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第一天,平安无事,只是那些可恶的佣兵一直在我身边刺激着我的神经,要不是我仙子不记凡人过,这些家伙哪有可能平平安安的在一旁说我的笑话,也有些人偷偷的靠近我,逼问那颗无价的魔晶石所在,我当然一句:在叶琳手里,她的下落我不知道。把他们顶了回去,事到如今,怎么还有些笨蛋还认为东西在“秦琳”身上,我真不知道他们是天才还是笨蛋,居然猜中了。可惜他们怀疑自己的聪明才智,准备把目标转向那位不存在的“叶琳”。

  天黑的时候,四周终于有了些动静,我依然独自坐在营地的一个角落,无聊之下便开始打坐,自成仙以来,我已经没有这种修炼的习惯了,都成仙了还修的什么炼,要不是今天无聊至极,我还不会乖乖的盘腿打坐呢。

  咦,怎么多了那么多人出来?灵觉扫过,营地周围方圆百里之内一览无疑,通过灵觉,我“看”见,营地周围的草丛、树林、灌木丛里,甚至是地下都钻出一个个不速之客,那些都不是人类,倒有点像传说中的恶魔。黑暗的气息渐渐靠近营地,一些修为比较“高深”的人士终于发觉情况不对,最先做出反应的是那些正规军,马上拔剑而立,围成一圈,然后是冒险者,在冒险者的提醒下佣兵们紧张起来。

  要不要帮他们呢?算了吧,除非那些东西找上我,不然我才懒得理它们。惨叫声响起,一只丑陋的地魔突然从佣兵的脚下钻出,由下至上,顺手把那名佣兵切成对等的两片,然后把血淋淋的锐爪伸下一人。

  “是魔族!”

  “我们队伍里没有神职啊!”

  两团火焰扑向营地外如潮水一样涌来的魔兵,这些长相矮小丑陋的家伙身上居然也像模像样的穿着全逼盔甲,刀枪剑盾装备精良,根本就是一只正规军。

  这些魔族们一阵冲杀,直杀得佣兵们丢盔弃甲哭爹喊娘,但当它们冲破佣兵们的防卫圈,即将和那些士兵交战时,却突然齐刷刷的静立不动,魔族之间你看我我看你,一步也不敢前进,让人作呕的眼睛里闪动着畏惧的光芒,好像碰上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整个营地鸦雀无声,士兵们紧张的严阵以待,魔族们却被某物事物吓得不敢出声,除了伤者的呻呤和森林中的虫鸣鸟叫,其余声音什么都没有。这些魔物怎么这么胆小,连人都怕?不对,看刚才的情形它们应该不怕人才对,然到这里有什么神圣之物吗?神圣之物?不会是我吧?试试就知道!

  我把仙灵之气稍微外放了一点,没想到这下子魔族们马上喧闹起来,搞得士兵和佣兵都吓了一跳,连忙握紧了兵器,准备对付魔族的攻击。但这些魔族却没有冲上来,反而丢盔弃甲的落荒而逃,留下了无数丢弃的刀剑头盔。

  “这是怎么回事?魔兵怎么退了?”

  中央大帐,也就是士兵们保护的目标中走出一个人,咦,那个不是会变身成鹿的色魔吗!呵呵,以后有的是整你的办法。

  “属下不知。”

  那个叫莫伦的剑士在一旁回应到,看他那样子,好像是变身色魔的属下。我想想要怎么才能好好的“整整”这个色魔一下。

  正当我在苦思“除狼妙招”的时候,又听人大叫:

  “魔族又回来了!”

  借着月光,只见那些魔兵去而复返,回到先前徘徊不敢前行的地方。与先前乱糟糟的魔兵不同,这次重新返回,魔兵个排成整整齐齐的方阵,昂首挺胸,丝毫没有刚才那样那种畏畏缩缩的样子。

  方阵中间的魔兵突然一分为二,让出一条通道,六名身披黑色盔甲、骑着黑色战马的骑士顺着让出的通道走到人类士兵面前,行了个骑士礼,正当众人不知所措时,为首的一名黑色骑士说话了:

  “纳加克·斯达克王子,我们这次来只是受吾王之令,但这次我们却发现了你们队伍中居然有这么可怕的东西。一个比神灵更加圣洁的生物,非常的有趣,我很有兴趣看看这倒底是什么。”

  人们面面相觑:比神灵更加圣洁的生物?有这种存在吗?

  “无论你们想做什么,我们都要阻止!”

  那个“色魔”现在居然一逼义正言词的样子,他好像忘了,他自己也当过一次“魔”——色魔。

  “那就把你们全部杀死,我们一定要将这个存在扼杀在摇篮中!”

  长剑一挥,身后的魔兵一涌而上,居然有几个魔兵冲到我这来了。无形剑气一扫,这几个魔兵全都断手断脚倒在地上挣扎。上天有好生之德,何必动刀动枪,没了手脚,看你怎么拿刀拿枪,哈哈!

  “在那里!”

  没想到我一放剑气,那些黑甲骑士全冲着我来了,魔兵们也放下士兵和佣兵,全都向我杀来。

  “有没搞错,那个破相的居然是‘比神更圣洁的存在’,哦,神啊,魔族都是这样无知吗?”

  士兵和佣兵都哄然大笑,一群可恶的家伙,怎么说我可是你们的同队啊,不来帮忙就算了,还在一旁嘲笑!我生气,便把气出在魔族身上。

  “五行道法,木之力!”

  无数植物钻地而出,把那些黑甲骑士和魔兵全部捆了倒挂在空中。

  “大精灵?精灵族什么时候混进队伍里来的?”

  “就是啊,精灵族什么时候变成了‘比神更加圣洁的存在了’?”

  “怪不得她以前长得这么漂亮,原来是精灵族的啊,不过现在还是丑八怪一个,队长,下次我们也去精灵族吧,那里漂亮……哇,我是自己人,怎么捆我!”

  不是我捆错了,是这些家伙嘴巴太臭,干脆和魔族一起捆了吧!

  “吼!”

  木宵纷飞,那些黑甲骑士居然挣断树藤,摆脱了木之力的束缚。为首那名黑甲骑士捡起一劫断掉树藤查看了一下:

  “阁下恐下并非精灵族的吧!精灵族的木系魔法虽然强大,但绝不会强大到这种地步,而且,阁下所用的,也并非魔法吧。”

  “呀!厉害厉害,以前我对那些人说‘我不是精灵’可就是没人相信,还是你们魔族聪明一点点。”

  这些魔族,看来脑子挺好用嘛,比那些人聪明多了,应该表扬,还要带个小红花。

  树藤重新缠上了那些黑甲骑士,还在他们胸前开了朵小红花,呵呵。

  “阁下认为这很有意思吗?”

  黑甲骑士轻轻一拉,这些树藤就纷纷断开,本来嘛,这次缠上的只是些普通的树藤,我根本就没打算用道法加强过的藤,要不然就凭他们的力量要挣开也要费上不少时间。

  “不是特别好玩,但是能陪我玩的人很少,如果你们想陪我玩的话希望你们比神使更强大一些!不然会受伤的。”

  “那我们还是走的好!”

  那几名黑甲骑士扭头就走,丢下那些在树藤间挣扎的魔兵不管。不会吧,就么走了?

  “技不如人,何必送死。”

  黑甲骑士的话从黑暗中传来。算你识相!

  “大人,我们的三百士兵还被她困着呢,怎么可以丢下它们不管?”

  “要管他们,至少得集齐十万神魔才能对付那个蒙面女人。我们几个小小的暗黑骑士能顶什么用处!”

  “不会吧,怎么可能……”

  “怎么会不可能,你看过‘魔史’没有,还记不记得大约六千年前,世界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无头凶魔,就是眼睛长在*上,嘴巴长在肚脐上的那个。”

  “记得记得,怎么了?”

  “当时那个家伙一出现就引来了十万神魔的联手围攻,那家伙把十万神魔杀得只剩二十人,最后还是他自己倒地才被剩余神魔封印住,封印的时候才发现,那个没脑袋的家伙,早在和神魔交手前就已经受了很重的伤,身体处于垂死状态,灵魂也剩下不到一半,可是就是这样的伤势十万神魔依然拿他没办法,要不是他伤势发作,十万神魔恐怕全死光他也活得好好的。”

  “刚才那个女的,身上的气息让我想起了‘魔史’中对那个无头凶魔的记载,身上散发出比神灵更加圣洁的气息,其实当时他并没有做什么,只是这种气息引来了神灵的嫉妒和我们魔族的恐慌,所以才会联手对付他。结果就是当时神界的皇帝被斩杀,神族分崩离析,变成现在各自立教,相互攻伐的情况,而我们魔族也好不到哪去,魔帝死后,七色魔神也是互相为敌,争战不止……”

  他们所说的这一切,都被我用灵觉“听”得清清楚楚,无头凶魔?眼睛长在*上?嘴巴长在肚脐上?听起来怎么这么耳熟啊?身上还有和我差不多的气息?什么怪东东啊?

  今天晚上这样一搞,明目张胆说我坏话的人少了,都成“地下党”了,暗中散播对我的不良言论,也有些人接近我想和我搞好关系,还在言语中暗示给他们什么“精灵森林通行证”之类的东西。我哪有那东西啊,就算有,也不给!

  夜深了,我躺在草地上,望着天上闪闪的星星,想分辨一下星座,但这里的星座和地球上的完全不同,我只好自己编了,哇,那二十六颗星星排列得好整齐啊,和电脑键盘差不多,就叫“键盘座”吧!北边的那些星星,好像金币,就叫“金钱座”吧!“蜘蛛人座”、“蝙蝠侠座”唉呀!还有那十几个星星,隐隐约约的组成“秦琳”几个汉字,就叫“秦琳座”吧。

  “秦琳小姐,您在这做什么呢?”

  在我看星座的时候,早就感觉到有个人在渐渐的靠近,但我没有注意,反正这些凡人不可能对我造成任何伤害,就算没有护身罡气和仙力护体也一样,普通刀剑是伤不了我的。

  “看星星……色魔!”

  这个接近我的家伙,居然就是那个色魔!

  “色魔?我不是,我是纳加克的七王子斯达克,不是色魔。”

  “还敢说不是,你昨天早上,居然变成鹿……”

  “误会,误会啊,那天我被人追杀,只好请随队的魔法师用幻术把我变成一只鹿,我一直跑,到了天亮的时候终于到了城边,本想停下喝口水,没想到……”

  被他这么一说我也想到了,那天看到的护卫中,无论佣兵还是正规士兵,全都个个带伤,还有不少死人,可能他说的是真的吧。但我又突然想到这家伙当时是有些动作不正常!

  “即然你看到我在洗澡,干嘛不离开,还要靠过来欲行不轨。”

  “这个……我承认是我的错,但是你太美了,那种美丽,即使是圣徒也无法把持住自己,面对这样的美丽我又怎么能不诱惑呢?”

  真是废话,本仙子的魅力凡人哪里能挡得住呢?不过,我还是要让你难过,正当我思考着是要把他扒皮还是抽筋时,只听斯达克继续说:

  “今天看到您对付那些魔族时所用的手段,我想恳求您收我为徒吧!”

  说完,斯达克就一下跪倒在地。哼,原来是冲着我的法术来的。

  “你的体质不适合修行法术啊!”

  “我知道!但是我听说精灵族的箭术不是一般的好,我想请您教我箭术?”

  “剑术?精灵族的剑术?”

  精灵族看来也是个精通剑法的种族,有空去讨教一番,这家伙要我教他剑(箭)术,我就教他好了,反正我是剑仙,剑术正是我所长,虽然斯达克的习武资质不是特别好,但也不是特别差,普普通通而以,不过……我要捞点好处。

  “当了你师傅,对我有什么好处?”

  “有有有!”

  斯达克连忙说:

  “您要多少钱我都有。”

  “我要钱做什么,我要一些珍惜的矿物和药材!”

  见他这么不开窍,我特地点醒他,钱只要够花就行,而那些矿物和药材以后修炼时要用,必竟我身上的仙器只有一把可怜的天冥剑,和那些传说中一出手满天法宝的仙人可差得远了,早在看到那些神使手中的神器时我就有这种念头了,只苦于没有原料,现在有个人提供原料,我一定要炼出属于自己的仙器!

  “成交!不过你要的东西只有我回国后才能兑现。”

  真是狡猾!这家伙不如摆明了说要我教武功,然后又要我额外提供护送!

第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