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五章

    这房间,原本是某位将军千金的卧室,条件自然不错,在这里总算能好好体息一下了,想想刚才的事就生气,明知道那些娇生惯养的八婆只能做出毒死人的食物(两条龙和阿奴比斯不算在内),还叫她们下厨,到了最后却让我客串厨师,气!气!气!

  “啊”

  院子传来疾光的惨叫声,从晚餐一结束,疾光就被天华叫去“特训”,理由是饭后活动有利消化,十名从军队里挑选出来的“高手”(相对普通人而言)徒手上阵,打得疾光哇哇乱叫,要不是前些天教给他的轻功身法让他闪过了大部份攻击,恐怕现在疾光已经倒在地上了吧。不过话说回来,好像从一见面天华就没给疾光好脸色看,难道说天华真的从疾光脑子里知到了他不怀好意?我使劲的摇摇头,把这个想法从脑子里驱散,疾光当初只是一个奴隶,而且一开始还不打算学武功,想想当初苦心婆心劝他学武的情影,他怎么可能是那种别有用心的人呢?最多是个不求上进的家伙。一定是天华搞错了。

  从窗口看下去,疾光已经是鼻青眼肿,被十个彪形大汉追着打,哼!当初叫你学武你不学,花了那么大心血帮你改造体质还收集灵药助你练功,现在连十个普通人都打不过,哼!平时不好好练功,活该。

  不过我也不能闲着,斯达克的伤也是个大麻烦啊“天华,上来一下。”

  “嗖”的一声,站在一旁观看打架的闲人就从窗口跃进房里,要是天色更黑一点的话,会让人想起一种叫“贼”的职业“姐,什么事?”

  “斯达克的情况你知道多少?”

  尽管我知道天华比我更清楚斯达克的情况,但我还是要问,以免到了紧要关头出现问题“你说他啊?他修练的几种真气属性中中有相生的又有相克的,最后那些真气都意外的合成了一股阳性属金的真气,而斯达克身子骨原本就是五行缺木,真气就像个疯狂伐木队,把所过之处的细胞当树全砍了。”

  “治疗的办法你应该有吧。”

  “有”

  天华躺在床上,闭上眼睛“找个水性的法宝,能合体的那种就行,认他为主,水能生木,金又能生水,虽然在此过程中水属性法宝又会消耗掉一些金属性真气,对以后的成长不利,不过以那家伙的资质,目前的修为已经差不多到顶点了。”

  “水性法宝?”

  我喃喃道“我记得你的那把青霜剑……”

  “那可是我的配剑啊,怎么可以给别人,再说就算给了他也未必认他为主。”

  “说的也是,从长白山带回的那些水属性的仙剑好像不多啊。”

  天华道“姐姐,你然到不觉得把那些上好的仙器给斯达克太浪费了吗?更何况这些仙器他也驾驳不了。”

  是啊,我也觉得让一个还没成仙的人去用仙器太浪费,仙器可不像神器,仙器是绝对不会认凡人为主的,虽然不是仙器的主人也可以使用仙器,但能发挥出来的力量,不到仙器本身力量的千分之一二。让斯达克拿着仙剑,就像让蚂蚁拉牛车。但是不给又不行,斯达克的情况已经不容再拖延了。

  “可是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我们又没有比较弱的仙器。”

  “没有可以炼啊。”

  炼?然到天华会炼制仙器?

  “姐姐,别这样看着我,虽然我不会炼丹,但是我会炼制仙器,炼制一个专门为凡人使用的、力量比一般仙器更弱的仙器。”

  “哈哈”

  我笑了起来“你什么时候学了炼器?我都不知道。”

  “很早的时候,当时你在学炼丹,炼器的书就是被我拿了。”

  怪不得当时我说怎么书好像少了几本,原来是被天华拿去学了。这时,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炼器好像至少要半年,斯达克活不了那么长的时间,这个方法行不通。”

  “没事的。”

  天华保证道“那是炼仙器,炼一个介于仙器与凡器和神器之间的法宝只是几个小时的事情。”

  “那还不快去炼?”

  把天华打发出门,重重的倒在柔软的床上,啊,好舒服啊,累,累,先睡会儿吧。

  “天华,怎么了?”

  格尔娜在天华房间找不到天华,却看见天华从另一个房间被人推了出来。

  “还不是斯达克的事,早知道会那么麻烦当时就点破他丹田,让他变回普通人,再一脚把他踢回纳加克王宫,让他享受富贵去。老是做些不自量力的事情,要不是看再他是为姐姐着想的份上我才懒得管他。”

  “琳姐姐?为琳姐姐着想?”

  格尔娜有点摸不着头脑,明明是偷了人家的武学秘籍,还为人家着想?

  “他那点心思啊,用点小法术就知道。边走边说吧!”

  天华牵着格尔娜的手“斯达克那小子不知道是说他聪明呢还是说他笨,他想当我姐夫。”

  “他喜欢琳姐姐……?嗯,琳姐姐无论长相还是本领都那么出色,喜欢也没什么意外的。”

  天华笑道“喜欢是一回事,想娶姐姐又是一回事,从普通人的角度来说,姐姐的武功太强了,在这种战争年代武功越好就是越出色,出色的男人当然能引来无数女人的爱情,但是出色的女人……除非有比那个女人更出色的男人,不然……斯达克不自量力就在这里,他居然想超越过姐姐,然后再向姐姐求婚。”

  “那不是很好吗?怎么叫不自量力?斯达克的武功也不差啊。”

  天华说道“斯达克再强也是个普通武者,除非他能过天劫飞升成仙,不然没有可能超过姐姐的,但是以斯达克的天资,虽然有姐姐帮他打通经脉,又有皇宫中的珍奇异兽作补品,能到目前的水平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在他有生之年很难再有什么大的突破。除非有大罗金仙助他脱胎换骨。”

  “然到琳姐姐和天华你都帮不了他吗?”

  格尔娜问道“不行,我和姐姐都是剑仙,没那种力量。现在我只能帮他炼制个法宝,用法宝治好他的伤。”

  “哦,炼法宝?我可以看看吗?”

  天华笑道“当然可以,就算要学都可以,不过先得去找材料。”

  格尔娜显得极为兴奋“我也帮着一起找。”

  “不用了。”

  天华停下脚步,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别墅的花园里了。

  “不用找了,那些材料自己送上门来了。”

  手一挥,七把小剑从天华袖中飞出,遇风则长,转眼间化做七柄不同颜色的剑,散布在花园里。

  “花园里有些隐了形的小东西,剑阵是为了防止他们跑掉而布下的,从外面是看不到花园的异样的,就算姐姐也看不到,呵呵。”

  七把不同颜色的剑突然发出一道道不同色彩的光芒,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光芒相互交织,就好像把彩虹搬到花园里似的,原本美丽的花园在彩虹中宛如梦幻天堂。

  “好美啊!”

  格尔娜感叹道“嗯,很美。”

  天华应道“但是美丽的地方却有些不该有的东西。”

  卡嚓,一声清脆的骨折声响起,一个头上长着角,背后还有一对像蝙蝠一样的翅膀的人倒在十丈外,脖子以一种奇怪的角度垂在胸前,嘴角流出的鲜血一滴滴的落在草叶上。

  “那……那是魔族……”

  “是啊。”

  天华说道“像这样的家伙在五百里内还有好几百个,眼前就有八个。”

  骨折声再次响起,这次在十五丈外,又有一个魔族断了脖子。

  “天华”

  格尔娜提醒道“魔族的脖子断了死不了的,只会昏迷一阵子。”

  “我知道,他们是炼器的材料,死的不好,要活的。”

  说话间又有三个魔族倒地,都是颈骨被人击断“阁下倒底是什么人?我们与你与无怨无仇,为什么要……”

  一个魔族忍不住现形,反正隐形也没什么作用了“和我是没仇,但你们是来找我姐姐麻烦的,叫我站一边发呆吗?”

  那名魔族惊道“你……是什么人,你要做什么?”

  “在下秦天华,是秦琳的弟弟,你们在想什么,用点小法术就知道了。你可以活着回去,回去给你家主人报信吧,其他人我要留下来炼器,滚吧!”

  清脆的骨折声再次响起,倒在地上的人数增加到七人,唯一站着的就是刚才站出来和天华对话的那个魔族。

  “还站着做什么,不想变成材料就快滚。”

  看着逃远的魔族人,天华对格尔娜笑道“想不想看我怎么炼器?”

  “想”

  “会不会觉得我太残忍?”

  “不会,要不是这些魔族,我们才不会背景离乡跑到人类居住的大陆来过活呢。”

  “那样我就放心了。”

  天华道“我还怕你说我是杀人狂呢。”

  从乾坤袋中取出一个大鼎,怎么看都不是炼丹炉啊!

  格尔娜问道“怎么和琳姐姐的炼丹炉不一样?”

  “用炼丹炉来炼器炼不出好法宝,炼器要用鼎。以后你也可以试着炼炼。”

  “这是万年金。”

  天华拿出一块手掌大小的蓝色金属块给格尔娜看“它是用乌金和千层沙、天河水炼成的,本身就是一件法宝,炼器时经常要用到它。”

  天华又从乾坤袋中将一大块像白玉一般的冰拿了出来,这块冰散发出的寒气让周围的花草全成的冰雕。

  “这是玄冰玉,我的青霜剑就是用这种东西炼制成的。”

  “海王石,千重沙……”

  天华将一大堆东西全都丢进大鼎,打了个响指躺倒在地上的一个魔族人突然痛苦的抽动起来,嘴一张,一道血箭从口中射出,而那个魔族人的身体立刻变成了一具干尸,没有血,魔族的生命力再强也不能活。

  一个魔人的魔血仅够充满四分之一的的大鼎,天华又打了个响指,剩下的人中又有三个魔族人变成了干尸,大鼎终于注满了鲜血。

  “接下来的步骤你也可以完成,试试和大鼎交流,就像你和树木对话那样。”

  “可以吗?”

  格尔娜试着和大鼎交流“成功了,一次就成功了,真的能行啊。”

  “启动鼎。”

  格尔娜问道“没有火,怎么炼啊?”

  “这个大鼎本身就是个法宝,自己会引火的。”

  呼的一声,大鼎周围突然冒出金色的火焰“圣火吗?”

  格尔娜问道“不,是天火,圣火是用来净化的,不能拿来炼东西,就像炼丹要用三昧真火,而炼器还是要天火比较好,接下来……”

  天华手一挥,躺在远处尚未变成干尸的三个魔族人立该身首异处,三颗长着角的脑低在地上滚了一段距离后暴开,炸成三团血雾,三道绿色的光团从血雾中飞出,落入大鼎。

  格尔娜被这一幕吓了一跳“灵魂?拿灵魂来炼器?”

  “当然了。”

  天华不以为然,格尔娜心中有些发毛“仙器的炼制都是这样吗?”

  “不是,只有这种是。”

  格尔娜已经觉得有点不对劲了“你要炼的倒底是什么样的法宝?”

  “这里面炼的法宝有两件,一件是破魂梭,专门攻击灵魂的法宝,无视物理防御,绝大部份法术防御也无效。另一件是给斯达克用的,叫万水令,有了它就可以无任何限制的使用各种水系法术。无论是水道术还是水系魔法,只要是水属性的都可以轻易使用,不用咒语也不用力量,就算三岁小孩都能用它。”

  格尔娜还想问些什么,却被天华制止住了“那些魔族又来了,不从花园走,打算从正面冲杀进来。”

  “有秦琳姐姐,还有阿奴比斯、傲空和依那这些人在,任何一个都可以消灭他们吧。”

  “是啊。”

  天华射出一道剑气,搅动着鼎中沸腾的鲜血,又加了些天河水以防血液凝结“但是姐姐正在睡觉,那些神和龙可没办法在不打扰姐姐睡觉的前提下消灭魔族。我不想让那些个小喽罗打扰到姐姐,这些天她太累了。”

  “你打算自己去对付他们吗?”

  天华笑了笑,没回答如果格尔娜留意地面的话,就会发现天华的影子已经不知所踪了。并不是说面前的天华是幻影,而是天华的影子已经去寻找受害者了。

第六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