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祸从口出

    传说记载,麒麟分三等,最低级的是属性麒麟,像火麒麟、冰麒麟等,它们在麒麟中的地位相当于人类中的仆从,再上一级的麒麟能口吐人语,除了会法术外还拥有特殊能力,如果你能讨这种麒麟欢心,说不定它们会改变你的命运,让你当一当皇帝,这种麒麟被人称为帝麒麟,而最后一种麒麟几乎是迷一样的存在,它们的鳞片是金色的,鬃毛是金色的,角和蹄也是金光闪闪的,身上还散发着金色祥光,从古至今见过这种麒麟的人用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要是成仙前,我对传说的真实性无法发表评论,但现在我已经成仙了,对于麒麟的事,多少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书中记载的“最低级”的麒麟应该就是普通麒麟,而帝麒麟恐怕是修仙修到一半的半桶水吧,至于最后那种散发着金麒麟,肯定是哪只粗枝大叶的麒麟修成正果飞升时不小心被人看到吧,回想当初我成仙时又何尝不是金光闪闪呢,那金光可是足足闪了三天才消失,害我在地洞里躲了三天不敢见人。(等等,那位读者,你想说什么?让我帮你当皇帝?半仙的麒麟都可以让人当皇帝我也一定能让你当皇帝,不过我不是天仙之类会修改人命运的仙,如果你确实要当皇帝的话我可以带着你杀到北京把你放到龙椅上,什么?你不想当皇帝了?你耍我啊!)

  麒麟并没有想像中的多,算上那只被天华烧成灰的麒麟,灵觉范围内共有十三只麒麟活动,天华就像事先知道这些麒麟的所在位置似的,一找一个准,没跑一步冤枉路。

  “姐姐”

  天华对着一棵被我“仙上身”的大树说道“麒麟全抓住了,你看。”

  说罢,天华翻开手中的封印书,一页一页的翻给我看十三只麒麟中有两只已经修成半仙,没想到这么早就有修仙者了,而且连灵兽都有修仙,真是的。

  “我回去啦。”

  天华收起封印书,疾速向我飞来,我收回灵觉,等天华到后就问“你怎么想的?”

  “姐姐也发现啦?”

  “当然,这些麒麟都分散在四处,好像在找什么东西一样,我很想知道它们在找什么。”

  我看着天华,希望他能告诉我点什么“我问过了,它们都不肯说。”

  “你不会用读心术啊。”

  “心魔都没带来,怎么用读心术啊。”

  我都忘了,天华的读心术必须依靠心魔,不过,这并不带表我没办法。

  “跟我下来。”

  找了块空地,在我的示意下天华放出七彩虹剑“放只麒麟出来,最厉害的那只。”

  真理第一百零九条:越是厉害的人物往往知道得越多。

  我相信这条真理。

  “你们敢抓我,会后悔的。”

  麒麟一出来就张口威胁,呵呵,有意思,就你这个半吊子仙兽,也能做出威胁正牌大仙的举动?

  “后不后悔是我们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你只要告诉我,你在找什么东西就行。”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我轻轻的在它身上点了一下,那长兽脸马上抽动起来,看样子很难受。

  “姐姐,你连麒麟都能点穴,太厉害了。”

  “世间万物都有穴道,都能点穴。”

  天华捡起一块石头“姐姐,把它点点穴好不好。”

  这小子……哪壶不开提哪壶……哼!看我的!

  我接过石头,手指使劲一捅,石头“啪”的一声碎成两块“我点了石头的死穴,石头死了,把它的尸体埋了吧。”

  “哦”

  天华接过碎石“我会好好安葬它的。”

  随手就把石头塞进麒麟的鼻孔里。

  “你……”

  麒麟的鼻孔被突然塞入两具“尸体”,张大嘴巴想打喷涕,见到如此情景,我怕麒麟会把石头喷出来,在它身上补了一指,点了穴,可怜的麒麟那个喷涕就卡在喉咙里,一定难受死了。

  “什么时候想说了就点头。”

  尽管麒麟难受得全身发抖,笑穴痒穴哭穴痛穴麻穴都被我点了一遍,而且还被我做了手脚,身上痒不能抓,想笑嘴巴张得老大,喉咙却发不出声音,想哭也流不出半点眼泪,特别是鼻孔里的两块石头,塞着鼻子,要呼吸只能用嘴,可它就是死活不点一下头,我又没限制住它脖子的活动,等了好久,我的耐心终于耗尽了。唉!算了,以后再说吧。

  “等它开口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还是先把它封回书里,过几天再放出来问问吧。”

  这是最后的手段,如果麒麟现在还不曲服,那就算它想招供也得等上好几天了,这几天里身上的一切状况都将持续,甚至有可能我会不小心把它给忘了。

  但是麒麟眼中仍然没屈服的意思,任由天华将自己封印进书中。

  “接下来怎么办?”

  天华问道“天华,你的灵觉应该比我强得多,你来找找看吧。”

  “刚才抓麒麟时我早就试过了,这一带根本没有什么可疑的东西,可能麒麟要找的东西已经被另外的生物取走了,而它们在根本不知道东西己失的情况下还在继续寻找。”

  “天华,你思考的时候多用点脑子好不好,麒麟怎么说都是比灵兽更强的圣兽,而且还有两只算得上半个仙兽了,要是它们找的东西不见了至少也会知道一点风声啊。”

  “姐姐啊。”

  天华无奈的说道“还说我没脑子呢,我们两个仙人都没发现什么,半吊子仙兽又能发现什么。”

  对哦,我怎么没想到这个。

  “所以说那东西已经取走了,我的想法是正确的。叮!加十分。”

  “加你个头,走啦,回部落去。”

  不是吧!离开没一会儿部落已经大变样了,部落周围,几个夸父族人合力,“呀”的一声,将一株有千年树齡的大树连根拔起,丢到一边,女、老人和儿童忙着把洞填好,夸父族人真是好大力气啊!

  “你们在做什么?”

  天华拦住一个夸父族人问道“开荒,神农大人教会了我们种芋头、马铃薯,还教会了我们养蚕……”

  神农?神农跑到夸父族来做什么?他好像是在黄帝的部落里啊,再说教人养蚕的好像不是神农吧。正百思不得奇解的时候,欧阳耿拿着一截截切成小段的树枝,乐呵呵的一路小跑过来。

  “阿耿,什么事那么兴奋啊?”

  “姐夫,你手里拿着什么呢?”

  “这是桑枝,我在教他们种桑树呢。”

  ……为什么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神农大人。”

  周围的夸父族人高兴的叫了起来,我连忙四处张望,想一睹传说中神农氏的风采,可是看来看去都是夸父族的人啊。

  “我采回桑枝了,这个只要插下去就会长成大树。”

  “太好了,桑树多了,就能养更多的蚕,这样我们都有衣服穿了。”

  “神农大人,种芋头是不是这样种啊。”

  吐血!我快要吐血了,神农!什么神农,什么中国民族祖先,原来是欧阳耿冒充的,害我白白浪费那么多热情。天华哭笑不得,什么人不好冒充,要冒充神农,没想到欧阳耿的理想是当农民头子,呵呵。

  “喂喂喂,你们两位不要这样说我好不好,冒充神农对我有什么好处,是他们爱这样叫我的,我有什么办法,嘴巴长在别人脸上。”

  尽管隔了几十米远,欧阳耿还是能听楚的听到我们的谈话,当即传音过来抗议“阿耿啊。”

  我也传音回话“听说神农是在尝百草时被毒药毒死的,你以后可要小心不要乱吃东西啊。”

  “是啊是啊。”

  天华也传音过去“你死了不要紧,你得为我姐姐着想啊,你一死她就成寡妇了。”

  …………………………………

  “天华……”

  我把最动人最温柔最美丽最清纯最可爱的笑容和眼神展示给天华看“姐姐……”

  天华好像预感到了什么“想不想看看传说中的人参果呢?”

  “我想我对人参果不感兴趣。”

  我用手刀在天华后颈轻轻的来了“温柔一刀”,后者很配合的晕倒在地“我很想种一棵人参果树。”

  几个夸父族人再次将一棵参天大树连根拔起,丢到一边,后面的“老弱妇孺”正要填掉树坑,却被我阻止了“你们知不知道人参果呢?”

  “不知道。”

  夸父族人虽然不知道我想做什么,但还是回答了我的问题“人参果吃一颗可以返老还童,吃两颗可以长生不老,你们想不想吃呢?”

  “想,哪里有人参果?”

  “人参果也是种出来的,反正你们这儿也是要种桑树的,给点地方种棵人参果树应该不要紧吧。”

  “没事”

  夸父族人倒也大方“请种下去吧。”

  “扑通”一声,我把昏迷中的天华丢下树坑,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之前掌风一扫,泥土飞溅,将天华活埋了。

  “快救人,快挖。”

  夸父族人反应过来后慌了,连忙刨的刨挖的挖,就在这时,泥土隆起,天华从坑里站了起来“姐姐,你还真埋啊,要是我真死怎么办。”

  “你又不是我老公,你死了我又不会变寡妇。”

  “可我是你弟弟啊,你怎么可以把我当树种。”

  “你本来就是树嘛,把你种下去,等树长出来了,就会有个神仙跑来在这建个小院子,把你保护起来,再过个千儿八百年的,孙悟空就会来这里,等他打倒了人参果树,你就爬起来和唐僧一起去取经吧,这样你也会出名的,对不对,还不快感谢我。”

  “姐姐,我认错了好不好。”

  天华痛哭流涕,哼,这招用了不知几遍了,次次都是哭完后又围着欧阳耿叫“姐夫”。

  “即然你认错了,那就躺下当树籽吧。”

  就在我把天华埋进土里的时候,早有人觉得事情有异,通知了夸父,欧阳耿看见夸父和共工急匆匆的赶来当和事佬,起身拦住“别去了,他们姐弟就是这样,时不时的闹一下,吵两下嘴,过会儿就没事了。”

  没想到,夸父却说道“欧阳耿啊,不是我说你,你的妻子应该管教管教,就算未婚女子也很少像她这样胡闹的。”

  “那个……”

  欧阳耿头上直冒冷汗“她还不是我妻子啦,都是天华一天倒晚乱叫乱叫,才会有此误会。”

  “哦,还不是?那就是快了?那也得约束一下啊……”

  “欧阳耿!”

  “啊!?”

  我用最动人最温柔最美丽最清纯最可爱的笑容和眼神瞬间就把欧阳耿和夸父共工迷住了,我和夸父共工不熟,不好教训他们,但是你欧阳耿就不同了。

  趁着欧阳耿失神的那会儿,我用一根树藤把他捆成棕子,倒挂在一棵高高的树枝上。

  “要是你没经我同意就下来,我就和你绝交!”

  转身对笑呵呵的天华道“你也一样,要是没我同意你敢从土里钻出来,我就和你断绝姐弟关系。”

  “啊!没那么严重吧!”

  “有!当然有,还不快钻回土里。”

  天华“扑”的一声重新钻回土中,你们两个就在这慢慢反醒吧。我走了,挥挥手,不带走一点灰尘,只留下一群目瞪口呆的人们。

  夜深人静“天华,琳琳来了吗?”

  “我还要问你呢,你挂得那么高,应该看得更清楚才对。”

  “没看到她,会不会是她把咱们忘了?”

  “有可能,等明天吧,姐姐气消了就会来。”

第六章 祸从口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