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

    神圣天国皇宫中的建筑充满了高傲与威严的气息,就连后宫都不例外。只是……后宫出现了一点有损威严的东西,噢!不是一点,而是很损威严。

  “请问……这里是后宫吗?”

  前面带路的宫女回过头来,一脸尴尬的答道“是的……这里是后宫重地……只是最近有点……有点让人认不出来了。”

  我从地上抓起一只兔子“嗯,是认不出来了。”

  养兔子不能算过份,但是……养了那么多兔子实在有点……真不知道那个神皇怎么不出来管管我小心翼翼的从兔子与兔子之间的缝隙走过,兔子实在是太多了,简直成灾了,不仅仅是数量,兔子的品种也多种多样,见过与没见过的兔子都能在这找到,房屋里,院子里,走廊上,全都是成群成群的兔子。

  不过越往里走兔子越少,终于跟着宫女七拐八弯后,听到了两个字“到了”

  这里是一大殿,高度有七到八米吧,到于长度我没法估计,只知道很大,放的东西很多,但井井有条,而且有龙息,应该有不少于十条龙在这里头呆着吧,难怪兔子都不敢来这但那些龙似乎躲了起来,大殿正中央却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妖艳青年美女身穿宫装半卧在躺椅上,几名侍女在周围服侍着,见我进来,本来懒洋洋的宫装女子立刻来了精神“唉呀,秦琳大剑仙你终于来了,害我等得好久啊。”

  她就是神皇?神圣天国的神后?一点后宫之主该有的母仪天下的风范都没有,可是更让我奇怪的是,她认识我?真怪啊,刑天(后羿)认得我,现在有个人认识我,不会又是某个神仙吧。

  “你认识我??我是谁?”

  没想到宫装美女惊讶得嘴巴都成了O字形(读“欧”不读“零”)

  “你没开玩笑吧,连我都不认得?不会是想放松我的警惕然后再暗杀我吧?”

  汗!暗杀你?我看上去像日本人吗?有那么好杀吗?

  没等我开口,这宫装美女突出暴出强劲的能量,这股能量之强让我差点没让我吓死,就算十个我都不够这股能量碰一下的。

  幸好这能量没有冲我来,而是在宫装女子身前凝结成一个物质化的保护层,隐藏在暗处的龙骑士也握紧了龙枪,情况一旦不对立刻会冲出来。

  和我一见面就防着我,这让我很不高兴,但对方实力不是我能对抗的,还是忍忍吧,不过为什么感觉对方好像有点怕我“喂喂,你就是神后吧,干嘛一见面就摆出这种架势?我会吃了你不成?”

  “为了我的安全着想我还是要防着你点,没想到几千年没见秦小姐竟然可以把自己的实力压制得那么好,不管怎么感应都只有初级剑仙的水平,厉害,厉害。”

  不听还好,听完后我背上直冒冷汗,初级剑仙,我成仙不过才三、四年时间本来就是初级剑仙,她居然一下子就感应到我的全部力量,她到底是什么人啊,强得那么变态。不过从她的表情上看她似乎真的把我当成“能够把水平压制在初级水平的高手”只要不是真的打起来我的真实实力就不会暴露,也就没有危险。

  “有什么事不能好好商量,非要做一堵墙在中间挡着?”

  青年女子考虑了很久,狠了狠心,收回了物质化的能量墙“就信你一次。谁叫我们都是仙界重量级人物呢。”

  仙界?重量级?我觉得有点头晕了“仙界重量级人物?请问你是哪位?”

  不料青年女子脸色瞬间变坏“秦琳,我知道你对我很不宵,但是凭我嫦蛾的实力可是在仙界可是公认的高手,哪像你们三个,炎黄两帝大战后几千年都没个消息。”

  我不禁暗暗叫屈,我出生才几年啊,几千年前的事和我又有什么关系了。

  等等,嫦蛾?她是嫦蛾?我不禁问道“你是嫦蛾?”

  话刚出口就觉得不妙,不行,我必须装成她认识的那个秦琳,为了装成她的“老相识”我连忙接着话说道“你就是嫦蛾?那么多年了,我都快认不出你了。”

  嫦蛾再度紧张起来,能量墙再次出现“现在你认出我了?”

  嫦蛾怎么会那么紧张啊,要是让她动手的话吃亏的铁定是我“别那么紧张啊,几千年前的小过我早就忘光光你还那么记得做什么。”

  要装就得装得像点,不知道那个几千年前和我同名同姓的秦琳听到我的话会不会找我算账?

  “你真的不计较?”

  “当然了,陈年旧事提它做什么。”

  能量墙又被收了回去,能这样轻松自如的收发物质化的能量防御结界实在是让我心惊,和嫦蛾比起来那个刑天也不过如此。

  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你怎么也跑到这来了?”

  仙人连着的出现了好几个,我一直都很想知道原因,现在终于找到一个可以问的人了。

  嫦娥苦笑道“别提了,被那个自称是[魂]的家伙踢到这里来了,当时真是丢脸,众仙联手居然还打不过他,几乎所有的仙人都被‘它’打到不同的异次空间了。我想回去,但却回不去了。”

  “回不去,为什么?”

  嫦娥会这样说一定表明她也会空间法术,到时候只要向她学习学习就可以顺利回到地球了,嘿嘿。

  “从地球到通向其他空间的通道被[魂]单方面封闭了,也就是说从地球可以畅通无阻的到达任何一个空间,但是从任何一个异空间却无法进入地球,所以我想借助你的力量,用机器试着打开通道,据我所知,[魂]的力量是无法影响机器的。”

  嫦娥口中三番五次出现[魂],可是我却从没听说中国神话中有叫[魂]的妖怪或仙人,再说,空间机器好像也不是我能做的,我所知道的知识仅仅只限于当时输入进来的那些资料。

  “那个魂……”

  “你不知道魂?唉,看来咱们的秦大剑仙看来几千年闭关苦休不问天下世事到了这种地步,魂的出生可是惊天动地,比起当年的孙猴子还有过之而无不及。我就给你讲讲吧,那个魂的出生呢,要从日军进南京说起,唉,早知道会出现那么可怕的东西说什么也要插手人间事务了。”

  原来,南京大屠杀时恰好是天界,人界,仙界,冥界,妖界,魔界出现重叠,重叠地点正好也在南京,于是,死者的怨气在南京某处聚集,尽管重叠时间仅有几秒,但这万亿年才出现一次的重叠却制造出了一个不是能说是生命的生命,它不是鬼魂,没有灵魂,没有身体,只是一团不断聚集的怨气,开始时仅仅只是南京一带的怨气,随着时间推移,全球的怨气都聚集到一起,和它融合,渐渐的,全世界几千年战乱所留下来的怨气全被吸了个精光,没了怨气,鬼魂之类以怨气为生的反生命体只得回到冥界。但因为它只是吸收怨气,没有做出危害人命的事,天界和仙界也就没有打算消灭它,反正认为它是一个宝贝,间接赶走了留在人间的鬼魂,冥界却害怕它出现在自己地头,要是吸光了冥界怨气那鬼魂还住哪啊。

  魔界和妖界没把它放心上,怨气无论再怎么强大帮不了他们也害不了他们,它是无害的。

  吸足了怨气的它,突然失踪,嫦娥后来才知道它在1999年12月31日晚上12点整闯进了某南京妇女体内的受精卵,经过十月怀胎终于出世了,但无论无何它都不能算人,只是有着人的外表,因为,它没有生命,代替生命的只是一团被高度压缩,懂得思考的怨气。

  直到最近才发现,它的实力强大得无法让人相信,短短三年,它袭击了地球上所有的神域魔域,一半以上的神仙妖魔被打发到各个不同的空间。不过它并没有杀生,只是简单的制造异空间通道,再把神仙妖魔一脚踢进去完事。

  “1999年12月31日??然到说魂就是那个传说中毁灭世界的大魔王??”

  听到那个日期,我吸了口冷气,大魔王居然是在两百年前投胎,到了现在才来灭世。

  “不!不是它,那个灭世大魔王是另外一个。而且魂什么都不是,不能算是魔”

  “什么,还有一个?”

  我丝毫没有怀疑嫦娥,没有第二种理由解释仙人乱跑的现像了。

  “那个大魔王还在地球上,和魂一样出生的时间和地点也都是受到大屠杀中的南京。不过那个魔王却是人工制造的。”

  我更吃惊了“人工制造?大魔王?”

  嫦娥“嘿嘿”笑道“是啊,有时候真觉得人类的制造能力实在是太强了,居然可以做出可以挑战神仙的东西,还好那个实验小组已经在当年被日军杀光了,器材资料也都被毁,要不然谁知道还会有什么怪东西出来呢。”

  嫦娥看着目瞪口呆的我,笑道“这些事情让任何人都不敢相信,不过现在我想要做的事就是回到地球,所以找你帮忙。”

  是啊,这些事情实在让人很难相信,不说那个人工魔王,就算是那个非人非神非仙非鬼非魔非妖非兽的魂就让人不可思议。我定了定神,强迫自己集中精神,把自己心中最大的问题提出来“嫦娥大仙,你在这当了神后过得舒舒服服,为什么想回去?地球上可是还有个强得变态的魂和一个大魔王,回去何苦呢?”

  嫦娥“哼”了一声“这里有网络吗?这里有电脑游戏吗?这里有夜总会吗?没有,什么都没有。你可能不知道我在地球上做什么吧,你不要以为我没钱享受,我在地球上每隔十年改嫁一次,专挑亿万富翁当老公,用他们的钱来享受,那才叫舒服呢,哪像这里,点的是蜡烛油灯,用的是扇子,连电灯电视这些最最最最最最最基本的东西都没有,叫我怎么活啊!”

  切切切,怎么活?以前没那些东西你也不照样过了几千年?唉,看来嫦娥是完全对地球的物质文明上瘾了,真没想到那些已经快要腐烂的文化居然还能吸引嫦娥为人类卖命!!太让人意外了。

  就在我与嫦娥见面的时候,三只飞龙骑士与他们的坐骑“光临”了使馆区“谁是斯达克?”

  来势汹汹的龙骑士就就惊动了每一个使团成员“我就是,找我有事吗?”

  为首的龙骑士打量着底下那位弱不经风的瘦弱少年,至少看上去弱不经风,很难相信这样弱小的人竟会是第一危险人物,不过这倒和画像上的完全符合,为首的龙骑士紧紧握住龙枪“神皇有令,命我取斯达克颈上人头,以告慰我军战死将士,斯达克拿命来。”

  三只飞龙张口一吐,三道龙炎袭向斯达克,龙炎的速度虽然快,但斯达克的反应也不慢,早在飞龙仰头准备喷吐龙炎时闪躲方向就已经确定。三道龙炎同时击中斯达克所在位置,没有爆炸,龙炎瞬间气化了花岗岩地板,只留下一个还在冒着青烟的大坑。

  “好快的速度”

  左边的那位龙骑士刚刚发出惊叹,就听到右边的龙骑士发出一声惨叫,接着一个圆形的物体飞到他怀中,定睛一看,竟是战友的人头。

  斯达克躲开龙炎就袭向右边的龙骑士,龙骑士们以为几吐上几道龙炎就可以轻易解决斯达克,就算斯达克能躲开也只会逃跑,大意之下竟没有飞高,仅仅只离地面五六米就发动攻击,对常人来说很难跳上五六米,但斯达克轻功不错,跳上十米不成问题(跳蚤)趁着龙骑士没防备一举击杀其中一人。

  感觉到主人已经死亡的飞龙狂暴的吼叫翻腾着,想把凶手从背下甩下来咬死,但手上没两下子的人怎么可能凶掉龙骑士呢?

  “妈的,找死。”

  翻腾不休的飞龙令斯达克大动杀机,以前在纳加克皇宫驯马时,狂暴不服的骏马不知被斯达克杀了多了,似乎不听话的坐骑总能引发他的杀心。

  精钢制成的剑对着飞龙背部狠狠刺下,火花四射,精钢打制的剑不但刺不穿龙鳞,居然还折断了,龙的力量必竟强大。

  剑断了,怎么办?然到要用腰间那根软绵绵的“游龙”吗?不用想也知道不可能“皮那么厚,看掌。”

  运足了内力的手掌狠狠的印在了飞龙的背上,浑厚的掌力透过龙麟,轻松的破坏着内脏,飞龙无力的低吼一声扑腾了几下,一头撞向地面。

第三十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