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哈哈哈”

  那位被树藤捆得结结实实,倒挂在三米多高的树枝上的菲恩大神官突然笑起来,这时候还笑,他的脑子被吓坏了吗?

  “月团长,我在佩服你了,居然找了从不踏出森林的精灵当帮手,而且还是大精灵,哈哈哈,不过你别以为一个大精灵就能够对付我们,伟大的啼月神智慧无穷,局势出现一点小小的变数,自然也算计在内,哈哈哈!”

  似乎在回应菲恩,突然的一声巨响,把我吓了一大跳,害得我心都快跳出来了,扭头一看,原来是神殿突然炸开,无数碎石碎砖带着爆炸产生的劲风,袭卷众人,一时间,飞兰教的神职们被砸得晕头转向,虽然他们有圣力护身,挡下了致命的碎石,但爆炸的冲击波和巨响却震晕了不少人,反倒是月塔教的那些家伙,树藤和各种植物替他们挡住了不少伤害,除了离神殿较近的一些人外,大部份月塔神职都没什么大碍!

  爆炸的原因……我抬头看了看五个飞在天上的家伙,五人中的其中四个竟是传说中的黑暗天使,而且是四翼的黑暗天使,这四名黑暗天使全都穿着厚厚的盔甲,全身包得严严实实,本来我还想看看天使长得帅不帅,可惜他们头盔上的面罩把脸给挡得严严实实,根本看不见。另一个外表看上去像人类,穿着宽松的大袍,身上散发出的气息非常强,甚至比那四个天使还强,神殿的爆炸百分百和他们有关,为什么我这么肯定呢?因为爆炸前我根本没见着那五个人,他们是爆炸后才出现的。再说了,他们衣服和铠甲上的三角加圆圈的图案,不正是光辉殿的标致吗?不是他们干的会是谁干的?

  现在的情况可以说是急转直下,飞兰神教这群人大多都在爆炸时被震晕,昏迷不醒,月殿的那些人虽然都完好无损,可都被藤捆得动弹不得。现在能够真正行动自如的,除了天上的五个人外,就只有那些被先前被包围的圣光骑士。

  “那些*身边的是什么人?”

  竖起耳朵等了好久也没听到回音,怎么回事?然不成这两位骑士大哥哥也被震晕了?站着晕过去?好本领。

  咦,不对,我怎么看到这两位骑士大人头上还一直冒汗呢?而且身上还在发抖,没听说过站着晕过去的人身上还会冒汗还会发抖,那么……他们就不是晕倒了。可恶,居然把本仙子的话当耳边风!

  “喂喂!你,干嘛不说话!”

  “还有你,发什么呆啊,脸色还那么难看。”

  我几乎是对着两位骑士大吼,要不是他们的盔甲把耳朵包得严严实实,我一定要帖着他们的耳朵,喊破他们的耳膜,以示对本仙子“不理不睬”之惩罚。

  “神使……是洱楠神使,月塔的邪魔……我们……我们完了。”

  过了好半天,其中一位骑士终于吐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什么完了不完了,不就是一个神使嘛,几个小时前我还一不小心杀了一个呢,那么脆弱的人物有什么好怕的。我抬头看了看空中那五人,那个没翅膀,外表和人差不多的家伙应该就是叫什么洱楠的神使吧。洱楠神使长得倒还算可以,有点“书生”味,可是他从一出现就盯着我看,眼神中似乎带着某种狂热……天哪,初中时有个男生,刚见面时看我也是这种眼神,结果那人缠了我好久好久,从初二见面开始,一直到我离开地球前一天,天天死缠着我,搞得我出门都要用法术躲人……这种人我最怕碰上了……。

  “哦!天哪,我可从没见过如此美丽的精灵女士,这位尊贵的大精灵小姐,能否请您收回您的魔法,解放这些可怜的人呢?”

  终于,洱楠收回了他那种让我受不了的目光,看了看片“森林”,被藤捆得结结实实的“植物人们”在神使出现的那一刹那就已经是士气高涨,现在被神使“看”了一眼,更是气势如虹,个个神采飞扬,一点也没意识到自己随时可能变成植物的食物(只要我高兴,这些藤啊花啊树啊的马上就会变成食人植物)。

  “不行!”

  我一口回绝了他的要求,别以为称赞了我几句我就会放过那些人,惹了我,事情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美丽的精灵小姐,尊贵的大精灵阁下,我承认精灵族实力强大,贵族的精灵王拥有与神相差无几的力量,也许您的力量足以匹敌神使、六翼天使,但是……”

  洱楠指了指他身边的四位黑暗天使,语气突然变得很轻柔:

  “美丽的小姐,您认为以您的实力,能够对付一名神使,外加四名四翼天使的联手合击吗?”

  正在我想说“当然能”时,洱楠突然又做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

  “哦!我突然明白了,您为什么会和这些恶魔站在一起,美丽的大精灵小姐,请问这些飞兰邪教的异端恶魔许给了您什么好处?千万不要相信这些恶魔,他们的许诺是不会兑现的,还是投奔正义吧,只您和我们一起对抗邪恶,您需要什么,我都会尽力满足您的。”

  晕,这家伙怎么把我当成雇佣兵了!我可不是见钱眼开的人,虽然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而我也是正在想着钱的时候被抓来的,但有谁听说“有钱能买仙卖命”我绝对不是为了钱或其他什么好处才帮他们的,当然得否认。

  “事实不是像你想的那样,你认为什么好处能吸引我为他们卖命?”

  “不是利益?哦,我几乎忘了,精灵族人从来不会被世俗的金钱利益所吸引……即然不是金钱,然到是……然到是这些恶魔用什么东西来威胁您,逼您为他们卖命吗?可恶的异端邪魔,我一定要把你们撕碎!”

  晕啊,看着露出“疾恶如仇”表情的洱楠,总觉这个神使还真有点……,怎么尽说些不可能的事。

  “喂喂喂,你别在那瞎猜乱说了,我会在这里完全是因为我是被你们的那个‘菲恩主教’以异端罪给绑来的,还说要好好的教导教导我,我要是不找你们麻烦,岂不是有负于异端之名。”

  “呃……菲恩神官……”

  在那一瞬间,所有在场者都看向了那位菲恩,不仅月塔教的神职,连已经醒过来的飞兰教众人也对着这位被倒吊在树上的神官。这些目光里所包含的感情可是多种多样,飞兰教的众人几乎对他产生了感激之情,而月塔教众……如果不是他职位高,如果不是现在月塔教众都被藤捆着,可能这位大神官会有些麻烦。

  月团长早已经醒了过来,见到这情形,幸灾乐祸的笑道:

  “哦,神啊,我太感激你了,菲大神官,你实在太可爱了,随随便便就能抓来一个大精灵,神啊,无能无知无耻的啼月神啊,你真是太爱佑我们了。让我们多了个强大的朋友,我还以为精灵小姐是受到亚克兰神的感召而来帮我们的呢。”

  刚开始听月荐说“神啊”的时候我就觉得奇怪,这个月团长的口气什么时候变得和那个菲恩差不多了,听到后来那句“无能的啼月神”,我才反应过来,原来他是在向那个啼月祈祷,反正在他眼里,啼月是异教的神,是邪神,怎么说都无所谓。但是最后那句却让我感到头晕,原来是以为我“受到神的感召而来帮忙”才来的,怪不得我帮了这些家伙大忙,连声谢都不说。

  “小小异端,你竟敢污辱至高无尚的啼月神!”

  一位黑暗天使拍动着背后的四只翅膀,向着月荐俯冲下来,月荐则毫无畏惧的举剑迎击,这些家伙只一句话就打起来了,竟把我晾在一边,可恶!让我教教你们,谁才是主角!

  我对着那位天使扫出一道掌风,掌风后发先至,在那两个家伙交手前抢先一步把天使给扫飞。

  “我说你们啊,还有心思对付别人,先想想怎么应对我的攻击吧。”

  “大精灵阁下!然到您想以一对五?难道您不知道这是一场没有胜算的战斗吗?”

  洱楠面色变得凝重起来,我能感觉到,他的身上多出了一种力量,这力量和那些月塔神职身上的力量一模一样,只是他身上的这股力量明显强大许多,但要是没了这些力量他还算是一个普通人,因为他的力量是“借”来的。

  “那位叫洱楠的神使,有件事要纠正一下,我不是什么精灵,千万不要把我和什么精灵混为一谈。还有,你们根本不是我的对手,虽是以五敌一,但胜利却未必是你们的。”

  “你不是精灵?算了,是不是都不重要了,即然美丽的小姐对自己的实力如此自信,我们还能说什么呢?”

  洱楠手一抖,手中多了一把剑,那把剑上似乎附带了一点力量,那种力量好像和洱楠身上的力量很相似。

  “抓活的。”

  说话的是洱楠,但先动手的却是我。没等洱楠与四名天使动手,我先动了,虽然自认为自己的实力比他们五个加起来还强,但我必竟是在和平年代中修炼飞升的仙女,在地球上,我没有与任何人动过手,因为我找不到妖魔,又怎么斩妖除魔呢,鬼怪倒有不少,可是恶鬼却不多,而且那些恶鬼见了我就恶不起来,害怕我身上的仙灵气息,除了掉头跑以外什么都不做,说什么都不敢与本仙子动手,就算到了这个世界,也仅仅动手了一回而以,我的临敌经验少少,但却知道抢占先手的重要性。

  “万法归心,五行为道,水之力,疾!”

  神殿的废墟中突然传出轰轰巨响,那是地下水强行顶破地层的声音,一股巨大的水柱冲天而起,在半空中化做一条长龙,飞到高空,然后又着对着五人的头顶疾冲而下。由于情况太过突然,水龙出现时的声势得又太过惊人,当水龙袭来时只有洱楠迅速反应,险之又险的闪到一边,但那四位天使可就惨了,被水龙从天上撞下来,重重的摔在地上,砸出四个大坑,哼哼哈哈了半天就是爬不起来,黑暗天使,原来是这般的不经打。

  洱楠虽然闪过了水龙的第一击,与水龙擦身而过,但那条龙却来了个“龙扭腰”,“轻轻的”撞了他一下,这位神使大人马上在半空中口吐鲜血,飞了出去,手中的那把剑也被撞掉,在空中划了道漂亮的弧线,对着菲恩落下。

  看到己方神使和天使一击就被“大精灵”打倒,沮丧至极的菲恩一转眼却惊恐的发现,神使掉落的那把神剑,竟正对着自己的脑袋直直飞来,顿时吓得“啊!神使救命!救救我”的大叫,他想闪开,但是却被树藤捆得结结实实,哪动得了。

  洱楠神使稳住身形后却没管他,毫不理会呼救之声,看了看倒在地上爬不起来的天使,再了看了神气活现的我,马上回头“嗖”的一声化成一道黑光逃向天边,连自己的剑都不要了。

  那把被打飞的剑在空中不断旋转着,还发出“呼呼”的破空之声,在菲恩的惨叫声中结结实实的插进菲恩……身边的藤条,接转斩断了好几根树藤,把这位神官大人吓得半死,咦,他的裤档怎么湿了?

  “是神器,快抢啊!”

  回生教的神职们大声呼呵,一拥而上,趁着其他两个飞兰支教人员还没回过神来,就把那把“神剑”抢到手里了。

  “可恶,居然被他们抢先了!”

  一位站在我身边的光辉骑士愤愤的说道:

  “打仗不会,抢东西手脚倒挺快。”

  那把剑是神器?怎么看都好像很弱的样子呢。

  “那把剑是神器吗?”

  我不解的问道。

  “当然是了,每位神使身上的家伙可都是神器,我们这些低级神职,平时可是见都见不到,能摸上一下就算是走了八辈子运了,拥有神器,作梦都不敢想。那把剑虽然是异教的神器,但只要送到神殿让我们的神使进行一次祝福,这把剑就会成为我教的神器了。”

  “原来如此。”

  奇怪,原本神器给我的感觉应该是很强大的武器才对,但是那把剑给我的感觉却……有空找件神器来研究研究,说不定神器都是外弱内强的东西。

  对了,上次被我不小心烧成灰的那位神使好像没有什么东西掉下啊。我苦苦回想了一会儿,上次与我对阵的那位神使,身上穿的和手上拿的那些东西好像也和眼前这把剑一样散发出“弱小”的能量波动,可能也是神器吧,那些东西长什么样我可记不太清了,当时根本没看清那位神使的模样战斗就结束了,有关他的一切都没什么印像。可是我记得当时没有任何东西在“火之力”中幸存下来,都化成灰了。即然是神器,应该能够挡住一个小小的火系道术才对,怎么会……,算了,不想了,想了就头疼。

  我微笑着走到那几位“绑架”我的神官面前,笑呵呵的把他们扁成了猪头,然后丢给飞兰神教的人,由他们去处理剩下的事,而我嘛,趁他们不注意,溜了。

第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