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一章

    “就是这个?”

  风神疑惑的看着已经被烧成几块大小不等木炭的盒子“是……是,那些人就是从这盒子里跑出来的,盒子里原本是有很多黄纸片和两个缠着红绳的木偶,谁知道线一解开木偶就变人了,盒子也烧起来了。”

  不知道城守是被妖怪吓得还没缓过劲来,还是因为对眼前神灵的畏惧,说话时还有点发抖生命女神见已经不能从木炭中看出什么,问道“秦琳,这些妖怪是些什么妖怪?”

  “应该是山妖吧,两个妖怪的本体都是鹰。”

  “鹰?”

  风神问道“不是人吗?那秦琳妹妹你的本体是……”

  晕啊!别把我当成兽类啊!

  “我的本体是人类啊,你想到哪去了。”

  “鹰也能修炼?”

  “当然能!”

  “同样是修炼,为什么会出现仙和妖两种完全相反的情况?”

  被那两只妖怪一搞,两个神灵都对仙灵和妖怪感兴趣了“修炼方法不同啊,吸取天地正气,自然灵气修炼成的就是仙灵,而修炼中吸取大量阴秽之气飞升后就会变成妖怪,吸取大量阴秽之气,还没有强大到成为妖怪的地步虽然也叫妖怪,但却并不是真正妖怪,充其量也不过是些山精水怪之类不成气候的家伙,和你们这的魔兽有点相似。不过,因为大多数正气阳气聚集的地方都被人类修真者霸占,野兽想要修炼大多只得寻找阴秽之气聚集地,结果就搞得成仙的大多是人类,变成妖怪的大多是野兽。”

  “是这样啊,看来地球那地方还真是强手如云啊。”

  风神说道“不是这样啊,地球上大多数地方都是神和魔的势力范围,仙和妖仅仅只在亚洲东部活动,因为只有亚洲东部灵气重,想成仙成妖只能在那里,而且地球上的神个个都不正经也没两下子,就像上次碰到的那个宙斯,是奥林柏斯的神王,号称众神之王,色鬼一个,而且也没什么真功夫,被我阉了卖进神圣天国皇宫当太监。你们要是碰上地球上的神,把他们抓来当奴隶也不错,反正中国又没有几个神,能抓的都是外国那些烂神。”

  “被阉了?不是这么亏张吧!丢我们神的脸啊。”

  风神,生命女神吃了一惊,地球的神族那么不济??

  “咚咚咚”

  在城守府忙到中午才回来,因为两个神灵的降临搞得城守和神官兴奋过度,完全不在乎昨天晚上死了多少人,全都喜气洋洋的准备庆祝活动去了,两个神都被留了下来,至于我这位仙女,消灭妖怪的正主儿,却因为这个世界的人根本不知道仙灵是什么“东西”而把我冷落一边,刚想躺下睡个午觉,却被敲门声吵醒了。我只好先不睡了“中午好,丑女!”

  一开门,就看到那个紫头发的军官,想都不想,我关门“喂喂,丑女,别关门啊。”

  紫头发把一脚伸进门缝,身体扭动着打算跟进来“怎么一见面就关门,啊,疼啊……”

  我狠狠的踩在那只伸进来的脚上,紫头发吃疼,闪电般的把脚缩了回去,门“嘭”的一声关上了。

  这人有病,张口闭口就是“丑女”,可恶至极。

  被紫头发这么一搞,我再也没有心思睡觉,抓起床边的面具带上,打算上街逛逛。

  “丑……”

  没想到紫头发还站在门外,看他一张口,一指点在他哑穴上,看你再叫“丑什么丑,丑你个死人头。”

  紫头发拼命张大嘴巴,可就是发不出一点声音,而我,早就走远了,看你丑女丑女的叫得怪累的,让你的声带休息一会儿吧,反正我点穴时没用多大力,半个小时穴道自然会解。

  到了这座大城市我还没认真逛过,做为一个大型商业城市,除了进城时不太方便其他都不错,除了……小偷太多,走没几步就有不少小偷打算从我身上摸点零花钱,我可是仙女啊怎么可能会被偷呢,凡是敢打我主意的家伙,最后都被我点了穴,保持着各种各位偷盗时资势,像雕像一样站在街道正中央。

  逛了很久,却没买几样东西,因为昨天和妖怪斗法时我是穿着风系魔法师袍,见习法师的身份可能很快就会被人注意,购物时就多买了几套女呤游诗人穿的衣服,其他都是些食品之类的,不是我不想买其他的东西,也不是我没钱,我现在可是金币多得要命,而是因为这里的东西和地球上的东西相比做工实在太差太粗糙了,根本提不起我的购买yu望。

  “大家瞧瞧啊,我的这些奴隶多强壮,你看这女奴,胸部多大,脸多好看……”

  奴隶市场?怎么逛到这来了,嘿嘿,算你们这些奴隶贩子命不好被我碰到。

  几个正在叫卖的奴隶贩子突然静声了,不是他们不想叫,而是他们额头上都钉着一把袖里剑,这把剑在地球上可能是武林人士经常用的暗器,但在这个世界上却是我的独门凶器,我懒得对着奴隶主们一个一个警告,直接把杀了那几个叫卖奴隶的家伙,他们背后的奴隶主自然不会不知道。

  “死人啦,出人命啦!”

  街上乱成一团,有些奴隶趁乱逃跑,虽然最后有些成功逃了,但大部份还是被抓回来了。

  而我,这个杀人凶手,正坐在冒险者工会里,冷冷的看着奴隶贩子急匆匆的跑来招兵买马,而冒险者们也争相恐后的去接这个任务。

  “这位大哥”

  我拉住一位已经成功接下任务的斧战士“这任务才七个铜子,这也接?”

  斧战士说道“虽然才七个铜子,但却没有生命危险,最多被打上一鞭子,还可以看美人哩。”

  我不解的问道“什么意思?”

  “这个夜灵虽然没在魔武榜上,对上魔武榜上二三十名的人都是一招解决,估计实力能进入榜上前十名,但她自出现以来没杀过几个人,死在她手里的都是些奴隶贩子和纳加克政变时的几位皇子。而且据说纳加克的皇子还托人给她做了雕像,放在护国将军府前,那雕像我曾经见过,真是倾国大美女啊!”

  晕啊,斯达克那家伙什么时候给我做了雕像了……

  “你接不接任务啊?这任务可是不限人数的,能去多少就去多少。”

  “钱太少,我不感兴趣。”

  这些抢着接任务的家伙们,不知道倒底是为了什么才去接任务的,今天晚上不知道又要打晕多少人了。

  我回到旅馆,再次点哑了等在房门口的紫发军官,倒在床上,我得好好休息,这里可不是上次的中小型城市,城里的冒险者估计有好几万人吧,只要有一半接了任务那不累死我?更何况接任务的好像接近百分之百了。街上吵吵闹闹的,好像连军队都动员起来了。后来我才知道,因为城里来了两个神灵,城守不想这时候发生大规模事件给神留下不良印像,特地派军队来阻止夜灵,人海战术啊!

  黑色的皮衣、皮裙、皮靴、皮手套,再加上一根皮鞭,这就是“夜灵”的所有装备了,关于这条普通皮鞭,我居然听冒险者公会里的人说,那是用万年巨龙的龙皮龙筋制成,居说可以在兵器谱上排到五十名以上,没想到这条普通的皮鞭摇身一变居然成了神兵利器。而且我身上这套黑得发亮的皮装外头居然谣传可以顶得住火系禁句“焚世”的正面攻击。唉!别说火系禁句,就算拿根火柴一点,这套皮装皮鞭全都会烧成灰。

  城里的奴隶主们个个怕死,全都集中在一起,而在他们周围却是七万多名冒险者和十几万士兵,晕啊!加起来有二十多万了吧,太亏张了!二十多万人全都呆在城外的大型要塞里,里边还有十万名奴隶关着,所有的奴隶主都集中在一起,这样更好办,省得我一个一个找出来杀。奴隶集中起来也好办,到时候一起放了。

  要塞那满是铜钉的大门看似坚不可摧,上面还有不少魔法阵,但我仅打了一掌,大门“轰”的一声变成满天纷飞的碎片。

  怎么没人跑出来?直到我走到要塞中央的练兵场,还是没半个人影出现,从一开始灵觉就发现城里到处是人,只是埋伏好了不出来而以,而练兵场中央却有一个魔法陷井。即然你们挖好了坑让我跳,我不跳你们岂不是做白工了?那也太对不起你们了。

  我一脚踩进了那魔法陷井,本来空无一物的地面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魔法阵。

  “重力束缚阵?你们也太小看我了吧!”

  真气从脚底侵入地面,瞬间毁掉了魔法阵“封”

  几个神官突然跳出来,以极快的速度启动了另一个魔法阵,原来是连环魔法陷井啊,还好我不是普通人,要不然岂不被你们玩死了。

  “你们这些神官有没搞错,居然用圣光封魔阵对付我?”

  圣光封魔阵对付魔法师、魔兽和魔族都有很好的效果,就算对武者也能将其范围困在小小的范围内,不过,要是用来对付我……圣光封魔阵不但不会对我造成任何不便,散出来的力量反而会被我吸收。这个对我有好外的魔法阵我可不会笨到破坏它。

  “放箭”

  无数军方的弓箭手从藏身外跑出,对着我一阵齐射,我压根就没想闪躲,这些箭叮叮当当全被护身真气在半尺外挡了下来。

  “她的衣服上有守护魔法,快破防。”

  我晕!那个神官有没搞错,好像我全身穿的都是宝贝似的。

  军方的几位魔法师和冒险者公会的魔法师一起出现,一阵魔法攻击打得我身边尘土飞扬,要不是护身真气连灰尘都可以挡,这次我就要变成“土人”了。

  第二波箭雨来了,但依然没用。

  “你们玩够了吗?”

  我抽出鞭子“该我动手了吧。”

  我旋转着长鞭,将第三波箭雨全部扫落,这时第二波的魔法攻击才开始成形,而这时,我的身影已经跑到了弓箭手方阵中,长鞭扫动,眨眼功夫,整整一个中队的弓箭手全都七零八落的晕倒在地,第二波魔法正准备发射,魔法师们却发现我已经冲到他们中间,没有任何近战能力的魔法师和弓箭手一样倒在了地上。

  要塞中一座独立的城楼上出现了不少弓箭手,不同于刚才的齐射,这次射下来的箭又准又狠,我丢出几支袖里剑还击,几个弓箭手被袖里箭击中,虽然死不了,但却失去了战斗力,被其他的弓箭手换了下来。

  这些弓箭手好烦啊!干脆……

  我一掌打在城楼墙壁上,浑厚的真气将整个城楼震得晃动不己,而城楼的的士兵们也被真气震昏,不要怀疑,做为武林高手出身的剑仙中的任何一个都有这种能力。

  一下就搞定了躲在城楼里的好几万士兵,效率真高。

  “杀!”

  近千名全副武装的骑士排成标准的骑兵方阵,高速冲了过来,骑枪直直对着我,搞什么啊,练兵场虽然很宽,但如果让骑兵这么冲锋地方绝对不够,可是他们却这么做了。

  我懒得动手打,直接退到边上,看着骑兵们表演集体撞墙,包裹着钢铁盔甲的肉体撞成一堆,无可避免的,有些人被战友的骑枪扎中,不知是死是活。

  “杀呀!”

  这次换成步兵了,密密麻麻的士兵布满了要塞每一个角落,简直就像被掀了蚂蚁窝,每寸地方都有士兵,想用人海战术把我累死?没门!!

  天冥垂直的悬浮在我面前,只要我高兴,挥挥剑,整个要塞连同这些士兵都会化为灰尘,不过这些不是我要杀的人。我伸出手,弯曲中指,在剑身上弹了一下,清脆的剑音盖过了漫天喊杀声,剑音如同铁锤,重重的击打着每个人的心脉,士兵倒了一地,耳鼻处都出现血迹,他们死不了,只不过受了轻微内伤,我下手很有分寸的。

  一道斗气斜斩过来,却被我一掌击碎,化作星星点点的金色光斑。

  “厉害,看来夜灵小姐的实力比传闻中的还厉害,就算魔武榜上排第一位的狂魔剑客也未必能做到一击击倒十几万人。”

  从一间兵房里突然跑出两个人,从装扮上一个是剑士,另一个是魔导士级别的魔法师,说话的正是那个剑士,身高二米左右,瞎了一只眼睛,全身肌肉发达的程度只能用夸张来形容。边上的魔导师却瘦得不成样子,皮肤又黑,用“又黑又瘦”来形容他一点也不为过,但他那双眼却非常的犀利,被他的目光盯上很不舒服。

  “十几万人?有那么多吗?”

  独眼剑士笑道“不仅外边的这些士兵,还有那些躲着的好几万冒险者,全都被你刚才那一下给弄晕了。”

  原来那些后备人员也被我给搞晕了啊,这样就轻松多了。

  “你们也打算晕过去吗?”

  魔导士道“本来我们以为你是途有虚名,现在看你强得过份,我们可是手痒得很啊,不介意我们合击你吧,你实在太强了。”

  “你们不怕我杀了你?”

  “和你对战是最安全的,最多受点小伤,我们又不是奴隶贩子,你不会杀我们的,而且……”

  独眼战士看了一下墙边的那“堆”骑兵“我们不会像那些笨蛋一样,死在自己人手里。”

  可怜的骑兵,他们中间起码死了一半人,虽然不是我杀的,但却因我而死,就算活下来的那些骑兵也是目前所有人中伤的最重的一批,意外,意外。

  “我是魔武榜上第七名的独眼凶灵奥雷克,他是第九名的魔导圣者菲乐。”

  我笑道“瞎了只眼睛就只独眼凶灵,真是很帖切的绰号。”

  “夜灵小姐的绰号也不是叫‘倩影箭鞭’吗?也很帖切啊。”

  晕,我什么时候有绰号了。

  “我们出招了。”

  奥雷克尽全力向我斩出一剑,而菲乐也在同时完成了一个高级魔法。只听“啪啪”两声,地上又多了两个昏迷不醒的人,也不看看我是谁,一个仙灵再怎么不济也不会败在人的手里,哪怕那个人强得变态。

  在地牢里,我找到了大批昏迷不醒的奴隶,要一个一个叫醒这些数量多达十万的奴隶要叫到何年何月啊,干脆聚集大量水元素,把这些人淋了个落汤鸡,尽管每个人都被剑音击伤,但都是轻微内伤,不影响行动,过几个小时内伤就会自己好起来。

  “记住,不要打外面那些受伤的人的主意,好了,你们可以走了。”

  已经自由的奴隶欢呼着涌出门,汹涌的人流把我挤到了角落,那些全身酸臭不知几年没洗澡的家伙不断和我擦身而过,好脏啊!我靠着护身真气硬是把这些“恩将仇报”的家伙推离我身边。

  也不知过了多久人终于都走完了,该去找那些奴隶贩子了。

  我用水弄醒了一名士兵,据他说在要塞中央有个军官别院,奴隶主们就在那里。

  一路上七零八落的倒着不少士兵和冒险者,有个别实力较强的已经苏醒了,但仍然坐在原地迷迷糊糊的,得抓紧时间,要不然等会儿又要用剑音了。

  还没到军官别院,老远就听到一声惨叫“出什么事了?”

  我以最快的速度飞进别院,几个奴隶主和高级军官正被绑着丢在角落,身上湿淋淋的,看样子是被人用水浇醒的,地上倒着一个奴隶主,鲜血正不断从他咽喉喷出,而一个穿着破破烂烂衣服的银发少年奴隶正用一种恶狠狠的眼神盯着地上已经断气的奴隶主“我曾经说过,总有一天我要用我的角刺死你,你今天终于死在我手里了,哈哈哈。”

  接着少年将目光移到了其他奴隶主身上,奴隶主们吓得鬼叫起来“不要杀我啊!”

  “是他杀了你族人,不关我的事啊,别杀我。”

  “你已经报仇了,就放过我们吧。”

  “别杀我,你要什么我都给你,金子,美女要什么我给什么,只要你放了我。”

  “是啊是啊,杀了我你什么都得不到,放了我们吧,你要什么我都给。”

  “哼”

  少年冷笑道“就算我放了你们,夜灵很快就会到这来,你们今天是难逃一死,哈哈哈,平时你们装得多高贵啊。”

  少年突然前头撞到一个奴隶主胸口,奴隶主发出一声惨叫,太夸张了吧,只是被撞一下,没必要叫得这么凄惨吧,好像被刀扎了一样,等等,怎么那个奴隶主胸口有个洞?还有血?

  少年缓缓抬起头来,这时,我才看见,少年的头顶竟有一根大约十厘米左右的角,银白色的角混成银色的头发里一时间竟没让我发觉(我是蹲在房顶上向下看的,晚上光线又不好),从奴隶主胸口喷射出来的鲜血把银角银发染成一片红色。

  “你们这些军官,是帮凶。”

  一声惨叫,一名军官也命归黄泉。

  少年倒是杀得性起,在奴隶主与军官的惨叫声叫为死神不断增添着子民,混然不知守在外面的士兵已经苏醒,要塞里里外外的一切都在灵觉搜索范围之类,我已经注意到有一队卫兵到了门口。

  “嘭”

  门被撞开了,奴隶主与军官们看见卫兵后兴奋的叫道“来得正好,快把这小杂种杀了。”

  “这个角人杂种竟敢杀害军方要员,快点把他就地正法。”

  卫兵们手中的长枪刺向少年,要是我再不出手,这家伙就得完蛋了。

  长鞭一扫,击断了所有来袭长枪,本想抓着少年的后衣领,把他带走,没想到那件又脏又臭又破的衣服被我这么一抓,衣领“嘶”的一声和衣服分家了。

  没办法我只好拦腰抱住少年,破窗而走,当然,临走时我不会忘记让在每一个奴隶主的脑袋上留下把袖里剑!一跃出窗子,全要塞的士兵和冒险者都冲着这来了,尽管还有少数躺在地上,但已经有好几万人和我对上了,要死不死,那少年却还挣扎个不停,直到被我点了穴道才安静下来。哼,被我抓着应该不会很难受吧?闻着你身上怪味才叫难受!这身的污垢没有几年时间是积不下来的。

  弓箭,各种魔法弹全都冲着我来了,要用接下这些攻击太轻松了,护身真气和长鞭哪个都能轻松胜任,不过奴隶已经放光了,奴隶贩子也死光了,现在再和他们打已经没意义了,趁现在天还没亮,闪人喽。

第五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