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七章

    闪亮的刀剑,白花花的盔甲,急匆匆行进的士兵。

  投石机就位,弩炮上弦,魔法护罩升起!

  无数士兵站在要塞的城墙上,眺望在投石机射程外的列阵的军队,纳加克的军队整齐的在数百米外列阵!

  做为星天教的信仰国之一,曾经给了中疆巨大的帮助,做为回报,这个国家也收到了极其庞大的军用物资的报答。

  中疆国出售的豆兵虽然已经上路,那些运载成桶豆子的车队虽然在中疆国内没有受到阻挡,但出了中疆国境处境可就不妙了,没有哪个国家会放任高达数千万甚至上亿的庞大军团在自己的领土上自由穿行,尽管它们还是被封在桶中呈豆粒状态,所以运送豆兵回国就成了一项走私任务,正因为这样,一来二去,除了中疆的几个友好邻国以外,其他人想得到这些庞大的豆兵军团还有待时日。

  不过,那些直接从迷雾岛基地空运过来的装备,却在第一时间装备了精锐军团。

  做为打了几百年战争的国家,曾经抱怨过,有了豆兵,还要这些装备做什么,尽管它们非常好,质量远远超过矮人打造的装备,价格却比人类铁匠的出售装备还便宜一些,虽然用魔晶和魔石结算让人感到不舒服,但这些装备的的确确让人没话可说。

  但是人们很快的就发现了其中的问题,伟大的神,您居然连交通问题都算了进去!

  当那些运送豆兵的走私车队还在深山老林里和凶恶的魔兽搏斗,受到敌国特种部队围追堵截的时候,纳加克凭借着那些合金武器和橡胶盔甲(纳加克的军队不太喜欢强化塑料盔甲,但特别喜欢强化橡胶装备,先前的一些塑料装备都被“退货”),向敌队国家发动的进攻,由于这次突然间得到了大量装备,一次性换装备的军团达到了十余个,其中有两三个军团由于派系问题处于半换装状态,只有三到六成的人换装新式装备。

  这次作战,纳加克派来的“赤军团”,就是当时想阻止斯达克对中疆援助的“赤将军”,尽管他曾经想阻止那次援助,如果成功的话这次中疆支援的物资起码要少掉一半,最后幸好没有成功(详见三十九章)但并没有人会责怪他,因为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他是个正直的将军,凡事都从国家利益出发,当时的纳加克国,刚刚受到一次重创,无论兵员还是装备都受到巨大损失,对于那次神殿方面发起的援助,军方可是怨气冲天。

  不过当铺天盖地的运输机飞临纳加克上空,卸下堆积如山的物资,军方的抱怨瞬间没了声息,取而代之的是争抢装备名额的疯狂,神殿也把头昂上了天:看,我们的神多有先见之明!

  赤将军虽然因为耿直而得罪了很多人,但他手下的军团因为是纳加克五大主力之一,没有理由不给他换装,于是,他的军团除后勤人员外全都换上了崭新的橡胶盔甲。

  这橡胶盔甲可是好东西啊!

  赤将军摸着穿在身上的盔甲,感慨着。

  普通的橡胶南方的一些国家都能生产,但是……那些橡胶除了弹性好以外一无是处,不能挡刀剑,怕火。可是中疆的这种橡胶盔甲,别说刀,就是一斧头砍上去斧头都会被弹回来,一不小心还会砸伤到自身,而受到攻击的人最多只是后退几步而以。

  至于火,曾经有人把这盔甲丢到铁匠的炉子里(那种原始的炉子),烧了三天三夜,,也仅仅只是边缘有些融化而以。

  好东西啊!只是样式古怪了些,听说这种造形是什么“仿山文甲”造形,上面有些像甲叶的部份——其实整个盔甲是一体的,没有甲叶,那些看上去是甲叶的地方其实只是装饰,另外在心脏的部位,还有个小口袋,那是放护心镜的地方。

  唯一的缺点就是没有护面,不过不要紧,那东西普通铁匠都能打造,不过要是中疆能出售强化塑料的护面就好了,那东西又轻又坚,虽然国内的军人不知什么原因都不喜欢塑料,那种材料做出的盔甲和橡胶盔甲半斤八两,但用它做护面却是正好。

  早知道当初就多送些物资去中疆了。

  嘹亮的军号将他的拉回了现实。

  士兵们已经列好了方阵,在最前面的,是三辆从中疆重金购买的履带车,这些车辆有着厚厚的装甲和防弹玻璃,即使投石机直接命中也只能在上面砸个小坑,或是在防弹玻璃上砸个肉眼都很难看清的小裂纹,不过谁都知道那些投石机没准头,能不能砸中还是个问题。

  看着对面要塞上不停闪动的人头,赤将军拔出令旗,正要下令,却无意中扫到了对方的城市,心中不由得一跳。

  随后对着身边的传令兵低声说了几句,传令兵随即拍马赶到那几辆履带车前,向司机说了什么。

  片刻后,令旗一指,纳加克士兵发起了排山倒海的攻势,只是,这次是由履带车打头,士兵跟进,一进入射程,十几块大石头就从要塞城墙后飞出,在空中划过一条孤线,重重的砸入士兵群中,那些橡胶盔甲很显然无法抵御这种攻击,在一阵阵惨叫声中,倒下了数十人。

  随后,城墙上的弩炮也开始了射击,巨大的弩箭射出,打在履带车上,砸出火星,却全都被弹开,还有些弩箭射向士兵方阵,但方阵中闪出一排手持巨形金属盾的士兵——那是中疆产的仿地球造防暴警盾,巨弩打在巨盾上,持盾士兵一下就被打倒在地,但很快就爬了起来——盾牌挡住了弩炮,但巨大的冲击力却把他们击倒在地,但仅仅只是击倒,并没有人死亡,除了几个手臂骨折的盾兵以外,其他人只是手臂疼痛浮肿而以,这些士兵很快被安排退到后方,他们的盾牌,有另外的人接手。

  “很好!”

  赤将军很满意的看着战场,在他目光所及的地方,有一发弩炮穿过盾阵,射在一名士兵的胸口,要是平常,这发弩炮恐怕要洞穿好几个人的身体,但那名士兵虽然被击飞,撞倒了身后数名士兵,可那枚巨大的弩箭被弹上了天,然后重重的落了下来,砸在一名士兵的头盔上,被射中的士兵虽然不停的吐血,但却没有死亡,很快被送住后方救治,而被砸中的士兵,只是晃了晃有点发晕的脑袋,继续向前冲。

  “恐怖的防御力,幸好这次纳加克军没有配备太多的神父。”

  城墙上的守将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心里不由得发冷。:

  “投枪手,飞斧手准备!”

  由于制弓技能的落后,守军并没有配备弓箭手,因为弓箭的威力太弱了,可是他们没有,并不等于纳加克军没有,二百米,还没有进入投枪和飞斧的射程,往常这样的距离只是大型投石机的攻击范围,就算是弩炮,也要非常好的那种,但在这个距离,纳加克的新装备的长弓手从步兵方阵中出现了!

  他们装备的,是清一色的中疆产滑轮弓,是地球上英格兰长弓的改进弓,尽管弓的射程和杀伤力比不上弩箭,但它们有个优点,就是射程非常快,这次从中疆运来的弓弩中,那种强大的,配备的瞄准镜,能狙击千米以外目标的精准钢弩在刚刚搬下飞机时就被有关系的、消息灵通的将军元帅们以最快的速度瓜份,而那些能高速连射的百矢塑料连弩(后来追加的装备,弩臂用高弹性塑料制成,直瞄射程两百米),也还没进军备库就被蜂拥而来的军团长们取走,想想那种挂接着一百根箭匣,又能每秒射出三箭的连射弩,想不心动也难,虽然据说那种弩的箭矢很小,只有牙签那么大,令人怀疑它的威力,不过目前从中疆拿来的装备,都有着令人放性的性能,想来那种连射弩也不例外,不过自己手慢了,当赤将军赶到现场时精准钢弩和连射弩都已经没了,最后只抢到五百多张长弓。

  因为时间紧迫,没有时间训练弓箭手,只得临时招募了一些半精灵佣兵做为弓箭手,虽然介绍上说这弓有着三百米的有效杀伤距离,但考虑到城墙高度,还是让士兵冒着矢石接近二百五十米的距离,幸好这段距离只有一些精良的弩炮和大型投石机才能打到,受到的攻击并不强烈。

  那些半精灵箭手虽然没有受到什么军事训练,但在他们血液中的精灵血统,使得他们对弓箭的掌握非常在行,开弓,搭射,第一波箭雨射向城头,只造成聊聊数人的伤亡,大多数箭矢不是过近就是过远,这是他们第一次使用这种弓,技术还很生涩,不过第二波箭雨却给城墙上造成了上百人的减员,第三波中箭人数高达三百余人,在赞叹精灵对弓箭无与论比的箭术的同时,士兵们也在为弓箭的杀伤力暗暗吃惊。

  五波箭雨过后,半精灵射手对滑轮弓已经基本熟悉了,不仅准头极佳,射速也在越来越快,只听得弓弦“嘭嘭”作响,城头上惨叫连连。

  “命中率百分之八十!”

  赤将军看了一会儿这些半精灵的表演:

  “和精灵族百分之九十八的命中率还是差远了。”

  “据说中疆有一种构装魔偶,命中率百分之百!”

  边上有个神职打扮的人补充道:

  “不过据说那种魔偶用的不是弓箭,而是一种光线,应该是光明类的魔法武器。”

  “那种魔偶中疆肯定不愿意出售,唉,要是能多些精准钢弩就好了,只要有三百张精准钢弩,我有把握在射程外让这座要塞人心惶惶!”

  那位神职笑了笑:

  “那种好东西,早就被人抢光了,我听说前两天,二皇子手下的兵团,就是靠它把西索来第一名将射成了箭猪,还有一个高阶神使,硬是被连射弩和精准弩用附魔箭矢射死,连一个魔法都来不及放呢,死得真冤!”

  “是啊,很可怕的武器,高阶神使啊,怎么的也能消灭一整支没有佑护的军团了。”

  “不过在豆兵到来以后中,这些武器恐怕没什么用处了。”

  赤将军笑了笑:

  “据说豆兵都有‘破魂’属性,可是比高阶附魔还要厉害的东西。”

  “我倒不觉得!”

  那神职笑了笑:

  “虽然没有明确的证据,但是我曾经和水云兰深聊过,知道那个所谓的‘中华’位面,就是眼前这些武器盔甲,和豆兵道术的发源地,那个地方,似乎只在远古时候才有豆兵参战的记录,但大多都已经不可考证,似乎也没取得什么好的成绩,而到了后来,根本就是人在撕杀,豆兵更是一个没见着,倒是偶尔有跑出几个豆兵的进阶物——那种叫‘符兵’的东西,不过数量也是少得可怜,我推断,豆兵肯定有一个或几个非常致命的弱点,使得那里的人都不想用它!”

  “可你知道那弱点在哪吗?”

  “不知道!”

  “在不知道之前,它就是无敌的!”

  赤将军笑了,他看见履带车已经接近城门,其中一辆停了下来,在离城墙二三十米的地方,车顶的水炮升了起来,然后,一股高压水柱从城墙顶上横扫而过。

  城墙上的士兵,举盾抵挡箭矢,这才使得半精灵射手的战绩不像刚开始时那样辉煌,但这一阵水柱,把许多盾手都冲到了城墙里头,重重的摔下来,砸到了一些正准备登城支援的士兵头上,只是这一股水柱,就清空了一大段城墙。

  “好厉害,虽然不是杀伤性武器,但却比什么武器都厉害!把人都从墙上冲到城里了!”

  城外的士兵目瞪口呆,半精灵箭手们也是瞠目结舌:

  这么厉害,还要我们这么辛苦射箭干嘛,随便用水冲冲,城墙上不就没人了?

  就在士兵们惊诧的时候,其余两辆履带车冲势不减,直冲城门而去!

  他们是要……不好!

  城上的守军一时间觉得大祸临头!

  城门是重木制成的,里面附加了无数抗魔咒文和强化咒文,坚固异常。如果用铁做的城门虽然坚固,但由于金属对魔法的排斥性,无法附加咒文,会被敌方用魔法轻易毁去,反而不如木门。

  在履带车撞上城门的一刹那,要塞的魔法护罩亮了起来,但履带车上的也闪烁也道家破邪铭文那古老的字体,魔法护罩没有丝毫的作用!

  这时城门也闪动出无数魔法文字,一道土墙出现在履带车和城门之间,履带车的油门被踩到底,“呯”的一声巨响,守军欢呼起来:土墙被撞穿了,但履带车却停住了,城门明显没有被撞开。

  可是这时,履带车倒退了十几米,驾驶员虽然有点晕头转向,但系着安全带没什么事,最重要的是,从撞开的土墙看上去,城门已经凹下去了一大块,显然刚才的撞击已经令城门摇摇欲坠。

  欢呼声嘎然而止,第二辆车呼啸着冲向城门!

  在守军的眼中,这辆履带车,如同凶猛的史前怪兽!无数投枪、飞斧击在它身上都只能造成一点点白痕,一块块从城上丢上的擂石,一段段原木也不能给它造成半丝的伤痕。

  一大片的火球、风刃、冰锥铺天盖地的射向它!那是法师团出手了!原本守军还想留着他们在危急时候才出手的,必竟这个世界的法术部队,通常都是一群见习法师,甚至是魔法学徒,只会一些简单的魔法,而且释放一两个就没有魔力或是精神力了。

  这样的部队,只能凭借魔法极远的射程攻击敌方重要单位,刚才有纳加克军弓箭手压制,谁都不敢让他们出手,否则那些弓箭会在第一时间射杀这些还在呤唱咒文的见习法师!

  但是现在管不了这么多了!城门要是被击破,虽然并不意味着城市就会沦陷,但防守难度无疑会大大增加,而眼前这些装备着变态盔甲,手持恐怖的合金装备的纳加克士兵,恐怕会很快的将守军驱逐出要塞!

  箭雨很快的落在法师团头上,尽管附近的士兵拼命举盾掩护,但法师团还是严重减员。

  一声巨响,履带车带着烟尘冲进了城中,由于驾驶员也是新丁,刚学会开车不久,遇到这种情况不仅没踩刹车,还死命的踩着油门不放,手中甚至死命的把方向盘向上拔,看那架势似乎是以为拔住了方向盘就能让车速降低一些。

  油门被踩到底的履带车,发动机欢快的轰呜着,在要塞中横冲直接,撞倒了几座土坯房后,一头扎进了堆满军服的仓库,发动机的声音停止了,此后再也没了声息。

  一些大胆的士兵轻手轻脚的想要摸上前去看看,谁想到城门口再次响起了发动机特有的轰呜!原本这些魔力发动机是没有这么大噪音的,但是纳加克的官员们特别要求让发动机的声音更响些,不得不说他们有先见之明,这些巨响对于没有见识过机械产物的原始世界人是有着很大威吓作用的!至少现在这座要塞中的守军已经是听到声响就头皮发麻了!

  其余的两辆履带车不慌不忙的从城门驶入,附近的士兵见状,连忙高声呐喊着,持着长枪、大斧、大刀、双手剑等等兵器一拥而上,当先的那辆履带车顶部的水炮对准了那些冲来的守军,稳坐车中的驾驶员兴奋的一挥电钮,一道白花花的高压水柱,如同一条长龙(不是欧洲的那种)瞬间把赶来的士兵冲得七雾八落,就像自来水笼头冲蚂蚁一样,不过不管怎么冲,却没什么人伤亡,最倒霉的士兵,莫过于被高压水柱冲得撞在身后同伴的长枪上,但这样的巧合实在少得可怜。

  第二辆履带车也打开高压水炮,把那些全身湿淋淋的士兵冲得更远了。

  “这些车真是可恶!”

  一名守将见几次都冲不过去,强令一个分队的士兵继续冲击,另外又调集的几个分队就地构筑工事,做好城门陷落后继续抵抗的准备。

  很快,纳加克的士兵沿着洞开的城门冲入要塞,驾驶员们总算松了口气,因为车里的储备水量已经到底了,再过不到一分钟就会无水可用,这些步兵来得真及时!

  不过他们似乎也没想过,即使没水,面对坚固的装备和防弹玻璃,外头的士兵又怎么能伤害到他们?

  双方的士兵冲杀到了一起,装备水平马上体现出来,合金武器往往能将对方连人带兵器一刀两段,而那些黑铁打造的制式武器,按大陆目前的水平而言算是正常的制式兵器了,但这些黑铁武器不仅挡不了合金武器,砍在橡皮盔甲上根本毫无作用,有些拿战斧的大力士甚至一斧砍下去,斧头甚至反弹回来弄伤了自己。厚实的橡皮盔甲很好的保护了纳加克的士兵,几乎没付出什么伤亡,就击退了守军的反攻,涌入城门的纳加克士兵越来越多,尽管城墙上还有不少守军,不断的向下丢出投枪、掷斧、滚石等等武器,但给纳加克士兵造成的伤亡却聊聊无几,自身却要受到半精灵箭手的不断射杀。

  战斗已经没有玄念了!

  赤将军满意的看着己方的军旗插上城头

  “这要塞虽然不大,但每次西进都挡在我们进攻的路上,这次总算是拿下来了,呵呵,从排兵布阵到现在,还不到一小时嘛。”

  “主要功劳是那些铁甲车!”

  “是啊!对了,那些车应该可以碾人的吧?”

  赤将军和身边的神职对视了一眼:

  “对啊,怎么会没想到!下次拿它们来冲冲对方的步兵方阵试试!”

  这一个月,纳加克主动对外进攻,半个月内在数个进攻方向上都取得了辉煌的战果,星天教其他信仰受到鼓舞,纷纷制定积级的军事行动计划。

  而在这一刻,大量运输着豆兵的队伍,还在不见人烟的荒野里偷偷的行进,数以万计的豆兵被消耗在与各种高阶低阶魔兽的战斗中,甚至常常两个敌对国家的走私队伍在某些罕有人迹的地区不期而遇,进行着数百万军团规模的搏杀,尽管战斗惊天动地,波及无数魔兽,常常有深入深山的冒险者目瞪口呆的看着原本的无人区拥挤着数以万计的士兵,在进行着惨烈的搏杀,许多豆兵在这样激烈的战斗中被大量消耗。

  “人类疯了!”

  一只红龙带着自己的财宝从自家老巢弃家而逃,飞在空中的它低着望着大地上数以百万计撕杀在一起的军队,头皮发麻,这已经是它半个月内第五次搬家了,每次找到个看上去没什么人烟的地方,刚安顿好没多久,眼皮还没闭上休息,就被惊天的打斗声惊醒,然后就看到无数的人类士兵在对砍(龙族还不知道有豆兵)。

  实在不敢想像!人类世界的战争已经激烈到了这种速度,龙是强大的,但并不是无敌的,面对几十万几百万的军队,理智的撤离成了唯一的选择,否则谁知道那些家伙要是知道了附近有个龙巢,会不会对里头的财宝眼红。

  倒霉的不仅仅是龙族,魔族和死界君王们也经常在那些没有人烟的地区设置一些隐秘的居点,但在极短的时间内,有超过半数的据点受到攻击,不,不是受到攻击,而是受到波及,许多暗黑骑士、巫妖、吸血鬼们目瞪口呆的看着密密麻麻的人类士兵突然出现在目己的城堡、巢穴前,死命的互相拼杀,然后战线扩大,把自己的城堡、巢穴也笼罩了进去,那些人类士兵根本不在乎什么魔族、不死生物什么的,只管杀自己的,无论那些魔族和死灵们发出怎样的警告都充耳不闻,要是受到攻击,不好意思,两支人类军队都打你!被教训了几次以后,魔界和周围的死灵位面都得到一个信息:人类世界疯狂了,在进行一场恐怖的战争!已经很少有哪个位面敢派人去人类城市查请况了——深山野林都打成这样,更不要说那些城市了!

  

第九十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