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二章

    水系魔法特有的蓝光闪过,原本空空浴缸里盛满了清水,再对着水里丢两个小火球,试了试温度,嗯,刚刚好“你先把澡洗了吧,全身臭死了。”

  全旅馆最好的客房当然会附带有浴室,把那角人少年丢进浴室后我回到房中,看着天花板发呆,实在没想到,这个角人的身子骨居然那么好,就算是在中国也没几个像他那么适合习武的人,没想到这个世界的人不适合学习真气,而一个亚人类却有这么好的资质,在武侠小说中那些武林高手只要看一眼就知道一个人资质如何,我没那好眼力,但只要和人碰一碰,对方的情况我就都知道了。

  现在我完全能体会出为什么武侠小说中的高手个个碰到资质奇佳的人都争先恐后的收徒,甚至不惜大打出手争夺徒弟,因为我想在也有这种打算了,良材难遇啊,说不定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夜灵小姐……我洗完了”

  角人少年畏畏缩缩的站在浴室门口,一点也看不出他刚才杀人时的凶狠“洗完了?你还穿着这件又脏又臭又破的衣服啊,不等于没洗?”

  “……我………我没有其他的衣服。”

  唉,我怎么忘了这个,我也不可能有男人的衣服啊,现在去买,服装店都没开吧。

  对了,我怎么把他给忘了!我把目光转向身后的墙壁,在墙壁的另一边,住着个紫头发的军官,每天都丑女丑女的叫我,今天偷你的衣服,做为对你的惩罚!

  “等我一会儿。”

  我从窗口钻进紫头发的房间,他居然不在?

  不在更好,更方便,打开他的皮箱,不仅取走了一套外衣,连内衣内裤都拿了一套。

  把那些偷来的“脏”衣放到角人少年手中“重新洗一次澡,换上这些衣服,记得洗干净点,洗不干净就用刷子刷。”

  “谢谢您救了我。”

  片刻后,头发还滴着水珠的角人站在我面前,嗯,比刚才干净多了。

  “举手之劳,你叫什么名字?”

  “疾光·银角”

  “银角?和你头上的角很相配的名字啊,我叫秦琳。”

  “银角是姓……”

  “姓氏排在后头啊?”

  “是啊”

  “今后你有什么打算呢?”

  “不知道。”

  “不知道?那就是没有目标了?”

  我笑道“那就当我徒弟吧!我教你功夫。”

  “当你徒弟?我?”

  疾光愣了一下“不,我不当你徒弟?”

  “为什么?”

  这次轮到我觉得意外了,这家伙倒底在想什么啊,有我这个超级高手当师傅,有多少人想当我徒弟却找不到我拜师,这些好的机会居然不珍惜!

  “我不学人类的武技,人类是我的仇敌。”

  “原来你把我当仇人了?”

  这家伙太可恶了,救了他居然把我当仇人,恩将仇报!

  “不是不是,您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怎么敢把你当仇人,我是说我的仇人是人类……”

  虽然疾光说得不清不楚,但以我的智慧当然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你的意思是,我不是人类了?那我是什么?猪还是狗?你给我说清楚!”

  我详装发怒,疾光慌了,连忙说道“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既然不是,那你就当我徒弟。”

  “不!我不学人类的武技。”

  疾光的口气没有半点回旋余地。

  整个晚上,我都用各种方法试图说服这个死顽固,但他的回答从头到底就是两个字“不学”,你真的想不学无术吗?

  “凭你这种单薄的身材去学兽人武技简直不可能,我的武技却最适合你。”

  “不学”

  …………

  一直到天亮,我说得口都干了他就是不答应,可恶,武侠小说里那些修为比我低不知多少的“高人”一说“就收你为徒吧”主角们马上跪下磕头,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千恩万谢,可是现在我都想给这头顽牛磕头请他当我徒弟了,为什么上天对我如此不公。

  “咚咚咚”

  直到早晨一阵敲门声阻止了我继续“演说”,看着疾光四处想找地方躲藏,我笑道“不用怕,应该是小二送早餐来了。”

  但是门一打开,站在门口的却不是店小二,而是……

  “丑女,昨天……”

  不由分说,我就打算关门,紫头发的脚也像昨天那样伸进门缝,像昨天一样我一脚踩下,却发现踩到的不是皮靴,而是铁靴。

  “嘿嘿,因为昨天出了点事,城里戒严,所以我穿了盔甲而不是军装。”

  突然,他的目光直勾勾的看着我身后,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杀气,不用想就知道他发现了疾光,一道小闪电从我指尖射出,打在铁靴上。

  “啊!”

  紫头发再次惨叫着缩回脚,我趁机把门关上。

  “那个军官他认得我,昨天晚上我差点就杀了他。”

  晕啊,原来被疾光捆起来的军官中就有紫头发一个!

  房门被砸开,紫头发手提剑阴着脸走进来“他是个奴隶,手里有好几条人命,怎么会在你这里。”

  我白了紫头发一眼“自己想想喽。”

  “当时他是被夜灵救走的。”

  紫头发沉思了一会儿“你是夜灵?”

  “聪明,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把这奴隶带回去接受火刑。”

  紫头发做势欲抓疾光,疾光也摆出战斗的架势,我站到他们中间“你们两位,别当我不存在好不好,这里是我的房间,你们想在这里做什么都得经过我充许。”

  “我要把这奴隶抓回去。”

  “要是我不让呢?”

  “你敢阻拦军官执法?”

  我笑道“我就敢,你想怎么样?动粗?你自认为能走得过几招,而且……”

  我用一种带用杀意的眼神盯着紫发军官“你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也见到了我的长相,我是不是该杀人灭口呢?”

  紫发军官头上已经出现了细细的汗珠,看样子他也怕死。

  我将一把袖里剑拿在手中把玩,一边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我不会说出去的……”

  “可我相信只有死人才会不说话。不过……我不喜欢杀人,我想到一个更好的办法,只要让别人不相信你的话就行了。”

  “不相信我的话?”

  我将一张隐身符帖在疾光身上,吩咐他无如何都不要动,别人看不到他的。

  “嘶”

  我将身上的魔法袍撕开,一大片肌肤都暴露在空气中,让两人看得眼睛都直了“救命啊!非礼啊,有色狼,强奸啊!”

  我坐在地上,鼓足了劲拼命叫喊,不但整个旅馆,连大街让都能听到我的叫声,清晨的宁静就这样被打破了。

  想英雄救命的人绝不在少数,喊声一起,许多拿着刀子棍子的人都冲了进来,有的人嘴里还含着牙刷。

  “我不是……”

  紫发军官还想解释什么,但是没有用,这些人只看到:一个穿着盔甲的色狼手提长剑正在准备暴力侵犯一名绝色少女,每个人都暗自庆幸来得及时,没让色狼糟蹋了这名花季少女。

  “我看到他这两都在这间房门口打转,果然不是好东西,打他”

  乒乒乓乓一阵打斗后,紫发军官被从人扒了盔甲吊着继续打。这时,众人发现他盔甲下面穿着军装,就让人通知宪兵队,但没想到,来的士兵中竟有他的朋友。

  “隆特?你怎么……”

  一个胖胖的军官似乎认识紫发军官,胖军官看了看被吊起来毒打的紫发军官,再看了看围在四周的人群,接着又看到倒在一旁假装哭泣衣衫不整的我,恍然大悟“你小子……我早就知道你想打她主意,没想到你动作这么快!还来强的!”

  “不是这样。”

  紫发军官叫道“她……她……她是夜灵,就是昨天晚上那个……”

  边上一名高个军官问道“怎么回事?”

  “是这样,他叫隆特,是从首都来的视察军官,他来这的第二天我和其他几个同僚来他这喝酒,后来发现隔壁住着个超级大美女,当时隆特就说一定要把她搞上手……但没想到他会用寻找夜灵这种理由……”

  紫发军官叫道“她真的是夜灵,我真的没做什么,我只是来抓奴隶的。”

  “借口!首都来的就可以胡做非为吗?你不但破门而入,还……如果他真是夜灵,会让你撕她的衣服吗?”

  高个军官明显是这群军人职位最高的“押回去。”

  其他人围在我身边安慰我,个个都不想走,最后我向乎是用赶的让他们离开。

  嘿嘿!紫头发的家伙这下就算说什么都没人会相信了。

  “喂,疾光,出来啦。”

  虽然隐身符的效果还在,但我依然能找出他的所在位置,一把撕掉了那张隐身符?

  “不是吧!睡着了?”

  这家伙睡得倒挺香的,刚才那么吵闹居然能睡得着,I服了YOU,也许是奴隶生活条件实在太艰苦了吧,把地毯当订还睡得挺香的。

  他是睡得香,可我还在发愁怎么让他当我徒弟,不然放走了这块美玉,不小心被外面的士兵碰到,死在哪角落可就是浪费了。

  有了!管他同意不同意,先改造他的经脉,让他直接跃入先天之境,等他体内有了一定的真气基础就算他当我徒弟,我也是他有实无名的师傅了,嘿嘿。

  说做就做,趁他睡着,我轻轻的扶起他,我本来想点他穴道让他睡得更香再动手,但是穴道被封真气无论如何是运行不起来的,我只能把动作尽量放轻,尽可能不惊动他。以前只是给斯达克扩充了一下经脉,但现在可不一样,斯达克资质不好,武功再强也有极限,但疾光不同,虽然他的资质没有我、天华、欧阳耿的资质那样好得夸张(两三年时间修炼成剑仙,夸张不夸张),但也是百年难遇的练武奇材。

  花了好久把他弄成打坐姿势,让他背靠着墙。终于可以开始了,我把大量真气聚集在右手食指,聚量了大量真气的食指发出柔和的紫光,那是我体内真气的颜色,我轻轻的将食指点在疾光印堂穴上,真气透过指尖进入疾光体内,由于疾光体内没有任何真气,我的真气就好像黄河溃堤一般在他体内横冲直撞,以极快的速度充填疾光全身所有经脉和穴道,汹涌的真气在我的控制下扩充了下丹甲,接着回头冲撞位于胸口的中丹甲,练武者如果只练下丹田永远都只是个普通的武林高手,而如果只修炼上丹田,那就只是个普通的魔法师,顶多让你当上魔导师、大魔导师,中丹田只有在上下两个丹田都修炼,而且都有一定火候时才能修炼,如果三个丹田一起修炼,再加上资质好,有一定机会就可以成仙飞升。我将真气注入疾光体内时就是从上丹田注入的,顺手就把上丹田——那个被魔法师们称为精神之海的地方给开发了,现在就只剩中丹田了,三个丹田里要算中丹田最难搞定,就算是仙灵也得小心翼翼,中丹田就像个炸弹,一不小心就会发生“气爆”,到时候不但中丹田完蛋,上丹田和下丹田也会一起被毁,如果那种情况发生,我可以保证疾光好好的活着,不会有任何异常,只是不能修炼任何真气斗气或魔法,到时候再好的资质又有什么用。

  真气一次又一次撞击中丹田,原本封闭的严严实实中丹田已经有一丝松动,只要再这样冲击一段时间,中丹田就会门户大开,在中丹田没有打开之前我只能改造处于身体外围的经脉、穴道,只要中丹田一开,存在身体深处的隐穴隐脉都可以一起改造。

  几百次对中丹田的冲击大大损耗了我的真气,这也是我第一次出现真气严重损耗的情况,偏偏这时候,不知哪来的一股光系魔法力量在疾光头部,猛攻上丹田,上丹田可是我输入真气的地方啊,我也是通过上丹田控制那些已经进入疾光体内的真气的,要是有什么闪失那些真气百分百会失控,到时候……我可不会天真的认为没有任何真气修为的疾光的身体能受得了真气暴走,即使他体内除隐穴隐脉外的所有经脉穴道都被我改造过。

  没办法,只好分出一部份真气去对付那股光系力量,什么?被消灭了?不可能,光系魔法力虽然在魔法元素中虽然算是强横的,但那也属于自然界表层力量,而真气可是自然界底层力量,是构建宇宙的基础力量之一啊,怎么可能会斗不过光元素?

  我分出更多的真气去阻挡那股光元素,同时暂时停止了对中丹田的冲击,用内视查看了一下,好家伙,这些光元素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是那些神官主教之类没法比的,是我见过的最纯净的光元素,这种光元素只有在独角兽和光神那儿才能见到,没想到他也有!

  真气与魔法之间的力量对比相当于独木舟与航空母舰的体积对比,但是我先前调用的真气太少,被这些光元素来了个“蚂蚁啃大象”以绝对的数量优势取胜。现在嘛,数量和质量可都是真气占了上风。在光元素节节败后,我终于发现了这些该死的、只会捣乱的光元素是从哪来的了。它们就是从疾光头上那根角上来的!即然是疾光本身的力量,我也打消了将这些光元素全部毁灭的念头,我也不想再和这些无聊的光元素多做纠缠,更何况现在的情况也不可能继续冲击中丹田,改天再说吧!

  在收回所有真气之前,我顺手在角和上丹田之间做了个力量通道,这样一来疾光学起光系魔法就会事半功倍,就算将来他想学其他系的魔法也不要紧,反正这个力量通道是我建的,拆掉也是轻而易举的事。

  收功完毕,我已经是一身大汗了,洗了个澡换了件衣服,上街给这个无名有实的徒弟买衣物去了,想要不让人看到他头上的角,简单,买顶帽子就行了,不过他的角又太长了,普通帽子不行,对了,魔法师的服装里除了连着帽子的法袍外还有一套没有帽子,但配有一顶高高尖帽的法袍,就买那个吧。

第五十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