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章

    胖胖的女城主正坐在那张超大的被特殊加固过的床上,一只手一断把各种食物塞进嘴里,另一只手却在把玩一个刻满咒文盒子,这盒子是手下一名官员送来的,长三尺宽两尺,高六寸,手下的官员不会乱送些没用的东西,城里谁都知道,城主最喜欢古董。

  “奇怪,这盒子怎么打不开?”

  肥啫啫的手无论怎么用力,那盒子就是打不开,到最后,城主觉得这简直就是白费力气,一个古董只是放在那让人观赏就行,管他里面装的是什么。就在城主把盒子放在一边时,盒子,打开了,没人去动它,是盒子自己慢慢的打开了,看着盒盖缓缓升起,城守心里莫名的一跳,盒子里放着两个人偶,除了两个人偶外,盒子里还帖满了一张张黄色的,有着不知是文字还是图案的花纹,要是让任何一个知道中国历史的人见了就会知道,那些,都是一张张的咒符,而两个人偶被红线缠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两张可爱的脸“原来是两个男女人偶啊,用线缠着做什么?”

  城守抓起女人偶,没想到男人偶也跟着被拿起,原来缠着两个人偶的线是同一根啊。

  城主想看看这对人偶穿的是什么服装,以便确定这是哪个年代的古董。只是她和身边的男仆都没发现,就在两个人偶离开盒子,离开那些咒符的时候,两个人偶突然相视一笑,那笑容是那么的诡异,但可惜没有人发现。

  “该死,这线怎么缠了这么多。”

  城主花了半天时间也才解开一半的红线,没想到,就在这时,男女人偶突然一左一右的咬住城主的双手“啊,救命。”

  城主吓得大叫,使劲挥舞着双手想甩掉两个人偶,但两个人偶却死死咬住,不断吸食着城主的血,但是城主太胖了,吸一口血有半口是脂肪,也就在这时,缠在人偶身上的剩余红线突然一起断裂,盒子里的咒符连同盒子一起着火,把众人吓了一跳。也许是不想再一口血一口脂肪的吸,摆脱了红线压制的人偶一起扑向最近的男仆,一左一右的咬住男仆的颈部血管,这时,城守惊恐的看到,这两个人偶的身体,竟是肉身,木制的头却连着肉身,怎么会有这种怪物。

  被咬住的男仆转眼间就被吸成干尸,其他男仆们大惊失色,纷纷夺路而逃。

  肥胖的女城主拼命挪动着球一样的身体,但胖成她这样想动一动都难啊。

  吸饱了鲜血的两人偶不断变大,直到和常人一般大小,一男一女在城主面前出现,木质的头已经脱落,两张带着鹰钩鼻的脸显现出来“夫,这肥婆怎么处理?吃了吗?”

  “你想吃你吃吧,这头猪满身肥肉,刚才吸了她的血搞得我满嘴都是油,搞得我都想吐,她的肉我就更不想吃了。”

  这时,一队士兵闻讯冲了进来“夫,这回有吃的了,你六个我六个,刚刚好。”

  紧临着城守府而建的生命神殿里,一群神官整齐的站在大殿两旁,而在大殿中央,一男一女两个神灵正在谈些让神官们目瞪口呆的事,对于神灵而言,不管什么事都没有保密的必要,生命漫长的他们知道,任何秘密都会因时光的流逝而被公开,所以也就懒得为那些迟早会泄密的事苦苦保密,但神官们却不这样认为。

  “嗯”

  生命女神和风神突然感觉到一股从来没感觉过的气息,风神道“这气息好奇怪啊,邪里邪气的,又不是魔气……怎么这气息和秦琳妹妹身上的气息完全相反。”

  生命女神惊道“神气和魔气是完全相反的,秦琳的气息是仙气,和仙灵相反的……然到是秦琳以前提到过的……”

  两神顿时瞪大了眼神,一起叫道“妖物?”

  “菲太神官,你和其他神官马上到城守府里去,带上所有圣器,这次的对手可是我们从来没碰见过的妖物,所有人要小心。斐尔斯神官,你马上去通知其他神灵的神殿,让他们务必尽快赶来除妖。”

  “是”

  两名神官急匆匆退下,办他们该办的事去了。

  从生命女神开始下令的时候,风神就联系上了供奉他的风神殿“风神官们很快就会赶来,唉呀,我忘了派人通知秦琳妹妹了。”

  “不用了,这里妖气冲天,以秦琳的修为就算身在千里之外也知道这里有妖怪了。”

  我正躺在旅馆房顶数星星,数着数着,没想到就算着了,迷迷糊糊中感到身体越来越不舒服,到最后不舒服的感觉硬是把我从睡梦中弄醒,搞什么啊,以前身体可从没这样奇怪过。嗯!?妖气?

  远远望去,城守府已经燃起大火,妖气就是从那传出来的,妖怪?这回得玩真的了。

  当天冥带着我飞到城守府上空时,我这才清楚的看清城守府里情况:一群士兵(估计是原来城守府的卫兵)保护着一群神官向另一群穿着士兵盔甲的丧尸进行各种法术攻击,看样子除了死亡神殿和暗黑殿的神官,其他各神殿的神官都能在这找到。再看战场,地上没有尸体,每当有士兵不幸阵亡时,尸体就会变成丧尸,胡乱挥舞着刀剑攻击刚才还是战友的同伴。而风神和生命女神正和另一对男女打得精彩,风系、生命系魔法和奇奇怪怪的妖术打得平分秋色。妖气正是从这对男女身上发出的,也许是感觉到我身上有着和他们相反的气息,这对男女都后退一步,脱离和风神生命女神的战斗,抬头看着御剑在天的我,这时,风神和生命女神也看见了我,也退出战斗“秦琳妹妹,你怎么到现在才来啊,我们在这都打了半天了。”

  风神抹了把汉,而生命女神也是香汉淋淋,看样子的确打得够久,我不好意思的说道“我睡着啦,对不起啊。”

  生命女神白了我一道“睡睡睡,就知道睡,天天睡了吃吃了睡,小心以后你就和她一样。”

  顺着生命女神手指的方向,我看到了那个胖得不能再胖,但却非常美丽的女城主,这时她正躺在士兵和神官的背后不停的发抖。

  “安啦,再怎么样我也不会变成那样。”

  我对我自己可是很有自信的,也许我会变重,但是……练武的人想要变胖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因为经常都会搞出一身发达的肌肉而不是肥肉。

  “请问这位仙子名号。”

  也许是看不惯女神和仙女聊天吧,男妖怪忍不住了,两个神灵已经很不好对付,这时再来一个不知底细的剑仙,情况对他们不利,他决定先打听我的道号看看我是个无关紧要的小仙女还是实力超群的仙界高手。

  名号?我好像没这东西吧,对了,我记得嫦娥和刑天曾经叫我什么紫天仙子的,不知道算不算是名号,管他呢,先借来用用,想到这里,我有声有色的学着男妖怪的腔调道“在下紫天仙子,汝等是何妖孽?”

  这些妖怪可能是古代的吧,说起话来都怪怪的,不过我小说看得多,学起来也不是难事。

  男妖怪望向女妖怪,女妖怪低声说道“似乎听过,但想不起来是哪路仙人,应该不是什么厉害角色。”

  “我们乃西夏双鹰……”

  话才说道一半,一道红光就从男妖怪手中射向风神,搞偷袭!哼!

  眼看红光就要击中风神,因事出突然,风神自保已经来不及,生命女神更是来不及救援,眼看这位粗枝大叶的神就要伤在妖怪手中,一把三米多长的剑突然直直插在风神面前,红光击打在剑身上,被剑阻挡掉飘落在地,仔细看看,原本是根羽毛。

  突然出现的巨剑让在场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巨剑慢慢变下,最后变成一把平常大小的单手剑,飞回我手中。

  “风神哥哥,女神姐姐,你们先休息一下吧,这两个家伙让我收拾。”

  尽管风神一脸愤恨,想出手报复,但生命女神在他耳朵小声说了几句话后,风神这才和生命女神一起退到边上,观看仙妖之斗。

  “六丁六甲,天兵召来。”

  一队金盔金盔的天兵从天而降,扑向正在与神官、士兵、缠斗的丧尸群,这些天兵其实不是什么真正的天兵,和式神有点像,是一种高级的傀儡术,说白了就是把天上的云朵当材料做成的傀儡,不过平常修道者可没这本事做出这种级别的傀儡。由于天兵的加入,尸群很快就被搞定,神官们都松了一口气,这些丧尸不同于普通丧尸,是被妖怪用傀儡术制造出来的,战斗力比起普通丧尸高了不止一倍。

  消灭完丧尸后,天兵们扑向两妖怪,这时,两妖怪背后都伸出一对金色羽翼,双手变化为利爪,飞上高空,这两个妖怪果然是修练成精的老鹰,天兵们也尾随其后冲上天空,在天空中天兵与双妖展开白刃战,尽管天兵们都是些很强的傀儡,但两妖怪也不是易与之辈,打了好一会儿,天兵都被消灭干净,两妖怪也都受了些伤,虽然不重,但也让我知道了他们的实力。

  “我还以为你们有多强呢,连几个假人都打不过,西夏双鹰?名字很威风啊,可现在不是宋金交战的年代。看招喽,老妖怪们。”

  黑漆漆的天空中突然出现无数散发着光芒的紫色花瓣,围着两妖怪打转,就是不靠近双妖,搞得双妖异常紧张“夫,小心。”

  女妖怪看到漫天的紫色花瓣突然变成无数利剑,连忙出声示警“知道了,自己小心。”

  就在利剑刺向双妖时,大地上突然间飞沙走石,阴风卷着不知从哪来的巨石飞上天空,砸向闪着光芒的利剑,一阵金石交击声后,巨石,利剑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风神啊,那两妖怪还真有两下子,看样子刚才和我们打时没出真功夫。”

  “我们也没出真功夫啊,不过他们的功夫都好怪,仔细看。”

  两个神灵不出手帮忙也就算了,居然还在边上指指点点,可恶啊。

  这两只妖怪也没什么厉害,虽然刚才搞得声势浩大,但能破我的招术仅仅只是用了刚好可以克制“飞花行剑术”的法术而以“厉害,再接我一招。”

  哼,刚才这两个妖怪搞得飞沙走石,天昏地暗(现在本来就是夜晚,当然暗了)会让人以我为本事没他们大,那我也来个厉害的。”

  呼应着我体内的力量,天地间的力量在一瞬间像热油锅里加进了一滴水那样炸开(只限于方圆十公里范围),一切力量都异常活跃,受到这些力量的感染,原本黑漆漆的夜空渐渐变成紫色,这一切虽然很慢,两妖怪不是没想过趁机攻击我,但在几乎沸腾的能量海洋中每移动一寸都会受到巨大的能量冲击,如果硬冲的话还没到我面前就已经成为尸体了,法术攻击更是不可能,在这样的条件下就算施放法术也会被周围异常活跃的各种力量瞬间吞没,更何况我身上的仙气随着空气中能量的沸腾早已经呈几何倍数暴长,被仙气压制住的两妖怪身体异常难受,就像我刚才睡觉时那样,被难受的感觉搞醒,只是现在他们身上难受的感觉是我当时的十倍,想放法术?算了吧。

  伴随着能量的沸腾,天空中的云朵也变成紫色,这些紫色的云包围住了两妖怪,封锁住他们的行动,其实只是多此一举,他们早被我的仙气搞得苦不堪言,连动一动都有困难。

  紫色的天空中布满了闪电,以前我也多次这样吓人过(两次,一次在某森林中,还有一次在某个叫嫦娥的天仙住处),不过今天……怎么搞的,这些闪电全都聚集在天冥剑上?对了哦,我现在身处半空,天冥又是金属剑,当然会吸引雷电了,这些聚集过来的雷电可不是一般的雷电啊,是天劫之雷,别把其他神和仙所用的什么神罚之雷、五行神雷之类和它比,天劫之雷可不是任何神或仙能用的,现在它们就聚集在我的剑上,不用担心我会被天劫之雷击倒,天冥可是神兵啊!它知道该怎么做,我何不……,我的目光停留在被紫云包围的两妖怪上身。

  我将天冥平举过头顶,剑尖对准双妖,捏着剑决的左手中指和食指被一层充当绝缘体的真气包着,在天冥剑脊上一抹,附在天冥上的天劫之雷在这一抹之下疾速向双妖射去,可能是附在剑上的缘故吧,射出去的天劫之雷竟是剑形的,当剑形天劫之雷射出时,从紫色天空打下的的天劫之雷并没有继续击打在天冥上,而是打在射出去的剑形天劫之雷上,剑形天劫之雷在射向双妖的过程中不停融入新的天劫之雷,不断壮大到最双妖面前时竟显现出和紫色天空一样的颜色-紫色。

  紫云,双妖,在被紫色剑形天劫之雷击中时炸出刺眼紫色光芒,一时间原本就是呈现紫色的天与地被紫光盖过,当那让人眩晕的紫光消失后,天空中的紫色也在渐渐消退。

  这可是我自创的剑法哦,叫什么呢?我看着天空中还没完全消退的一抹紫色,就叫“紫天剑法”吧,嗯,即然是剑法应该不止一招,算了,以后再其他创招吧,现在先给这招起个名字,就叫……起手式?太老土了,飞剑式?不行,当时剑还在我手中,抹剑式?听起来像是用脖子抹剑,不行不行。

  想了半天,我终于想出一个算比较好的名字“剑魂行空”那个紫色的剑形天劫之雷看上去是很像传说中的剑魂,就这么定了。

第五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