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五章

    这只可怜的水怪竟这么怕鬼,要不是听冒险者工会里的人说它吃了好几个人我还真以为它是只无害生物呢。严重受惊的水怪精神已经处于崩溃边沿,扑的一声从水中跳出,竟跑到陆地上来了,一边跑还一边怪叫“我没有吃你,我从来没有吃过人。”越跑越快,最后冲进一群冒险者中,奇怪啊,那些冒险者竟没有刀剑相向,其中还有一个冒险者抱着它,安慰道“别怕,莫沙伯,可怜的孩子,告诉我,你都看到什么了?水怪吗?”

  晕,听这些人的话,好像我把什么其他的东西误以为水怪了。接下来另一位冒险者的话让我尴尬不以“我们回去吧,城里唯一的水蜥族人看样子今天不可能下水了。”

  倒啊,原来是个从索亚来的水蜥人,怪不得我以为他是水怪啊。唉,但愿别吓出精神病来。

  我的灵觉再次放出,还是没有杀手的踪影,可是再也没有什么乐子让我玩的了,我只得让灵觉充满着整个城市,连地底都没放过,只要有可疑人士出现我马上就会知道。

  时间就这样在无聊中度过,别墅里已经到处是保镖了,这可不妙,要是“血信”派人混进这些保镖中我可很难阻止,对了,干嘛我不放个式神给他当保镖呢?打定主意,我趁人不备就混进别墅,在不起眼的角落打晕了一个保镖,然后召出一个长得和那位被打昏保镖一模一样的式神,穿着他的衣服大模大样的在别墅中巡视“有杀手,抓刺客”

  “杀啊”

  “别跑”

  “人呢?”

  没想到那位式神保镖一下就被人发现了,在一阵喊杀声中变成了破碎的小纸片。

  真是戒备森严啊!只是我搞不懂那个式神什么地方露出破绽了?

  没等我回想刚才失误的地方,灵觉就探查出离别墅大约1500米左右的地方有人使用魔法传送。

  根据灵觉发回的情况,那是个钟楼,有十几个人从传送魔法阵中走出,都带着一些器械,这些人很快就无声无息的杀死了钟楼守卫,有几个人守着出口,另几个人跑到钟楼顶,似乎在架设什么大型武器。

  我驾着天冥无声无息的降落在钟楼楼顶一个很难被人留意的死角里,楼顶有三个人,很轻易的我就点了他们的穴道,再布下隔音结界,解了其中一个的哑穴,当然,只是让他会说话而以,身子还是不能动的。可是这家伙穴道一解就吹起了口哨“小姐,你的身材真不错啊,不知道脸蛋怎么样。”

  倒,到了这时候还会说这话,这是杀手吗?我解开这个人穴道的原因是因为他看起来比较年轻,是这些人中唯一的少年,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年纪,看上去也比较好对付,没想到却是这幅德行“别管我长什么样,我问你,你们是来杀科龙的吗?”

  “是啊,但没想到他有个那么厉害身材那么好的女保镖啊。”

  我指着刚刚架设好的一台巨弩道“就用这东西?能射到那么远的地方吗?”

  “当然能,不信你试试。”

  这弩可真够大的,光是上弦的箭就有五米长,弩弦比我的大拇指还粗,嘿!还有个瞄准镜呢,我把眼睛湊上去一看,远处的别墅近在眼前,而且里面的人一举一动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丝毫不会被墙壁阻挡,而且那些人竟连衣服都看不到,晃着大白屁股在那走来走去,就好像有透视眼的望远镜。

  “这是什么?”

  “那可是好东西啊,加持过不知名魔法的,对着街上那么一看,满街的人都没穿衣服,哦呵呵,不知道你在里面会是什么样子。”

  “下流”

  那人却说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

  恶心,不理他了,我现在最关心的是,这张弩能不能射到别墅那儿。

  试试不就知道了?我对着别墅那无人的地方射了一箭,没想到这弩不但能射到那,还射穿了三层墙壁,钉在别墅内室的一堵墙上,边上就坐着那位少年商人呢。

  别墅那儿马上喧闹起来,很快就有一支队伍朝钟楼来了。同时,我也感觉到楼下有人偷偷摸了上来,恐怕是这里的异样被发现了吧。管他呢,反正科龙没死,先吓吓他们。

  “啊!”

  我故意惊叫一声,双手奋力一推巨型弩,这只超大型的弩箭从钟楼顶上掉下,“扑通”一声掉在地上,我并不是想毁掉这把弩,而是想毁掉那个透视望远镜,谁知道什么时候会有人拿着它乱瞄。

  我的下半边脸蒙着黑纱,只能勉强看出表情,为了逼真,我用内力把脸力瞬间变得苍白,装出一脸惊恐的样子,抓住那楼顶上唯一会说话的少年杀手使劲摇个不停“我杀人了我杀人了,怎么办啊,他们就要过来了。”

  “你杀了谁?”

  没想到,那个少年杀手也很紧张“就是……就是那个科龙啊。”

  我用内力压迫声带,装出颤抖的声音,我想信,那声音,那表情,绝对像第一次杀人时所露出的表现。

  “你怎么把他杀了,时间还差一个小时啊,这样我们血信会失信的。”

  晕,原来他是关心自己的信用问题,不过我还要把戏演下去“我不管什么信用不信用的,你害我杀了人,现在他们来找我了,说怎么办啊。”

  戏的精彩部份来了,刚才那个从楼下摸上来的杀手现在已经在我身后了,可我假装不知道,依然死命的摇着那个少年杀手,口里喊着“怎么办怎么办”直到一个手刀砍在我身后,让我陷入“昏迷”(其实只是砍在我的护身真气上)。

  “别杀她。”

  虽然现在我假装昏迷闭着眼睛,灵觉却把外面的一切告诉我了,那个“击昏”我的杀手准备在我脖子上抹一刀“为什么?她可坏了我们的大事啊。”

  “把她带回去,训练成我们的同伴,这女孩潜质不错,有什么事我担着。”

  “好吧,就依你一次,谁叫这次你做头呢。快走吧,那些人要来了。”

  少年杀手道“我们着了她的道,动不了,你叫下面的人上来带我们一起走,时间还来得及。”

  “是”

  趁着下面几个杀手赶上来的空,我召出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式神代替了“昏迷不醒”的我,而我本人却御剑在天,看着下边的热闹。

  “不对啊,怎么那么轻?就像一张纸一样”

  一个杀手准备抱起“我”撤退,却发现我轻飘飘的,边上一个杀手却道“你TMD是不是从没抱过女人啊,女人轻一点有什么奇怪,没时间了,快走。”

  那个杀手皱着眉头“不对,这个女的根本没重量……”

  他突然把“我”丢起,抽剑就是一阵乱砍,“我”在刀光剑影中一下就化做漫天纸宵“果然有问题。”

  这些家伙,可恶,我演了半天的戏就这么做了白工,可恶!!我进不了你们老窝,你们也别想回去!

  原本已经大开的传送魔法阵转眼间失去了光彩,众杀手的脸色都变得很难看,这可是他们唯一的退路啊。

  “魔法阵被一股强大的力量阻断,必须毁掉那股力量,不然我们谁都别想走。”

  “TMD的,肯定是那女的搞的鬼。”

  这十几个杀手虽然身处险地但却没有慌乱,很有纪律嘛“不错,是我搞的鬼,你们又能怎么样?”

  杀手们突然听到我说话,急忙到处查看,可就是没我的影子,眼看那些保镖越来越近,已经在开始破坏钟楼唯一的门了。

  “我已经出来了,离你们很近,不会超过五米。”

  “你快出来,别躲着不出来。”

  笑话,我有躲吗?

  “我没躲啊,只是你们一直不肯抬头看我啊!”

  众杀手闻言,抬头一看,头顶大约五米的地方飘着一具骷髅骨,只觉得一股寒气在背后蔓延“鬼啊!”

  刚才还临危不乱的杀手转眼间乱做一团,看来怕鬼的还不止是水怪,连这些看惯了死人的杀手都怕,哈哈!最近我好像有点装鬼装上瘾了。

  撕掉的帖在身上的隐身符,一松手,这具不知从哪找来的骷髅骨摔在了众杀手面前。

  “哈哈哈,杀手还怕鬼。笑死我了。”

  发觉被戏弄了,一个胖胖的杀手恼羞成怒“妈的,又被这娘们耍了,做了她!”

  愤怒的杀手一捅而上,但目标却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哪去了?”

  “大哥,那娘们真邪门啊!……让他们哥仨们动不了也说不了,还说消失就消失,会不会……”

  “不要说了,一说我就怕,都怪咱们杀人太多了。”

  奇怪,这些杀手在说什么怕不怕的啊?现在又一动不动的,还一句话不说,这些家伙想做什么?

  慢慢的,杀手们的头慢慢的一点一点的,以非常僵硬的方式缓缓的转了过来,就好像他们的脖子生锈了一样,眼神中流露出害怕的神情,当他们看到我就站在他们身后,接着又突然消失,自己身体又突然动不了(被我集体点穴了),身处恐惧中的杀手们终于齐声大喊“鬼啊!”

  晕,他们真把我当鬼了啊,我只是想吓吓他们而以,唉!谁叫我本事太大了呢。

  由于这次的喊身惊天动地,以至于附近居民都听得一清二楚,还信以为真,更有好事之徒编造了许多“钟楼闹鬼吃人事件”四处散播,在此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钟楼被这座小城的居民视为大凶之地。

  把这些杀手交给保镖后,科龙对我极为看重,当其他的保镖都在外面巡逻时,我却和科龙及其几个帖身保镖坐在舒适的别墅里喝着果汁。被抓的十一名杀手也在,他们身上虽然没有被捆着,但却连动都动不了。

  想起刚进别墅时,这些杀手居然盯着我的影子大叫“她不是鬼,她不是鬼啊。”

  那情形就像新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时乡下来的老头在大叫“好大的磨茹”

  现在想起来就觉得好笑,看来把他们吓得够呛的。

  现在这些杀手个个都垂头丧气的。

  “能说的都说了,我们只知道这些。”

  呵呵,看来还是我的逼供方法有效,一下子这些打死不招的杀手全都招供了,原因无他,中国几千年留下来逼供的办法可不是这几个杀手能消受得了的,还好一开始我就把他们口中的毒牙给打掉了,要不然这些家伙恐怕要自杀寻死吧。

  一个魔法师用了一下读心术“他们没说谎。”

  (读心术我没学,这个魔法师的读心术很菜只能简单知道对方有没有说谎)

  “带他们下去吧”

  科龙说道这时,有个杀手站起来“科龙先生,我有个请求,不知能不能答应?”

  “放了你吗?不行。”

  杀手道“不是,只是有口气我们咽不下,能请法师先生借耳朵过来一下吗?”

  那位魔法师犹豫了一下,看见科龙点了点头,就将耳朵湊了过去,不知道在这杀手在魔法师耳边说了些什么,魔法师脸上竟出现了笑容,还一边笑一边看着我,他们想搞什么东东啊。

  随后魔法师也对科龙耳语了一阵,科龙竟连连点头,也是边笑边看着我,什么事搞得那么神秘啊。

  在魔法师走出去后,科龙强压着笑意对我说道“咳咳,夜灵小姐,你能不能坐到我左边上来,这样离我近点,也好保护我。”

  “哦”

  我依言坐到了他边上,背对着门,面对着窗口,这样有什么突发事件也能及时反应,但关键是我觉得让我换坐位好像并不是出于安全考虑。不过也好,看着夜景打发时间也是不错的选择。

  过了一会儿,见没有什么事发生,我也就放松的警惕,见我百般无聊,不知怎么打发时间,科龙便道“夜灵小姐,不然我们到阳台上看看夜景透透气吧。”

  “你不怕到阳台上就被人暗杀?”

  “有你在,我怕什么?”

  “好会说话的嘴。”

  其实我早就想到阳台上了,外面空气多清爽啊,在屋里坐了一夜,现在天都快亮了,想到一个晚上没睡觉,我的眼皮都开始发沉了。站在我边上的科龙精神倒很好,别看他和我差不多大,却管理着一个听说是大陆上最大的商会,同样一个晚上没睡,他的精神就是比我好,想必他经常为公务忙通宵吧。

  我伸了个懒腰,正想找他要个房间睡觉,一个人影却突然蹦上了二楼,我原本以为是个杀手,食指伸出就准备点他穴道,没想到一指点下去感觉却不对,手指好像点到了什么湿湿的东西,我再定睛一看,啊!什么杀手,那是一具半腐烂的尸体尸体的嘴巴还在一张一合的,好可怕啊。

  “鬼啊!!”

  我眼睛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最后只感觉向后倒的时候好像倒在了什么人身上。

第四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