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章

    “疾光,你觉得我是以前的黑头发好看还是紫头发好看呢?”

  对于今天早上在佣兵面前没得到回应卖弄,我还耿耿于怀,想来想去问题可能出在头发上吧。

  “嗯,很难说,两个都好看。”

  “哪个更好看一点?黑色还是紫色?”

  疾光想了想,说道“琳姐姐,你先变回黑头发的样子,让我对比一下。”

  我收回注入头发的真气,紫色的头发转间变回以前乌黑发亮头发“黑色头发比较适合你,不过紫色头发也不错啊,看上去差不了多少。”

  看来问题真的出在头发上,不过不管它了,我将真气注入发丝,黑亮的头发再次变成紫色。

  “我先睡了,你慢慢练功吧。等你打通了中丹田,就可以不靠我的气息练功了。”

  “那我还是别打通的好。”

  “你说什么?”

  “没……我只想说,你就这样放出气息的话,整个要塞都能感觉到……很快就会有人知道你是夜灵的。”

  对啊,要不是被疾光这么提醒,我倒差点忘了。

  随手将几张咒符贴在四个墙角,在疾光身边躺下“好了,搞定。”

  清晨,军号吹响,士兵们很快集结完毕,这些士兵并非贵族私兵,虽然平时仅仅只是做些剿匪的事情,缺乏战斗力,但并不缺乏训练。反应速度虽算不上一流,但比佣兵们好多了。佣兵们到现在还死赖着不起床,其中就包括银灵佣兵团的那几位。

  宪兵们一个一个推开房门,把熟睡的佣兵们吵醒,佣兵们不绝耳的骂声打破了清晨的宁静。

  迷迷糊糊中房门被人推开了“懒猪们,起来了,呛”

  沉静在仙灵之气中,宪兵觉得身体异常轻松,被佣兵们骂出的怒火全都不翼而飞,然而,当他看到一个他所见过的最美丽的少女和一个少年魔法师睡在一起时,觉得不可思议:说他们做了那种事吧,又不像,床上的两人衣着没有一丝凌乱,但是说他们没有做过那种事,怎么可能,任何一个男人和长得这样美丽的少女躺在一起是绝对会做出些事情来,除非他不是男人。这两人会不会是兄妹或是姐弟?

  想了好久,宪兵觉得最后一种最有可能“别睡了别睡了。”

  当我被人拍醒时,意外的发现……疾光的一只手居然搭在我的腰上,看样子应该是睡觉翻身时无意中搭上来的。疾光也被叫醒了,但他看起来比我有精神得多,其他人也都一一醒来。

  “今天可能要开战了,反叛军已经开到城外了,正在扎营。”

  宪兵说完走去其他的房间了“军营的床睡得真不舒服。”

  我埋怨到“是啊!害我昨晚躺了好久才睡着”

  依娜伸了个懒腰,附合着说道“你不是睡不睡觉都一样?”

  “我是可以不睡觉,但我喜欢做梦,所以就想多睡会儿了喽。”

  神会喜欢做梦?我无语“算了,我去洗个澡,也好清醒一点。”

  我就在房间里用土系法术分出了个小房间,再用水系道术解决了洗澡的水源问题,“嗯,琳姐姐,第一次看你穿火系的法师袍啊。”

  疾光说道,以前他只看到我穿三种衣服,淡黄色的风系法师袍,黑色的“夜灵”皮装,白色的呤游诗人的衣服,这次又看见一件火红的法师袍出现在我身上,倒也觉得意外“风系的法师袍都脏了,改行当当火系法师也不错,反正水晶卡上只写了我是魔法师,又没写我是哪一系的,我就顺便当当火神的信徒吧。”

  我正要撒回法术,依娜阻止道“别,我也要洗澡。”

  不知多久过后,依娜终于洗完了,当她走出来时头上还挂着金色的水珠,那模样看得疾光眼都直了。金色的水珠?我从依娜头发上沾了水,仔细看了看“圣水?你用圣水洗澡?”

  “有什么大惊小怪?”

  依娜不解的说道“你还不是用天河之水洗澡?”

  “你怎么知道?”

  “我告诉她的。”

  敖空说道“你在里面洗了那么久,召唤了那么长时间的天河之水,这间屋子现在可说是元气十足灵气逼人了。想让人不知道都难。”

  城外,反叛军正在政府军的眼皮底下修建军营,与要塞之间隔了大约三千米的距离。

  一个将军做了战前动员后就带着五千多骑兵准备趁叛军立足未稳之机给其一个下马威。虽说是骑兵行动,但步兵也要配合。

  “为什么所有的佣兵中只有我们要跟随步兵一起出城?”

  疾光问道,军官的回答是“你们是目前唯一有魔法师和冶疗师的队伍,跟着出城多少也能起点作用。”

  就这样,在骑兵出击后,银灵佣兵团和一千五百步兵一起在要塞前的空地布下防御阵势,准备在骑兵撤回来时掩护骑兵入城。说白了,就是让步兵帮骑兵断后,等骑兵进城后,这些负责掩护的步兵也死得差不多了,到时候用不着理会剩下的步兵,大门一关,要塞绝对安全。也就是说,我们是弃子。

  虽说是被当成弃子了,但依娜仍然四处“调戏”士兵们,也许是受到战前杀气的影响,也许是知道到了紧要关头,士兵们倒没有像昨天那样争风吃醋,反而有说有笑,紧张气分岔被淡化不少,军官也是个懂得抓紧时机激励士气的家伙“战士们,你们想让这位美丽可爱的冶疗师小姐落入敌手慘遭蹂躏吗?”

  “不想。”

  士兵们齐声回答道,唉,要是让依娜真的慘遭蹂躏,那西牙斯的内战可以结束了,光是生命女神手下的圣天使军团就足以将那些“敢于蹂躏女神”的人杀得连灰都不剩。

  “那就用你们刀剑杀光敌人……”

  军官还在进行着漫长的演讲,周围的士兵听得非常起劲,高声回应着的军官演讲,在这些噪音中,我越听越晕,周围几个士兵见我这样还以为是紧张过度,甚至还有几个士兵低声对我说“你放心,我会保护你的安全的,等下看准机会,和我一起逃吧,逃到一个没有战争的地方,我们……”

  这些士兵话只说到一半就被我点了哑穴,为了防止等会儿投降时这些士兵说不出话,我特地只让他们当了几分钟的哑巴。

  “骑兵退回来了。”

  士兵们顿时紧张起来,个个紧握武器准备战斗“琳姐姐”

  疾光伏在我耳边轻声说道“我现在的身份是水系魔法师,可我放不出魔法怎么办?”

  “没事,反正战场上有心思东张西望的人不多,我帮你放魔法吧。”

  这次出击,骑兵团遇到了早有准备的叛军,不但无功而反,还折了三成人马。骑兵背后紧跟着就是敌方的骑兵,咬得很紧。

  “弓箭手,放箭”

  士兵们射出一阵箭雨,将十几个紧追不放的叛军骑兵射杀,后面的叛军骑兵只得放弃追击,攻击矛头转向步兵方阵。

  暴雪也开始射箭,不过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她根本不会用弓,箭是射出了,够快够猛,就是没准头,一箭把一名断后的政府军骑兵射落。还好战场上没什么人注意到这些,况且那名骑士离敌人也太近,误伤难免。就算要追查责任也不知道该算到哪个弓箭手头上。

  该我出手了,我这个队里唯一的魔法师(尽管是冒牌的)随手丢出一个暴炎,炸死了五名骑士的战马,后来的骑士没有踩到落马骑士身上,战马从落马骑士的头顶跃过,使落马的骑士逃过一劫。

  “完了,是洛风骑士团。”

  周围的士兵脸色变成一片死灰色,什么洛风骑士团,听都没听过,可能是某支精税部队吧,管他呢!

  “疾光,我帮你放个魔法吧。”

  当骑士即将与步兵阵接触时,一个水系魔法屏障出现在两军之间,魔法屏障只是减缓了骑兵的速度,骑兵被阻了一阻,就是这一阻使得骑失丧失了冲击力,一阵箭雨射来,第一排的骑士有半数落马,近距离弓箭的杀伤力和准确度都非常惊人。

  “趁现在,快杀!主动攻击”

  军官一声步兵们主动出击,与丧失了冲击力的骑兵杀在一起,丧失了冲击力的骑兵战斗力反而不如步兵,一根根长枪挑死了骑上的骑士。不慎被砍伤的士兵只要没死,就被依娜轻松救活。很快,这支刚才还让士兵变色的骑兵队伍就死了近一半,剩下的骑兵也退到魔法屏障外集节,等待步兵的支援。

  “撤,退回城。”

  见机不可失,军官带着手下撤了,本来是被当成弃子,没想到能活下来,每个士兵进入要塞后都兴奋异常,完全忘了今天可是吃了一个败仗。

  而那些洛风骑士团的骑兵们却不敢追击,对他们来说,歼敌不在一时,包围要塞,政府军还跑得了吗?

  “唉!没想到那些骑士那么怕死外加没用,本来还想让疾光练练身手的。”

  唯一不满意的就是我了,疾光根本就是在战场上散步,什么也没有做“放心,敌人都在眼前了,战斗还少得了吗?很快他们就会攻打要塞了。”

  阿奴比斯说道“那就只好期待他们到城墙前送死喽。”

  我想想也是,反正战斗少不了的,着什么急啊。

  中午,下午,晚上,全要塞的人都繃紧了神经,但却平安无事。直到第二天中午,反判军终于开始攻打要塞了。以前,我经常看见身边有不少魔法师走来走去的,但是现在我才真正发觉为什么魔法师会被称为稀有职业,政府军这边只有两个魔法师(我和疾光),而且两个都是冒牌的。反叛军那个尽管阵容强大,但只有零零落落几个火球射向要塞——反叛军中的魔法师不会超过十个,而且都是见习的。

  冒险者公会的情报上曾说反叛军兵力少于政府军,但形势变化大快,不少贵族事着私兵投向反叛军,政府军又被歼灭不少,此消彼长,现在反判军总兵力已经不少于政府军了,而现在攻击要塞的就是投向反军的一支人数约十万的贵族私兵部队,原本的战斗力就不强,再加上四处抓丁,数量虽然上去了,兵员质量却更差了。

  不过,政府军方面也差不多,一万原先驻扎的部队加上两万从附近各城闹招收来的佣兵,以及三万贵族私兵,倒也是一股不小的战斗力。

  大约五万名反叛军士兵抬着云梯推着各种攻城车,乱哄哄的杀来。

  “难怪听人说内战是人越打越多,现在我总算明白了,打起内战来可以把老百姓强召入伍,就像强召我们这些佣兵一样。”

  一位站在我身上的中年佣兵说道,又是一位搭讪者“我叫西杰,是怒涛佣兵团的团长。请问你们是……”

  这家伙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和依娜,摆明了只想知道两位女士的姓名,至于那位龙女,虽然长得不错,但谁叫她和我们站在一起呢,当然没人注意她了。

  “我是银灵佣兵团的副团长之一。”

  我指了指疾光道“除了团长外,其他都是副团长。”

  “银灵?你们是银灵佣兵团?”

  西杰那表情就像捡到了宝似的“是啊,怎么了?”

  “没,没什么。”

  “投石机发射!”

  “重弩发身!”

  “弓箭手,放箭”

  号令声打断了谈话,战斗开始了,我放出一道三十余米的火墙,放在要塞下的一段空地上,想要通过的反叛军士兵只有绕道,这样一来攻击我面前这段城墙的人就没几个,只有一架云梯摆在这段城墙上。

  喊杀声震天,我和疾光可以说是最闲的人了,不!疾光比我还更闲,至少我还有抽空向没人的地方打一两个火球,给边上的佣兵和士兵放一两件冰铠。反正让人知道,那个火系魔法师和水系魔法师没有闲着就是。依娜倒是兴高采烈的到处跑,挥着圣杖这里点点那里指指,一些伤重得快断气的士兵佣兵转眼间又生龙活虎的加入战斗,一不留神,跑到一段被反叛军攻占的城墙上,那些反叛军士兵看到一个漂亮的女治疗师跑到面前,个个流着口水,露出色狼的笑容扑了,但谁想到那个看上去娇小柔弱的治疗师圣杖一挥打倒了所有色狼,这段失陷的城墙就这样被莫名其妙的“光复”了。而阿奴比斯高叫一声,一手持着重盾一手持着异形镰刀冲锋在前砍死两个小兵,接着假装伤重不支,跑到依娜处偷懒去了。暴雪跟着长弓队跑,待在相对安全的地方向城下射箭,但这位龙族第一勇士射箭的水平明显不行,十箭射不中一箭,唉!大丢龙族的脸。再看看敖空,穿着中国古时候不知哪个朝代的衣服,这次他没用盘龙枪了,而是用一把不知从哪捡来的剑,本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态度”站在城墙上,除非有哪个叛军士兵向他攻击,不然他是不会回击的,一旦还击,铁定的一击必杀,地上倒的几具残缺不全的尸体足以证明敖空的实力。

  “疾光啊,你看大家都那么努力,你总不能在一边看热闹吧。”

  “这个……周围没有敌人啊,等有敌人了再说好吗?”

  “好的。”

  随手一伸,一把掉落在地上的单手剑凌空飞起,降落在我手中。

  “拿着”

  我把拿递给疾光,随手在他身上加了一个石化皮肤和一层冰铠“去吧。”

  “周围没有敌人啊。”

  “有,而且很多。”

  一个魔法阵出现在疾光脚底,疾光瞬间消失,不,不是消失,而是出现在十几米外那段已经沦陷的城墙上。

  “哼,非要我用传送魔法阵送你上前线不可吗?”

  疾光被几个敌兵围着,为了自保不得不挥剑自卫,情急之下剑法毫无章法可言,要不是身上被我加了两个防护魔法,早就被捅了好几个洞了。

  “我教你的剑法哪去了?怎么不用,忘记了吗?”

  我传音道这时疾光情绪也差不多稳定了,沉着气,展开身法闪过一把留面袭来的长枪,一招“苍松迎客”刺破了枪兵的咽喉。这是疾光剑法学成以来的第一个战果。

第六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