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四章

    “这些是什么东西?”

  我睡饱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天华叫到我房里,关好门,把那些多余的想问早上变天事情的家伙挡在外面,然后将那些从灵泉中找到的东西一件一件丢出来。当时我也没留意这些是什么东西,反正不是石头和泥土的东西都一股脑全丢进空间袋了。现在才发现这些都是些古古怪怪的东西。

  天华拿起一个由三片弯刀组成的铁爪,铁爪还连着一根两米左右的棍子,像是一种长兵器“这武器好像有自己的意识。”

  我说道“肯定的,这些可是从一个灵泉那找到的,就算是废铜烂铁丢进灵泉要不了多久也会变成宝物,更何况这其中还有让灵泉形成的宝物。”

  天华两手抓住那柄利爪,身上散发出淡淡的青光,我知道他在和这柄兵器进行意识交流,不仅是兵器,只要物体有意识,哪怕是个石头,都可以用互相用精神交流,前提是懂不懂得精神交流法。

  “它叫偷心贼,连它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来历。”

  “偷心贼?好有意思的名字,连自己的来历都不知道八成是因为灵泉而变成宝物的废铁吧。”

  ‘偷心贼’发出一阵剧烈的震动,看样子是“废铁”两个字让它生气了,有意识的兵器就是好玩,不过我的天冥剑可不会像它这样动不动就发火。

  我从天华手中夺过‘偷心贼’一把丢到空间袋里“别管这个废铁了,先看看别的吧。”

  剩下来的一些东西都是刚刚拥有意识的东西,不全是兵器,还有铠甲,法师袍,魔法杖,首饰之类的,它们的意识才刚刚形成,就像刚刚出生的婴儿一样什么都不懂,和它们交流根本什么结果都没有,连它们的名字都得不到。不过最奇特的倒是一颗珠子,一颗看上去像拳头大小的天蓝色半透明的珠子,这颗珠子感觉上好像什么能量都没有,但却有自己的意识,非常强大的意识,强大到我和天华想联手将它叫醒都不可能,任凭我们的意识对它进行任何攻击都无效,就像两只蚂蚁狠狠咬在坦克的钢板上一样。

  天华累得满头大汗,不得不停止对这颗珠子的意识攻击“这东西倒底是什么啊,意识强大成这样,从来没见过这么强的意识体,还好还在沉睡。”

  见天华放弃了,我也不白忙,抹了把汉,停止了对珠子中意识的狂轰滥炸“第一次发现灵泉就找到这么怪的东西,本来以为还能增长功力什么的,唉,不管了。”

  我随手把珠子和其他七七八八的杂碎宝物全丢进了空间袋,就像丢垃圾一样,要是被外面的人看到肯定心疼得半死,但是我不同,长白山上得到了那么多比这些更好几千倍的仙家至宝我还不是像垃圾一样到处丢。

  我累坏了,扑通一下倒在床上,天华也做出了和我相同的动作“天华,过几天我想到处玩玩。”

  “你哪天不是在到处玩?”

  我有气无力的说道“不是啊,我是说我不想在这个国家继续玩了,我要到更远的未知的地方去。”

  天华也同样有气无力的应到“你又想跑到哪去啊,到时候怎么联系你?”

  我们的对话简直就像两个只剩一口气的病人在诉说自己的遗嘱“我上次不是对你说过我在南边的一个海岛上做了个小小的科研基地吗?”

  “哦。”

  “你到那去拿个通讯器就行了。”

  天华突然间精神了起来,转身趴到我身上,把我压得够呛“对了老姐,你那个基地是不是什么都能做?能制造电锯电钻吗?”

  被天华吓了一下,又被压得难受,我怎么会有这样的弟弟啊,我快死了啊“干什么啊,电锯当然能做。你走开啊,连姐姐的豆腐都吃。”

  一把拔开天华,这才好受了点“你要电锯做什么啊?”

  “是这样的,前一段时间索亚的军队损失极重,要新建三个军团,而我就是其中一个军团的军团长。”

  “你?”

  我细细打量着天华,想不到半年多没见面就混了个军团长,虽然现在还是个光杆司令“你怎么爬到军团长位置上的?”

  “刚到这个世界上时我救了一群精灵,你猜这些精灵是什么人?”

  我想了想“精灵族的长老?”

  “不是,长老怎么会成群被抓?长老级的家伙可不是豆芽想抓多少就抓多少。”

  “精灵族的重要人物?”

  “那肯定的,当然是重要人物,不然就不会叫你猜了。”

  我想了半天,只好说道“猜不出来。”

  “那些精灵是个视察团,全都是精灵族位高权重的老家伙们的女儿或孙女,是去军队做慰问的同时视察军队情况的,战争开始时来不及撒退就被抓了。我救了她们,你说我能不升官吗?”

  “怪不得,那你要电锯做什么,你还没回答我呢。”

  “我不是告诉你我要当军团长吗?我打算把我军团里的兽人士兵全武装成电锯狂人,一上战场就把人锯得血肉横飞很爽啊!”

  我赏给天华一个暴粟“变态啊。”

  今天一天就在平淡中度过,直到夜里“我走了,对了,那岛上还有我朋友住着,估计他们很想出来却出不来,如果你到岛上还看到他们的话就把他们带出来吧。”

  “知道了,怎么不告诉其他人你要走呢。”

  天华问道“我又不是上战场,还要生离死别吗?”

  我笑道“虽然刚刚相聚没几天却又要分开,不过现在只要想找我就能找到了,什么时候厌恶了军旅生涯打算换个活法就来找我,再见了。”

  “姐姐再见。”

  我坐在天冥剑上看着越来越远的天华,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想想这几天相处,虽然天华还是像以前以一爱开玩笑,但嬉笑中却透露出一点成熟的感觉,这半年多来天华不知经历了什么。不过,无论是我还是天华,都没有想过离开这个世界回到地球,因为这个世界虽然比地球落后,但却没有给我任何压力,想必天华也是这样觉得吧。

  飞了一夜,天亮的时候我在一座四面环水的小城外降落了,我身上已经不再穿着华丽的宫装了(外交使节中如有女性至少要穿宫装)取而代之的是早以不穿的风系见习魔法师袍和那块面具,法杖虽然换了,但却是一把比以前那把好不了多少的橡木法杖。到最近的冒险者工会报道了一下,才知道这座城叫哥特兰已经好久没去报道了,要是再迟几天我的名字就会从冒险者工会上勾消掉,为什么?因为常常有冒险者死在不为人知的地方,定时报道才会免得大量死亡的人物档案积压影响工会办事效率。

  我还没来得及去看任务栏就已经知道这里最大的任务是什么了,哥特兰城最大的任务就是消灭水怪,这座城四面环水,最近不知哪跑来一只水怪经常袭击路人,搞得人都不敢从水边经过,连过桥都没人敢过。附近的水域太广,搞得冒险者和佣兵都不知道如何下手,使得猎杀水怪任务金额高达100万金币。

  杀水怪?不好玩,让我找个好玩的任务吧,反正现在钱多得是,卖宙斯得到的一千多亿金币够我花好久了。

  我的目光停留在任务栏的第二行保护科龙三天,任务报酬----科龙商团百分之四十股份,过期无效。再看看任务期限,今天是任务结止的最后一天了。?????这是什么任务啊????百分之四十股份????

  见我一直盯着那条任务看,边上一位长满胡子,身子却骨瘦如材的战士说道“法师先生,你还是死心吧,其实那条任务其实应该是排第一的,但因为根本不可能有人接下这个任务而本城大患又是水怪,所以这条任务就排第二了。”

  我奇怪的问道“为什么?”

  那战士听到我的声音一愣“原来你是小姐不是先生啊,失礼了,呵呵,其实是这样的,做为本大陆第一财团的科龙先生一直是他财团的心腹大患,这次有好几个财团联合花大价钱请了大陆第一杀手集团“血信”来除掉科龙,按照“血信”的规矩,科龙先生有十天的时间逃命或请人保命,十天后“血信”就会来要他的命,除非他能从刺杀开始一直躲,躲过三天就会没事。暗杀令就会自然而然取消,不过消息到传到了科龙先生手里时已经过了八天,来不及前往大城市请高手护卫。不过就算在大城市里也没有几个高手敢接,血信的实力太强了。唉,好人不长命啊。”

  我更奇怪了“那个科龙不会躲起来吗?”

  “要是曾经有人躲过‘血信’的追杀血信也就不会以百分之百的任务成功率稳坐杀手集团排行榜首位了。”

  有意思,这个“血信”还真嚣张啊,杀人前下通知书,三天杀不成就走人,做杀手还做得这么狂,哼,我就看不惯。不过现在这个魔法师的身份去接下这任务一旦成功一定会搞得天下皆知的。对了,夜灵已经引起不少人注目了,反正再出点名也不要紧。就算以后想血信想找夜灵算帐,我还不一定会让夜灵出现呢。

  时间还多得很,我找了家旅馆,吃了顿饭,洗了个澡,然后就一起睡到天快黑了才慢吞吞的爬起来。穿上好久没动的黑色紧身皮装,却找不到蒙面巾,算了,拿块黑纱将就着用吧,反正只能隐隐约约的看到脸形。

  从窗口跃出后我没有上街,而是用轻功从房顶一路奔施到冒险者公会。

  “第二个任务,我接了。”

  我看都没看任务栏,对着记事员说道,我想我那时的样子一定很酷吧记事员愣了一会儿,大概是没想到有人要接那任务吧“小姐,你可想好了,那任务可不是个人能接的,要接起码得一个上级佣兵团或是几个高级冒险者团队。不然很容易挂掉的。”

  “已经想好了,几个杀手而以,没什么大不了的。”

  记事员也不想多说,该劝的都劝了,要是再阻止下去会被工会分会长挂上“阻止冒险者接任务”的罪名,到时候连自己的饭碗都不保了。

  “把这张表填一下。”

  片刻之后,我把写好的表交给了记事员,后者眼睛一亮“夜灵?好久没来报道了吧。前一阵子在纳加克挺风光的,怎么突然不见了?”

  “吃面去了。”

  懒得和他多说,随便找个理由混过去算了“吃面!!???”

  记事员半天都没反应过来,吃面??好像答非所问吧。

  看他那个发愣的样子我不由得拍了拍他的肩“那个叫什么科龙的委托人现在在哪?”

  “哦,委托人有个管事刚好再这,你和他一起去吧。”

  “不用了,告诉我他住在哪?”

  “南街122号。很好认的,本城唯一一座豪华别墅”

  我又问道“他长什么样?”

  “他是别墅里最年轻的人,只有十九岁,你到了那就能认出来。”

  “知道了”

  刷,记事员眼前一花,刚才还站在他面前的人瞬间无影无踪“鬼啊!”

  工会分会长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他身后说“你没看过夜灵的记录吗?特征第一条就是来无影去无踪,别叫了,工作。”

  仅仅只是几分钟时间我就在别墅外的某颗树上,从窗口看进去一位少年正和几个看上去像保镖的中年人争论着什么,我听得到,但是我不想听,那个少年不想让那几个保镖陪葬可那几个保镖就是死赖着不走。看来那少年就是科龙了吧,年纪不大却把一个商会办成全大陆最富有的商会,对了,该死,我到现在还不知道这里的人称呼这个大陆叫什么名字,总是这个世界这个世界的称呼这儿,下次有空问问。

  从冒险者工会的资料我得知,“血信”只要时间一到就会立刻行动,不会浪费一秒,很多人都是在一天的第一秒被杀的,即使挡得住第一击,这些潜伏在黑暗中的杀手也会慢慢消耗目标的精力,等到目标人困马乏时发出致命一击。

  这样说来‘血信’的杀手应该也到了吧。

  灵觉扫描了整座城市,杀手倒没找到一个,水怪倒是被我找到了,算了,看时间还有四个多小时才血信才开始行动,先和这只水怪玩玩吧。

  灵觉带着我的一部份意识钻进了水怪的大脑,水怪马上反应过来,它的意识试探性的和我接触“你是谁?”

  它也懂得意识交流?虽然只是被动式的,我打算吓吓它,把意识对话的语气变得低沉阴冷“我是鬼,被你吃掉的人变的鬼。”

  “有鬼啊!”

  我没想到水怪的反应会那么激烈,更没想到水怪会那么怕鬼,因为它的意识已经处于静止状态,也就是说,它昏迷了,HOHO,怕鬼的水怪,太有意思了,再耍耍它。

  我用我的灵觉收集了附近教堂外坟地里的一些怨气,用意识将怨气变成一些鬼啊怪的幻影,再送到水怪的大脑里,这就是最笨但也是最简单的托梦办法,很快,水怪的意识由静变动再由动变得狂暴,看样子做恶梦都会让它吓得不轻,胆子太小了,哈哈。

  正当我感到好玩的时候,水怪醒了,只是那个恶梦好像太刺激了一点,我的灵觉都能感应到它的心脏在剧烈跳动。我不失时机的又装起了鬼,用意识伪装出阴阴沉沉的“声音”,这“声音”是不经过耳朵直接出现在大脑中的“我死得好惨啊,我的腿被你咬断了,身体被你吃了,现在只剩下头了,把我的身体还给我,不然我没法投胎啊。”

  我能感觉到,水怪的脑活动开始异常,看样子它是被吓得出现幻觉了。电脑前的小朋友千万不要学我,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吓死花花草草倒不要紧,像我就没吓人,只是吓水怪。

第四十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