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夜深了,我坐在钟楼顶上,俯视着城市,来到异界已经半月有余,可是我依然没有找到什么赚钱的好途径,只是借着能够覆盖方圆千里的灵觉仔细搜寻着人们遗落在地的钱包,仔细算算这半个月捡到的财产,共有一个金币,五十个银币和三个铜币。

  当然,这半个月我也不是白过的,我搞清楚了这个世界的很多常识,比如金币,银币和铜板之间的比值是一比一百比一万,互相之间差了百倍之多。

  还有就是魔法师与神官的区别,这个世界发展的是魔法文明,当然是有魔法师了,射出一个威力相同火球术,魔法师耗费的精神力要比火系神官高好几十倍,搞得魔法师个个都是精神力超高的疯子,相比之下神官的精神力仅比普通人高出一点点,但却能轻易使出许多高阶魔法,不过魔法师能够学习不同系的魔法,而神官仅能使出自己信奉神灵所拥有的魔法。而且神官不是想当就当的,想要当神官,还要通过层层考验,几千报名者中才有一个幸运儿产生,然后通过某种契约与神灵建立精神联系,通过祈祷获得力量。但魔法师就不是了,只要知道修炼精神力的方法,并刻苦练习,一般两三年的时间就可以成为一个见习魔法师,不过也有些人由于体质问题,永远不可能成为魔法师的一员。

  轻轻的拍了拍钱袋,这些钱我一个子都没花,我是仙女,可以省下伙食费、住宿费,虽说我百尘不染,但每天穿着同样的衣物我可不太喜欢,换上从地球上穿来的那套衣服又太显眼,有次想去买衣服,结果却发现这里的衣物做工都太粗,穿起来不舒服,只有那种丝绸制成的衣物马马虎虎过得去,可是丝绸衣物太贵……一套要上万的金币,而且还买不到现货,要定做,我只好在外面套着那件维亚城守给我的衣服,里面则穿着那套“暴露”皮装。

  鼓鼓的钱袋从一个武士打扮的路人的口袋中掉出,路人却没有发觉,扛着剑继续向前走着,但我的灵觉却在第一时间发觉了,等那路人一走,我立即用“隔空取物”的手法将那个离我有两千多米的钱袋吸了过来,牢牢的抓在手中。这个钱袋真沉啊,里头感觉至少有好五十枚钱币吧,虽然还不知道这些钱币是金的银的还是铜的,但钱袋的那份重量却让我觉得应该是笔不小的收入,只是不知道那些仙人前辈要是知道本仙子正在靠着灵觉捡钱过日子,不知道天界会有多少人气得吐血,要是他们还知道我捡钱捡得乐在其中,会不会派出天兵天将把我抓去天庭问罪,呵呵。

  我慢慢的解开系着钱袋的绳子,心里嘭嘭跳着,不管金币银币都行,千万不要是铜的啊,袋中的钱币在月光下银光闪闪,呼,是银币,呵呵,这一袋银币比我半个月捡的钱还多。等等好像还有些什么东西,手指轻轻一弹,一个小小的火苗出现在右手指尖,我把钱袋中的东西全倒了出来,除了一堆银币外,还有十几枚金币,哈哈,发了发了!财神啊,我爱你,但是我不会嫁给你的。

  咦,这是什么?在小小的一堆银币中我翻出了一张白色的卡片,根据我这几天打听到的信息判断,这应该是冒险者公会的会员卡,在这个世界目前我知道有两大公会,一个是佣兵公会,还有一个是冒险者公会。两个公会各自处理自己的事务,冒险者是指一些拥有战斗技能或特殊技能的人,通过出卖自己的鲜血和力量赚取金钱,真正的冒险者是不会缺钱的,他们通过冒险者公会接下一些国家或个人难以处理或不宵于处于但又不得不处理的事件来赚取可观的收入,至于这个行业的风险嘛……听名字就知道了,冒险者,专门冒险的人,风险当然很大,不过据我这几天的了解,风险是有的,但死亡率并不是特别高,和二十世纪地球上的矿工差不多。如果死亡率太高的话冒险者就不叫冒险者,叫“送死者”算了,也不会有那么多人去送死的。

  佣兵和冒险者一样,都是人们赚钱的行当,只不过冒险者中有穷人也有贵族,有战斗力的穷人为了钱而拼搏,而贵族主要是为了名声而战斗。和冒险者不同,佣兵却全都是穷人,佣兵团长例外,佣兵们大多是失去土地的农民、失业的工人、以及各种各样走投无路、而又没有学过武技和魔法的人,这些人聚集在一起,建立佣兵团。佣兵中没有独行者,但却有不少孤身的冒险者。

  总之,冒险者就是有实力,能够独挡一面,不在乎是否组成团队的人,而佣兵却是拿起刀剑穿起盔甲的普通老百姓,组成一个个团体以增加生存率,但佣兵的死亡率却是冒险者的好几倍,是高风险中的高风险。

  现在,我手里拿的就是一张冒险者的会员卡,我回忆了一下打听来的消息:黑色卡片带表冒险者公会的初级会员,白色是正式会员,红色是高级会员,金色是资深会员,蓝色是核心会员,听说还有持有绿色卡片的特殊会员,这张会员卡是白色的,应该是普通会员了吧。

  这张卡提醒了我,不如去当个冒险者,来钱快,嘿嘿。不要问我先前怎么不去,原因很简单,办个会员卡都要两个金币,在此之前我身上的银币还不到一百枚,连一枚金币都不够,想当会员都不成啊。

  不过,现在有钱了,哈哈,现在我有钱了,要去办会员卡了。手一扬,那张白色的卡片就被我丢出,飞向两千米外钱袋掉落的地方,因为我的灵觉查觉到,那个失主已经查觉到丢了东西,顺着路往回找失物呢,这张卡就还给他算了,反正对我没用,挂失还要花上一枚金币,这一枚金币就够普通平民过一年的日子了。

  我数了数那袋钱,一共有九十六枚银币,十三枚金币,呵呵,不错嘛。加上先前我捡来

  那些银币,加起来……懒得算了,不过这些金属货币真的好重!仅凭我的体力是拿不动这么重的钱袋的,只好用真气帮忙了,武林中人都是这么做的,把真气当体力用,一下就能举起十几吨重的大石,我只是用真气拿拿钱袋,当然轻轻松松。

  到了冒险者公会门口,我才发现,门早已经关了,现在是夜间,公会在夜间可没开。不得以,只好找了家旅馆坐等天亮,无聊啊!算了,还是睡觉吧,虽然仙灵可以永远不睡觉,但如果想睡的话还是睡得着的,只是有点困难而以,还很容易被吵醒。

  天刚蒙蒙亮,我就早早的醒来,付完房钱就早早的赶到冒险者公会门口,平时人来人往的公会,大清早的还是挺冷清的嘛,只有不多的几个人进出而以。

  “我是来入会的!”

  “两个金币。”

  办公桌前的那位少女冷冷的丢了张表格给我:

  “写上自己的姓名种族年龄和职业。”

  语气冷冰冰,工作态度有问题,她然到不知道“顾客就是上帝”吗?哦,对了,好像这个世界的服务业没有一条来着,算了算了,不就是态度不好吗,本仙子不与计较。

  姓名年龄之类的当然好填,可是职业……我总不能填“学生”吧?填“仙人”?更不可能,仙人可不是职业,“道士”?我从来都没信过哪路神仙,所以我绝不是道士。修真?我都成仙了还修什么真呢。剑侠?嗯,这个倒不错,就写这个吧。

  我随手填好了这张用两枚金币买来的表格,交回那少女的:

  “写好了!”

  她看了看表格,又用一种嘲笑的眼神看了我一眼:

  “写表格居然也会写错字,你有剑士的资格证书吗?”

  “没有!”

  奇怪,我好像没写错字吧,而且剑侠要剑士的资格证书做什么?

  “学过战斗技能吗?”

  “学过!”

  剑仙不会武功算什么剑仙,早点尸解投胎重新回去做修炼算了。

  “那只能算是见习剑士。你要在你的会员卡内储钱吗?本公会几天前和大陆通用银行挂勾,在会员卡上增加了银行卡的功能。”

  “要”

  当然要了,这些金属货币可是很重的。我把那袋好重的钱袋拿到柜台上,看着死沉死沉的钱袋,少女皱了皱眉头,但还是收下了:

  “那么多?”

  晕啊,居然有人嫌钱多,倒死。

  姓名:秦琳;

  性别:女;

  年龄:十九;

  职业:见习剑士;

  完成任务:0;

  失败任务:0;

  资产:

  金币:11;

  银币:122;

  铜币:0;

  银行贷款:0;

  信誉:0;

  我拿着新得到的黑色会员卡走出公会大门,心里那个郁闷啊……明明是剑侠嘛,怎么职业栏成了剑士了?而且还是见习剑士。要是让天华和欧阳耿听到我堂堂的剑仙女居然只有见习剑士的称号,会不会活活笑死呢?丢脸,真是丢脸。

  算了,到时候我在别人面前就死不承认我是剑仙好了,不过现在还有事要办,我这身上穿的还是维亚给我的那套衣服,看上去就像是个某个小贵族的女儿,得买套合适的衣装才行,即然当上了剑士,就要有剑士的样,做人嘛要完全投入自己的角色,像我当年修真时,一心一意全力修真,两年就成仙了,真不明白那些老道士老修真怎么会修炼上几千年都还没成正果,一定是偷懒。

  一路走来拾搭讪的人倒也不少,其中还有几个痞子一样死缠着不放的家伙,反正我早就习惯了,要是碰上普通人,笑一笑,让他们痴迷得处于失神状态,等他们回过神来我早都走得没影子了,要是痞子,二话不说,用点穴大法让他们在原地静立二十四小时,体验一下当雕像的感觉。

  贩卖武器的地方离公会倒不是很远,大约一两百米的距离,可是当我走过这段路后,路上留下了几百个发呆的人,十几个活雕像,唉,这个世界的人啊,都没见过美女吗?

  “您须要点什么,左边是盔甲防具,右边是武器。”

  一进店门,胖老板的热情就让我受不了,脸上的肥肉都挤成了一团,几乎是形影不离的跟在我身边,介绍着各种武器和装备。

  “这是维族的铁铠甲,做工精良,很多剑士们用的就是这种盔甲。”

  老板向我介绍着一套铁制全身甲时,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做工精良?盔甲的关节处都能放进我的好几根手指了,盔甲表面虽然很平整,但仔细看还是会看出许多制造时留下的痕迹,有的地方甚至还有突起。

  “您看不上眼吗?再看看这款铜甲,虽然是半身甲,但是却绝对优秀,再看看这款,哥德式的钢制全身鳞甲,又轻又坚固……”

  郁闷,整个店里的防具只有那套“哥德式鳞甲”勉强算上得防具,当然,最贵的也是它,买不起,就算买得起,我也不买,让我全身挂上铁片,打死我都不干。

  我把目光放向了皮甲,这下好挑了,我一下就看上了架子上的一套皮甲,那明显是件女式皮甲。

  “老板,就这件吧。”

  “小姐,原来您是给自己买盔甲啊,我还以为你是给心上人……也对,那些重甲您怎么可能穿得起来呢,本店还有和这套皮甲款式相同,但注入过魔力有特殊防御效果的皮甲,您要吗?”

  “注入魔力?不要了!”

  当然不要了,注入魔力,嘿嘿,我怎么忘了呢,这个世界的魔法师和神职,都是非常赚钱的职业,他们将自己的魔力注入普通武器、盔甲中,使得盔甲内含有一些元素之力,以达到额外的防御效果,这种方法在中国也有出现过,只不过不是异界那种老土的叫法,在中国,这种将力量注力物品而获得特殊力量加持的方法叫做“开光”,说不定电脑前的某某书友脖子上、手腕上就有被某某道长,某某高僧“开光”过的项链手镯。(关于这种装备,去看网络游戏,加属性的装备里面有很多。都是“开光”过的。)所以有兴趣的话请电脑前的朋友看看自己被“开光”过的东西是什么属性的。

  在付出三个银币后,一件没有任何力量加持的全套淡黄色皮甲,包括皮盔、皮铠、皮护腕、皮手套、皮护腿、皮靴就成了我的东西。带着头盔好像不好看,皮盔就不要了,丢了吧。这套崭新的皮铠还散发出防护油的味道,我那套地球上带来的皮衣新买来时也有这种气味,不过和我那套皮衣比起来,无论做工还是皮质这件皮铠都算差劲,但却没皮铠这么结实,在皮铠的缝合处甚至能看见粗大的针线和针眼,相比之下,地球产的皮衣算是“无缝天衣”了。

  不过这套皮铠很厚很硬,挡刀剑是肯定可以的了,重要的是,它穿起来还算舒服,比那些粗糙的布衣穿着舒服多了,尽管还不能和地球上的衣物相比,将就吧。还有就是,这套皮铠能够很好的衬托出我玲珑的身段,而且不像那些网络游戏中防护面积极少的女式盔甲,这可是真正战斗皮铠,要不要给它“开光”呢?算了吧,反正又没人伤得到我,再怎么“开光”也是白开。

  至于武器,当然是选剑了,虽然我有“天冥”,但那是仙器,在两次对付神使的战斗中,我连剑都没拔,两场战斗仅用两个道术就结束了战斗,要是我拿着“天冥”这样的仙器……无法想像一个“见习剑士”拿着仙剑到处跑的情景,还是先用普通的武器客串一下吧。同样的,我又买了把轻巧的单手剑,虽然和中国的剑相比,这把剑根本就是废铁,但我还是买了它,就算是废铁,我也要它变金子,武功高强的剑侠甚至能以树枝为剑,飞花摘叶都可杀人,我堂堂一个剑仙,早就达到这种地步了,树枝都能当剑,拿把废铁也无伤大雅,更何况这把剑在这个世界上已经算是属于中品的宝剑了。

  老板看我买了皮铠和剑,终于发现我是个刚出山的菜鸟冒险者,于是又卖给我一个空间袋。这东西,一个就要十金币,有点像传说中修真和仙人们用的储物镯、乾坤袋、乾坤镯之类的,不过与那些内部空间几乎无限的东西相比,空间袋的内部算是很小了,差不多只有二十个立方米,装些杂物是足够了。

  一阵采购下来,会员卡上的金属归零,银币仅只剩两个,唉,钱没赚到,本钱倒要花了个精光。

第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