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三章

    “你醒了?”

  当疾光醒过来时,我把三套法袍、法师帽、软皮靴丢给他“我先帮你买了这些衣服,免得脏了换洗不方便。”

  “谢谢”

  疾光接过衣物“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又不当你徒弟。”

  “别把话说得那么死嘛,说不定哪天你开窍了,到时候就会到我这来学功夫。”

  “到时候再说吧,我去换衣服。”

  换衣服?哦!对了,疾光身上还穿着昨天我从紫头发那偷来的军装,穿它上街就有点显眼了。片刻之后,疾光穿着一件深蓝色的魔法袍走出浴室“带上这个。”

  我把尖帽带到他头顶,把他头顶那根银白色的角完全盖住了,这下子,一个冒牌的水系魔法师延生了。

  “这是正式魔法师穿的,我这样穿会不会太显眼了?”

  疾光有点担心“你又不是通辑犯,你只是想隐藏身份在人类中寻找自己族人吧,那这样的打扮刚刚好。”

  “你怎么知道……”

  我笑道“睡觉时说梦话会把什么事都说出来的,HOHO。不过我建议你还是先学点本事的好,虽然你还不是我徒弟,但我可以指点你一些武功啊,是指点,不是传授哦。”

  “这个……”

  疾光似乎有些动心“我想先去索亚找兽人和精灵学点本领。”

  哼,眼前有个本领高强的师傅不找,偏偏要舍近求远的去找那些没多少斤两的武者,种族问题那么重要吗?

  “好,不过我先和你说明白了,你是个练武奇材,我不会让那些没多少本事的平庸武者把你给浪费了,你要拜师其码也要拜能接住我十招的人为师,我这也是为你好,知道吗?

  “知道了,谢谢夜灵小姐。”

  “改叫秦琳吧,不然要不了多久人人都知道夜灵是谁了。另外再把小姐两字去掉”

  “是”

  我想了想,问道“龙族的聚居地是不是在天龙王国内?”

  “对!您想做什么?”

  疾光疑惑的问道,突然间我问起龙族的事让他感到意外“索亚的那些兽人和精灵绝对接不住我一招的,就算是精灵女王和兽人王联手能不能顶住我两招也成问题,所以我想看看那些以实力强横闻名的龙族够不够资格当你师傅。你等我,我换件衣服。”

  “龙族?”

  这可是疾光想都不敢想的,找龙族当师傅!这想法够疯狂的。我在浴室里换上买来不久的呤游诗人服装时,疾光问道“夜……秦琳,那个……龙族一向是不许人进入他们领地的。”

  “放心啦,我有龙族信物,龙族不会为难我的。”

  “什么!龙族信物!”

  疾光大感意外,龙族信物可是他从没听过的,别说他,这世界上也没几个人知道有这东西,因为那可是龙神亲自交给我的,只是我不知道那信物能不能顶用,必竟我还没到过龙族居住地,不过龙神应该没理由会骗我。

  “那您干嘛打扮成这样?”

  疾光看到我转眼间从见习魔法师变成呤游诗人,感到不解“前天晚上我穿着法师袍在城守府和两只妖怪打了一架,刚才上街时发现卫兵和神官已经在找我了,要是被他们找到就会像那两个神一样被拉住强行‘软禁’在舞会和宴会上,我讨厌那种情况。”

  天冥飞出窗外,在紧靠着窗口的地方变大,直到看上去能稳坐两三个人为止“上来吧!”

  “这是……”

  疾光从来见过听说过剑能载人飞行,一时间迟疑着没上来“发什么呆啊,快上来。”

  “哦哦”

  疾光小心翼翼的爬上天冥,天冥很不高兴除我以外的人坐在它身上,轻呤一声,以示不满,我在剑柄上轻拍两下,安慰安慰他。

  龙族的居住地有五万平方分里,其间有山有河有森林,还有一个小湖和小平原,其中最高的“升龙山”山顶长年积雪,可以说龙族的地盘捅有除冰原和沙漠海洋外几乎所有的地形地貌。

  也许是御剑飞行的速度太快,在边界巡逻的龙来不及阻挡,一直飞到龙族居住地中心“龙牙山”才被几只龙拦了下来。

  “站住,你们是谁?”

  看到我们以“奇怪”的方式飞进龙族地盘,一群龙将我们团团围住,我正要说明来历,却听到一声暴呵“你们这些小辈在做什么,龙神说过的话都忘了吗?御剑而飞是剑仙特有的招牌,她们是龙神的朋友,你们怎么能这么无礼。”

  哈!看来龙神早就帮我搞定了一切,平时看他那副笨笨的样子,没想到倒挺照顾我的,知道我迟早要来龙族玩,特地通知龙族,不像死神,上次我都跑到死亡神殿差点和亡灵法师打起来才跑出来叫停火。

  当最后一个日本人全身溃烂的痛苦死去时,宣告了一个民族灭亡。

  “干杯,庆祝魂的诅咒成功,轻松消灭那些****的。”

  心镜和几位同事正欢天喜地的庆祝着“怎么三个头头和魂都没来?”

  苏媚儿道“听魂说好像出紧急事件。”

  “日本人都死光了,还会有什么事?”

  “这次不是日本人,是那些被赶到头头们和魂赶其他异空间的神仙妖魔出了事情。”

  “是啊,出大事了,还有没有菜啊?”

  执法者推门进来,坐在一个空位上,开始大吃大喝,审判者也跟在执法者后面进来,一言不发的坐下心境问道“什么大事?能不能透露一下?”

  “大事还不止一件,最大的事是被魂打发到修罗界的欧阳耿快把那里翻了天,现在魂已经有打算把欧阳耿送到秦琳身边的想法了,不然修罗界就要被毁了。”

  苏媚儿道“不会吧,那么严重?修罗界可是强者如云啊,欧阳哥哥居然能在那闹出事?那么厉害!”

  “你是不是认识他?”

  执法者惊道,实在想不到苏媚尔居然认识欧阳耿“当然认识,不仅我认识,魂也认识欧阳哥哥,还认识和欧阳哥哥在一起的秦家两姐弟。”

  “秦家两姐弟?是秦琳和秦天华吗?”

  执法者试探性的问道“对啊,然到蚩尤伯伯也认识他们?”

  原来,执法者真正的身份是蚩尤,周围几人表情并没有异常,显然是早就知道执法者的真正身份“当然,我和秦家两姐弟还有欧阳耿非常早就认识了,倒是你和魂什么时候认识他们的?”

  “这个啊,说来话长了。”

  苏媚儿喝了口饮料“伯伯应该知道世界上最富有的商业集团是我名下的蓝梦纱吧,那你知不知道排第七的集团是谁的产业?”

  蚩尤想了想“排第七的,好像是个姓秦的人,然到……”

  “对!秦氏天堂的秦义信和陈心娇就是秦琳和秦天华的父母。他们是成功的企业家,但是却是世界上最绝情最可恶最冷血的父母,自秦家两姐弟出生以来,这两人从来就没有关心过自己的孩子,只是每个月丢给秦琳和秦天华一笔数目可观的生活费,压根没尽过一点父母的责任,与其说秦天华是被保姆带大的倒不如说是被秦琳照顾大的,而秦琳仅比秦天华大一岁,家里无论什么事都得秦琳去做。”

  “原来秦家有这样的家事啊,但就算这样也不能说绝情啊,只能说忙于事业无心照顾家业吧!”

  心境问道“你别打断,我还没说完呢,我是在幼儿园和秦琳认识的,我和她是很要好的朋友,所以对她们家的事比较清楚,当时魂和欧阳耿都还不认识秦家两姐弟,在秦天华九岁那年,有一天,因为同学骂他是‘父母不要的野种’回家向秦琳吵着要见父母,当时我也在场,唉!那时候秦天华不懂事,没有秦琳那么早熟,不听哄也不听劝,当天晚上趁姐姐睡着的时候带了钱坐火车跑了,秦琳把弟弟出走的事告诉父母,但换来的却是一顿骂,说‘不要因为小事打扰我们’就把电话挂了,秦琳不死心,一直打电话请求父母用关系网帮忙寻找,但多打几个电话的结果却是秦义信叫电信关停了秦琳的电话。最后几个电话还是秦琳跑出去打公用电话的。”

  “居然有这种父母!”

  心境愤愤的说道“不要老是打断我说话!”

  苏媚儿白了心境一眼“后来,秦琳花钱买通火车站,观看火车站的安全录像,才知到了秦天华所乘坐火车的班次和目的地,孤身前往北京。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运气坏,到北京的第二天就找到了秦天华,但当时秦琳看见秦天华时的情况是……秦天华被人贩子诱骗,正要上人贩子的车。秦琳上前阻止,就这样和人贩子起了冲突,后来几个人贩子把秦天华捆了丢上车,用铁棍死命的打秦琳,要不是当时欧阳家的人正好经过,恐怕秦琳会死得连魂都没法救他。当时我记得当时路过的是欧阳耿的一个堂兄,欧阳耿也在场,看到几个大汉正打一个小女孩,眼看就要打死了,欧阳耿和他堂兄连忙让身边的保镖去救人。不过还是迟了一步,因为伤太重,秦琳在送医院的路上就死了。”

  “死了?不可能!秦琳怎么会死?”

  蚩尤不相信的说道苏媚儿气呼呼的说道“伯伯!怎么连你也打断我说话!倒底想不想听我说!”

  “好好好,我不说话,我不说话,快点继续说。”

  “秦琳的确是死了,后来听魂也是这么说的,而且我也看过秦琳的伤情报告:颅骨破碎,左手臂三处骨折,右手五处骨折,左手手掌骨骼全部粉碎,肋骨断了七根,其中三根刺入内脏,脊柱骨断成三节,两条腿骨也都有好几处骨折,左眼眼珠暴裂,有根铁棍从左眼框刺入大脑,受了这样的伤的确不能说是送医院路上死掉,而应该说当场死亡才是,只不过秦天华不能接受秦琳的死,丢出一堆钱强行要医生进行救护,虽然救不活但是因为钱的原因医院还是装模做样的动起了手术,与其说是手术倒不如说是解剖尸体,三天后医院见秦天华的钱用完了就下了张死亡通知书中止了手术。在这期间秦琳的父母正在北京开会,也知道秦琳死亡的事,开会地点离给秦琳动手术的医院仅一公里半的路程,但那两个家伙不但没有来医院见秦琳最后一面,还打电话对秦天华说不要在死人身上浪费钱,最后还拒绝了秦天华更多资金支付医药费的请求。当秦琳被推进停尸体房的时候,魂刚好在场,看到秦天华趴在秦琳尸体上哭得死去活来,而秦琳的灵魂又一直围着秦天华打转没有离开,就顺手把秦琳救活了。秦家姐妹就是这么和魂认识的,只不过秦琳和秦天华只知道魂的人类名字,并不知道魂指的是谁,魂和他们交往了一段时间后又通过他们和欧阳家的欧阳耿认识了,不过魂把欧阳耿打发到修罗界时披着披风蒙着面,保证欧阳耿看不出来。秦琳后来跑到长白山修炼的那段时间秦天华好像疯了一样到处找,幸好最后秦琳完好无损的回来了,回来以后不知怎么的就成仙了,连她自己都莫名其妙。好了,我说完了”

  “那个欧阳耿的家族是不是排位仅次于秦家的那个‘阳光集团’的欧阳家?”

  蚩尤问道“对,就是那个欧阳家。”

  “媚儿”

  心境湊近苏媚儿“秦家的家长实在不像话,不如让蓝梦纱把它吞了吧,反正秦家两姐弟已经跑到异世界去了,就算替他们出口气吧。”

  “这样不好吧,秦家虽然影响力不如蓝梦纱,但它控制着非洲和欧洲大部份的重工业,中亚和东亚有相当部份的轻工产品也是从秦家手中出来的,要是我们吞了秦家,这些地方肯定会乱上一阵子。而且各国和其他集团对我们也会更加戒备。”

  “说到秦天华,第二件大事就和他有关系。”

  蚩尤说道“秦天华和嫦娥一起对上了另一个太古时代的剑仙,而且把对方打得很惨。”

  “那又怎么样?”

  苏媚儿问道“剑仙之间打来打去有什么奇怪的?”

  “问题不是剑仙之间争斗,而是秦天华和嫦娥联手的事。”

  蚩尤露出疑惑的表情“嫦娥和后羿曾经把秦琳害得很惨,秦天华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放过嫦娥的,怎么可能和她联手?”

  “哗,秦琳姐姐真了不起,居然能和嫦娥结仇。”

  蚩尤一阵眩晕,几乎倒地,结仇也叫了不起?要不要告诉她后羿的脑袋还是秦天华砍掉的呢?算了还是别说了,不然这小妮子说不定又会说出什么惊人之语。

  几个小时后,在一个无人的小巷子里,突然传出惊恐的叫声“妖怪!!”

  几个混混模样的惊恐的看着眼前一个魁梧大汉,在混混与大汉之前倒几个残缺不全的尸体,死状奇惨“嘿嘿,你们也知道怕啊,要是十几年前下手轻点我今天倒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

  混混头用颤抖的声音问道“十几年前,我们没做过什么啊,您会不会认错人了?”

  “不会的,为了找你们,我特地跑到命运女神那查过了,就是你们,一个不多一个不少全在这,看样子你们是想不起来了,那就让我告诉你们做错了什么吧,十二年前你们想诱拐一个大约八九岁大的小男孩时,有个差不多年纪的小女孩冲过来阻止你们,后来那女孩被你们活活打死,还记不记得?”

  “是……那件事,他们被人救走了啊,怎么可能。你是那女孩的父亲请你来的?”

  混混头吓出了一身冷汗,当时两个小孩被人救走时他从那些保镖的打扮上看出惹了不该惹的人,带着一帮小弟躲了十二年,没想到惹的人物竟不是一般人物,连妖怪都出动了。

  “不是,那女孩的父母都是些混蛋,要不是他们是那女孩的父母我会连他们一起杀,听着,那女孩是我朋友,我蚩尤决不许有人这样对我朋友,你们都死吧。”

  同一时间,“秦氏天堂”业务部大楼电梯内“你们是秦义信,陈心娇?”

  电梯内突然出现了一个全身都是肌肉的青年女子,虽然全身都是鼓鼓的肌肉,但资色却秀美无比,甚至在嫦娥、秦琳之上。

  “是,您有什么事吗?”

  陈心娇感觉对方来意不善,用眼神通知周围保镖注意,而秦义信却看着肌肉女美丽的面容,呆了,一脸猪哥样“你们是不是秦琳、秦天华的父母?”

  “是,怎么了?是不是他们惹什么祸了?”

  “你知不知道他们俩在哪里?”

  陈天娇应道“应该还在家里吧,也可能还在上学……”

  “你XX的,果然和苏媚儿说的一样,两个没人性的父母,自己孩子失踪了快两年还没发觉,做父母做倒你们这份上也算够绝的,今天不让你们吃拳头实在难消我心中的恶气!”

  肌肉女突然暴跳起来,电梯里“乒乒乓乓”的打起来,当电梯一开,肌肉女扬长而去,留下电梯里一对被打成猪头的男女和四个被打晕的保镖。

  “秦家妹子,不是我炎帝故意和你父母过不去,而是我实在忍不住了!”

第五十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