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八章

    “轰”

  剑气横飞,剑士周围十米内所有树木被拦腰斩断,在断木尚未倒地之前又被第二波剑气斩成碎木。

  “哇”

  剑士在发出如此强横的剑气后吐出一口鲜血,很明显,发出这种猛烈的剑气所带来的负担超过了他经脉的负荷。剑士缓缓抬起头来,他竟长得和秦天华有几分相似,当然他不可能是秦天华,以秦天华的功力随便动动手指就能造成比这更大百倍的破坏场面。他就是那位长得和秦天华极为相似,曾被秦琳指点过武功的斯达克。斯达克一把抹去还在嘴边角的鲜血,拿出一块梭形水晶,完全不顾自己已经身受严重的内伤,兴趣的查看水晶中的内容。这块水晶和斯达克送给秦琳的另一块水晶内部是相通的,秦琳所保存入内的所有知识斯达克都能通过手中的这块水晶任意查看“嘿嘿,威力果然不是一般的强。不知道有没有内功速成方法。”

  梭形水晶发出淡淡的光芒,斯达克正在仔细的查找所要的东西,千千万万武人梦寐以求的秘籍宝典让斯达克眼花缭乱,心动不以。

  “我说最近你的武功怎么突然变强,还经常受内伤呢。原来是偷看我姐姐的武功秘籍啊。”

  斯达克闻言大惊,这声音不是秦天华还是谁呢。斯达克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秦天华正搂着格尔娜坐在一截被树桩上,而那条黑龙则盘着身躯待在一边。

  “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很早就来了,什么不地方不好练功,一定要在我和格尔那约会的地方练功,真是的,搞得我兴致都没了。”

  “你想怎么样。”

  斯达克将梭形水晶抓在手里捏紧,生怕一不小心被秦天华夺走,尽管秦天华真的想要拿走那块水晶他根本无法阻止。

  “看你怕成那样,我根本就没打算把你怎么样。只是想告诉你,你很蠢,你的行为让我感到好笑,因为你费尽心机盗来的武艺对你一点用处都没有。”

  “怎么会一点用都没有。”

  斯达克指着周围的断木碎石反驳说“唉!怎么说呢,刚才那种武功走的是刚猛一路,而你的武功真气走的却是阴柔派的,用阴柔的内力使出刚猛的武术,最后的结果只会是自残至死,如果你那么喜欢和自己过不去的话我可以教你‘天魔解体大法’保你死个透。如果你的武技能修练到‘抽刀断水’的境界,就会知道学来的武功派不上太大用场,真正的高手都会创造出适合自己的武术。盗艺这种事情只有不成气候的武者才会做。”

  天华看着斯达克的眼神就看着一个无知的乡巴老“而且你的资质也不好,姐姐当时留给你的那些武术秘籍算是比较适合你的,她不会乱给东西,如果你能把那些武功会都学会精通倒也成为一代高手,可是你仅仅只是学会了武功却没有精通武功,太极剑法更是只学会了守势就放在一边,偷学其他武功,看看你现在的样子,简直就是在学自残技,早知道就叫姐姐教你‘七伤拳’算了。”

  “哼,说这么多有什么用,反正这块水晶我是不会给你的。”

  “我才不稀罕呢!中华武功可不是想学就可以学的,你乱学武功受伤是小,要是发了疯或是一命呜呼可别怪我事先没告诉你啊,我走了,如果你听不进去自个在这慢慢练吧,走火入魔我可不会救你。”

  秦天华带着格尔娜越走越远,天华的忠告斯达克一点也没听进去,换了个更加隐秘地方,继续练功。

  “天华,斯达克王爷是怎么了?出招后就吐了那么多血,但却像个没事的人一样。”

  “他乱练武功,把几种相互冲突武功一起学了,不吐血才怪,外表看上去像是没事的人,但他已经去了半条命,只是伤在经脉,不到快死的时候身体是感觉不到疼苦的。”

  格尔娜问道“相互冲突的武功?武功还会冲突?”

  “是啊,我们那的武功都有自己的属性,分为阴阳两大派系,而每个派系又都有金、木、水、火、土四种属性,一共是十类武功,刚才我发现斯达克修内有‘阴土’、‘阳火’、‘阳水’三类真气,这三类真气全都会互相冲突,而他刚才使出的武功招数又是‘阳金’类,更加重了冲突。”

  “要不要救他?”

  格尔娜担心的问道“那家伙太热衷于追求力量,让他吃点苦头也好。反正他快死时自己会去找姐姐的,轮不到我替他担心。”

  “你在看什么?”

  敖空拿起那叠被我看过放在一边的情报,翻了几页道“哗!这个夜灵真厉害,看来是这个世界的第一高手了,有时间会会她。”

  我传音道“那个夜灵就是我。”

  “什么!”

  敖空吃惊的叫了起来“小点声!夜灵是我的隐秘身份,用这个身份我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自由得很。不过因为刚才我把那张有着‘夜灵’名字的水晶卡拿给疾光办团了,所以这个‘银灵佣兵团’肯定会被人知道与夜灵有什么关系,我要再搞个身份进团。”

  敖空刚才和疾光一起办理了相应的手续,也明白了水晶卡是做什么用的,省去了一番解释“你的身份还真多啊,神秘人,你是不是真正的秦琳呢。”

  “去去去,说正经的!你不是跟着疾光吗?怎么跑出来了?”

  我问道“创团的手续全办好了,疾光正在招人呢,不过这里正在打仗,冒险者虽然还有一些,但那些还没有归属的佣兵可没多少,都被军方直接招走,而且……你看”

  敖空递过来一张单子,我一看,竟是军方的征召令,征召对象就是我们这个刚刚创办还不到一小时的银灵佣兵团,而且还是强制征召。敖空说道“听说前线战况不妙,军方损失了大量军队,一时间兵援不足,就出钱把所有能请到的佣兵都给召下来了。”

  我看着手中的单子,尽管敖空只是讲“不妙”,但是连刚创办的佣兵团不管好坏一起征召,就完全可以想像战况对军方是多么的不利了,说不定我正在看这张单子的时候反叛军就已经杀到我面前了。尽管昨天的战场还在八十多里外,但今天可说不定退了几里。早知道就带着疾光到判乱军那办团了,至少安全点。

  我问道“疾光怎么想,他知道吗?”

  “呵”

  敖空苦笑道“他啊,当然知道了,在他看来你只要一出手,百万大军都会横尸千里,根本一点都不怕。”

  哈,真有眼光,不过我可不是那么爱乱杀人的人,但是凭着他对我的实力那么信任,等到了战场上就让他少受点伤吧。

  这时,敖空转了下头,对我说道“疾光回来了,边上那三人……”

  我顺着敖空的目光看过去,龙族的暴雪竟然跟在疾光身后,其他两人一个是狗头兽人,身上隐隐透出一股强大的气息,似乎不在神灵之下,这样一个家伙怎么会被疾光招来?还有一名是个面容清秀有着水蓝色长发的少女,从衣着上看是个冶疗师,手里不拿着根圣杖,等等,她不是生命女神吗?

  “疾光,我太配服你了。”

  我第一次用仰慕的眼神看着疾光,敖空也用同样的眼神看着疾光。

  “疾光,我太配服你了,你居然把生命女神招来当团员。”

  说这句话的人当然是我“疾光,真是人不可貌相啊!找个仙女当师傅也就算了,现在居然把阿奴比斯——埃及的死神给带了回来。”

  敖空也说出了一句吓死人的话。还好周围已经没人了,要不当凭这两句话就足以让已经引起注意银灵佣兵团再引来更多的目光。

  “阿奴比斯?”

  我打量着那个狗头兽人,狗头兽人也很高兴的把手举起,身子原地转了一圈让我“观赏”

  “生命女神?”

  敖空也盯着那位美丽的治疗师看个不停,生命女神笑道“别女神女神的叫,你想让那些神官赶来抬我吗?我现在在依娜。”

  “依娜?”

  敖空重复了一遍“是啊,秦琳可以搞个叫夜灵的假身份玩个天昏地暗,我为什么就不行呢?所以我特地下凡来和她一起玩。我听风神说过你,你是异界天龙族的敖空吧不过没想到……”

  生命女神也用带着仰慕的眼神看了看疾光“秦琳,你的徒弟果然不同凡响,招了居然把我这个生命女神连同异界的死神一起招来了,什么不好招,却招来两个力量完全相反的神,还是不同世界的。”

  “是啊是啊。”

  暴雪也笑了“实在是强,还好神与神之间并没有像人类中传说的那样有什么死敌之类,要不然就已经开打了。”

  疾光倒是愣在一边,本来意外碰见这个龙族第一高手就已经很意外了,没想到随后招来的一个兽人居然是死神!意外招收的一位炙手可热的治疗师居然是生命女神,也许命中注定疾光要和一些神啊仙的打交道吧。他不知该不该向命运之神道谢,搞不好又会引来一位神。当碰见一个神的时候你会觉得运气很好,当碰到两个神的时候你会谢天谢地,但要是三天两头的有神在你身边散步,你就会觉得头皮发麻,生怕做了什么坏事落在神的眼里,疾光现在就是处于最后一种状态。

  不过我倒是很高兴的,佣兵团中多了个生命女神,我就可以让那些疑神疑鬼的家伙以为:依娜就是夜灵。谁叫生命女神年轻漂亮呢,虽然比我差远了,但仍然是人间少见的绝色。不过我还是要做点小动作的,比如把头发换个颜色。

  疾光用佣兵团的经费(就是我那张水晶卡上的钱)买了间带院子的小别墅,银灵佣兵团团长和五位成员舒舒服服的住了进去,这幢小别墅的主人今天把屋子租给我们以后就急急忙忙跑到后方去了。由于这里接近前线,房屋财产很可能会被战火毁坏,不卖就血本无归,而且城里想卖房子的人比想买房子的人要多上十几倍,装修豪华的别墅仅以八枚金币的价格就成为银灵佣兵团名下的财产了。

  “秦琳,你干嘛把头发颜色给变了?”

  依娜不解的问我,先前我用真气把头发变成紫色——我不想用易容药易容魔法之类,易容药对身体有负作用,魔法则容易被人识破,直接将真气运到头发上,真气的颜色就会盖把头发原有的黑色。

  “因为我不想被人认出来啊。”

  我偷偷的把我的计划告诉了依娜“别告诉疾光哦。”

  “好,反正也是出来玩的,我不会干扰你的乐趣。对了,那边正在开团内会议呢,一起去看看吧。”

  晕,教徒弟可是正经事,不是什么玩啊。不过这疾光还真会搞名堂,佣兵团里最没用的就是他这个团长了,其他团员不是神就是仙,再不济也是条龙,我倒要看看这个团长怎么服众。

  开了团会才知道,原来是分配职务啊!我们这些神啊仙啊龙啊的,每个人都是一个大队长外加副团长,算他聪明,没叫那两头高傲的龙去当小兵,也没笨到叫那两个神去当清洁工,只不过我们这五个副团长都是光杆司令,手下没半个人,讲白了就是挂着官职的小兵。

  “疾光团长啊,上了战场,你可要好好保护我哦。”

  我笑道对疾光说道,而疾光也愣了,怎么强大的人反而要弱小的人保护?我见他一时转不过弯来特意解释道“你总不会让我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魔法师冲在队伍最前面吧!”

  手无缚鸡之力完全可以形容正常的魔法师,但话是从我这个挂着魔法师牌子的仙女口中说出,谁都明白我的意思,最先反应过来的是依娜“团长啊,你也要保护好我啊,我可是治疗师,你可不能让我这么可爱的女孩死了哦!”

  生命女神要是那么容易就出危险的话,第二天的太阳绝对从西边出来“呵呵,是啊!”

  暴雪也笑着说道,取出一张不知从哪弄来的短弓“我是弓箭手,只是站在后方射箭,要是敌人冲过来,我就逃。”

  难以相信,龙族第一勇士居然想当逃兵,说出去谁都不信“至于我嘛。”

  敖空也说话了,他晃了晃长枪“我是一个小小的枪兵,只负责对付骑兵。步兵就让团长包了吧。”

  晕,小小的枪兵要是都像他这样,骑兵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我的武器中有盾,是防止骑兵冲击的最好防具,我只适合和枪兵一起行动,敖空你说是吧。”

  阿奴比斯摇晃着一张巨盾和一把异形镰刀,表示自己没有说谎“对对”

  敖空附合着说道“那就是说……敌方步兵一来,全团就只有我在前面顶着?”

  疾光觉得自己前途一片黑暗“我们会在背后全力支持你的,团长!”

  五位副团长齐声说道“完了完了。”

  疾光似乎已经看见自己身中万箭倒在血泊中“团长,你放心吧,有我在,你死不了的,我可是生命女神啊。”

  依娜趁机“巴结”团长“有你在那就更惨了。”

  疾光心里这样想着,但他可不敢说出来。幻觉中看见自己身上插着几百把刀剑枪斧,还被魔法弹打得血肉横飞,可是一道冶疗术的白光过后伤口全无,接着又被弓箭射成刺猬,死不了,还要一直承受伤口的痛疼,那简直是折磨啊!

第五十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