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这些是给我的?”

  看着侍女们送上的一套套服装,我不禁头疼,这些衣物全都……太阳那么大,穿得这么严严实实,会很热的!

  “当然是给你的,你总不能穿睡衣上街吧!”

  维亚随手把门给关上,临走时还说道:

  “换好衣物再出来!”

  什么,我的那套紧身皮衣居然被他认为是睡衣,晕啊!不过路乡随俗吧,反正真气和仙力都会调节温度,我不会感觉热的,连汗都不会出。

  在成堆的衣物中,我选了一套白色衣裙,像这种长长的把身体从脖子到脚都遮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两个脚丫子的长裙,我可从来没穿过,地球上虽然也有包得严严实实的那种衣服,但至少能把我的引以为傲的身材显露出来。再穿上一双白色布鞋,一切就绪,出门逛街!

  一出门,就看见那位维亚城守在门外站着等,我的新形像让他足足发了好一阵呆。两道目光在我身上上下打转,却只说了三个字:

  “很好看。”

  可恶啊,面对我这样绝世漂亮美丽清纯可爱的美少女就只说了三个字,没品味的家伙!

  “走吧,我向你介绍一下本城。”

  维亚做了个“请”的手势,带着我向城堡出口走去。

  “百森城建成已经有七百年历史了,也算得上是座古城,但是由于本城离边境很近,多次惨遭刀兵之灾,又不是商业之地,周围没什么矿藏,所以居民不多,规模一直保持在中小城市之间。现在是战时,这里就成了堆放物资的后勤基地。”

  “现在这么多物资,在打仗吗?”

  “是啊!这年头到处都在打仗。”

  我白了他一眼,兵荒马乱的,这儿又接近前线,他那天还乱跑……

  “这里不是前线吗?你还有心思打猎,不怕被敌方当成猎物吗?”

  “呵呵”

  维亚自豪的笑了笑:

  “我们的军队现在可是节节胜利,攻下了不少土地,战火离这虽然不是很远,但也不近,快马也要四天路程,不会有大批敌军出现的,顶多就是些被打散的小部队,只要我出城时多带些人就不会有事了。”

  “哦,是这样啊!”

  原来是打了胜仗,攻下了不少地方才这么悠闲,甚至有心思狩猎。

  “那……这里是哪个国家?”

  我突然想起我连自己所在的位置都不知道,连忙问:

  “这里?这里是青玄帝国的国土,我国的守护神是依娜女神,信奉她的回生教是我国国教,而依娜女神则是属于飞兰神教的生命女神。”

  “飞兰神教?”

  守护神是听懂了,是守着某种事物的神灵嘛,回生教也听懂了,不就是一个教派嘛,可是后面又来个飞兰神教……这是什么意思?而且,连那个叫依娜的神也属于这个教……到底什么意思啊,听不懂。

  在维亚费心口舌的解释下,我总算明白了,那个飞兰神教是个大教,里面有好几位神灵,那个依娜就是其中一位,每个神又都有专属于自己的教派和信徒,这些神灵专属的教派是做为飞兰神教这样的大教派的分支教派而存在的,像回生教就是其中一个。另外,每个神灵都会用自己的力量尽可能的守护几个国度,而做为回报,这些被守护的国度会把该神视为守护神,并将其专属教派定为国教。一个国家的国教不仅享受国家财物支持,国教可以在该国内向所有国民征收“信仰税”,也就是说,那些平民百姓不但要向国家交税,还要向教派交税,而且还可以组建属于自己教派的武装势力……怎么越听越像地球上中世纪的基督教?。

  不过,一个国家的国教无论是哪个大教的支教,那个大教派以下所有的支教都能在那个国家内建立神殿,只是国教只能有一个,就是守护该国的神灵所专属的教派,对于其他非本国国教的支教,国内教是采取不排斥也不扶持的政策,必竟是神选择自己感兴趣的国家来守护,而不是国家挑选守护神,讨好其他教派,一个不小心惹火了守护大神,全国人民可都要吃不了兜着走了。另外,在一个大教派的信仰国内,除了该大教的支教,不得有其他大教派的势力存在。但有些教派却有“苦行历炼”的习惯,对于申请入境的异教人员,各国的态度却相差极大。

  就比如说现在的青玄国吧,除了敌对教派“光辉殿”的人员外,其他异教人员除了不可以在本国境内建立异教神殿,不能在青玄境内传教,不得进入飞兰教内任何支教神殿,也不能进入青玄国的政府机关,除此以外,异教徒、异教神官可以在青玄国内自由行动,其他信奉飞兰神教的国度制度都和青玄国差不多。

  但有些教派,却禁止所有异教徒入内,一旦在国内发现有异教徒,都是采用杀了再说的政策,当然,外交和宗教交流这些特殊情况除外。

  维亚的解释可以说是非常详细了,直听得我两眼发亮:什么时候我也建立个教派来玩玩,嘿嘿,守护神……什么时候我也找个国家,去当守护剑仙——秦琳秦大仙,哈哈。

  和他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就上了马车,出了城堡,等到了反应过来时马车已经在城中心的大街上慢慢行进着,维亚指着路边的几位穿白袍的人说:

  “那些就是我国国教——回生教的神父。”

  那几个穿白袍的人看上去倒没什么奇特,和普通人比起来就是精神力强了点,他们穿的白袍上还画了个奇怪的、看上去像甲骨文中的符号,又像是简体字中的“川”字,那个可能是他们教派的标志图案吧。这时,几个穿着金色长袍、绣着同样图案的人从天上飞过……好嚣张,本仙子都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御剑飞天,你们几个小小的神职胆子居然这么大,不怕扰民……唉,我忘了,这儿不是地球。

  “那些穿金袍的是圣光神亚克兰——飞兰神教主神所属的圣光教上阶主教。”

  “哦,那你们的对手是……”

  这个世界上的人即然这么信神,那么战争肯定也和信仰有关,说不定地球上仅有的几次十字军东征在这里天天都上演。

  “飞兰神教的敌人也就是我们的敌人……”

  果然,我没猜错,这里的信仰冲突等同于战争。只听维亚一脸“正义”的说道:

  “在飞兰神教光辉保佑下的二十八国一直以来都是攻守同盟,抵抗着异端邪教的入侵,必要时我们还会做出反击,在我们附近一共有三个异教存在,但其中两个互相撕杀,无力再树强敌,和飞兰神教一直维持着良好的关系,但是北边的邪教‘光辉殿’下属的‘蓝冰帝国’却屡犯我边境,杀我教民毁我教堂,还四处传播邪恶的声音,实在是可恶至极!”

  这位被宗教洗脑的城守大人正做出一副视恶如仇的表情……。

  “哦,原来是这样啊!总算明白了一些。”

  看来宗教战争是这个世界的主流啊,那样的话战争动机可是非常单纯且幼稚了。只要说××是邪教○○是异端,马上就可以发兵去攻打了,根本不用苦苦的去想什么战争理由,也不用担心国内民众会怎么想,一切都是“真神指引”。

  “那这次回生教在和哪个邪教做战?”

  见我又开问,维亚倒还有耐心,脸上不但没露出一点厌烦之色,反而非常兴奋,我就纳闷呢:这人然到是天生的解说狂不成?去当教师一定不错。只见他清了清嗓子说道:

  “这次不仅是我回生教带领青玄帝国出战,飞兰神教的其他支教和信仰国都有派神殿骑士、护殿剑士以及各国常备军支援,敌方也差不多,但主要是‘光辉殿’的‘冥殿’所属的不死军团在与我们做战。”

  “不死军团?”

  我不解的问道,这个名字也太怪了吧。

  “是啊,不死军团,就是由死灵战士、亡灵骑士组成的军团。”

  倒,原来他们对面的国家守护神是死神一类的神灵,教派也是类似死人教的教派,怪不得这个国家的人对他们的邻居那么仇视呢,不但是异教,还是个让人不舒服的神灵,不打起来才怪。

  “大人!维亚大人!”

  还没逛完半个城,一名骑士骑着马慌慌张张的跑来,拦下马车,单膝跪在地上:

  “维亚大人,不好了,城外出现大批不死军团,而且还有不少蓝冰国士兵。”

  “你说什么?”

  正谈到它们,它们就来,说他他就到,跟曹操有得一比,我真服了这个世界的人。

  维亚脸色大变,从马车上跳下,两手抓住那名骑士盔甲上的铁护领,大声喝问道:

  “前线什么时候溃败了?我怎么连一点消息都没得到!”

  “不……不知道,前线刚刚还传消息回来说一切正常,还让我们发一批粮食过去。”

  那名骑士不知所措的回答着,脸上露出不安的表情,维亚松开手,骑士马上就坐倒地上,定了定心神:

  “敌人有多少人?”

  “一个神使,五百黄金骷髅兵,三百银骷髅骑士,两百幽魂、一百死亡骑士、亡灵神官六十人,还有两千蓝冰重装步兵,看装备像是精锐。”

  “离城还有多远?”

  “不到十里地,现在可能已经到了城外!”

  维亚顿时露出一脸绝望的表情,仰天长叹道:

  “完了完了,连撤退都来不及了。”

  看到维亚这样子,我觉得好奇怪,虽然我不知道城里有多少军队,但从进城时看到的那些跑进跑出的士兵,我知道城里的兵绝对比城外的入侵军队多。

  “出什么事了?敌方还不到四千人,城里的军队应该不少于这个数吧。”

  “我们的士兵当然比敌人的多。”

  维亚苦笑道:

  “城里有守军三万,但都是普通的常备军啊,可是来袭者的实力很强啊,光是一个神使就够我方的受的,更何况那些敌兵……幽魂可以穿越城墙入城,然后大开城门……至于那些金骷髅兵、银骷髅骑士、死亡骑士就不是我手下这些普通士兵能对付的,城里的神官不足十人,神殿骑士和圣殿剑士加起来不到二十人,更何况前……。”

  “神使是什么?”

  那些骷髅兵死亡骑士什么的我都听得懂,可是这个神使是什么玩意儿啊?

  “神使就是神在人间的代言人啊!拥有强大的力量,你不会连个这都不懂吧。”

  “懂了,刚刚才懂,呵呵,看你急成这样,不如我帮你打发掉那个什么神使吧。”

  刚来这个世界,得立立威才行,我想仙灵的力量应该不弱于神吧,(很久以后我才知道,仙不是不弱于神,而是远远超过神)打跑那个什么神使的家伙应该不会很难吧,再说我从来都没和那些强有力的人物打过,现在眼前就有一个,手真痒啊!

  “你?……不是开玩笑吧!”

  维亚上下打量着我,看样子他是不相信我的能力了。算了算了,我仙女不和凡人计较,懒得跟你吵了。

  “那个神使在哪?”

  “我不会让你去送死的。”

  维亚伸出手紧紧的抓着我,一脸严肃,生怕我跑去找那个神使打架。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一声巨响,接着就听到有人在大叫:

  “城破啦!敌人进城了!”

  接着就是一连串的喊杀声和惨叫声,刚才敌方即将兵临城之时,那个维亚却一直和我“谈天说地”、“拉拉扯扯”,都忘了布置防务,这下可好,被人杀了个措手不及。

  至于那个神使,战斗一开始就看见他飞在空中指挥战斗,穿着黑色长袍,一手持矛一手持盾,一张又黑又瘦的脸看了就不舒服,他只是随手一击就把几个前来迎击的回生教神父打成漫天飞舞的肉块,看到回生教神官的下场,圣光教的那几个主教学乖了,不敢从空中直接飞去迎击,而是混在士兵中偷偷混过去,到了合适的距离突然冲出,几道圣光把神使打得手忙脚乱。

  不过那位冥殿神使必竟是神在人间的代言人,马上就反应过来,反手把那几个主教打得四处乱跑。

  “琳小姐,乘现在,快上马车逃吧!”

  维亚说着就想把我推上马车,哼,我会如他所愿吗?从那个冥殿神使出手力道来看,他的实力根本不怎样,就算来上百万亿亿亿亿……(N个亿)个我都不怕,干嘛要逃。

  手指弹了指维亚的麻穴,他只觉得手一麻,我就跑出了老远。

  “琳小姐,要去哪,快回来!”

  懒得理那个急得乱跳的城守,我直接飞到空中,甚至比那个神使更高,这样才有居高临下、高人一等的感觉嘛!那个笨蛋神使居然一直在追杀几个主教,没发现我,真是失败!你抬头一下会死啊!我看了看被完全摧毁的城门,幸好从城门被破坏到现在时间不长,又有守军拼死阻挡,冲进来的就只有几百亡灵骑士而以,不过,让我感到很意外的就是那些亡灵,现在可是太阳高高挂的时候,那些亡灵怎么大白天的跑出来活动……等等,亡灵好像本来就可以在白天活动,只有民间传言才会无知的说亡灵白天不能动。现在就先拿你们这些小兵兵开刀吧,不然等我收拾完那个什么神使,你们却攻下了这座城,那我岂不白白帮忙了。

  “五行道法,急急御如令,木之力,起!”

  一般仙灵或修真使用道术是不用念咒语的,就算道士也很少念咒,但剑仙却是例外,不念咒使出术法威力有限。剑仙虽不擅长法术,却并不表示剑仙就不能使用法术。道术是仙术的基础,所有仙灵都会熟练的使用,不管成仙前会不会用,只要成仙,道术自然而然的就会了,至于仙术嘛……除了剑仙特有的仙剑术外,我就只会一些最最低级的仙术,难登大雅之堂,不过对于眼前的情况,不用仙术,道术足够了!

  这个世界自诞生以来从未出现的五行之力第一次展示在众人面前,无数幼苗钻出地面,以极快的速快生长着,几乎是在一吸一呼之间,残破的城门周围被十几棵参天大树堵得严严实实,甚至城墙边上堆放的物资都被大树顶了起来,连离城墙较近的房屋也被突然钻出的巨树顶破,当这些大树停止生长时,每棵树都有十人合抱这么粗,树枝之间还有不少被顶起的物资和大块碎石,好像还有人在树叶间挣扎着,哭叫着,呵呵,这些人运气实在太差,什么地方不好站,干嘛一定要站在长树的地方,被树顶起来,不能怪我啊。

  用参天大树挡住了入侵之敌后,我在空中得意洋洋的等着听人们送给我感激之词:

  “看,大精灵!!”

  什么,大精灵?我的心凉了半截,心中出现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果然,我听到那些人在下面七嘴八舌的说着:

  “哪来的什么大精灵?”

  “你笨啊,只有大精灵才能召出这么大这么多的树,一般精灵根本没这本事”

  “说的也是,奇怪,大精灵跑到这种地方来做什么?”

  “管他呢,反正是来帮我们的。”

  晕哦,什么大精灵,我是仙女啊!有没搞错!而且这些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谢都没谢我一下,我白忙了一阵!

  不过我这么一搞,倒是让那位神使注意到我的存在,他停止了和那几位主教你追我赶的打斗,回头盯着我:

  “大精灵阁下,您不在森林里呆着,跑这来凑什么热闹。”

  “我可不是什么大精灵,你认错了,我是仙。”

  “仙?”

  神使一时没反应过来,仙是什么?什么是仙?没听说过,从没听说过,会不会是一个种族?正当他苦思“仙”是什么的时候,我已经等得不耐烦了,这个没见识的家伙,居然不知道仙是什么,看打!

  “天地洪荒,五行化阳,炎之力,疾!”

  大地裂天,无数的火柱直冲神使而去,这还不算,天空中还落下了无数火流星,向着那位不知所措的神使砸去,正当他准备躲开,没想到空气中突然跑出火焰,把他团团围住,一下就把他烧成了灰。呀,我没打算杀人啊,是他自己太差劲连一下都顶不住,不能怪我。

  临死前还听到他喊着什么:

  “不可能,怎么会有双属性的大精灵。”

  呸,都说过了我是仙了,还“双属性大精灵”呢,亏他想得出来,没见识就是没见识。

  低头看看地面上好几千的死灵军队,虽然暂时阻止了它们入城,但城内守军对付他们还是有很大难底的,特别是那几个幽魂,刀剑根本砍不伤它们,砍到它们身上就像砍空气一样,还有那几个会放法术的骷髅,把战死者变成骷髅兵,使得守军压力越来越大,不行,我还得帮忙。

  对付这些冥界的东西,仙灵是拿手的了,甚至不用出手,吹几口仙灵之气就行了。对仙灵来说,这些仙灵之气是要多少有多少的,根本不费力,不仅呼吸时呼出的是它,连毛孔中也会不停的散发仙灵之气。仙灵之气会这样廉价(对仙灵来说)是因为:它根本就是仙灵之力在体内运转所产生的副产品——就像普通人呼吸时呼出的二氧化碳,几乎是不用本钱的。

  但这些对于仙灵来说不用本钱的气息对冥族来说却是致命的,一点点的仙灵之气,即使最强大的冥族也受不了一点点的仙灵之气,冥族从来不敢站在仙人身边,别说仙人,就算是仙兽散发出的仙灵之气都受不了。

  我尽量用优雅的动作吹出几口气,将这些仙灵之气混入空气,我再使了个小法术,乱了阵小风,把这些混合了仙灵之气和普通空气的“仙风”吹到死人中,转眼间,骷髅兵和骷髅骑士倒在地上化做一根根普通的死人骨头,幽魂碰上仙风转眼间像黑烟一样消散在空气中,死亡骑士和那些亡灵神官见势不妙,掉头就想跑,可惜迟了,它们也步上骷髅兵和幽魂的后尘。剩下那些和亡灵军队一起来的重装战士并没有受到“仙风”的影响,好像只是些普通的人类士兵,那些应该就是蓝冰国的军队了吧,大势以去的他们居然不投降,死战到最后一个人,守军好像也没打算受降……唉,教派之间的冲突就是这样,不死不休,绝不投降也绝不受降,残酷!

  这场异世界第一次仙灵与亡灵的战争,毫无悬念的以我——剑仙女秦琳的绝对胜利而告终。

第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