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四章

    (补周日)

  有着惊人冲击力的暗精灵速龙骑兵向着盾墙进行的最后的加速,就在最后撞击的一刹那,无数长枪从盾墙的缝隙中伸了出来,不是一般的长枪,而是非常长的拒马枪!

  拒马枪兵,豆兵中的另一个特殊兵种!这种特殊豆兵和巨盾兵一样都是特殊豆兵中比较常见,价格较低的品种,也是购买限制并不高的几种特殊豆兵(对于特殊豆兵,仙殿有做出种种严格限制),普通的特殊兵种只有在特定的条件下才能发挥超常水平,就像现在的拒马枪兵一样,大批速龙骑兵自杀式的撞上了这堵长满了尖刺的盾墙,尸横累累,如果是普通的,骑着战马的骑兵,哪怕是重骑兵恐怕就要宣告攻击失败,但是速龙并不是战马,有着平常战马三倍体重、一倍速度的速龙即使和骑兵一起被扎死在长长的拒马枪上,但巨大的冲击力依然存在!

  第一线的速龙骑兵在接触的瞬间全部死亡,但扎入他们体内的拒马枪也在惯性的作用下全部断裂,与拒马枪一起断裂的,还有那些暗精灵骑兵破碎的尸体。后排的速龙趁着拒马枪受损来不及调整的宝贵时刻使劲的撞在盾墙上!

  巨盾豆兵被撞飞了!撞倒了身后好几个豆兵但落地后却很快爬了起来!这些用黑豆为触媒召唤出来的豆兵有着强壮的体格和惊人的特理恢复能力,相比之下那些速龙和暗精灵骑兵即使没死也全身骨折,处在濒死,但他们用自己的生命为后续到来的战友撞破了盾阵。

  “喳喳,这就是人类的战争模式?真是惨烈!”

  站在马车边上的一位精灵通过法术“真实之眼”远远的观看着战场:

  “这盾阵据说脱胎于另一个位面的‘罗马帝国’,仙殿是这样宣传的,据说‘罗马’和华夏的‘汉’‘唐’时代分别称雄那个位面的东西方世界,但是看起来这个盾阵也不怎么样,下次试试‘马其顿方阵’,反正这批豆兵多得是,就算全精灵族每人平分到人头上每人也能分到几百上千的兵力,至于像我们这样优秀精英应该不到少于十万吧,到时候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我不看好那个什么顿的方阵。回去以后我想向长老会要求陌刀豆兵的指挥权,传说中近战的无敌兵种,步骑通杀的强力豆兵。”

  另一位精灵也在注视着战场:

  “豆兵这东西真不知怎么说它,搞得打仗跟玩似的”

  “不会有人跟你抢的!”

  先前的精灵笑道:

  “所有人都盯着连弩豆兵的指挥权,个个馋得跟饿鬼似的……见鬼,这暗精灵的骑兵也太强了吧!还好以前和暗精灵的冲突多是小打小闹,没真正打过。”

  盾阵在无数速龙骑兵的持续冲击下崩溃了!

  这在之前拒马枪兵给了速龙骑兵以巨大杀伤,但面对冲到眼前的暗精灵骑兵,它们丢掉了手中的超级长枪,从腰间拔出朴刀和骑兵撕杀了起来。

  盾阵虽然崩溃,但大多数的盾兵都还存活,也拔出大刀加入了撕杀。

  这时候的速龙骑兵已经没有多少冲击力,全靠骑士的武器和速龙的爪牙在战斗。其他地方布置防卫的豆兵却没有施加援手的意思。

  战况完全是向着混战发展,加上被箭射死在冲锋途中的,暗精灵骑兵已经减员一大半,仅存的骑兵处境也不妙!以往和人类交锋的经验完全和这次不同,要是平时只要一冲破阵势,步兵就会被骑兵一面倒的屠杀,但是这次却是陷入了泥潭一样的苦战。

  一个暗精灵骑兵刚刚撞倒了一个拔刀近战的拒马枪兵,速龙紧走几步,巨大的脚掌结结实实的踩在枪兵的胸膛上,要是人类,这样肯定死定了,谁却想那个士兵把手中的朴刀一挥,血水喷了豆兵一身——速龙粗大的脚爪上出现了一条深深的伤痕,甚至可以看到白森森的骨头。

  受伤的速龙一声痛吼,伤腿吃不住力,一下倒了下来,背上的暗精灵骑士机灵的一滚,以免被压在速龙身下。

  然而当暗精灵骑士摇晃着身体有点发晕的站起来的时候,却听到坐骑的吼叫——临死前的吼叫,他拔出腰间的佩剑,愤怒的看向凶手,却惊讶的看到,凶手不是别人,正是那个被他的坐骑结结实实踩了一脚的士兵,那士兵胸口的盔甲完全凹了下去,不会错的,就是他!

  可是,有哪个士兵受了这么一下还能生龙活虎的站着?完全没事?

  先前那士兵砍伤速龙腿部的一刀,可是看着是回光返照,垂死挣扎,可是……然到对方是亡灵?

  可是对方全身上下没有一丝死气,反倒是生机勃勃……就像地面上茁壮生长的植物一样……

  虽然换不清情况,但对方肯定不是人类,至于不是普通人类!但做为敌人战斗是必须的,即然踩不死你,那就用刀剑把你切成碎片吧!

  没有说多余的话,士兵扑了上来,失去坐骑的暗精灵骑士也举剑迎击,速龙骑士的佩剑与朴刀相撞在一起,值得一提的是,拒马枪豆兵配备的近战用朴刀,是质地是参照古时候中国“百炼钢”所打造的朴刀,而暗精灵的佩剑则还是粗铁武器——大陆的技术水平除矮人能打造一些简单的钢制品以外,基本都在铁器时代,或许有个别家族势力有隐藏的先进金属冶炼法,但都没有公布,而是私家珍藏,当然,大陆上也是有好的武器的,比如加了精金的武器,抵得比普通的钢制武器要好上一些,加持了魔法符文的武器也不会差到哪去。

  但大陆上冶炼技术仅次于矮人的,就是人类了,精灵和暗精灵并不精于此道,拿着粗铁武器并不奇怪,而且那佩剑上还有魔法加持!

  只是……佩剑上的魔法,并不是固化术这类加强武器质量的法术,而是电击术——大多数战士都会选择这个法术,在武器相交时,魔法会被激发,顺着对方的金属武器传递过去,击伤对手。

  这次也不例外,蓝色的电弧在刀剑相交的一瞬间击发,但豆兵武器上的那微弱的破魂之力也瞬时发动,两种力量相交,电击术胜在能量强度大,破魂之力却能量“品质”好,两股力量在那一瞬间冲突,相持不下,刀剑相持,剑上电光闪闪,刀上紫芒点点,两种能量虽然强度都不大,但就像小小的鞭炮爆炸时,破坏力并不大,但声光效果却不错,要是有人把这场面拍下来,拿去地球,肯定会有地球人以为这是某个动漫的真人版——主角和反角在对决,相持不下的那种画面,很难想像这其实只是两个小兵。

  但是这种相持并没有持续多少时间,暗精灵的佩剑,那把品质实在不怎么样的精灵式长剑受不了两种能量的冲突,突然间出现龟裂!而在这时,剑上的电击术魔法阵也在被破坏的一瞬间放出大量电流!

  爆炸了!

  碎裂的剑刃被炸得四处飞散,击伤了不少周围正在拼杀的豆兵和暗精灵,而引发爆炸的豆兵被爆炸炸飞数米身上的盔甲上扎了两三片破裂的铁剑刃——虽然声光效果不错,但威力实在有限,暗精灵骑士也被炸飞了数米,但他却比豆兵惨多了,那薄薄的硬皮甲上镶了一层金属片,防御力不足,被几片剑刃射穿,剌入体内,还好并不致命,但却严重影响了战斗力。

  看着似乎没事的豆兵从容的站起,提刀一步一步逼近,暗精灵骑士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异样——那不是恐惧!

  “对方,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是的,不对劲,很不对劲,和以前的对手完全不同……但不知道是哪里不对……”

  暗精灵强撑着身体站了起来,虽然伤势并不致命,但已经算是重伤了,他用左手拾起一根丢弃在战场上的拒马枪——他的右手已经不能动的,肿得厉害,但完全不会痛,因为已经没有了知觉,估计在刚才的爆炸中震坏了,他用一只手拿着拒马枪,仔细看着这支超长的长枪:

  “就是这种枪,令我们伤亡惨重啊……不过和那恐怖的箭矢比起来这枪就算不了什么了。”

  他把长枪的一端放在地上,用脚使劲一踩,长枪断成两截,他拿起了有枪头的那一截,他已经没了武器了,只有就地拾起了,尽管他不太会用长枪……不,现在应该算是短枪了吧,长度仅一米二、三左右的短枪。

  “来吧!”

  那名胸口凹下去一大块的士兵依然持着刀在接近,暗精灵骑士的目光停留在他持刀的右手上:

  “为什么……为什么经历了同样的爆炸,我的手不能用了,而他的手却没有被震伤……就算没有震伤最起码也应该因发麻而暂时失去知觉才是……这不仅仅是武器的问题……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刀光闪现,朴刀照着暗精灵的脑门上直斩而下!虽然身受重伤,但精灵天生敏捷,即使他身受重伤,即使他是暗精灵,敏捷的身手依然还是有的!

  一侧身,凄厉的刀光几乎是与暗精灵瘦弱的身体擦身而过,这一刻,豆兵刀势用老!

  “机会!死吧!”

  持枪的左手奋力一扎,银亮的枪头与盔甲接触的枪尖一小点聚集了惊人的压强,直接破开盔甲,刺入豆兵的身体——心脏的位置,拒马枪兵的盔甲,没有护心镜。

  长枪惊人的穿透力得到了体现,那半截长枪从豆兵前胸处扎入,从后心透出。

  “这就么中了?”

  暗精灵没有怀疑这一枪的威力,必竟长枪穿透力是很惊人的,长枪与盔甲或盾牌接触的,仅有小小的一点面积,在那极小的面积上聚集的压强是非常惊人的,原理图钉的一样,别说是盔甲,就是盾牌——藤盾和薄一点的木盾只能防刀砍,要是长枪,一扎就穿,非得厚木盾才行,但即使是拿着厚木盾碰上力气大的枪兵,也有被洞穿的危险,所以很多木盾上都蒙了一层铁皮。

  暗精灵奇怪的是对方怎么不闪躲,他自知枪技不是很高,虽然对方破绽很多,但……危险的感觉瞬间出现在心头,没多想,连忙就地一滚,虽然这样牵动了伤势,痛得他几乎昏死过去,但当他看到自己原来站立的地方一闪而逝的刀光,心中暗自庆幸自己闪得快,捡了一条命。

  但是,制造刀光的人,却令他内心猛的一紧——正是那个被长枪扎穿的“士兵”,那士兵见一刀不中,再次迈开脚紧,凹下去的胸口上扎的那根长枪随着身体的动作而晃动,不紧不慢的逼近暗精灵。

  “该死的!怎么都打不死。”

  更令暗精灵惊恐的,那根把“士兵”扎透了的长枪,突然亮了起来,然后慢慢变小……那情形,就像被豆兵胸口的伤口给“吃”掉了一般。

  “他把武器……吃……吃掉了……怪……怪物!”

  这样诡异的事情,瞬间令这位暗精灵大脑短路,任由这“士兵”走到自己身前,举刀……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庞大的黑影笼罩住了豆兵,豆兵刚抬起头,一只速龙从天而降,压倒了这名豆兵,被压倒的豆兵一声不吭,躺在地上挥刀砍向速龙,那速龙也不含糊,尾巴一甩,这豆兵打飞几十米外。

  “快上来!快走!”

  骑在这只速龙身上的暗精灵骑士向那位重伤的暗精灵叫道:

  “这些士兵有古怪!很难杀,快走!我们撤退!”

  受伤的暗精灵马上翻身上速龙,头也不回的向城门方向逃命,于此同时,幸存的暗精灵骑士已经不多了,还有坐骑的更少,几十头速龙搭载着两三位于速龙数量的骑士逃之夭夭,但有更多失去坐骑的暗精灵陷在阵中无法脱身。

  “这些人类……不,应该说有人类外表的东西,实在难对付,他们甚至还会‘吃掉’武器。”

  重伤的暗精灵脸色苍白,刚上战场上的紧张一过,伤口的痛苦马上如潮水般涌来。

  “不是他们会吃兵器,而是你不该拿他们丢弃的兵器去和他们打!”

  另一头速龙靠了过来,那只速龙的尾巴少了一截,脖子上也有一条不深不浅的伤痕,坐在它背上的骑士更惨,少了一支右臂,伤口还在不断流血:

  “这些怪兵,武技水平和普通的人类士兵差不多……但是……简直跟亡灵一样……不,有些亡灵击中心脏还会死,他们不会,非得要砍掉脑袋才行!而且一般的砍伤对他们简直没有效果,他们不会流血!似乎也不知道痛疼。”

  “的确……”

  重伤的暗精灵回想了刚才,那个豆兵的确没有流任何血液:

  “而且也不会说话,战场上全是我们骑士和速龙的叫声……不对,还有……这是什么声音?”

  其他几个暗精灵在奔跑之余也听到这种奇怪的声音,但随即脸色大变:

  “该死!精灵之语,是地表的森林精灵!”

  我一直在观看着这场暗精灵骑兵与豆兵之间的战斗,豆兵的伤亡远远小于暗精灵,并不是说豆兵的战斗力有多强,而是这些豆兵个个跟不死小强有得一比,光靠骑兵的冲击力是杀不死任何一个豆兵的,只有砍下它们的头颅,或者碎尸万段,再或者用法术击散支持豆兵身体的木系道术才能令他们真正死亡。

  相比之下,暗精灵骑兵这次是密密麻麻的来,回去的却只有小猫三两只——不是他们不想早点跑,而是很多暗精灵发觉不对时想跑已经来不及了,谁会想到骑兵冲击步兵方阵,击破方阵后竟会出现这种情况。

  不过,精灵法师们暗中准备的大型法术已经到了最后阶段,所有精灵都看着陷入混战无法脱身的暗精灵骑士最后的绝望挣扎,没有人下令对败逃的那股速龙骑兵进行射杀。

  暗精灵骑士们耳朵很好,他们听到的,就是精灵法师们呤唱法术的声音,先前大批速龙冲刺时的脚步声令精灵之语无法听到,但现在速龙骑兵死得差不多了,豆兵又在不出声的闷声杀人,这些逃命的家伙离得又近,精灵的咒语才隐约能听。

  但是,我却听到了另一个声音,一种怨气沸腾的声音。

  生物学上常说人能听到的声音范围是多少多少,动物能听到的声音范围是多少多少,这种声音超出了普通生物能听到的范围,本来我也是听不到的,但我却能用灵觉捕捉到这种声音……不要问为什么灵觉能“听”,想想看就知道,大老远的我为什么能“听”到那些暗精灵的对话。

  那奇怪的响声越来越强烈,我不由得走出马车——四周的精灵都在高处观察战场,个个都是兴高采烈的样子,并没有发现我从车里出来。

  精灵们看到的是世仇暗精灵不断被围歼的胜利,城墙上的暗精灵看到的却是不明身份的军队在屠杀自己的士兵,而我看到的,却是从暗精灵和速龙尸体上升腾起的怨气……平时这些怨气会像乌云一样积压,却很安静,完全不像现在,疯狂的翻腾着,甚至有一些狰狞的人头隐隐闪现……似乎还有些尖叫……那“乌云”高度也低了不少,这里是地底,怨气就算集中在“天顶”也不奇怪,可是却仅仅集中在离地面十几米的高度……离洞顶大约有六七十米,本来也因为地底的“天空”高度有限的原因,不怕射不到黑龙,可是现在……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怨气,然到有怨灵要产生了吗?

  

第一百零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