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天崩地裂

    由于炼铜速度很快,在两个月的时间里,部落中的勇士大多换上了青铜武器,就连田间劳作的农民也都有不少用上了青铜制农具,而铜器的做工也不像刚开始时那样粗糙,蚩尤干脆命令两百个族人专门从事铜器生产制做,这样一来就出现了专门的铜器制做工,由于有了他们,铜器的普及速度才会超乎想像的快。

  唉!看着欧阳耿忙这忙那,教给蚩尤和炽炎部落各种先进的技能,天天忙得半死不活,而我却闲得发慌,尽管我的仙力和真气已经恢复了一半有余,但天华说什么都要跟在我身边,其程度已经达到寸步不离。

  “好家伙,连水车磨坊都出来了。”

  看到用水流为动力,由水车带动的磨盘,我别提有多惊讶了,这东西少说也要再说一千年才有啊。

  “不止这个呢。”

  天华指了指路边的农田,田里全是绿油油的稻子,除了个别几块田是旱稻外,其他全是泡在水里的水稻“这些田,也是用水车灌溉的。”

  “不要对我说阿耿还教给他们做农药的方法。”

  “哈哈,农药,怎么可能。”

  正说着,突然间闻到一股恶臭“什么东西那么臭?”

  “粪肥啊。”

  见我没反过来,天华指着路过的一辆牛车,上面装满了像黑色泥巴一样的东西,臭哄哄的。

  “那个就是粪肥。”

  怪不行那么臭,我可不想待在这里,太臭了,现在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化服出现后农肥就没什么人用了,那么臭的东西,谁受得了啊。

  回身看了一眼村落,刚到联合部落时,就知道那个叫炽炎的肌肉女已经把自己的部落和蚩尤的部落合并到了一起,虽然规模上还是比轩辕部落小了点,但联合部落已经不是轩辕部落能够轻易消灭的小部落。

  “秦琳!”

  谁在叫我?

  “怎么不认识我了?”

  “是你啊,炽炎。”

  原来是那个肌肉女,听蚩尤说她去劝说其他邻近的几个部落加入联合部落,一起对抗轩辕黄帝。

  “你还真行啊,看不出你那么柔弱,居然能够逃出轩辕的魔爪。”

  “我是被救出来的,差点就挂在里面啊。”

  被炽炎这么一说,就回想起当时受的苦难,哼,总有一天我会报仇的。

  “怎么脸色这么难看?不舒服吗?”

  炽炎问道“没事没事,我健康的得很”

  “哦?这位是你弟弟吗?我从蚩尤那听说过。”

  天华笑着点了点头,目光放在挂在炽炎腰上的兵器“是的,那是??”

  “这是秦琳给我的长枪,可以拆成三段,还可以自由伸缩,很方便很好用。”

  一说到那柄枪,炽炎就非常高兴,从腰间拔出拆成三段的长枪,辟辟啪啪没几秒钟就组装好,动作极其熟练,不用猜就知道拿到枪以后炽炎天天都在摆弄它,不然不可能那么顺手。不过,这柄三米长的红樱枪在别人手中算是长枪,但在炽炎手中还是显得短了点,谁叫炽炎不但肌肉多,还那么高大,恐怕能在她手中算得上长枪的只有西方的龙枪了。

  “是把不可多得的好枪,就是短了点。”

  炽炎长枪一挑,挑出几朵枪花,她的功夫还算不错嘛。

  “我没有没有更长的了的,这枪已经是最长的兵器了。”

  我无可奈何的耸耸肩,唉,这不能怪我,也不能怪兵器,必竟这不是为你量身打造的东西,对大多数人而言这枪已经够长了,怎么想到原始时代还有那么长“大条”的人呢,动不动就是两米三米。

  “就因为有了这柄可以和轩辕剑对抗的兵器,有不少部落已经答应加入联合部落了,再过些天应该会有不少部落加入我们吧。”

  炽炎扶摸着闪闪发光的金属枪身,尽算那是属于她自己的兵器,但长期使用石器的她依然对这金属长枪爱不释手,更何况这枪还是神器!

  “对了,有没有看到蚩尤?我还想和他过两手呢。”

  “蚩尤?好像和阿耿在一起,在驯马。”

  我指了指大致的方向“从这一直走就到了。”

  “好,今天我要和蚩尤大战三百回合。”

  说罢,一溜烟的就不见了,唉,好像又是一个打架狂,野成这样,怪不得全身长满肌肉。

  傍晚的时候,蚩尤和炽炎两人都青一块紫一块的,还有不少被利刃割开的伤口,蚩尤的左臂还有一个血洞,全身都是血,不用想就是炽炎用枪扎的。

  “你们俩还真打啊,搞不好哪天就躲坟堆里了。”

  我取出治伤的仙丹,递给他们“把丹药弄碎,粉末涂在伤口上。”

  “我们是在比试。”

  炽炎满不在乎身上的伤口“对吧,蚩尤。”

  “嗯,我们是最勇敢的战士,又都是族长,要是连点小伤都怕,还有什么资格领导族人。”

  唉!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两个野蛮人,没开化的野蛮人,万一什么时候脑袋在“比试”中掉了,或是心脏被扎穿了,我可不管。

  “我去睡了。”

  懒得和这些家伙再说什么,还是先睡再说吧。

  “秦琳”

  刚要离开,却被炽炎叫住了“你怎么对我们部落里的小伙子不理不睬的啊,他们都伤了心啊。”

  “理睬??”

  回想这几天,的确是没什么搭理人,有人和我要招呼都只是应付一两下,可是,族长怎么管到这种事上来了?

  炽炎湊到我耳朵,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道“我们部落里的小伙子,个个生龙活虎,比蚩尤部落的小伙子强多了。”

  “你说什么,我们部落里的年轻人才是身强力壮,比你们部落里的病鬼好多了。”

  蚩尤喝到“你说什么,谁是病鬼!”

  眼看这两对肌肉男女又吵了起来,我可没有劝架的打算,还是先溜吧。

  回到住处,却发现天华和欧阳耿不在,没回来吗?不对,平常这时候他们都在,哪去了?算了,以他们俩的本事,能出什么事?我还是别瞎操心了。

  盘腿坐在床上,用内视法查看体内的情况,比起两个月前,现在的情况算是非常好了,仙力和真气已经基本恢复,只要打通最后几个地方,一切都将恢复原状。心念一动,运足功力,九头鸟留在我体内最后的一点毒性被真气消灭得干干净净,好了,一切如故,谁再敢打我主意,对我下药,半夜爬到我房里来,就准备死吧!我已经准备好了一万二千三百四十五种酷刑,谁想试试尽管来。

  刚要收功,却觉得四周的天地灵气异常活跃,怎么了?我仔细感应了一下,好像是什么东西让这些灵气特别兴奋,就像……就像天劫一样,不过即使是当时的天劫,灵气也没有这么活跃过,到底出了什么事?

  这时的天地灵气,就像油锅里被滴入了一颗水,天地灵气活跃到这种程度,简直是闻所未闻,而且活跃程度还在不断变大,如果再这样下去,搞不过会影响自然界。

  突然间,大地剧烈的抖动,地震了!地震不是很严重,但这只是个开头,如果天地灵气还不安静下来,还有可能发生更大的地震。

  不能等了,刚才的地震虽然不是很大,只是能勉强能感觉到而以,没有造成什么房屋的倒塌,只倒了几间简易搭盖的临时房屋,如果再发生一次大地震,我不认为这些用泥土建起来的房子会有减震设计,房子里面的人……我跃出屋子,飞到半空中,将八张玄武符打出,八张符分别飞向部落的八个角落,虽然联合部落很大(和其他部落相比),人也不少,但终究不是那种“一眼望不到边”的大城市,八张道符形成一个阵法,在这个阵法中的物体可以免受来自地底的攻击。

  就在阵法完成的那一瞬间,大地震到来了,这次地震非同小可,农田、山坡上都裂开一道道深不见底的大口子,还好早半步将阵法完成,不然部落就要倒上一大片人了。

  尽管在阵法的保护下没有什么损失,但是那种地动山摇的感觉屋子里的人不可能不知道,凭着武林高手人人都有的“夜眼”我清楚的看到一个个人们都从房中逃出来,跳到神庙处又是磕头又是跳舞的,唉,怎么就没人拜我呢?好歹我也是个仙人啊!

  突然,地面裂开的地缝中传出轰轰巨响,地缝中还有红光透出,在一次比一次更强烈的地震中,来自红光越来越亮,终于,在第七波大地震到来的一瞬间,灼热的岩浆呼的喷射出来,甚至喷到三千米的天空,然后落下,落下的岩浆烧毁了山林和农田,部落里的一些房子也着火了,在第一次如爆炸般的岩浆喷射中,气流和岩浆将我顶到一千米左右高度,无数岩浆和火山灰重重的打在护身真气上,啪啪作响。为了让部落受到从空中落下的岩浆袭击,我只得再次取出几张咒符,却发现四周的天地灵气已经狂乱到难以利用的地步,严重干扰了施法。这一次施法,足足花去了我十分钟时间,当阵势完成的时候,部落里已经有一半的房屋着了火,而我也累得满头大汗,这种情况我已经没办法使用仙术帮助灭火了,能飞在天上已经很勉强了。

  辟啦,一道闪电击打在我的护身真气上,没等我反应过来,又是十几道闪电接二连三的打在护身真气上,如果这些闪电只是普通的闪电,但这些闪电竟打碎了护身真气,直接劈到我身上,还好我的身体经过真气强化,不然真成了“仙女焦尸”,但这些闪电也真够我受的。

  不顾全身酸麻,将护身真气全力运转,硬是接受了几百到闪电,飞在天空中,我简直成了这些闪电的活耙子,不得以,我只得降低高度,紧帖着地面,哦!不,应该说是紧帖着岩浆飞行。仰望着天空,闪电从乌云中飞出,直接打在地上,等等,那些闪电好像……可能是我眼花了,那些闪电,怎么看都像是劫雷啊,可是就算这些闪电是劫雷,也不可能有这种现像,现在的情况,已经离“天崩地裂”不远了,看了看横流的岩浆和地面巨大的裂口,这就是“地裂”,这些裂口从天上看下来和在地上看就是不一样,从天上看这些地面裂口只是裂开一条而以,但是站在地上看,才发现这些裂口根本就是一个个峡谷嘛。我看了看闪动着雷电的天空,天地灵气的狂乱没有一丝停止的迹像,反而愈演愈烈,这样下去,天也会“天崩”的,倒底出了什么事,总有个原因吧!就算当初我飞升时引来的天劫,都没搞出那么大场面!

  漫天乌云突然分作两半,一条白色的光带将黑色的天空一分为二,整整齐齐的,就像被刀切过一样,像是天空的伤口。

  “轰轰轰轰”

  一声声的巨响,无数闪电从“伤口”中射出,无情的打击着每一寸地面,天崩了,真的是天崩了,传说中的天崩地裂,原来是这个样子。

第十九章 天崩地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