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二章

    大陆某个角落引起的异常,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大家都在忙着自己的事。

  我以叶琳的接下的任务,而那任务的雇主:一群精灵!其中就有当时在“超市”和骑士吵闹的那几位。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些精灵真是富得冒油,除了坐骑是独角兽和白虎外,全身清一色的“中疆造”,而且每个精灵身上挂的都不止一件,从强化橡胶或塑料做的轻甲,到合金腰刀、长剑当然也少不了强悍的各款式“中疆弓”而这些武器,只要不是合金制品,全都被附上了魔法符文——特别是那些弓,高韧性塑料制成的弓身上全都是密密麻麻的魔法文字只有难以处理的弓弦得以幸免。

  对于我这个“仙剑士”,精灵们自然没有异议,特别是那几位在“超市”目睹了“御剑术”的精灵,私下里经常在谈论我的实力,不过,我反而觉得这些精灵并不是因为实力而看中我,这两天有不少著名冒险也接下了这个任务——精灵族的报酬吸引力可不低,但他们都被婉言辞退了:听精灵们私下的议论,是那些

  冒险者长相不好看,在出发前的一天,队伍里终于出现了除我以外的人类——几个实力烂到极点的冒险者……也不对,应该说是某个学院的实习生吧。

  那二女二男的实力实在不怎么样,可就是一副好皮相,唉,真不知道精灵们是怎么样的,到时候真要是出了什么事到要看谁保护谁。

  “因为这次请的是向导,所以实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熟悉道路。”

  某位大精灵在出发时是这样说的,但我在心里给做了个补充:

  “长得好看也是很重要的。”

  “因为某些原因,我们将从向导的路线中优先选择其一,其他向导的路线做为后备路线以防万一。”

  说完,展开了一张地图:

  “好了,说说你们的大致路线,我将优先选择最合适的一条。”

  大精灵的眼睛瞄了瞄那几个学生,然后盯着长相好看的一个:

  “从你开始,你先说吧。”

  “嗯,我们四个是一起的,我们知道的隐秘路线是从中疆边境的格拉参沙漠北部进入,走西北方向……”

  一边说,他还一边从地图上划出了一条轨迹:

  “据我们所知,没有哪支队伍走沙漠的。”

  “嗯!”

  大精灵的脸色有点不好:

  “是没有,不过是有原因的,豆兵有着很明显的植物性质,一旦进入沙漠就会因为缺水大量死亡,即使封存的豆兵也不例外,我们精灵也不喜欢沙漠,所以不到最后是不会走这条路线的!”

  “但是我们的路线只要两到三天时间,用水系魔法收集水份的话短时间还是可以的。”

  “再说吧。”

  眼看那四人没有什么好点子,大精灵看向了我:

  “希望你知道的路线不会令人失望。”

  “嗯……”

  我点点头:

  “我知道的好几条线路,除了其中一条以外,都有车队行走的迹象。”

  “可以理解,现在想走小道的人很多,最后一条是哪?但愿不要太难走。”

  “走地下。”

  “咦?”

  大精灵有点惊讶的抬起了头:

  “地下……好像是没有人走过,不过你确定不会迷路么?”

  “嗯。”

  我继续说着:

  “地下的通道是原本就存在的,我是中疆本地人,知道这条路线,当初我就是通过这条通道离开中疆,外出历炼的。入口我暂时不想说,有一个分支出口大约在精灵森林外围一百五十里处,不过那里魔兽很多,以中低级魔兽为主,没听说过有高阶魔兽出现。”

  “听起来是很理想的线路,道路状况怎么样?”

  大精灵脸上有点喜色。

  “可以并排行走三至四辆中型马车,以前是中疆对外的补给线路之一,不过当时这条路上有很多的异化怪兽,动静过大就会引来大量怪兽,所以当时的补给车队规模都没有超过三辆,现在中疆的异常已经消失应该很安全了,从那时候起就没听说过还有异化怪兽出现过。出了中疆地界以后,路况会比较差,但通行两辆马车还是没有问题的,最大的阻碍在于出口的那段附近,有个地底人村落,似乎是暗精灵的势力范围。

  ”

  “被中疆的女神消灭了么,不过即使只有一两只漏网的绝对可以应付过来,至于暗精灵,离我们的森林挺近的,原来躲在那里,怪不得最近常听到有族人被暗精灵袭击的消息,借这次运兵的机会,顺手除掉吧。

  ”

  大精灵站了起来:

  “虽然不喜欢地底,不过眼下也没有更好的路线了,就这样决定了!”

  然后他对那四位学生笑了笑:

  “虽然四位的线路并不太合适我们,但暂时委屈四位不能离开,到了精灵森林,我们另有魔法之泉相送。

  ”

  四人自然满口答应,谁都知道这是为了保秘需要,不过大老远的把人“押”到精灵老家,也说不过去,一点魔法之泉自然是不能少的,只是数量和质量上恐怕就差强人意了。

  至于说到地底嘛……别忘了,当初中疆可是被我大大改动了地形,哪有什么哪没有什么我都一清二楚,就是地下我也都没有放过,中疆地界之外可全靠了天上的卫星系统。

  在中疆的那次大改变之前,中疆境内的怪兽可是大大有名的,不属于魔兽之列,但也不是普通野兽,战力惊人,不过那些异兽似乎都有很大弱点,中疆本地人在地底时曾经就是以猎杀变异巨蚁、巨鼠等地底生物为生,同时也被这些地底怪物猎杀,这些连巨龙都头疼的家伙,往往经不住中疆人的一矛——长时间的交点,对异兽的弱点也知之甚详,也幸好这些异兽不会魔法,充其量就是放大、强化的普通鸟兽鱼虫。

  然而,事情并不像我想像得那么简单,就在进入地底入口前一个小时,我得到通知:

  优先剿灭精灵森林附近的暗精灵势力,报酬增加百分之五十,完全不用我出手,我只要带路就行——战斗任务由豆兵完成:也不知精灵们从哪得到的消息,中疆内没有任何暗精灵出现过,也没有暗精灵购买过豆兵和武器,哪怕是个人购买都没有。

  “软豆腐果然人人可欺啊!”

  我怎么会不知道这些精灵想打的什么主意,在地底,恐怕就是暗精灵族最强战斗力的盟龙——黑龙,胆敢冲击豆兵军阵也会被击杀吧,黑龙的魔法免疫听说很厉害,但是豆兵的灵魂伤害也同样令人头痛,而且没听说黑龙对灵魂类法术免疫的,再说豆军中的装备锋利速度虽然比不上“中疆造”,但刀剑比起大陆上任何一支军队都要更加锋利,即使是精灵族原先的弓箭(旧式弓箭,非‘中疆造’)杀伤力比起豆军弓箭手实在差太远了,更何况还有杀伤力更强的弩手。

  一定是想趁着那些死待在地底,消息不灵的暗精灵在得到中疆的相关消息趁早解决他们吧?

  几个精灵带着三千豆兵按我画出的精确的地底地图(其实是电脑合成打印出来,精灵不识货)先进行探路,不过即然不是战斗,带着那么一大票的豆兵似乎有些张扬了,特别是在地底空间有限的情况下,三千士兵,排的队有点长……

  就在我和这群精灵开始地底之旅的时候,神界的一角,高大混沌神殿,曾经的混沌神居所,自他沉睡以后现在已经成为混沌神后代们的居所。自神皇统治崩溃以后,天神一族沦亡后,混沌神殿就成为了神殿名义上最强大的统治机构,混沌神族,则成了名义上的神界统治阶级,当然,只是名义上的,虽然他们的实力不错,但要想统一神界,还差得远。

  “巴拉,你的力量都恢复了吧?”

  在偏殿,曾经的拥有中疆的神灵,混沌神族旁支,曾经被我打得眼斜鼻子歪的巴拉大神,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是的,恢复了,啼月,我算看清了,你根本就是个两面派,一边送来这些‘道丹’给我,另一边却和秦琳……”

  “巴拉,你也是一方大神,混沌神族一员,话可不能乱说,我和秦琳就只见了那几次面而以,如果你是说我雇用仙术师炼丹的话……没有那些‘道丹’,你的力量能那么快恢复吗?再说了,现在修丹术的仙术师,哪个神灵不想多请几个,这些丹药可是好东西啊。”

  “那笔帐,我迟早要和她算……”

  “得了吧,被这么一边倒的压着打,最后还差点被一颗小石子从天下打下来……”

  “那是我刚刚苏醒,神力未复!”

  被说到痛处的巴啦几乎是咆哮的喊出来,引得外边巡逻的混沌神卫不住的住偏殿瞧。

  “好啦好啦,是秦琳趁人之危,行了吧,耳朵都要聋了。”

  “趁人之危的还有你……我的混沌火焰弓……”

  想起自己的神器还在别人手上,想起当时的情形,恨得几乎要把牙齿咬碎。

  “好啦好啦,像个小孩一样,一个玩具被人借走玩玩都快哭出来了,还给你。”

  啼月倒是笑着把弓随意的丢到巴拉面前,就像丢个玩具一样:

  “你这把破弓,送我我都不要,用什么龙骨龙筋当材料,做出来的东西实在不怎么好,我去中疆随便买把弓,附上神力符文,都比你这强。”

  “你胡说什么,这可是有着混沌之力的……”

  “好啦好啦!”

  啼月显出不耐烦样子:

  “说正事吧……中疆现在的情况,很麻烦,不是一般的麻烦……”

  “具体点!”

  巴拉也收起的怒气,按下性子听着。

  “首先是凡间势力,凡间势力已经对中疆造不成任何威胁……只要这世界上还有农民在种豆子,要禁绝自己势力内的豆类种植倒是简单,但无论如何都禁绝不了中疆本土的种植……据说中疆的仙术师的木系道法,能让农作物达到一日一熟的恐怖程度,所以中疆的凡间兵力是不能按人数来算,而是按仓库来算。”

  “仓库?怎么算?”

  “算他们有几仓库的豆子喽!”

  说到这里,啼月也有些无奈:

  “一仓库的豆子,最保守的算法也是用亿来做数量吧……而且还来有灵魂伤害的能力,对天使军团来说也有很大的威胁啊……”

  “我们也有优势!”

  巴拉指了指外面的混沌神卫:

  “仙术师,仙骑士和仙剑士,属于宗教武装,而天使战士和混沌神卫却是神卫军编制,我没听说过有仙卫和仙天使的存在。”

  “嗯……”

  啼月回想了一下:

  “的确,不过仙教的宗教武装对上神卫军也不会落下风——实力很惊人啊,幸好他们数量少得可怜,但是豆兵却补足了这一点……我听说有豆兵的进一步兵种,符兵,但是消息没有得到确认。但是即使这样,有很多神族,特别是男性神灵对中疆的念头并没有放弃,只不过他们都把目光直接放到了那位中疆女神——

  秦琳身上,根据目前的情报来看,秦琳经常四处云游,行踪不定,不过有一点非常值得注意:她一直都是孤身一人,没有带任何护卫!”

  “你的意思是那些神灵打算围攻?双拳难敌四手?在短时间内将她击杀?”

  巴拉的脸上一扫刚才的怒意,一丝笑容出现了:

  “的确是好主意……”

  “哼!”

  这次轮到啼月的脸上出现怒意了:

  “你以为每个神都像你一样喜欢辣手摧花?伏击是肯定的,但不是击杀……活捉……然后……”

  “嗯,那样就能人财两得?”

  巴拉把玩着失而复得的混沌火焰弓:

  “就没有人想杀她么?”

  “和她有仇的人,实在太少,想要她命的人……”

  啼月看着巴拉,那句“恐怕只有你一个”并没有说出口。

  “除此以外,魔界的家伙也盯上她了,但因为目标行踪极难掌握,目前的行动和神族一样全部落空。”

  “光明神界和至高神界则是另外的作法,他们加强了在中疆境内的传教活动——在这方面仙教并没有什么对异教的敌视行为,但皇室制定的‘宗教法’却令众神意见很大,光明神界和至高神界的活动并不理想,根据情报来看,他们似乎挑战一下‘宗教法’,私底下的小动作越来越明显了,仙殿方面应该查觉了,但却没有做出任何反应,现在各方都关注这次可能到来的冲突,呵呵,用仙殿的话说,就是神权与法律的冲突。不过我并不看好神权一方。”

  “你反而看好那些妄想用世俗律法管理神灵的无知人类?”

  巴拉脸色有点异样:

  “‘宗教法’本身就是对神族的亵du,所有的神族和神殿都应该反对这种狂妄的东西,应该讨伐!剿灭!”

  “怎么剿?和一堆豆子拼命么?除了暗杀,正面对决对我们不利,那些豆兵的弩箭射得太高了,除了……

  直接针对落单秦琳的袭击。”

  “除此之外,仙殿似乎又出现了一个叫秦天华的仙灵……”

  说到这里,啼月的脸色变得很不好:

  “这可是一个了不得的家伙啊,秦琳的亲弟弟……”

  “秦天华?没听说过,有什么厉害的?”

  “我是从一些位面商人口中得到的情报……秦天华,大约在一年至一年半以前突然出现,纵横数百个位面全无敌手……由于一些位面的时间进制不同,他经常在一天之内在数个位面内与神魔族交手,死在他手中的神魔无计其数,至少有二十位以上的创世神在他手上消亡,十多个位面核心被夺取,被夺取核心的位面连同位面内的一切物质和生物全部消亡。那些位面消亡时跨越虚空逃命的强者把他说得无可匹敌——事实上也没听说过有谁能接下他一招的……他有两个绰号,在公开的场合提到他时,都称他为‘炘皇’,但在没人的时候,特别是那些对他恨之入骨的存在,私下里都称他为‘末日剑妖’。”

  “我怎么从没听说过?‘炘皇’?‘末日剑妖’?好像都不是什么坏名字啊?特别是后者……”

  “‘炘皇’是对秦天华的尊称,也是各位面强者对他实力的承认,‘末日剑妖’嘛……这名字要看用在谁身上,将一个‘剑仙’称之为‘剑妖’,是在暗讽,也是蔑称,所以只能在私下里说。”

  “暗讽?”

  “是的!”

  啼月点了点头:

  “仙和妖的传闻自古有就,但因为两者都是与世无争的存在,所以尽管仙和妖的实力摆在那,知名度却几乎是零……直到‘炘皇’为止……我得到的情况并不多,对仙界和妖界的情况并不了解,据说在几次位面消亡时,都有一些能够跨越位面的强者跑到仙界和妖界,想让仙界和妖界对其进行约束,但仙界的回应是‘炘皇’是不算仙界管理范围散修仙人,妖界则是把事情推给了仙界,不过我至少得到了一个消息:妖仙两界是互相看不对眼,大打是没有,小冲突却是时有发生,妖的实力一般都比仙低上一些,所以说将一个剑仙称之为‘剑妖’是蔑称,至于前头的‘末日’,想想‘炘皇’的行为,就不难理解了。”

  “还有……前段时间我们所在的位面被封闭你也是知道的吧,连神界与人界的通行都受阻……魔界也一样,使尽了各种手段又无法破解,最近又莫名其妙的解开的,然后就得到‘炘皇’的消息,再接着,就发现中疆多了个叫秦天华剑仙……此外,最近从异空间进入本位面的强大存在越来越少,到上个月已经基本绝迹,这本身就很说明问题……”

  沉默了半晌,巴拉板着脸拔了拔弓弦:

  “我想我当年留下的消息渠道还能用,我会去打听一下具体消息的……如果事情真的像你说的这么严重……”

  “大麻烦……对你而言,至于我嘛,我想我给秦琳的印像并不是坏印像……告辞。”

  说完,啼月起身离去。

  当啼月走后半晌,巴拉猛的暴起,一脚踢倒了桌子,砸掉了椅子,疯狂的发泄着,半晌才停下:

  “啼月,你这个两面派!墙头草!……秦琳,为什么会突然跑出个弟弟来!”

  

第一百零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