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后羿之死

    “是雷犬部落,好像是用土行术钻进来的,除了精卫外,还带走了记载法术和炼铜术的龟甲和兽骨。”

  “知道了。”

  一瞬间,不止是炎帝,在场所有人都觉得大势不妙,要是那些法术和炼铜术落到黄帝手中,原本就人多势众的轩辕部落,岂不是更加不可一世!和轩辕部落相比,联合部落虽然在人数上有微弱优势,但联合部落是一个多族组成的临时部落联盟,在短时间的相处里,各族勇士很难很好的配合做战。而更让人不安的是精卫的失踪,她是炎帝唯一的女儿,蚩尤和炎帝是联合部落中的领袖人物,特别是炎帝的领导能力,让各族族长都打心里配服,在这个“能者居上”,以禅让制统治部落的年代里,人们最看重的,无疑就是能力,正因为这样,炎帝才能以女子之身和号称铜头铁脑的蚩尤平起平坐,现在她唯一的女儿落在黄帝手里,如果黄帝以此要挟,炎帝很可能会念及私情而……

  看到部落中人个个脸色不好,而且有此人还对炎帝投去异样的目光,哼!这些人啊,肯定有着性别歧视,想趁此机会把炽炎拉下台,让自己坐上首坐。

  “这里离轩辕部落有好几千里呢,那个叫什么雷犬部落的应该没那么快到达轩辕部落里吧。”

  炎帝递给我几张碎丝绸,我接过一看,竟是一张破碎的咒符,由于这个年代没有纸,所以一切咒符写在布或丝绸上。

  “这是……土行符!?”

  对于这张符,我绝对不会陌生,土行术不同于土遁术,土遁术只要有一定修真基础的人就可以用,而土行术则不同,不仅在地底移动速度极快,还不受地形影响,是只有地仙才能使用法术,如果其他人要使用也可以,只要手里有地仙亲手做出土行符就行。不过,土行符再快也没有飞行速度快,从精卫失踪到现在才半天时间,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回到老巢里去,看着手中碎成几片的土行符,就知道是地仙的杰作,目前己知的地仙,只有后羿一个!

  “他们就算有土行符也不可能那么快回到轩辕部落里,我去追。”

  我刚要转身,炎帝却挡在我身前,挡住去路

  “琳,你别去了,把你们卷进神洲各部落的冲突中已经很对不起你们了,要是再……”

  “你说什么呢,从一开始后羿嫦娥还有那个黄帝就是冲着我来的,说我连累你们还差不多,再说我还差点死在那些家伙手上,就算你要放过他们,我也不想放过啊。”

  我很想拍拍炽炎的肩膀,以安慰一下这位正在担心孩子的母亲,但是她太高了,我的手根本碰不到她的肩膀,只好作罢。

  “琳……好吧,就拜托你了!”

  炎帝深深的身我鞠了躬,我没有拒绝,在数十位族长、长老惊异的目光中,天冥载着我,直冲云宵。

  我没有使用莲花法座,因为法座虽然速度快,但散发出的光芒太过显眼,而御剑飞行时虽然也会发出光彩,但远远看上去像是一颗流星,不是非常引人注意。

  真不习惯在夜里飞行,即使我有一双能在夜里看得清清楚楚的眼睛,但森林里白天与夜晚的气岔完全不同,如果说白天的森林是生机与危险共存的话,那夜晚的森林就只剩下危险与恐怖,到处都是猎食动物,哪怕一丝声音都会引来食肉动物,如果是平时,我可以放出仙灵之气,至少不会让食肉动物以为我是个糖果,但为了不被后羿发觉,我只好压抑住自己的气息,在森林中低空飞行,顺着土行术留下的法术痕迹追踪。

  当我从树下飞过时,一只花豹高高跃起,天冥猛的加速,倒霉的花豹没咬到一口人肉……仙肉,嘴里反而塞满了泥,真是麻烦,从飞入原始森林开始,几乎走不到一百米就会受到一次野生动物袭击,也许仙女的肉比唐僧肉更补吧,要不然这些食肉动物怎么一个接一个的找我麻烦!

  正想着,一只手臂般粗的蛇落到我肩上,张口就咬,开玩笑,要是真被一只小蛇咬到了我还是重新投胎算了。手指一弹,整条蛇就这样被我弹飞。

  不知打发了几千只想吃仙女肉长生不老的野兽,终于看见森林深处传来点点火光,如果说原始森林中什么东西最容易引人注意,那无疑就是火光,难看到火光,就说明那有一个营地,有营地就会有人。由于有了女娲造出来的野兽,联合部落的猎人们再也不用辛辛苦苦跑背着几天的粮食跑到百里之外去狩猎了,所以眼前这个营地里的人绝不会是联合部落里的猎人。

  收起天冥,跃上参天巨树,再次打发掉一只不知名的食肉动物后,凭着轻松身法在十几米高的树上快速移动,转眼间就摸到了营地的边沿。

  在营地里走动着的人影,全都是身高不足一米五的人,这与其他部落动不动就两米三米的身高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像这样的部落,在我记忆里只有一个雷犬部落是这样,而且这些个个都是贼眉鼠眼,一看就不舒服。营地中好像还有几个女子,这一点从兽皮帐篷里传出的声音就可以知道,这些家伙,不知道自己还没脱险吗?居然还有空……算了,找精卫要紧。

  我握紧了天冥,我知道这个营地里可能不止后羿一个仙人,说不定嫦娥也在,传说中黄帝手下还有不少魔人神人,搞不好今天也能碰上几个。

  这个营地不大,只是随便转了转,就看见了后羿。只见他围着一堆兽骨念念有词,手中还比划着法印,地仙的法术我不怎么懂,但也看了个大概,好像后羿想用法术把这堆骨头传送到什么地方去。奇怪,他闲得没事拿骨头练传送术吗?不对!我立刻否定了这个想法,定下心神,仔细看着那堆兽骨,这一看之下才发现,那些骨头中还有一些乌龟壳,兽骨大都是野兽的肩胛骨,兽骨和龟壳和好像刻了些像文字的符号,甲骨文吗?算了,不管他,趁着后羿在这忙得高兴,我去救人,等救完人再找你算帐!

  在帐篷间穿行,难免会碰到几个人,当然顺手将他们打晕,然后再昏迷不配的人身上帖长隐身符再丢到路边就行了,也没碰到太大的麻烦,我一直担心碰到的嫦娥和神魔并没有出现。甚至营地里除了后羿以外再也没有特别强大的气息,但我没有放松警惕,也许这是个陷井也说不定。

  关押精卫的帐篷太好找了,只为整个营地只有一个帐篷有守卫把守,收拾这两个守卫,当然不在话下。

  “精卫??。”

  当我打晕守卫,见到精卫时,实在无法想像,她的身上居然帖满了咒符,如果她被五花大挷我倒不会奇怪,怎么会帖满了咒符?哦!对了,精卫会化形术,变成各种动物,就算用绳子捆着,她也可以变成小蚂蚁脱困而出,为了防她逃跑,当然要用咒符了。

  “琳姐姐,快点救我啊,怎么发愣呢!”

  “呀!不好意思,想事情想得太投入。”

  我连忙撕掉了精卫身上的咒符,没想到咒符下面还有绳子,照样扯断!

  没想到,刚把断绳丢在地上,一声尖锐刺耳的声音就传入我的耳膜!回头一看,竟是那条绳子在叫!管不了为什么绳子会叫了,这声音又尖又响,别说整个营地,离这几里地的森林都能听清楚。

  “快走!”

  我连忙抱起捂着耳朵蹲在地上的精卫,回头一看,几根火把已经在门口晃动。要是被这些喽罗缠住,等后羿一来就麻烦了,虽然后羿绝不是我的对手,但现在我手中还有一个精卫,我可不想这时候和后羿作战。

  天冥一挥,在帐篷顶部割开了个大口子,在空中将天冥变大,坐在天冥上,这一切都在瞬的功夫间完成,就在我准备御剑离开的时候,突然地面传来一般巨大的吸引力,使我连人带剑,重重的摔在地上!

  “琳姐姐,怎么了。”

  我揉了揉摔疼的屁股,吃力的站了起来

  “没什么,是地仙的重力束缚,只是让我不能飞罢了。”

  还好,后羿的重力束缚只是针对我,没有放到精卫身上,要不然,几千G的重力足以把精卫变成肉饼。

  “琳,你没事吧,我以为你会像上次一样没事。”

  后羿脸上居然充满了关切,哼,猫哭耗子,演得还真像。

  “废话,本剑仙怎么会有事!”

  挥动天冥,几道剑气袭向后羿,后羿捏了个手印,几根石笋从地面突起,挡在剑气前方,哼!找死,那几道剑气连山都可以劈开,就这几根石笋也能挡下吗?

  我心里已经判定了后羿死刑,转身就打算离开,虽然不能飞,但把轻功运转到极致还是能使身体轻飘飘的,不至于“一步一个脚印”。

  “琳姐姐,小心。”

  被抱在怀中的精卫突然叫起来,然到是后羿还活着?

  正想回身在后羿身上补上几剑,地面突然窜出无数长草,这些草像蔓藤一样缠上我的脚,还不断身上爬。

  “我不想伤害你,还是别打了。”

  意外,真是意外,我居然看到原本应该倒在地上变成尸块的后羿毫发无伤的站在我面前,而那几根石笋也完好无损的立在原地,只是有几根石笋缺了一半。

  “怎么可能!我的剑气可是连山都劈得开啊。”

  “我的抗天石笋,可以挡下劫雷。”

  后羿慢条慢理的解释道,就说话的这会儿功夫,长草已经缠住到了我小腹以下的半个身体。

  “你还是别抵抗了,我忍心你受伤。”

  “是吗?”

  我可不会坐以待毙,虽然“重力束缚”使得我把大部份力量用在和地心引力的对抗上,但这并不带表我就没有还手之力了。

  天冥一扫,那些缠着我的长草全数斩断,在斩断长草时非常的费劲,看来这些草叶也是被注入了仙力的,寻常刀剑还砍不开。

  即然脱困,我当然不会站着等后羿收拾我,那天后羿没什么出手,这次才发现,后羿比嫦娥难对付多了。

  对着后羿打出两道掌风,不管打中没打中,抱着精卫就冲向森林。

  两根石笋竖起,但没能完全挡住掌风,因为发出掌风时,我用的是“隔山打牛”的手法,虽然威力减半,但这一半的功力也够后羿受的了。后羿见掌风虽然在石笋上印下了两个纤细的手印,但那两道掌风却透过石笋直接袭来,不由得大惊,连忙侧身闪躲,虽然成功躲过第一道掌风,却被第二道掌风打在肩头,这一击打得他口吐鲜血。

  “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追!”

  一直站面边上看两仙交战的雷犬族人这才回过神来,哇哇的叫着,挥舞着石斧石矛,冲向森林。

  全力施展轻功的代价就是很快出现真气不足,只觉得身体越来越重,要是停止施展轻功,我的身体肯定会像落水一样沉入地底,该死的后羿,该死的地仙!我心里狠狠的诅咒了地仙一千遍,诅咒了后羿一万遍。

  由于我已经放出了仙灵之气,那些野生动物再也不会把我当成食物看待,要不是看我行色匆匆,一些夜行小动物早就跑过来亲热了。

  不经意间,我看到一颗大树上歪歪斜斜的写着四个简体汉字,定晴一看,不由得暗暗叫苦,同时心里把欧阳耿骂了一百遍。

  “低头!”

  我按低精卫的小脑袋,同时自己也弯腰、低头,就在低头的瞬间,一根细细的,难以在夜间查觉的细线帖着我的头发划过。

  在我走后不久,十几个雷犬部落的人也来到这里,他们比我矮多了,细线也高出他们的脑袋好几公分,可是他们的石矛却碰上那根细线,几乎是一瞬间,十几声巨响,十几朵由爆炸火焰构成的火焰之花在两米高的树杆上炸开,然而在被爆炸吞没之前,这些雷犬族人就已经丧失了生命,他们的头颅早就被横飞的弹片打得血肉模糊。

  “那是什么东西?”

  爆炸声惊动了森林中每一种动物,被我抱在怀里的精卫也抬起头,看着远处的火光

  “刚才我们就是从那来的。”

  “没什么东西,只是一些比烟花更危险的东西。”

  我可没空给精卫解释,真气越来越少,身体已经越来越重了,害得我行动速度越来越慢,这个重力束缚术能持继多久啊!

  “那是什么,怎么了?”

  调息了一下,准备起身追赶的后羿被突如其来的巨响和火光吓了一跳。

  “没什么,姐夫做的一点小玩意。”

  声音是从后羿身后传来的,后羿大吃一惊,是谁能摸到他身后还不被查觉!连忙转身,却看见天华拿着个酒坛子坐在草地上喝酒。

  “这果酒不错,不过不是姐夫教你醉的那种,你把酿酒法改进了?”

  “秦天华!”

  后羿看到清喝酒者是天华后眼中的杀机渐渐消退,但脸色依然不好

  “你走吧,看在你我的交情份上,也看在你是秦琳弟弟的份上,今天我就当没看见你。”

  “你我的交情?”

  天华闻了闻坛子里的酒,其实这是多此一举,那坛酒的香味连远在十丈之外的后羿都能闻到,更别说拿着酒坛的天华了

  “很香,不过不值钱,没什么可珍惜的。”

  手一放,坛子落地摔成碎片,空气中顿时充满了酒的芬芳

  “你什么意思!”

  查觉情况有些不对,后羿手一伸,一道彩花过后,那把落日神弓就出现在后羿手中。

  “君子之酒,哪怕再苦再涩,喝起来也甜,小人之酒,哪怕再香再甜,喝也来也苦。”

  “秦天华,什么君子小人的,我听不懂,但是我最后一遍劝你,不要自找死路,我是轩辕第一勇士,而且……”

  后羿拉了下弓弦,弓弦发出清脆有力的响声

  “我射下过太阳,我有落日神弓,你拿什么和我对抗!”

  “破魂梭”

  天华手一晃,掌心中多了一个小小的好像圆珠笔似的东西

  “本来我是想空手收拾你的,但是很难找到仙人给我练刀子,所以你就委屈一下了。”

  “哼,说得很好听,对付你只要雷犬部落的战士就够了。”

  后羿回过头,这时才发现周围的雷犬族人有些不对头

  “你们怎么了,捉住这小子。”

  “你脑子没问题吧,怎么和死人说话呢。”

  天华的话音刚落,周围所有的雷犬族人的头同时落地,接着四肢也和身体分家,发黑的血红四处横滚,染红了大片草地。

  “早在你调息疗伤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死了,你居然不知道?”

  “你……你……”

  后羿举弓就射,但是用碎石箭头的原始弓箭就算配上神弓,又有多少杀伤力呢。

  轻松闪过飞箭,天华一甩手,破魂梭竟然消失了,接着,一声清脆的响声,后羿的头竟像玻璃一样碎了。

  “我是不是来迟了,管他呢,补上一剑。”

  欧阳耿左手呈刀状,挥出一记手刀,手刀的刀风竟破开空间,划出一道长长的空间裂痕,裂痕不断延伸,将后羿那具无头的身躯吞没。

  “姐夫!”

  “怎么了?”

  “后羿还没死。”

  “还没死?怎么可能?”

  “我忘了仙灵和妖怪的灵魂都被元神保护着,破魂梭虽然打破了后羿的元神,但他的灵魂只是受了些小伤害。”

  “哦!反正那家伙不知跑到哪个空间去了,别理他了,回头把你的破魂梭再炼炼。”

第三十章 后羿之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