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三章

    斯达克体内的真气好难搞定啊,好像运行在他体内的不是真气,倒像是硫酸,真气运行过的地方细胞组织被严重破坏,所幸有一股外来的真气护住经脉穴道,暂时阻止了斯达克体内真气的破坏行为。那股外来真气不用猜就知道是天华留下的。

  “虽然真气只是轻微失控,但是不同属性的真气混杂在一起形成的真气……对人体有很大破坏力啊。”

  斯达克问道“没办法治好吗?”

  “治好并不是很难,但以后可能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事会发生,最保险的方法是散功重练,不过经脉被破坏成这样子……恐怕没有几年时间不能痊愈啊。”

  “散功?不行,我不能散功,我不要散功……琳姐姐,我不要散功……”

  虽然在斯达克背后看不到他的脸,但从他身体的大幅抖动,完全可以想像那张惊慌失措的脸。

  “别乱动,正在给你疗伤呢,我有办法的。”

  我及时提醒了斯达克,不安的身体很快就安定下来,尽管还在发抖但已经不碍事了。

  在不散功的前提下要做到修复经脉还要保证斯达克以后的安全,那就只有改变他体内真气的性质了,难度好大啊,类似的事情我没做过,也没听说过,书上更没记载过,改变真气属性……改变真气属性……怪不得天华没把斯达克治好呢,把这么难办的事推给我。

  面对如此复杂的情况,我什么也没做,该做的天华已经做完了,我仅仅只是查看了一下斯达克体内的情况“我需要准备一些东西,要过几天治疗才能真正开始。”

  “嗯。”

  斯达克依然像先前一样低着头,他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自身真气对身体的破坏已经被天华暂时阻止了。

  “身陷重围,不想想怎么逃出去,还多了个病号要照顾。”

  一名蓝瓴佣兵不满的说道,但回应他的只是几道充满嘲笑的目光“看什么?你们这些没用的小东西,别以为会点魔法会治疗就了不起,要不是咱哥们罩着,就你们几个娘们小白脸早就死了喂狼……”

  那名佣兵还想嚷些什么,后领却被抓住,凌空提了起来,就像一只被人拎在手里的小猫“娘们?小白脸?大哥,你在说谁啊?”

  当其他蓝瓴的佣兵把目光移到战友身后时,都吓了一大跳,一个瘦小的身影在离地一米的高度悬浮着,一只像女孩般纤细的手正抓着佣兵的后衣领,手的主人正是天华“老子在说你们这些银灵的杂碎,你他X的有种把老子放下来单挑。”

  “好啊”

  顺手一推,那佣兵直飞出去,摔了个狗吃屎“可恶”

  佣兵拿了把战斧冲向天华“你他X的去死。”

  面对当头落下的战斧,天华半睁着眼,若无其事的笑着,就好像那把斧子不存在似的。

  当战斧落到天华头上时,巨大的金属撞击声震得在场佣兵们耳朵发麻,佣兵瞪大眼睛不可恩议的看着天华,而天华还是只睁着半只眼睛,嘴角的笑容带着轻蔑,几秒之后,他头顶的战斧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那声音虽然不大,但响声中似乎带着巨大的痛苦,战斧像破碎的鸡蛋壳那样裂开,化做一块块碎片掉落在地上。

  天华伸出手掌,其中一声战斧的碎片发出柔和的光芒,从地上飞起,落入天华掌心,在那名佣兵带着震惊与慌乱的目光中打量着那块碎片“那斧子有灵魂啊,可惜了,虽然只是凡品但对普通人来说还是可遇不可求的兵器啊。那位前辈,单挑可以开始了吧?”

  那名佣兵仍然没有回过神“我是晚辈,应该让前辈一些才是,这样吧,我让前辈一柱香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前辈可以任意攻击,就算用攻城兵器都可以,也可以在我身边弄个火堆来烧我。”

  一段时间没见面,我这弟弟说话口气倒越来越像武侠小说中的大侠了。

  “哇,秦琳妹妹”

  依娜突然抱住我,吓了我一大跳“干……什么,怎么突然……”

  “你弟弟好帅啊!从来没见过那么帅的男人,对了,他也是仙灵吧,没想到仙女漂亮得不像样,仙男也帅得恐怖,哇!快点把他介绍给我。”

  ……这就是传说中的花痴吗?这时,格尔娜用可怜巴巴的眼神望着我,那意思一看就明白,她不想多个情敌,但是我和格尔娜好像没什么交情啊,想当我弟媳,自己去争取吧!和依娜公平竞争吧!爱情面前是没有先来后到的。

  “喂!前辈!”

  天华终于发现面前的佣兵处于“死机”状态,伸出手拍拍佣兵的脸“哇哇哇哇哇哇”

  佣兵突然大哭起来,一个魁梧的男人泪流满面……这时,我对“男儿流血不流泪”这句话表示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蔑视!

  “那是我家镇家之宝啊!是我家祖祖辈辈留下来的神兵啊,你赔我的烈焰斧啊……”

  佣兵一边哭着一边抓着天华的衣领死命摇晃“罗嗦!是你自己要拿鸡蛋碰地球的,关我什么事。”

  天华手一挥,佣兵整个人倒飞出去,在空中做了几个空翻后掉下来压坏了一个帐篷。

  “我手下不懂事,刚才的事真是对不住了,来来来,我请你喝酒,消消气”

  羝满脸笑容,好像丝毫不为刚才的事发火,这在十分护短的佣兵行业中算是少见了。

  “头,这小子欺负我们的兄弟。”

  一个佣兵叫道“闭嘴,要不是他嘴巴不干净会有事吗?让那小子好好反醒一下。”

  “头……”

  “不要多说了,技不如人还对别人说三道本来就不对。”

  羝笑眯眯的,几乎是讨好一般给天华倒满了酒,那样子恐怕是收了天华的好处吧。

  “来来来,四位美丽的姑娘也一起喝酒吧。”

  依娜道“我不会喝。”

  我拒绝了酒精,格尔娜也说没有喝酒的习惯,只有暴雪——那个号称龙族第一战士的家伙抱起酒坛咕咚咕咚一口气就喝光了,真是酒坛高手的说。

  “快点把我介绍给他啊。”

  依娜小声催促道,几乎是用推的把我“赶”到天华面前,看不出生命女神还是个急性子“那个……天华,她……”

  “我叫依娜,是秦琳的好朋友,你是秦琳的弟弟秦天华对吧……”

  ……用得着我帮你介绍吗?你自己就已经把自己推销出去“天华,我帮你把酒满上”

  不知什么时候,格尔娜坐到了天华边上,一边温柔的把酒杯倒满,一边用敌视的目光看着依娜,对这个突然冒出的第三者感到非常的火大。

  “天华……”

  虽然不想打扰弟弟被两个美女一左一右包围的美好感觉,但羝那种几乎巴结的态度,使我还是忍不住坐到天华边上问道“那个羝怎么笑得那么……开心,是不是你给了他什么好东西?”

  “哦,是啊,我给了他‘超人咸梅干’,吃了以后变超人。”

  天华很爽快的回答“‘超人咸梅干’?怎么会有那种东西?你以为《剑仙游记》是动画片吗?”

  “嘿嘿,我把普通咸梅干在‘肌肉强化剂’和‘超级兴奋剂’的混合液里……效果和狂战士的狂化相等,不过代价却小得多,而且战斗时还能保持清醒,你说哪个佣兵团长拿到这个会不高兴的?刚才他还叫两个佣兵证实过果了,嘿嘿。”

  晕,那还叫咸梅干吗?

  “你怎么会想到做这种‘传说中的咸梅干’?”

  “我帮索亚练兵时做了很多,这次带了一些出来,顺便帮这些佣兵一把。”

  我笑道“你想帮他们的话干嘛不直接出手呢?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不可告人的?别这样说嘛,那姐姐干嘛不出手呢?是想煅炼那家伙吧。”

  天华把目光转向正在和其他佣兵聊天的疾光“姐姐,你要小心那个叫疾光·银角的家伙,他的心思可不一般呢。”

  “不一般?”

  天华喝了口酒“刚才我对他用了通心法,看到了他的全部思想和记忆,那家伙可不是什么好货,与其收一个心术不正的人当弟子,倒不如功夫花在那个好色又好强的斯达克身上,结果可能会更好一些。”

  什么?好不容易收来的徒弟叫我放弃?不过话说回来天华倒底看到了什么呢?他似乎不想说啊,可惜我不会读心术之内的法术,要不然就可以知道倒底疾光脑子里有些什么东西。

  “秦琳妹妹……”

  依娜把手放在我肩上,把嘴帖近我耳边“你和天华是亲生姐弟吗?”

  “是啊……怎么了?”

  “你们没有姐弟恋吧?”

  “呃,怎么会有……”

  依娜笑道“你们刚才的样子很……周围的人好像很想杀了天华哦。即然你和天华什么都不是,就让位吧,你碍着我和天华了。”

  这个依娜!重色轻友!……我现在才发现,正在渴酒的暴雪、还有一左一右“待候”着天华的依娜和格尔娜以及我都坐在天华身边,而蓝瓴佣兵团里又没女性,全部的四个女性都聚集在天华身边,所能引来的杀气……虽然只是针对天华,但是在天华身边……杀气真的好强烈。

  蓝瓴佣兵团的全部佣兵都吃了“超人咸梅干”,乱哄哄的杀向敌人,超级兴奋剂和肌肉强化剂都是二十二世纪末的产物,主要给特种部队使用,两种药混合后服下效果更是增强数倍,完全可以和狂战士相匹敌,不!应该是比狂战士更完美,狂战士是以“折寿”的方式进行狂化,而且狂化期间丧失理智,仅能免强的分辩敌友,对付狂战士军队的方法很简单,派一队穿着和狂战士军队衣着差不多的军队和狂战士打斗就行了。但是服下超级兴奋剂和肌肉强化剂的混合药后,虽然会对身体有点损伤,但和狂化相比,这点代价根本可以怱略不记,而且战斗时还能保持清醒,如果这种药大量出现的,狂战士就要就此消失了吧。

  佣兵们虽然还是乱哄哄的冲杀,但是那么多狂战士一起冲杀恐怕任何一支普通的军队都受不了吧,除非他们装备了地球上的高科技武器。

  很幸运,敌人的大部队已经走了,只留下五百多名贵族私兵对蓝瓴和银灵两个佣兵团进行包围,那个贵族本以为被包围的都是些残兵败将,想留下来捏软柿子,但谁想到战局突变,五百多战士居然经不住第一波的攻击,对方人数还不到己方的一半啊。他所能做的就是跳上马背以最快速度逃走,谁想到有两个佣兵居然跟在马后追杀他,一直追了四十多里,坐骑早就累得口吐白沫,要不是大部队后卫队没走远,恐怕这位贵族的人头就要成为两个佣兵的战利品了。

  西牙斯-反叛军南路军大营“大帅,这是内线送来的东西。”

  一名军官将一盘子呈上,三粒咸梅干静静的躺在盘子里“昨日突木公爵就是败在吃了这种东西的军队手上。”

  一个穿着将军服,胸前挂了十几枚勋章的老人拿走一粒咸梅干问道“这就是那个吃了以后会变超人的咸梅干?”

  “是的,据我军将士实验,效果和内线说的一样,吃了以后会拥有狂战士的力量,但是却能但持清醒,效果过后身体仅仅只是轻度虚脱,吃顿饭睡一觉就能完全恢复。”

  将军露出欣喜的笑容“这样就能恢复?不错,不错,狂战士狂化后恢复可是要一个月时间呢,通知全军,前队做后队,后队做前队,包围蓝瓴佣兵团,活捉佣兵团长”

  “大帅”

  一名青年军官站起来说道“‘超人咸梅干’并非出自蓝瓴佣兵团,而是银灵佣兵团,据内线回报,蓝瓴和银灵在事发前一天晚上一起被包围,蓝瓴佣兵团长——羝就是那时候从银灵佣兵团处得到大约三千粒‘超人咸梅干’。”

  “银灵佣兵团?有银灵的资料吗?”

  “有”

  青年军官递上一叠文件“我猜大帅肯定对银灵感兴趣,所以特地从冒险者公会高价买了内部资料回来。刚看到这些时我还真吓了一跳,请过目。”

  “呵呵,你办事就是细心,挺周到的。”

  将军接过文件,看了几行字就吃惊道“这是……”

  “吃惊吧,银灵佣兵团可不是普通的佣兵团呢,提供创团资金的是人称‘倩影箭鞭’的夜灵,而那些团员也不简单,那个叫秦琳的,和夜灵一样是纳加克的护国女将,团长疾光·银角是被夜灵救出的一个角人奴隶,至于那个叫依娜的治疗师,生命神殿的名籍里却查无此人,但她却可以让人够起死回生,救活死人一点都不费力,即使是生命神殿的教皇都做不到这一点,还有叫阿奴比斯的兽人、叫暴雪的女孩、叫傲空的青年都是些查不到身份的人物,而且在战斗中似乎还有留手,银灵的所有成员,除了团长疾光·银角内线都看不出他们实力。还有,经过这两三天的战斗,银灵佣兵团未减员一人,仅团长负过轻伤。”

  将军沉思了一会儿“纳加克的两个女将吗?想插手我国内政,他们的手也伸得太长了吧,我国和纳加克中间隔了十几个国家,他们得不到什么利益才对啊。”

  “不仅是纳加克。”

  青年军官道“那些‘超人咸梅干’是从一个叫秦天华的人给的。”

  “秦天华?情报里没这人啊。”

  “是的,没有,冒险者公会里关于这个人的记载不多,我国军事情报系统也有他的一些资料,他是索亚最新任命的军团长,曾经粉碎过神圣天国对索亚的入侵,并且……并且听说……他会召唤独眼巨人……”

  说到最后,青年军官几乎是满头大汉,在坐的军官都惊出一身冷汉,召唤独眼巨人……谁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就算是神见了独眼巨人都惧上三分,能召唤独眼巨人……这已经不是人类可以对抗的角色了。

  将军冷冷的看了青年军官一眼“原来先头部队是被他击败的啊,看你吓成那样子,索亚也插手进来了,还有什么继续说”

  “秦天华是在突木公爵战败前一天晚上突然出现在佣兵营地中的,同行的还有个精灵少女,这名精灵少女的资料还没有找到,同时到的还有纳加克七皇子斯达克,当时斯达克似乎受了伤。”

  老将军闭目沉思道“这些纳加克和索亚的敏感人物到我国来做什么?插手内战对这两国可是一点好处都没有,而且要击败我大军只要独眼巨人就够了,可是他们显然没动手真打。你还有什么情报尽快说出来。”

  “是”

  青年军官道“据内线回报,秦天华似乎是秦琳的弟弟,那名精灵少女似乎是秦天华的未婚妻,依娜和秦天华关系也非同一般,还有两个相矛盾的情报:斯达克和银灵团长疾光似乎师出同门,好像都是秦琳弟子。那个依娜好像就是夜灵。”

  将军问道“两个情报不矛盾啊,怎么矛盾了?”

  “斯达克的武技源自夜灵是经冒险者公会确认的事,不可能出错,如果秦琳是夜灵的话,依娜就不可能是夜灵。”

  将军沉思了片刻“会不会是这样,纳加克发现我国有秘宝或是别的什么重要的东西,所以特地让两名护国女将:夜灵——也就是依娜和秦琳带着一众高手来我国,半路上厌恶奴隶贩子的夜灵顺手救了疾光·银角,又以疾光·银角的名义建了佣兵团以掩人耳目以方便行事,秦天华和斯达克赶来帮忙,但在半路上遇到了强大的对手,实力较弱的斯达克被击伤。至于师徒关系,可能是探子搞错了。”

  “大帅高见”

  “现在最重要的是搞清楚那些人倒底在找什么,多派些探子,盯住银灵佣兵团的一举一动。无论是他们要找的东西还是‘超人咸梅干’,我们都志在必得。”

  “是”

  当众军官都离开帅营后,年老的将军再次翻了翻桌上的文件“除了疾光·银角和斯达克外,全都是些找不到来历的人物”

第六十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