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七章

    这些杀手脑子实在也太简单了,好戏开演不到半小时就集体踩进囚笼被活捉生擒,在此之前他们还踩了几十个各式各样只会伤人不会致命的小陷井,直到被保镖们关进地下室时杀手们才想起,他们是来杀人而不是来救同伴的。(够笨)

  一个晚上又有三四队杀手步了这队杀手的后尘,其中一队运气特不好,进来时刚好碰见从亡灵岛上传送来的亡灵法师们,整整十人全成了亡灵法师的宠物。

  因为昨天亡灵法师们来得早,别墅里又布下了重重机关,应付起来比较轻松,使我的睡眠时间非常充足。打发走亡灵法师,却发现周围的人都愁眉不展。

  “你们怎么了?好像个个都有心事。”

  “今天是最后一天了,血信要动真格的了。”

  也对,要是血信只有这点手段,那还混什么啊,杀手肯定不好混的,尽管我没当过杀手,但其中的艰辛很多小说上都能找到,所以他们肯定还有更狠的手段。

  但是我可不用担什么心,也不想想我是什么人,安心的喝着早茶,想想最坏的情况就是科龙死在那些笨蛋杀手手里,而我呢,大不了逃之夭夭,反正任务只有我一个人敢接,就算失败了也没什么人会笑我(是没有人会笑我,但是那些清楚我底细的神仙可就要嘲笑我了)。

  “只要小心点就行了。”

  虽然只是这样说,但谁都清楚血信最后的杀招不是那么简单整整一个白天,血信都没有发动任何进攻,整整一个白天,保镖们都紧崩着神经,生怕从窗口飞进来的一只苍蝇都怀疑是不是虫形暗器,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夜晚,只要撑过晚上十二点就没事了。

  一些生面孔出现在别墅四周,虽然都在保镖监视范围之外,但我的灵觉不但覆盖了整个小城,还把城外二十几里的范围全部包在其中,在这个范围里,哪怕一只小虫在打呵欠我都能知道,更何况这些通过传送魔法阵移动到这座城里的人。

  虽然我不知道这些陌生人在做什么,但很快,一个半圆形的超大静音结界将整个别墅扣在其中“准备好,要有一场恶战了。”

  听到我的警告,一时间,原本就神经紧张的保镖神经崩得更紧了。

  突然,远处传来强烈的魔法波动,糟糕,是大型魔法“魔法袭击,快离开别墅。”

  我几乎是喊出来的,情急之下加注了过多内力,震得众人耳朵发麻,甚至震碎了那个超大号的静音结界,怪啊,我没练过佛门狮吼功啊,怎么会有这种效果。

  灵觉告诉我,魔法已经射出了,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来不及了,跳窗。”

  想从二楼跑到一楼再跑出别墅已经来不及了,我一手一个,拎起科龙和管家,一脚狠狠的踢在墙上,看似坚硬的墙体一下就被踢出了一个能容我们通行的洞。

  就在我抓着两个人轻飘飘的“飘”离别墅仅几秒,一个超大型光环击中了别墅中部,一声巨响,豪华别墅连同还不及逃跑的保镖都成了一地瓦砾。

  再看看四周,除了原本就在外巡视的保镖外,只有两名帖身保镖逃出生天。

  “又来了,大家小心”

  还没从爆炸中回过来的保镖们瞬间被无数风刃切成了肉泥,只有那两名跟在我身后跳出别墅的保镖因为站得离我近才逃过大劫。

  长鞭早己出手,化做一道道黑色的虚影,击碎所有射来的风刃,两名帖身保镖不愧是受过训练的,在这种情况下很快就回过神来,护在被吓呆的科龙和保镖身边。

  风刃太多了,每一秒都不知有几万片风刃被长鞭击碎,这种攻击持续了大约半个小时,也许是血信的魔法师看出这种攻击根本无法消耗我的体力,相持下去对自己无益,转眼间漫天的风刃消失得无影无踪。两名保镖紧张的盯着四周,担心会不会突然又冒出几个风刃,尽在风刃很难在夜晚被查觉。

  “真没想到啊,科龙商会居然能把夜灵小姐给请来了。”

  三个人影在夜色中出现,一个白袍法师,一个铁铠战士,还有一个肌肉发达的斧斗士,他们尽管外形不同,但都有一个共同点,全都蒙着面,而我现在的样子看上去肯定也像他们一伙的。

  “你们怎么认识我?”

  “夜灵小姐也太不了解杀手组织了吧,一个杀手组织可不仅仅全是杀手,情报组织也是必不可少的,要不然我们怎么可能知道目标的逃亡地点?”

  白袍法师说道,他的眼神有点不对我突然明白过来“原来科龙身边有你们组织的人?”

  “说对了。”

  一把短剑刺进了我的腰部,我“啊”的一声,软倒在地上,科龙急忙冲过抱住我,用愤恨的眼神盯着管家本来吓得发呆的管家此时完全像变了个人,虽然保镖的剑已经在他的胸前留下了致命伤,但他依然一边口吐负鲜血一边说道“没想到吧,呵呵呵,和血信做对,就是这个下场,夜灵小姐,下次投胎记得别和我们做……咳咳”

  白袍法师说话了,他的话语中也充满了笑意“听到他说的没有,钱虽然重要,但没命了可不行,可惜啊,我们在纳加克的内线说你是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呢,死了是可惜啊。好啦,科龙,现在你请来的高手也快挂了,看在你坚持了快三天的份上,我们给你选择死法的权力。”

  我睁开“紧闭”的双眼,用微弱的声音道“在你们印像中,哪种死法最惨?”

  铁铠战士道“没想到你想用最惨的死法结束一生?其实你不用选死法了,你不是已经快死了吗?哈哈哈。”

  我心中暗笑,继续用微弱的声音道“就算是我的遗言吧,你们知道哪些凄惨的死法,一个个说出来吧。”

  三个杀手对视了一眼,白袍法师先说道“最惨的死法也有分男人和女人的。”

  死法也有分男的女的?第一次听说啊“那两种都说说吧,时间还很早呢。”

  “看你这副快挂快挂的样子,我就先说女人最惨的死法吧,免得你还没听完就挂了。”

  白袍法师兴致勃勃的说着各种可以让女性惨死的方法,这些方法果然只限于女性,而且绝对下流,绝对变态,法师边上的战士和斧斗士还不时的补充一两句,看样子都知道,他们经常对人施用这些死法,而且还乐止不疲,这三个家伙还一边说一边用色色的眼神打量着我,两个仅存的保镖时不时的低声说“变态”“恶魔”“狗杂种”,当我快要忍不住发作时,“女性惨死大全”终于讲完了,白袍法师用半眯着眼睛打量我“看样子你还能多撑着一会儿,要不要我帮你选个死法来玩玩。”

  “不用了,还有男人的死法,你还没说呢。”

  “好吧, 成全你。”

  白袍清了清噪子,又说了一大堆男性专用死法,真的是只限于男性不适于女性,两保镖听得脸色都变了,刚才还会骂几句,现在连骂都不敢骂了,生怕那些死法成为自己的死法,而战士和斧斗士也加油添醋的把死者的惨相说得淋淋尽至,说到最后两保镖已经脸色全白了,可能比我现在的脸色还更白,尽管我是装的。倒是科龙,两眼紧盯着我已经没了光彩,看上去就像行尸走肉,唉,今天这事办完得快点离开才行。当他们停下不说时,我问道“都说完了?”

  “说完了。”

  “没有什么漏掉的吧?”

  法师想了想“没有,绝对没有遗漏。”

  “那好,你们可以从这些死法中选一种。”

  白袍的笑容没有了“什么意思。”

  我一改刚才苍白的脸色,半死不活身受重伤的样子,在科龙惊喜的目光中从他的怀里站起来,让这小子抱了那么久,便宜他了。我拍了拍沾在裙子上的灰尘,捡起刚才管家用来刺我的短剑在手中把玩,这时,众人才注意到那把短剑已经弯得不能再弯了,这把剑是刺到了我身上,但想刺到我先得过护身真气这一关。

  “什么意思?意思就是你们可以从刚才你们说的死法中选一种,不知道那些死法你们更中意哪个?”

  我走到正在地上挣扎的管家面前,把弯弯的短剑刺进他的身体,狠狠的一脚把他踢出几十米远,伤上加伤,铁定活不成了。

  “死佬,居然在我背后下刀子,我最恨的就是你这种人。”

  “是啊,背后扎刀子的人的确可恶,不过夜灵小姐,你骗人的可事可不小啊,害我们真的以为你只剩一口气了,不过这样也好,刚才我们说了那么多女性专用死法,刚好可以找你一个一个试,我们不会让你一下就死的,哈哈哈哈”

  白袍法师说完就大笑起来,战士和斧斗也跟着大笑,这笑声实在是难听啊!

  “够了够了,你们知不知道你们笑得很****啊?”

  “知道,等会儿你夜灵小姐临死前的惨叫会更****,哇哈哈哈。”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过后,正在笑的三人捂着嘴,血从指缝中流出,牙齿全掉在了地上,笑笑笑,给你一鞭子,让你笑个够。

  “笑啊笑啊,怎么不笑了?不是笑得很疼快吗?”

  “你奶的。”

  战士和斧斗吼了一声,抄起兵器就冲了过来“破绽百出,我还以为你们很强呢。”

  两人倒飞着摔到白袍法师面前昏死过去,尽管蒙着半张脸,但鞋印却清晰的印在了上边。我凑到正在急急念咒的法师面前,几乎是眼对着眼,念咒念到一半被打断可是魔法师的大忌,白袍法师不敢中断咒文。

  “念个咒还慢吞吞的,别念了。”

  我脱下战士的靴子,啊!好臭啊,都几天没洗脚了啊。

  当白袍法师咒语就快念完时,一只臭哄哄的祙子被塞进大张的嘴巴,我不理会正在被臭味和魔法反噬双重攻击的白袍法师,转身急急问道“哪有水,我要洗手,快点快点,那祙子搞得我的手套都臭了。”

  当我洗完手套,再用火元素弄干的这段时间里,两保镖也没闲着,把三个家伙捆得结结实实,而白袍法师的嘴上依然塞着臭祙子,这回可有他受的了。哈哈!

  “现在十点了,再过两小时就安全了。”

  这时候比刚才好了点,亡灵法师也到了,原本我只让它们来两个晚上,但它们今天晚上也来了,也好,多几个帮手也不错。

  等没多久,死灵法师们向着一个方向齐刷刷的做出了攻击准备,而我早在死灵法师做出反应前几分钟就知道了,正主儿来了。

  一阵叮叮当当过后,地上掉落了几十把飞刀和袖里剑,袖里剑是我的,飞刀是杀手,当飞刀射来时我用袖里剑挡掉了飞刀。

  “这次只来了一个杀手,但是身手很好。”

  我说完就对着半空模糊的黑影出鞭,虽然这只是普通的鞭子,不过鞭子里隐藏的真气可不简单。“叮”的一声,我们面前多了半把断剑,黑影却逃过一劫。我赞叹道“受伤了移动还能那么快,血信的人果然不一般啊,我还以为都是像以前的菜包呢。”

  “呵呵,过奖了,看来这次我们接了个完不成的任务。”

  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如果当靠听觉和视觉是根本发现不了他的。但骗得过我吗?我盯着废墟的一个角落道“别这么着着我,人家会不好意思的,即然你也知道任务完不成,为什么还赖着不走?想拼命?”

  在废墟中藏身的杀手吓出一声冷汗,但当看到我没有攻过来时松了口气“真正的杀手不会去和比自己更强的对手拼命的,这次,我们算认输了。”

  “你不会话说到一半趁我们不备突然暴起杀人吧?”

  那杀手道“不会的,杀手虽然不是什么好职业,但却要讲信用,不然谁还找我们做生意。这次失败血信算认了。希望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要不然血信上上下下都要喝西北风了。”

  就这么结束了?不会吧?说不打就不打?我真为那些花钱请他们的人感到悲哀,这些杀手太不负责任了,看到小的就吃定,看到大的就逃命,唉!收钱不办事,还说要有信用。

  一直到过了十二点,再也没有杀手找来,我强打着精神耐到天亮,送走了死灵法师并告诉它们以后不用再来后,就找了家旅馆先解决睡眠问题。

  要是血信知道我那么爱睡,不知道会不会打算趁我作梦时对我下手以报复我给他们带来的耻辱。而科龙和两保镖则兴奋得过头了,押着活捉的三个杀手四处炫耀,也难怪,科龙是第一个成功从血信刺杀下挺过三天的人,高兴点也不奇怪。三天后,在清理别墅废墟时,意外发现了那些行刺失败被活捉关在地下室的杀手都活得好好的,只是有肚子都有点饿。怎么处理这些杀手就成是科龙最头疼的问题,到最后还是把他们放了,他只是个商人,不敢去惹血信。

  我也成了科龙商会拥有百分之四十股份的大股东,当时我并不觉得怎么样,后来我才知道,这百分之四十意味着什么,光是每年的分红就足以让水晶卡上出现天文数字。

  而本来就在纳加克击败两剑圣,参加政变出名的“夜灵”名字这是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而当科龙和手下在四处找夜灵的时候,一个带着面具,身穿风系见习魔法师袍的少女出现在另一座城市。

第四十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