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三章 得胜而归

    人们把以血为食的怪物称之为血族,东方的僵尸、西方的吸血鬼就是血族的最佳代表,许多人把吸血鬼和僵尸归于亡灵一类生物,但实际上这是错误的,最早的吸血鬼,是一个追求永生,用秘法改造了自身的炼金术士,由于炼金术的副作用,吸血鬼非常害怕紫外线、辛辣的气味会使他们中毒,可以说他们是追求永生道路上的失败者。僵尸,平常人很容易把僵尸和行尸、丧尸等尸变的尸体误以为是同类,但实际上他们和吸血鬼一样,也是介于生死之间的特殊生命体,尽管和吸血鬼比较起来极度的弱智,但他们却水火不侵,刀枪不入,身体极其坚硬和吸血鬼那种极易受伤,但恢复极快的情况完全相反,他们也是追求永生的失败者,神洲在地,原本是没有僵尸的,就像欧洲大陆原本没有吸血鬼一样,他们都是突然出现的,对于中国第一僵尸的争论很多,有的说是某个服食了“长生不老药”而死的帝王,也有人说是吸了“长生药”的道士,还有一种说法,第一僵尸,是黄帝的一个女儿,名字叫旱魃,但也有很多人持反对态度。不管旱魃是不是第一僵尸,这次我要面对的十有八九就是传说中的旱魃。

  热浪袭来,周围枯死的树木受不了高温,开始传出焦味,处在队尾的夸父族人身上已经没有汗了,他们的汗早就流完了,再这样下去他们会被活活热死。

  拿出几块人头大小的玄冰,周围的气温马上降底,甚至让人觉得有些发冷,不用我吩咐,夸父族人自然懂得围在玄冰边上,用玄冰的寒气降温。

  以几块玄冰就能对抗旱魃的高热,看来这个旱魃修真时日不久还不成气候。

  在玄冰寒气作用范围之外,气温已经越来越高,地面升起的热气使得景物都在不断的抖动,有些枯死的树木已经开始燃烧,火势瞬间就蔓延开来,一个纤瘦的身影在火中显现。

  一个脸上涂满了各种色彩身穿薄薄丝衣大约十七、八的少女无视周围的高热,在火中轻松自在的活动,跳动的火焰连她的丝衣都燃不着,看着那件薄薄的丝衣

  “你是秦琳吗?”

  她打量了我一会儿,才开口说话,我点了点头,算是回答

  “我父亲想要见你。”

  我没有说话,飞上天空,挥手凝结出一个半径一分里的冰凹镜,不断调整着冰镜的焦距

  “你想干嘛?”

  不仅旱魃,就连夸父族人都搞不懂我想干嘛,当焦聚对准旱魃,高温烧得旱魃身体传出焦臭味的时候,虽然在场的人没有一个知道是怎以回事,但都猜到旱魃被我举在头顶的冰镜所伤。

  “秦琳,你还是乖乖的和我回去的好,不然……”

  旱魃说什么我懒得听,我所注意的是聚集阳光对她造成的伤害不是很强,而且那些灼伤很快就好了。

  旱魃还在下面吱呀吱呀的说着什么,我一句都没听到,我只是奇怪,她都说了好长时间了,不觉得累吗?

  “你是斗不过我的,乖乖的跟我走吧,我父亲很想你,他天天都……”

  话才说到一半,一团火焰袭来,旱魃没将这团火放在眼里,不闪不躲,谁想到这团火焰不是凡间之火,而是三昧真火,虽然不如天火那样可怕,但被三昧真火烧着也不是闹着玩的。

  旱魃很快就尝到了后果,她的左腿被三昧真火烧毁,失去一了只腿的只持,她一下倒在地上,疼得满地打滚。让我惊讶的是,她被烧毁的那只腿,居然再次开始慢慢的长出。

  正当我准备给她致命一击时,飞在半空中的我感觉太阳被什么遮住了,地上显露出一个巨大的影子。

  “让我杀了他!”

  “夸父?”

  我很意外,原本应该差不多要死的人居然带了项链,变成超级巨人

  “父亲已经归去,我是新的夸父”

  原来,焦从父亲手中接过族长之职,按照族规,焦改名为夸父,带上了那根项链

  “我要为亡父报仇!”

  焦,哦,不,应该是夸父巨大的脚重重的踩在旱魃身上,这一脚使得大地剧烈的震动,夸父踩下的地方,已经只有一个大坑,旱魃应该尸骨无存了吧。

  夸父对着那个大坑使劲的踩了几脚,搞得地震不断,良久,联合部落的各族勇士才来到这里。我不想看到那些得知前任夸父逝去消息而悲痛的人们,我找到天华

  “蚩尤那边怎么样了?我看那儿又是雷电又是大水,遇上谁了?”

  “河伯、雨师,风婆,要是迟去一步,蚩尤那帮人差就没了。”

  “你杀了他们?”

  “没有,不过他们暂时不会烦我们了,姐姐,你碰上了谁?怎么夸父死了?”

  “是旱魃,他被现任夸父踩成碎片了,尸骨无存。”

  我看了看远处正在给父亲守孝的夸父,他那只用来踩旱魃的脚一片焦黑,还起了几个大水泡,走路都要人扶着。

  由于黄帝设伏,使得夸父阵亡,其子焦被族人选为新任夸父,相比之下,由于天华到得及时,蚩尤只是受了点轻伤,其他人没几个受伤的。

  此后,炎帝大摆迷阵,让轩辕黄帝也吃了回中计的苦头,黄帝带着两万多轩辕、雷犬族战士陷入一个终年云雾弥漫的山谷,被困了三天,后来轩辕族中有人偶然发现山中有磁石,以此发明了指南车,才使轩辕脱困而出,随后又打出几百场战斗,兵多将勇、武器精良的联合部落每次都轻松取胜,其间轩辕军中也有不少吞食了劣质仙丹灵药而产生的异种人类(旱魃就是其中之一),或是天资奇佳的学道人材(如:河伯、雨师、风婆)但都被我或欧阳耿轻松收拾,轩辕部落节节败退,不久之后各族联军就压到轩辕部落外。

  “那是什么?上次我们来的时候没有那东西。”

  蚩尤凝视着包围着轩辕部落的高墙

  “那是城墙,没想到黄帝那小子居然懂得造这东西,硬攻的话会对我们造成很大伤亡。”

  天华凝视城墙上的人影,扭头对炽炎说道

  “我想就到此为止吧,虽然夸父可以毁掉城墙,但谁知道他们在城中还设了什么机关暗器,而且一旦他们做困兽之斗,对我们也会造成极大伤亡。”

  “我们早将生死置之度外。”

  炽炎口气中带了一丝怒火,这也难怪,胜利已经在望,却要退兵,但我却知道,天华此举是想保住轩辕一脉的血缘,必竟轩辕部落和联合部落都是华夏祖先。

  “不怕死是好,但是白死了可就不好,我又没说白白退兵。”

  面对周围不善的目光,天华指了指远处的城墙

  “做为退兵的条件,我们可以要求他们每年进贡一些生活物资,而且……还要把黄帝和嫦娥交出来。”

  “他们不会答应的!”

  “他们会的,城里没有井,也没有储水设备,只是靠一条小河补给水源,只要让水源改道,我就不信他们不屈服。而且,由于黄帝的所做所为,使得轩辕族没几个人对他有好感,只要我们许下诺言,他们会就范的。如果你们把整个部落付之一炬,什么东西都得不到,还不如每年让他们进贡的好。”

  “这个……我们和其他族长商量一下。”

  退兵可是大事,炎帝和蚩尤虽然身为联盟领袖,但也不敢自做主张,很快就召集各族族长商量。大多数的族长仔细思考了一阵子后接受了天华的意见,而以夸父族、防风族为首的强硬派代表则坚绝要求扫平轩辕部落,看到他们的态度是如此坚决,一些打不定主意的族长也要求消灭轩辕族。

  但他们很快就尝到苦头了,联合部落的勇士们在高高的城墙下受到惨重打击,从天而降的落石、火把、箭矢对站在城下的勇士造成很大威胁。虽然最后夸父变成巨人,一脚踢毁了一段城墙,但从缺口杀进去的勇士很快就被赶了出来。

  这场战斗给了联合部落前所未有的巨大伤亡,各族族长和勇士看到那高高的城墙就有些心寒,再三思考之后,各族族长终于决定从轩辕部落捞点好处就走了。

  于是,轩辕部落的水源就这样被切断了,联合部落从战士又围而不攻,最后,联合部落提出条件,结果当天晚上,黄帝就连同他的轩辕剑被人捆了送到联合部落里来,各族族长又向轩辕部落开出一份极其苛刻的进贡清单,轩辕部落也只好认了。

  黄帝是被人在酒里下了药,迷昏了连人带剑一起捆了送来,当他渐渐转醒,睁眼看到的第一个人就兴奋极了

  “秦琳,你到我府上来了?哈哈,我是不是在做梦?”

  “当然不是在做梦。”

  回答他的是防风氏冷冷的声音

  “你是谁,怎么会在我家里。”

  防风氏手中擦试着亮闪闪的轩辕剑,神剑落入一个不怀好意的人手中,使得黄帝不敢轻举妄动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现任防风部落族长,防风氏。防风族长,这个快死的人我就懒得介绍给你了,反正你也认识他,不过你先别杀他,和他有仇的还不止我们俩。”

  防风氏!轩辕吓出一声冷汗,再看看四周,这已经不是自己熟悉的屋子

  “这里是哪。”

  “这里是中军大帐,炎帝指挥全军做战的地方。”

  我轻轻尝了口茶

  “防风,要来一杯吗?”

  “不了,我只喜欢喝酒,你先来还是我先来?”

  “还是我先来吧,万一你不知轻重,玩死了黄帝可不好。”

  从空间袋中拿出四支袖里剑

  “这玩意已经好久没用了,不知道会不会手生。”

  手一挥,四支袖里剑以极快的速度飞出,将这位一族之长呈大字形钉在墙上,然后用金针刺激着他的穴道,虽然这对他的身体不会造成实质性伤害,但却会让他疼苦万份。

  轩辕的惨叫声把所有的族长都引来了,结果所有人轮流折磨他,有几个家伙没把握好分寸,要不是我及时治疗,堂堂轩辕黄帝就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了。

  好不容易等几十个族长都玩累了,我才伸了伸懒腰,准备离开

  “琳,明天打算怎么处置他?全听妳的”

  夸父一边擦去手中的血迹,一边问道

  “我听说有种叫种五马分尸的死刑,也叫车裂,听过没有?”

  “没有,你说说看。”

  “车裂呢,就是用绳子捆住人的头和四脚,再绳子捆到把缰上,然后同时让马朝着五个不同的方向飞奔……”

  处死了黄帝,得胜的勇士们带着满车的战利品得胜而归,但没想到,他们的家园早以受到攻击。

  (由于我不会写战争,所以这章写得无法入目,以后我再也不会写两军交战的场面了,宁可写一人挑战千军万马的那种)

第三十三章 得胜而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