就挺帅的,打起仗来应该不属于炮灰系列的吧。

  “两位小姐,有什么事需要再下帮忙的吗?”

  那位骑士摆出了一个很酷的姿势,但却被金发少女一脚踢落马下,没想到这女孩的功夫也不错啊。

  “唯一要你帮的忙就是把马借我。”

  但金发少女似乎不懂得怎么骑飞马,对着飞马又打又踢可是飞马怎么都不肯飞,眼看身后人潮越来越近,只得把这匹飞马当普通的马一样赶,路人们看见一个金发少女骑着一匹长着翅膀的飞马在地面狂奔都在纳闷:那匹飞马怎么不飞呢?飞不是比跑再快吗?

  骑士从地上爬起来,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坐骑被抢走,越跑越远,只得绝望的伸出右手,似乎想把飞马抓回来“我的马啊,还我的马啊。”

  但还没等他再叫下去汹涌的人潮就将他撞倒在地,并从他身上踩了过去,而我,在刚才少女抢马时趁着注意力都不在我身上时躲到边上某个小巷子里,人潮就从大道上冲过,撞飞了路边的小摊,撞翻了马车,撞倒了正在路中央绝望的喊叫的骑士。这时我才意识到,人潮的力量是多么强大。

  不知过了多久,人潮终于过去,我探出头来观察四周,也就在这时,那名骑士推开盖在身上的盾牌,要不是他见机得见盾盖在身上恐怕早就被踩成了一团肉泥。巨盾被他这么一推,“叭”的一声断成三段,这时我才看清,那块大盾牌原来只是一块包着铁皮的木盾,我还真以为骑士有那么大力轻轻松松的拿着一大块纯铁盾牌。虽然有盾牌保命,躲过了被踩成肉泥的命运,但是那一身银光闪闪的盔甲再也没有刚才夺目的光辉了,不规则的起伏到处都是,活像一块橘子皮。

  ※※※

  等等,这个人怎么越看越眼熟?那不是一年前在苏格尔认识的柳无痕吗?不对,他明明是想当弓箭手,怎么会当起飞马骑士了?但是越看他越像,为了证实一下我走到那位还在望着人群远去的方向发呆的愣头骑士,拍了拍他的肩膀“hi,你是苏格尔城的柳无痕吗?”

  为了防止出现长得像又同名的情况,我特地把苏格尔的地名也加了上去,骑士回过头来“对,我就是,你是?……你……你……”

  怎么眼前的柳无痕和在苏格尔看到的柳无痕感觉上差那么多啊,那副流口水的样子看了就不舒服“我是秦琳啊,还认得我吗?”

  “你……是秦琳?不可能吧!”

  刚才还在流口水的嘴巴一下子就张得大大的,看上去就像是下巴脱了臼“秦琳?你不在骗我吧?大美女,你怎么可能是那个面具怪?”

  面具怪?我毫不客气的赏了他一个暴粟“什么叫面具?我高兴带面具就带,你管得着吗?”

  正在柳无痕连连道歉的时候,两个剑士偷偷的跑到柳无痕身后,一左一右的对着柳无痕的两耳同时大叫“你们******做什么,死人了吗?”

  一年不见,没想到柳无痕还学会说脏话了,这两个剑士不是汉姆和索克吗?只见他们穿着士兵服,看样子成了战场炮灰——士兵。他们两人的身后紧跟着一个少女,不用看就知道是柳霜,现在的她比初次见面时高了半个头,已经成了婷婷玉立的大姑娘了。

  索克一脸坏笑“老大,这次有进步啊,居然有个大美女主动和你搭讪,艳服不浅,只可怜我们兄弟俩,呜呜呜。”

  汉姆也做出一副悲伤欲绝的表情“大哥,你怎么可以脱离单身人民大众当叛徒啊,我们会被视为你的同党被其他兄弟砍死的,呜呜呜”

  晕啊,一年没见面这两个不怎么爱说话的家伙怎么变了性子,不是有人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吗?现在江山没变,眼前三个人的性格都变了。

  ※※※

  “去去去,眼前这们美女你们都认识,她就是……”

  柳无痕的话说到一半就停了“哎呀,我口渴了,没有酒润嗓子我说不出话来啊。”

  汉姆没理柳无痕,跑到我面前“大姐姐,他说的是真的吗?你认识我们吗?”

  “当然认识啊,他,柳无痕,你,汉姆,还有他们两个,索克,柳霜。”

  “敢问大姐芳名?”

  柳无痕向我使了个眼神,那眼神的意思我很明白,叫我不要说,唉,汉姆问得那么肉麻,我也懒得说了,四处东张西望,就像根本见不到汉姆一样。

  见汉姆问不到,索克满脸都是乌云,从把腰间的酒袋丢给柳无痕“服了你了,说吧!”

  柳无痕接到酒袋咕咚咕咚两口就喝完了“就这么点不够解渴啊!”

  不过当他看到两双已经变得通红的眼睛时,心知不能玩得太火,人的好奇心是很强的,更何况自己的妹妹柳霜也眨着一双大眼睛明显是想知道我的身份,要是再吊他们胃口恐怕以后的日子会很难过。

  “虽然还是很渴但是我已经可以说话了,咳咳”

  三个人的六双耳朵竖得老高“我也不知道她是谁,她自己说她是秦琳。”

  晕,说到底柳无痕还是不信我是秦琳。不仅他不信,其他三人也投来了怀疑的目光,也难怪,当初面具和宽大的魔法袍把我的脸蛋和身材全都保密了,想要证明实在是很难。

  我已经没办法拿出那张面具了,玉兔那天抢走了面具就没还我。对了,还有冒险者工会的水晶卡,我在空间袋中一阵翻找,总算找到了那和很久没用的水晶卡了“这个就是我的身份证明,看吧?”

  索克接过水晶卡,周围的三个人也围了上来,但是,他们的脸色马上变得很难看,而且还带着坏笑。

  正当我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时候,索克将水晶卡递还给我“大美女姐姐,您当年一人挑战苏格尔城所有冒险者的那场战斗中我好像被你打昏了。”

  柳无痕也附合道“当年你在我左肩留下的鞭痕足足花了三个月才消退。”

  汉姆已经抽出了佩刀嘿嘿的冷笑刚才一直没开口的柳霜现在也发话了“大姐姐,你在我脸上留下的伤痕可是半年才退的啊。我们今天就要为一年前的失败复仇!上啊”

  刚见面就要打架,一颗斗大的汉珠出现在我头上,我急忙叫道“停”

  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我抢回水晶卡一看,几乎让我晕倒,只见水晶卡上那淡蓝色的魔法文字写着姓名:夜灵职业:资深飞贼金币:55414银币:648513铜币:9851231声望:9654冒险等级:b信誉:90天啊,我拿错水晶卡了

第三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