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六章

    最后几个和龙族族长、长老缠斗的魔族被敖空一枪一个全部挑死,大殿上现在就只剩下暴雪还在和魔族打得火热,看到同伴死的死,晕的晕,那个原本还能和暴雪打得族鼓相当的魔族哪有办法专心打斗,一分神,被暴雪喷出的龙炎烧得连灰都不剩。

  “原来有隔音结界,怪不得打得那么激烈守卫没反应。”

  暴雪查看了一下四周,龙抓一挥,那道不知什么时候被魔族设下的隔音结界就彻底毁坏了。

  我收回保护着疾光的剑阵“你觉得我的功夫怎么样?”

  “强,强得不知怎么形容。”

  尽管周围的龙族个个“原形必露”,但由于我并没有把气息收回,有着安抚心灵作用的仙灵之气令疾光在龙族面前不再显得那么害怕。

  “愿不愿意当我徒弟?”

  “给我点时间,让我考虑一下。”

  我差点背过气去,我真不知道怎么形容他,要不是看他资质好,我早就拎着他的后领,对着他的屁股,一脚把他踢到西伯利亚去了,哪还会在这让他“考虑”。哼,实在不行,就用刀架在他脖子上,我就不信他不答应。

  这时,龙族警卫已经进来了,把地上的尸体和那些被我点晕的魔族全部带走,而龙族这边,虽然几名长老被伤到要害,但靠着强大的生命力,硬是没断气,甚至还脱离了生命危险,伤势痊愈不过是时间问题。

  “暴雪,你带他们去禁地看看,我怕魔族会对禁地动手。”

  族长看上去很疲惫,对我说道“这次魔族的‘幻之武士’全数出动,就算把我族灭了也不无可能,现在只能借助你们的力量了。”

  “没事,反正我也闲得发慌。”

  本来不想和禁地有什么关系的,世事出人意料啊所谓的禁地,就是一个山洞,只不过洞里全是充满了魔法力量的水晶,这么多魔法水晶集中在一起,真是少见啊。

  “看来没什么事啊,一切正常。”

  那个就是被封印在里面的超强人类战士吗?洞里有一块几十米高的水晶,透过水晶,可以清晰的看见里面有个人影。

  我向前走进几步想看个清楚,突然腿一软,“扑通”倒在地上“秦琳,你怎么了”

  “怎么回事?”

  “出什么事了”

  我感到体内的力量在外泄,无论是真气还是仙力,都在以极快的速度流失,我艰难的抬起头,这个平时很容易做的事现在却费尽了我所有的体力,是那把剑,和那个人一起封在水晶里的剑在吸收我的力量,我再也没有体力支持抬头的动作,头一低,全身再没有力气动了。

  “怎么了?”

  我感觉被人抱起,费劲的睁开眼睛,我正被敖空抱着,疾光在查看我身上是否有伤口,而暴雪则警惕的注意四周“剑……水晶里的。”

  我已经发不出声音了,只能用口形告诉敖空“你说什么?”

  这个笨蛋,要我说话,起码也要先带我离开这里啊,力量这样不断被吸收,你以为我的力量无穷无尽啊。

  “……离开……水晶……剑”

  这次,敖空总算聪明点了,注意到我的口形“水晶剑?是封在水晶里的剑吗?”

  敖空放下我,走到封印水晶前,仔细打量着那把被连人带剑一起封印的杀人利器呜!为什么他们的力量都不会被吸收,就我会,敖空离得那么近,几乎是帖着水晶了,可还是一点事都没有,我离水晶还有五十多米就倒在地上了,上天为什么对我这么不公平,然到说红颜薄命,让那把邪里邪气的剑把我整个吸干,我真的要命丧于此了吗?话又说回来,这些笨蛋为什么不快点带我离开这鬼地方,呜!

  “快,离开这。”

  敖空盯着那柄剑看了一会儿,脸色大变,暴雪不解的问“怎么了?”

  “再不把秦琳带离这里就晚了。”

  说完,敖空一把抱起我,几乎是以飞的速度离开这个到处是水晶的鬼地方。暴雪和疾光也不敢在洞中多留,很快跟着退出洞穴。

  “倒底怎么回事?”

  尽管离封印水晶已经很远了,身上也开始有了力气,但我还处在脱力状态,动都不想动,只想睡觉,好累。

  敖空道“问题出在被封印在水晶里的那把剑上。”

  “那把剑?”

  暴雪和疾光惊道“对,那把剑叫诛仙剑,是妖怪为了对付仙灵而特地打造的剑,不过由于制造时出了些小差错,这把剑会吸收神仙妖魔鬼怪中任何一种的力量,连妖怪的力量也会吸收,这些妖怪打造出了自己不能使用的兵器。不过最讽刺的是,死在这把剑下的仙灵神魔倒没一个,死在这把剑下的妖怪倒是成千上万。因为这把剑最后流落人间,想用此剑杀死仙灵的人类却斗不过仙灵的护体神龙,也就是我们,因为诛剑仙的力量天生就被龙族克制。恶人想诛仙诛不成,但侠士想除妖却得心应手,这把剑最后却变成了人间的除妖利器。”

  “怪不得当年参战的众神都说力量会莫名其妙的消失,但是现在那剑和剑主都已经被封印了,怎么还会吸收秦琳妹妹的力量?”

  暴雪不解的问“诛仙剑虽然在打造时出了问题,但它必竟是专门针对仙灵而制造的武器,在诛剑仙的力量范围内,仙灵的力量会完全崩溃,瞬间流失,想逃都来不及,就像秦琳,一进入诛仙剑的范围就倒在地上像死人一样。而不是像那些神魔一样,虽然能量流逝,甚至还有战斗力。”

  “这兵器这么可怕?”

  疾光喃喃说道“当然可怕,要是再让那把剑多吸点秦琳的力量,恐怕它就有力量破封而出了。先别说这么多了,带秦琳回去休息吧。”

  在我睡着之前,还听到疾光在说“唉,刚才还生龙活虎的,一碰到诛仙剑就变软泥巴了。这剑还真不是一般的神剑”

  当我醒来的时候,力量已经恢复了一大半,运气游走两个小周天后,仙力和真气都恢复如初。诛剑仙还真是可怕,只是走了一步就差点死在里面,这还是它被封印着,要是解了封那还了得。光是想想就心里发毛,还好那把剑连妖怪自己都没法用,要不然中国就要变成妖怪的天下了。

  走出卧室,就看见敖空和疾光在埋头小声商量着什么“你们在聊什么,这么起劲啊。”

  “我在帮你开导徒弟啊。”

  敖空笑道“我已经帮你说好条件了,要不要谢谢我啊?”

  “他答应拜师了?”

  “他拒不拜师,不过他却答应学你的武功。”

  晕,想得真美啊,不当我徒弟,却要我教你功夫,先前那么大架子,想在又想白学武功,你当你是谁啊?张三丰,张无忌,西门吹雪还是独孤求败?算了算了,反正以后会想法子叫你认我这个师傅的,学了我的武功,就算你不承认,别人也知道你是谁的门下,谁叫我的武功在这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呢。

  “好吧。”

  我极不高兴的收下了这个有实却无名份的徒弟,本来还想帮他冲开中丹田,不过现在想想还是算了,等以后你认我这个师傅的时候再帮你解决这最后一关的问题吧。

  “敖空啊,你能不能再帮我个忙?”

  “什么忙,你说。能办到的我就帮你办倒”

  敖空没有推辞,反正看他的样子也像和我闲得没事做的一样“我想先告诉疾光经脉穴道的分布,不过……你也知道的,我不太方便。”

  学习经脉穴道可不能照着书上画出的大概位置来断定穴道所在,万一出错这可是要出人命的,一般都是当师傅的在徒弟的裸体上直接点出穴道的准确位置,就像以前我教斯达克的一样,不过当时是只有我没办法,现在多了个敖空,他肯定懂得穴道分布。

  “没问题,人类的穴道经脉我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清代的独臂神尼还是我徒孙的徒孙呢。”

  “那我就放心喽,这不方便,我出去一下。”

  我伸了个懒腰,躺在草地上,用来和基地连系的手表发出一阵震动,我看了一下显示的信息,是天华进入了基地,管他呢,他爱怎么玩就怎么玩,拿原子弹乱丢都不关我的事,更何况天华只是想借用基地中的器材,按中国古代的盔甲刀剑式样打造一些装备,翻不了天的。至于光舞暗舞和达米,随他带走喽。

  “秦琳妹妹,在做什么啊?你穿着这身呤游试人的衣服可比那套法师袍好看多了。”

  “你……”

  一张笑脸在离我脸部仅几厘米的地方出现,如果是正常情况,我早就跳开了,不过现在我是躺在草地上,如果要跑开就得先爬起来,想爬起来无可避免的就会碰到那张脸。

  “风神哥哥,风大哥,你能不能稍微移开一点,这样我很不舒服啊。”

  “行啊,不过先给我香一个。”

  晕,什么时候风神变得那么不正经了,是不是受了人类中不良份子的影响。

  护身真气猛的暴发,将那个闭着眼睛想入非非的家伙震飞好远,趁着这个机会先溜吧。外面不太安全,还是进屋里去吧,时间过了那么久,应该结束了吧。

  进屋前先敲门还是必要的“你回来的刚好,该教的我都教了。”

  “谢谢了。”

  我随口说了几个穴道,疾光都能很快指出穴道所在,看来是记熟了。

  “先练内功心法吧,没有练内功的话招式再好也没有用。”

  “哦”

  我把“宁心诀”的心法口诀告诉疾光,让他一字不漏的背熟了就让他照着练。“宁心诀”我是在为疾光打开丹田时,凭着对角人身体的熟悉,专门针对疾光这些角人体质所创出来的内功心法,虽然是内功心法,但修练后经脉里不但有真气,一直躲在疾光银角里的光元素也会进入经脉自动进行周天循环。我根本不用担心疾光修炼出来的真气会和那股纯净的光元素起冲突,因为上一次的交锋已经使我了解到了那股光元素的特性:只会对外来力量进行攻击,对于自身修炼起来的内力则井水不犯河水,各走各的路。就算在经脉游走中相遇也只是装作没看到一样擦身而过。而且最重要的是,虽然疾光不能用光元素进行攻击,但却可以用光元素治疗伤口。真气能够轻松的治好各种内伤,清除体内淤血,但对于外伤骨折之类却无能为力,但冶疗外伤骨折却是光元素最擅长。相信在真气与光元素的配合之下,疾光会成为比不死小强还更耐打的生物,无论内伤外伤,只要一时死不了,真气动一动,光元素闪一闪,马上就跟没事的人一样。这套心法是最适合角人修炼的了。

  刚刚记熟口诀,我的这位开山大弟子就盘腿打坐在苦炼“宁心诀”

  “这样不行。”

  敖空说道“在中国灵气非常重才可以这样直接盘腿打坐,但这里灵气不够,除非你放点仙气出来帮助他,不然炼上几百年都不会有小成。”

  还有这种事?怪不得斯达克以前对我说打坐力量没什么成长,喝珍禽异兽倒是功力长进得更快。下次我也去找点会长功力的东西给疾光尝尝“哦,是这样啊。”

  我坐在疾光身边,仙灵之气全开。

  “秦琳妹妹,还有你们几个,在做什么啊。”

  风神真是的,有风的地方就有风神,现在居然钻进来了。

  “这位是……?”

  敖空打量着风神,虽然风神是突然钻出来的,但由于我没有做出敌对的动作,敖空也放下心来。

  “他是这个世界的风神,风大哥,这是敖空,是和我同一个世界来的龙族。”

  “哦!秦琳妹妹,你们那个世界怎么全都是俊男美女啊,来美女我不介意,但是像他这么一个帅哥来了,我们这的单身汉又要多出好几个了。”

  “呵呵,风大神过奖了。”

  好话谁都爱听,看敖空笑成那样,就知道他心理有多高兴了。

  “这角人是谁啊?”

  “他是我徒弟,现在要炼功了,麻烦你们出去好不好,吵吵闹闹的对炼功没帮助。”

  一龙一神倒也识趣的离开我躺在床上,疾光就坐在我身上打坐,对我来说,现在打不打坐真气一样会成长,没必要刻意去打坐,累啊。

  “我先睡了,你练会功,累了就睡吧。”

  “秦琳姐姐……你就那么放心我吗?”

  疾光扭过头来看着我,我轻轻弹了弹他的额头“就你那本事,想打我主意?练好功夫再说吧。”

  看到疾光脸上露出笑容,我又说道“笑什么笑,打坐炼功啦。”

  早上一醒来,疾光还在打坐,真是的,本想起来吃早点,但是他还要靠我的气息帮助炼功,害我不能离开他。唉!算了,多睡会儿吧。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疾光已经睡了,就躺在我身边,这个家伙,不知道不能和未婚女士同睡一张床吗?你要睡就睡地板去,还好没人看到。

  无声无息的溜出房间,本想到外逛逛散散步,却意外发现某位叫暴雪的女性打架狂龙以龙的形态正被一个金冠金甲的青年男人用一根普通木棍打得灰头土脸。不用说,这个打架狂肯定跑去找敖空打架,结果被敖空像耍蚂蚁似的玩。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喂,敖空,怎么说暴雪都是女性,你就不能给她留点面子吗?”

  “战场上可不管你是男是女,只要是敌人就是拼死相斗,一般龙族是没有她这样好斗的个性的,让她吃点苦头也好。”

  被木棍上的巧力击飞的暴雪再次爬起来,爬起来叫道“再来”

  没打上十秒钟,暴雪再次横飞出去,落在地上,摔了个“龙吃泥”

  唉!明知道打不过还要打,能不能有点淑女风范啊。算了算了,跟这条打架龙说“淑女”简直就是对牛谈琴。

第五十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