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你们的神是啼月?原来是月塔的异教邪魔,你们这些异端,竟敢到混入我圣光教,在我巴雨塔帝国境内撒野!还残害我教民,好大的胆子,异端邪魔,受死吧!”

  月荐团长咬牙切齿的大吼一声,挥剑砍向面前的剑士,他那样子简直就是气愤至极,其他骑士剑士也纷纷出手互相对砍,那些包围在骑士、剑士身上的金光和黑雾好像有护身作用,刀剑砍在上面无法伤害肉体,只能削弱金光和黑雾,看来没有把那些金光或黑雾“砍完”之前,那些骑士剑士是不会受伤挂掉的。

  但是那几个站在圣殿剑士身后的神官则不停的放出一些黑色的奇怪法术,这些法术轻轻松松的就破开神殿骑士身外那层砍不破的的护体金光,击穿铠甲透胸而过,将那些骑士轻易击杀。

  虽然表面上看上去神殿骑士人多,但他们一时半会儿也无法突破那些圣殿剑士去杀神官,只要圣殿剑士多坚持上一会儿,这些神殿骑士全都会被神官解决掉。

  看着地上一下躺倒了七八个神殿骑士,我纳闷呢,刚才那个月团长说这些神官和圣殿剑士是“异教徒”,是怎么一回事?然到他们不都是飞兰神教的吗?想不通,还是找个人问问吧,没想到我回头一看,那些女孩全都跑光了,只剩下那个被打得半死,站不起来的少女还在地上苦苦挣扎,就找她问问吧,我对她施了个“回天术”,这个治疗用的道法对凡人来说效果很不错,就算她只剩一口气,都能把她变成没事的人。

  “回天术”一下去,她的伤就完全好了,可是她却爬起来,转身就要跑,我当然不会让她跑掉,一把抓住她,问道:

  “干嘛跑啊?我还有事要问呢。”

  “不跑的话那些骑士阵亡了我们会被灭口啊!有什么事边逃边说吧。”

  “不,就在这说。”

  我抓着她不放,她不说话我绝不放开她,有本事她将我拖走啊,看看是我这个剑仙女力气大还是一个凡人少女力气大。那少女看了看圣殿骑士,虽然又倒了几个人,但还是可以撑一会儿,于是便说道:

  “好吧,有什么事快点说啊!”

  “那些圣殿骑士和神官是哪个教的?我怎么听圣光教的神殿骑士说他们是异端?而且,同时飞兰神教的支教,怎么就这样打起来了?”

  “什么?同是飞兰神教的支教?谁告诉你说月塔是飞兰神教的支教的?”

  那少女瞪大了眼,就像看到了一个没常识的白痴似的。哼,再用这种眼神看我,信不信我挖掉你两只眼睛再撕掉你那张脸蛋!

  “月塔是邪恶的光辉殿的支教,那些神官和圣殿剑士是他们混进来的奸细!其他没什么事吧?没事我要走了,我要去通知附近的神殿派人来收拾这些邪魔”

  我松开手,任由少女越跑越远,我缓缓回过头,看着不停打斗成一团的的那些人,头疼,都混战在一起了,要怎么收拾其中一半人并帮助另一半人呢?要是他们不混在一起就好了,随便丢个三昧真火、五行神雷之类的就解决了,现在离得这么近,我又是个成仙以来都没打过架的“和平”主义仙人,对力量控制不是很熟练,像这种场合恐怕会伤及无辜吧。对呀,用木系法术不就可以避免这种事情发了!就在我寻思着要用什么法术时,神官的第三波法术攻击又杀过来,马上又有几位骑士横尸当场。救人如救火,还是快动手吧!

  “清生浊,浊化清,五行道法,木之束缚,起!”

  那些圣殿剑士的脚上突然长出无数藤条,顺着那些剑士的脚爬上他们的身躯,紧紧缠绕着那些包裹着黑雾的身体。这下交战双方都呆了一下,回过神来的剑士们立即挥剑斩向缠着自己脚上、身上的青藤,但是……根本砍不断。别以为这是普通的藤条啊,别说他们手中那种和磨利的铁条没什么两样的剑,就是武林侠士所用的上等宝剑也体想砍开,那可是我用道术催化成长、特别加强过藤啊,嘿嘿。

  神殿骑士见对手被缠住,马上分出几个人脱离与圣殿骑士的战斗,冲向神官,他们被神官打怕了,地上都倒的二十几具尸体全是骑士团成员,全都是被神官放出的魔法杀死,一有机会,当然要先解决这些最大的威胁。

  看到那几名神殿骑士绕过圣殿剑士的防护圈,直向自己杀来,神官们马上乱了阵脚,一下子放出几道黑乎乎的魔法护罩保护自己,嘴里还一边骂着:

  “该死的精灵!”

  倒,这又关精灵什么事了?然到我又被误认为是精灵?唉,反正又不是第一次误会了,算了算了,仙灵精灵,一字之差嘛,就当那些人文盲,把“仙”字念错,念成“精”字。

  战局基本上处于僵持状态,圣殿剑士被青藤缠住,又被一群圣殿骑士狂砍,在战斗之余还要分心去砍那些青藤,身上的黑雾在神殿骑士们的围攻下越来越淡。神官们则苦苦撑着魔法护罩把那几个冲上来的骑士挡在一个安全距离。既然战局僵持不下,我当然要好好观察一下这些人用的奇怪力量了,从一开始我就发现,他们身上的这些力量并不是自己的,他们的精神好像和什么东西联系在了一起,祈祷的时候就把那种力量给引来了。可能是他们向神祈祷,然后神就“借”了力量给他们吧,嗯,只有这种可能了。

  再看看战场,这些圣殿剑士真的好笨,明知道藤砍不断还要去砍,每次都挨自己砍几下还要被神殿骑士砍几下,还有啊,他们的武技好落后,就是劈砍刺几个单调的动作,跟街头那些混混一样,没什么招式,不过他们要比那些混混高明上一点点,这些剑士骑士明显是身经百战的,有些动作完全融入了本能,比如,对方一剑刺来,他们就知道要怎样闪躲,就算闪躲不开也能让伤害减到最小,但是这仅限于对手是和他一样只懂乱砍乱刺的骑士剑士,要是对上一个武林人士,哪怕只学过几个月武功的武林新人,他们可就连招架之力都没有,当然,如果他们使用祈祷后出现的那种护身力量的话,在护身力量被耗光之前还是有还手的余地的。

  圣殿剑士的护身黑雾渐渐暗淡下来,这时,场上突生异变,从神殿中突然射出几记黑色魔法,直接打在那些与神官僵持不下的神殿骑士身上,几声惨叫过后,神殿台阶上倒了几具血肉模糊的尸体。正在对着圣殿剑士狂砍的神殿骑士们见状连忙后退,用惊疑不定的目光盯着神殿大门,原本虚掩着的大门在一阵“咣咣”声中打开,大批穿着黑色盔甲的骑士、剑士和穿着黑色长袍的神官蜂涌而出,一下子就把神殿骑士和我团团包围,我仔细数了一下,好家伙,竟有上千人之多,反观剩下的几十名圣光教的神殿骑士……别指望他们了。不过,怎么一个看似不大的神殿中竟然藏了这么多人?

  “哈哈哈哈!”

  那位叫菲恩的主教见局势以定,大笑起来:

  “月团长,在下重亲自我介绍一下,本人菲恩,这可是真名,我一直都没改名字,但我的身份却是光辉殿月塔高阶神官,二十年前到了这里,混入圣光教,本来只想当个内应,啼月神保佑,我居然被你们那个无能的教皇重用,呵呵,现在呢……”

  菲恩主教,不,应该说是菲恩神官的笑容非常的狰狞,一把撕下了身上那件绣着飞兰神教图案的金色长袍,露出穿在下边的黑色的长袍,长袍上也绣着图案,但已经不是那个“川”字图案,而是一个正三角形和圆圈重叠的图案:

  “我已经在这神殿内设好了一座传送法阵,然后再用,那些少女来引你上勾,万能的啼月神!你这条鱼还真是乖乖的上了钩。等你和你的神殿骑士团被我消灭了,再把这座望江城付之一炬……呵呵,据我所知,这里可是巴雨塔国的经济重地,巴雨塔每年有三成收入都是来自望江城,而且这里是巴雨塔四大军备物资中心之一,而且还是最大的一个,毁了这里,巴雨塔国将近五分之二的战略物资就没了,哦!赞美万能的啼月!”

  “哼,就凭你们这点人也想毁城,只要城卫军一来,你们这些邪魔最终将接受圣神的惩罚!”

  月荐毫无畏惧的盯着菲恩,那神情就好像我在电视上看过的那些即将被处死的革命者,视死如归的眼神,以前总以为那是特地拍出来的,没想到今天在这些宗教狂身上看到了。

  “哈哈哈!月团长,我没听错吧,你居然想让那二十万城卫军来对付我们?那只不过是一些普通军队罢了,要是城内有八百神职,我也就不会选这下手了,可是城内除了你们圣光骑士外,圣光剑士全在我手中,而且他们全是我们混进来的人,哈哈,至于飞兰教的其他几个神殿人员,加起来都不到三百,你们拿什么和我们对抗?”

  说到这里菲恩作出恍然大悟状:

  “神啊!你不会是想搬起亚克兰的神像活活砸死我们吧?哈哈哈”

  月荐气得咬牙切齿,面红耳赤,青筋直冒,如果不是属下拉着,恐怕他已经冲上去和菲恩拼命了。

  奇怪,他们怎么不把二十万城卫军放在眼里?他们不是才一千多人吗?碰到想不透的问题,要勤学好问,老办法,问人!由于是被那些自称“月塔”的人包围着,这些圣光教的神殿骑士都围在我身边,虽然没人和我说一句话,但却把我保护在中间,大概是以为我是法师,不适近战吧。我轻轻拍了拍站在我身边的一位骑士:

  “喂,请问一下,他们不是才一千人吗?怎么好像不怕那二十万的城守军?”

  “你刚从森林里出来吧?这都不知道!”

  那个骑士一开口就差点让我吐血,什么“刚出森林”你当我的乡巴佬啊!算了,本仙子今天心情好,不和你计较。

  “所有的神职,都有神圣力量护身,但普通士兵是没有的,一个神殿骑士或圣殿剑士可以轻易对付近百名普通士兵,如果是军队冲突,神职还可以换下圣力快耗尽的人员到后方休息,等力量恢复再换下其他力尽的战友,所以普通军队是无法和我们这些神的信徒对抗的,因为我们有神的佑护。”

  “哦,是这样啊!对面那些人也一样吗?”

  “是啊,不过他们信奉的邪神,邪恶的力量!”

  突然,包围着我们的月塔骑士、剑士(月塔的神殿骑士,为了不混在一起,所以前面用教名区分)遭到突然攻击,站在包围圈外围的月塔骑士和剑士被一道道各色的魔法打得血肉横飞,惨叫连连,几乎在同时,神殿东面西面各杀出一队人马,东面的那些人我见过,他们身穿白袍白盔白甲,是回生教的,但西边那些人就不知道了,他们穿着红黑相间的长袍和盔甲,等等,怎么那些人是骷髅?可不是吗?那些穿着红黑相间长袍的人,和我以前对付过的“冥殿”的亡灵军队很像……不是很像,是根本就是!而那些穿着红黑盔甲剑士,不是骷髅剑士,就是一个严重腐烂的丧尸剑士,但是动作却非常的灵活,再看那些骑士,虽然全身被盔甲包着,脸也被面罩挡着,看不清虚实,但从他们身上发出的浓浓的死气就知道,那绝不是活人!不过它们好像也是来帮忙的,这次我就不乱放仙气了。为了防止仙灵之气对这些死灵造成伤害,我用护身罡气挡住那些呼吸之间散发出的淡淡的仙灵之气。

  “杀!”

  月荐见援兵以到,觉得突围时机以到,一声令下,几十名光辉骑士再次祈祷,身上的金光暴涨,杀向周围的月塔剑士、骑士,刹时间金光与黑雾交织在一起,而在包围圈外围,散发着白光的回生教神职、亡灵士兵也与月塔神职对上了手。但在我身边却有两个骑

  士站着没动,好像在保护我的安全一样。我施了个木系道法,困住了十几个月塔剑士,回头像其中一个骑士问道:

  “那些骷髅是哪来的?”

  “是深红殿的亡灵,他们是深红死神——安妮的信徒。唉,我们飞兰教的大多数支教神殿离这儿都比较远,只有回生教和深红殿离得比较近,其他神殿的人马要过会儿才能到,一定要坚持住!”

  深红殿?不是冥殿吗?。

  “我记得好像有个冥殿……”

  “冥殿的邪神苛阿妥砂是光辉邪教的死神,深红殿的安妮则是我们飞兰神教的死神。你可别混一起了,让深红殿的人听了会有麻烦的。”

  原来死神也有分派别。

  管他什么派什么教的,先把教训教训惹敢我的那帮人!刚才我是为了避免惊世骇俗,才仅仅用木之术困住少数敌人,如果我放手施法的话,别说眼前这千把人,就算把这座城变成森林对我来说也是轻而易举的事。剑仙不擅长法术,但这也只是针对其他仙人而言,对凡人来说,剑仙的法术依然惊天动地。

  今天可以说是月塔教的倒霉日,先是突然被异教徒从背后偷袭,幸好己方人多,很快就稳住阵脚占了上风,但是异变再生,铺在地面的石板突然被从下面拱起,接着翠绿色的幼芽从石板缝中长出,看到这情影,月殿那群人马立该热闹起来:

  “该死的精灵,跑来凑什么热闹!”

  所有的月殿人员都破口大骂精灵族。哈哈,你们慢慢骂吧,反正本仙子又不是精灵,你们爱怎么骂就怎么骂,我绝不生气。神殿前的广场先是做了战场,现在又变成了植物园。大批大批的月塔神职脚下突然长出各种各样的植物,大到树木小到野草一应俱全,这些大大小小的植物一钻出地面就以惊人的速度成长着。在众人做出反应之前,可怜的月殿神职们不是被野藤捆得结结实实,就是被树藤捆成粽子倒挂在树上,更要命的是,那些平时非常脆弱的植物,如今却变得比钢铁还硬,不仅不怕刀劈剑砍,连圣力都要接连劈上好几下才能击断一根小指头般细的藤条。

  嘿嘿,这些人应该充份了解到了大自然的力量,月塔一千多的骑士、剑士、神官全都陷在这片小小的人工森林里,被树藤草藤捆了个结结实实,生死全由不得自己,任人宰割。面对这样的情形我可是非常满意,不要问我为什么不杀了他们,杀人有损本仙子的光辉形象,我只要困住他们,让别人去杀就行,本仙子是个两手不沾血的杀人犯,干干净净清清白白,谁叫他们竟敢惹到我头上。

  

第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