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八章

    “什么?赶走日本的神?怎么到这时候才让我去?”

  魂奇怪极了,以前审判者让他赶走的神仙没有一个是日本的,当时还以为日本是一个没有神的国度,可是今天审判者却突然要他到日本去清除一个叫天照的神灵。这让他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上次“驱神行动”时不把日本的神灵也列入驱赶的范围呢?

  “你还不知道吧,二战前日本有八百九十四万神灵,不过当二战结束时,这八百九十四万神灵只剩下一个缺了只手的天照了。”

  魂大吃一惊,然到“驱神行动”早在二战时就开始执行了?接下来审判者说明了原因“那些中的大多数神灵其实只不过是些山精水怪,连下级妖物都比他们强,想不想知道它们是怎么被消灭的?战争开始后的一套时间,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日本兵到处结仇,惹了不少中原武林门派,这下可好,本来他们想三个月灭亡中国的,结果三个月下来,****没什么抵抗,武林高手倒是跑来大肆屠杀日本兵,当年那些日军可是整团整团的死掉,连日本最强的忍者部队和式神军也在半月之内死个精光。”

  魂问道“他们不是有枪吗?没有修练成仙的武者和修行士应该是挡不住子弹的。”

  “这你就不知道了,那时的枪威力小得很,虽然一枪就可以打破普通武者的护身真气,但击破护身真气手子弹的杀伤力也没剩下多少了,最多只能让那些武者擦破点皮,除非用炮打。这时候眼看侵华日军就要死光光,日本天皇急了,不知用什么手段买通了日本列岛上几乎所有的神灵,把这些神灵伪装成日军送上前线,虽然这些都是山精水怪冒充的神,但对普通人类军队而言却是很难对付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战争一开始日军节节胜利的原因,这场战争虽然东方仙界没有插手,但中国几乎所有的武林人士和修真者全都被卷入了战争,日本的神灵很多只不过是些山精水怪,真正有两把刷子的就那个几个家伙,几年下来八百万快九百万的日本神灵不是被打死就是成了某些门派饲养灵兽,而那些武林高手却没死几个,其中有很多人通过长期的战斗力量不断提升,最后飞升成仙者也是数不胜断,可以说抗日战争中最大的受益者就是仙界,仙人数量暴长了三倍有余。”

  魂已经听得目瞪口呆了没想到中日战争的真相竟是这样“那些神也太差戏了吧。”

  审判者笑道“我都说过了,那只不过是一些妄自称神的山精水怪,比普通人强上一点点而以,真正的神不会超过六个,这六个神中有三个被抓有两个被杀,还有一个就是现在你要解决的天照,当年他被武当子清真人斩下一条手臂后逃回富士山修炼,照日子算他的伤也差不多好了,可能会对我们的计划造成一定的麻烦,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去把他杀掉,记住,我是要你把他杀掉不是像对付其他的神一样赶到别的空间去。除掉了天照,诅咒就差不多可以开始进行了。”

  “知道了。”

  两名鬼武者被九泉之力击成碎片,这次不再是驱神,而是杀神,魂终于可以放心大胆的开杀了,他行动可以说是很快的,接到命令后不到半小时就已经到了富士山,刚开始还找不到天照所在地,不过在血洗了几个寺院后,魂终于通过他的特殊能力从被杀死的寺僧鬼魂处知道了天照的藏身之处。(对于活人,魂是没法看其记忆的),谁曾想到过一座破落的寺院下面竟别有洞天,日本最后一个神灵就藏身于此。魂一边击杀着鬼武者,一边暗自庆幸,如果日本的八百万神灵都还在的话,百年前自己召唤大量怨灵对日本袭击时可能就不会那么容易得手,当时自己还奇怪,怎么没半个神仙来阻止自己,现在才明白,日本的神早就死得差不多了,而仙灵们都在幸灾乐祸的着好事,妖灵们懒得管闲事。魂却不知道,对于日本人,仙和妖都极不喜欢,甚至是讨厌,谁叫这些不长眼的家伙在二战时跑到被仙灵和妖灵共同视为圣地的长白迷境捣乱,虽然捣乱的日本兵全都死光了,但这梁子却和极为记仇的仙灵和妖灵共同结下了,这也就是为什么欧阳耿和秦天华在跑到异界前大闹日本却没人管的根本原因。

  “很多小兵嘛,看来天照肯定是个猪神,不然不可能生下这么多小兵来。”

  魂一边击杀着鬼武者一边嘲讽道“小子,你说什么。”

  天照怒吼道,远远看上去天照就是一个在不停晃动红色古代日式盔甲“你还不配和我交手,要是早几年来我的伤没好你还有几分胜算,现在嘛……哼哼”

  天照得意的晃了晃左手“现在我的伤好了,就算那道士亲临我也不怕。就算你武功再怎么高强,一个人也活活累死你。”

  天照双手一张,身边又出现几百个鬼武者,将自己身边挤得满满的魂冷笑了一声“只不过会召唤几具下级失魂之铠就那么得意?”

  九泉之力猛的暴开,来自冥府的力量像热带风暴一样袭击着这座地下宫殿,转眼间刚才还充斥宫殿每一个角落的鬼武者全部成了地上的碎铁片。

  “八格”

  天照只得自己上阵,抽出一把血红色的日本刀气势汹汹的杀向魂,而魂的目光却被那把刀吸引住了“那把刀?村正?”

  魂侧身闪过天照的一刀,接着再用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擒拿手制住了天照,妖刀村正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似乎在为没有喝到鲜血而感到不满。

  “做为一个神,你也太菜了,我都不想用什么高明的招式打你,用五行拳都是浪费。”

  天照的屁股狠狠挨了一脚,整个人直直飞起,直到撞断了两根柱子才倒在地上,魂没有理天照,而是捡起村正细细打量,似乎在自言自语“村正啊村正,你的主人跑到中国偷学了一点铸剑皮毛就以为是天下第一铸剑师,结果把你铸得刀不刀剑不剑的,那些笨蛋倭人却还以为你这废物才是宝刀,有样学样造了一堆世界上最垃圾的四不像,要不是中国铸剑术失传,哪轮得到你们这点皮毛发光。”

  叮,魂手上稍一用劲,那把不知让多少日本人朝思暮想的宝刀-妖刀村正,就这样化做金属灰尘。

  “你……你毁了我的刀。”

  魂转过身来,射向天照的目光中充满了不宵,嘲讽道“毁了就毁了,一把垃圾而以,哦,我忘了,对于你这废物再垃圾也算是宝物,连你这样的废物也会被称之为神,这个岛国还真是世界上最差劲的民族了,怪不得炎帝常对我说,虽然中国人笨得不懂反抗,但是全副武装的雷犬部落后代却笨得连不懂反抗的民族都打不过。”

  “你说什么?什么雷犬部落?我听不懂。”

  天照当然听不懂,必竟那是他没出世以前所发生的事,那时候不要说他,就连日本有没有还是个问题。

  “我好像没有像你解释的义务吧。”

  魂突然间消失,几乎在消失的同一时间,魂出现在天照的面前,一只抵着天照的胸口,黄泉之力和九泉之力同时源源不断的透过盔甲涌入天照的身躯,两股庞大的力量使得天照的身体像气球一样鼓了起来,嘭的一声,天照暴了,盔甲散落了一地。

  魂捡起其中一块盔甲看了看“怪不得日本八百万神灵全灭他却能逃回来,原来他有这东西啊,有这种东西还会受伤,真是差得没话说。”

  至此,昔日号称有八百万神灵的日本,现在已经成了一片无神之地,邪恶的妖魔鬼怪可以任意横行,日本也成为了因灵异事件出人命最多的国家。

  ※※※

  这可不是一座小城市啊,虽然不是一国之都,但却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大最繁华的城市了,它的范围甚至不比北京市小,可惜这么大的城市却只有八个城门可供出入,城门虽大,但对汹涌的人流来说那些巨大的城门根本就是些小洞。我在等待入城的队伍中排了三个小时,但城门还是远在天边,不行,这样下去要等到猴年马月才能进去啊!我脱离了长长的队伍,心有余迹的看着长长的,消失在天边的队尾,抹了把汉,发誓以后再看到要排队才能进去的城市我立马走人,不过这座城市例外,因为它太大太繁华了。

  直到用土遁进了城我才明白我多么的傻,贵族不用排队,乘着车骑着马就可以直接进城,士兵也不用排队,直接走到城门口和检查的守卫打个招呼就可以进城,魔法师更不用排队,本来就被视为稀有职业的魔法师拥有比普通贵族更高的特权,永远不会在小小的城门前停下。只有我,不明情况傻呼呼的排了三小时的队,腿好酸啊!!就算不用魔法师的身份,随便丢一把金币我都能进城了。

  在城里最好的旅馆中我开了间位于二楼的上房,迫不及待的品尝着服务员送来的饭菜,好饿,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我都没吃饭呢。

  街上传来一阵喧闹,隔壁不少人都跑到窗口看热闹(尽管隔了道墙,但是灵觉可以清楚的让我知道四周的人在做什么,比眼睛还好用),街上出了什么事吗?我也跑到窗前。

  原本是一支队伍从街上走过,从架势上和卫兵的服饰上看得出,是城主在巡城。哼,城主巡城有什么好看?但当我看到坐在轿椅上的城主时,我暗叹道“怪不得!”

  这城主是个女人,而且是个很胖的女人,如果只是个普通胖女人的话人们也不会这样争相观看了,这城主不但出奇的胖,而且不像其他过胖的女人一样让人一看就生厌,看着这城主,我不得不太佩服造物主了,一般的女人,不管瘦的时候有多美丽,越胖就越丑字沾边,而眼前的这位女城主虽然已经变成球形,但无论怎么看都是个绝色美女,一个胖得不像话的美女。观看这样一个漂亮的肉球怪不得人们个个兴致勃勃。

  “那就是本城城主,怎么样,我说得没错吧,人虽然胖,但却是本城第一美女。”

  我把头转向发出声音的地方,一群少年军官的脸宠就在左边离我仅一臂遥的别一个窗口晃动,小小的窗口挤了七八个人,一些人不得不趴到另一些人背上。第一美女?哼,听了就不舒服,尽管这胖子虽然很漂亮,但离第一还差远了“切,就算天下女子都死光,也轮不到那胖子当第一。”

  虽然不认识那些军官,但他们的话也太过份太没见识了,我不禁站出来捍卫真理。

  一句话同口,那些少年军官全看到我这来了,一个紫发军官说道“你要是能在街上找到一个比城主更漂亮的女人,我就给你十个银币,要是你找不到,你就给我十个银币。”

  的确,我看了一下,街道两边围观的女孩们虽然有几个的确长得不错,但根本比不上那个肉球城主。我不死心,又把目光所及的地方仔细看了一遍,的确没有。

  “算我输了,不用找了。”

  我把一个金币弹到紫发军官手上,紫色头发下的脸顿时笑得像一朵花似的,虽然我不在乎一个金币,但我就是气啊,这是什么鬼地方,比那肉球更漂亮的女孩应该遍地,怎么今天都跑得没影了,害我大丢面子。我躺在床上生着闷看,虽然说句实在话,那头肥猪长的确实算得上绝色。

  “咚咚咚”

  我抬手一看,是隔壁的那些军官在敲打着我房间的窗户。

  我气冲冲的探出头去嚷道“做什么嘛,钱不是给你了嘛,还吵什么。”

  那七八个军官依然以刚才那种叠罗汉的方法趴在窗口上,只不过目光从胖子转到了我身上紫发军官满脸笑容,但那笑容,使我有想给他一拳的冲动“听声音你是个女的吧,怎么带着面具?是不是脸上有伤痕?”

  其他的军官也七嘴八舌的乱叫“应该是她长得丑没脸见人才带面具的。”

  “你怎么可以把她老底给说出来,小心她没脸见人。”

  “我听说有的带面具的女人很变态,要是谁不小心到面具下的真面目就死缠着那人要娶她。”

  “那不就是嫁不出去的丑女了?”

  这些还在猛说废话的军官突然间都静了下了,睁大了眼睛和嘴巴,直直盯着我的脸,似乎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而我手里玩弄着刚刚从脸上摘下的面具,看着那些铜铃般的眼睛和火车洞般的大嘴,我的脸上不同得露出得意的笑容,对着他们长长的“哼~~”了一声。

  紫发军官最先回过神来,一边用刚才的表情盯着我一边用夸张的语气说道“哇!真是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丑啊,丑得不能再丑了!”

  “你去死!”

  我对着他的面部狠狠的送了他一拳,“啊”的一声,这群混蛋军官全缩了回去,听着隔壁不断传来的笑声,我气得全身发抖,恨不得把他们全都丢进粉碎机里让他们变成粉末!

第四十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