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这倒底是怎么回事?你倒底是秦琳还是夜灵?还有,别人说秦琳被夜灵破了相……”

  “你认为我会划破自己的脸吗?”

  这个斯达克真是多事,要不是看在他许诺给我各种灵石异宝的份上,我早就调头走人了。

  “别问这么多了,开始学点东西吧!还有啊,这件事别说出去,否则……哼哼。”

  小小威胁他一下,就算他说出去也不要紧,大不了再搞个身份。现在还是想想教他什么吧,用不着教他太精妙的武学,就算教他了,也是有教没有懂,这个世界的武学落后至极,随便拿个门派的入门武功都能让这里的人惊呼“神技”,但我也不能教得太差,万一斯达克被人看扁了,别人还以为本仙子“庸师出弱徒”呢。就教一些武林中人人都会的入门功夫吧。

  接下来的一个晚上,我让斯达克硬记下了流星剑、铁沙掌两套功法口诀,又教了踏雪无痕的轻功身法,至于内功心法嘛,教他运转大周天和小周天就行了,我已经帮他打通了任督二脉,后来还喂他吃了一粒培元丹,身上至少有一流武林人士的内功水平了,只是气足技差,空有一身真气武功,招式却刚刚入门无法完全发挥。

  “琳姐,我有件事不明白。”

  在背熟了所有的武学秘籍后,斯达克突然问道:

  “空手打人都是用拳头打的,像那些格斗士就是这样,可是我从没听说用巴掌打人的,只有女士才用巴掌打人……会不会太女人气了?”

  “用掌比拳头威力大多了,在武学中,拳法是外家功夫,掌法是内家功夫,主要是让真气从掌心的劳宫穴涌出御敌,会用掌了就会用拳,但会用拳的却不一定会用掌。至于你说的女人气……”

  我潇潇洒洒的挥了挥手,“嘭”的一声,几米外的那块巨石发出痛苦的呻呤,上面多出了一个端端正正的掌印,看着我的手印,心中真是非常非常的满意,真是艺术品啊,说不定等这个世界进入科技时代后,那些考古学家又要为“入石九分的纤纤玉掌之印”而争论不休。

  “这叫高手魅力!”

  我轻轻的摸了摸随风飞扬的长发,刚才那动作绝对够酷,在地球上时我可是模仿电视上的“武林高手”动作学来的,绝对能打一百分,任谁见了都会说我是高手。

  再看看斯达克,他果然被惊住了,一半是被我的风采姿色所迷,还有一半是被掌技惊人的威力震悍。

  “原来琳姐姐竟是这样不出世的高人,就算神使也……原来最近连续有传闻说某个跑出森林的大精灵击败神使,就是姐姐吧!”

  “不错,是我。”

  嘿嘿,消息传播的速度可真快啊!

  “琳姐姐!”

  斯达克两眼放光,那是一副疯狂追星族看到心中偶像的样子:

  “我什么时候才能做到这一步。”

  “如果你专修掌法,一心苦练的话,大约一两周时间吧!”

  我绝对没有胡说,斯达克的内功修为已经完全到了开碑裂石的境界,但是他的掌法没学,所以空有深厚的内功也使不出来,顶多就是增加点身体强度,被人砍到还是会受伤,不会生病,精力充沛,其他和普通人差不多。

  “这么快?其他的魔法武技要做到这一点起码要好年甚至十几年功夫……”

  斯达克有点不信的看着我,这是什么眼光啊,本仙子可是花了好大心思和功夫让你一夜之间拥有了一流高手的内功修为,你怀什么疑啊!

  “有我帮忙当然快了,怎么,你嫌快啊?好啊,我废掉你的武功让你从头开始修炼,你自己炼到这一步起码要四十年时间。”

  “呃……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练习了……练习了。”

  在接下来的十天中我让斯达克没事别找我,他到也听话,只问了几个武学上常见的问题,之后一直在苦修武技,我用灵觉经常看到他坐在马车里,双手不停的挥舞着,没日没夜的苦练掌法。

  至于袭击者,他们没什么花样,除了偶尔来几个不大不小的伏击让护卫团损兵折将外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夜袭就惊险多了,最危险的一次,佣兵被偷偷“摸”掉了一半人手才发现情况不对。尽管护卫团拼力奋战,但那一战下来无论佣兵还是正规军都损失惨重,可是我却一点也看不到斯达克的命有受到威胁,有好几次袭击者摸到了他的营帐边上,结果却被那群由剑圣和魔法师组成的帖身护卫挡了下来。

  经过这些日子的战斗,同行来的冒险者中活着的只有我和其他两个重伤号了,他们被佣兵用担架抬着,侦察兵的空缺只好由正规军和佣兵来补全了,但是我作为唯一一个还能动(毫发无伤)的冒险者,侦察这种事当然少不了我。虽然是个跑腿的累活,但比护卫团里的那些人异样的目光好多了,他们因为我是“大精灵”,怕惹火我而不敢像以前那样当着我的面说我坏话,但暗地里还是对我“毁容”暗中嘲笑。他们以为我听不到,哼,耳不听为净,抱着这种心理我钻进了树林,反正侦察兵多得是,少我一个不要紧。

  我只是用灵觉随意的观察了一下方圆千里内的一切,便知道有不少打斯达克主意的人在几十里外游荡着,嘿!前面的小丘上有十个人,还有带两把隐藏得很好、已经上了弦的攻城弩,看来这次有意思了。趁着大白天的护卫团正在赶路时埋伏在必经之路旁的山坡上,他们躲得很好,甚至赶得上地球上那些野战特种兵的伪装了,就算你从这些人身边走过去都发现不了他们,除非踩到。我没有回报这里的情况,放了个“平安无事”的信号给团里,反正那儿又不是我搜索的方向,出了事也怪不到我身上,那些嘴巴特别贱的佣兵多死几个天下清静,我就等着看戏了!

  埋伏者们紧盯着越来越近的护卫团,而我也兴致勃勃的注意着双方的一举一动,真有点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味道。

  十几个佣兵和士兵进行的第二次搜索只是简单的在山坡上看了看,并没有发现异常,队伍随后就开了过来。

  士兵和佣兵们紧惕的注意着四周的风吹草动,而伏击者们却开始了最后的准备——我甚至通过灵觉“看”到他们将卡死弓弦的机关放下——弓弩居然也有类似枪械的“防走火”的保险装置,那几支攻城弩明显是被改靠过的家伙。

  伏击者们已经瞄准了斯达克的马车,我将灵觉透入车厢,嘿嘿,这家伙居然还在练掌呢,没想到这孩子不但长得和天华差不多,学起功夫来也一样那么投入,看你那么认真,又和天华长得很像的份上,也看在你许诺给我的宝物份上,我就再帮你一次。

  剑仙的力量不仅仅体现在“剑”上,只要是武器,就会被剑仙利用,有时候我甚至觉得,剑仙不如改名叫兵刃仙算了。

  弓弩也属于武器,也是我力量所能触及的范围,只要我愿意,这些被改装过的攻城弩不仅会罢工,甚至反射其主也有可能,但是我不想这样,我所做的,只是轻轻调整了一下攻城弩的准星。这项工作很简单,转眼之间就大功告成。

  弓弦响起,那些原本是灌木、草丛甚至是平地的地方突然射出几支粗大的弩箭,射向华丽的马车,在众人反应过来之前,那些像我手臂一股粗的弩箭穿透了几位佣兵和士兵的尸体,穿过魔法师仓促之间布下的防御魔法,钉在了马车……旁的地面上,深深的钻入了泥土里。

  失之毫厘差之千里,这些弩箭一支也没射中马车,不过那些伏击者不管有没有射中,马上掀开伪装撒离,连那几台攻城弩也不要了。

  有些人想追击,但很快就捂着脚倒在地上哼哼哈哈的叫着,道路上不知什么时候布满了尖锐的三角钉。这下倒让见多识广的剑圣、魔法师佣兵团长迷惑了:对方倒底是业余的还是专业的啊,说是业余的吧,伏击地点、攻击时机和撤退都很有分寸,不像是刚出道的雏儿,说是专业吧,专业杀手哪会把弩箭射偏得那么厉害啊,而且不是一支两支弩箭射偏,是所有的弩箭都射偏了,再差劲的杀手组织和佣兵团都没这么差劲啊。

  摸不着头脑的众人只有等待手下将三角钉清完才能上路,不过佣兵和士兵们一路死伤过来,完好无损的已经不到一半,算上轻伤能战斗的也不多,而路程却还有一大半要走,再这么走下全队人都要死光光。但这不是我考虑的问题,因为死的人再多也不会有我,这种事还是留给那些凡人去操心吧。

  这次受袭击后,道路被大量的三角钉封锁,在清理道路的同时,所有侦察兵都被叫去斥责,犹其是负责搜索躲了人的小山的那些人,甚至被拖出抽了几十马鞭。听着外面传进来的惨叫和皮鞭抽在肉体上的响声,真是无比悦耳啊,很难想像,那些平时对我指指点点的家伙也会发出这么“悦耳动听”的惨叫,哈哈。

  不过其他的侦察兵也不是没受到处理,大多都扣了薪金,管他呢,反正现在我已经不是半个月前那个穷光蛋仙女了,根本不在乎那几个金币,我要的是大量的灵石灵草灵木和稀有金属。扣了薪金后,两个剑圣将我们斥责了一顿,不过他们骂人的水平比起地球上二十三世纪的人简直是小儿科,骂来骂去都是“废物”“笨蛋”“饭桶”等几个词眼。

  “你们其他人可以走了,秦琳你留下。”

  其他的佣兵们用怪异的目光看了我一眼,然后退了出去。

  莫伦和另一位剑圣上下打量了着我,似乎想从我身上看出点什么:

  “琳小姐,请问您到底是谁呢?混进我们队伍中倒底想做什么?”

  “你们不是早知道了?”

  看来这两个家伙已经发觉我有些不对劲了。另外一名剑圣起身,看似无意的走到我左侧,与莫伦无形中一左一右把我夹在中间,封锁住了我的一举一动。

  “在下自我介绍一下,本人风迟尉,是斯达克皇子的帖身护卫之一,和莫伦一样,都是斯达克皇子的武学导师……前任武学导师。我们本是何娜公主属下的护卫,几年前斯达克皇子出国游历时我们被派驻到其身边,防止一些心怀不轨之徒接近殿下。”

  哦,原来是斯达克的前任老师啊,把我留下来八成是因为我抢了他们饭碗吧,还好意思说什么“心怀不轨”,从来都只有别人对我心怀不轨,我可没对别心怀不轨过。

  “琳小姐,能否将您的身世告知一二?”

  “你们不是说我是大精灵吗?有什么好问的?”

  风迟尉笑道:

  “琳小姐,我们曾经也以为您是大精灵,因为你的木系魔法出神入化,即使是真正的大精灵也比您逊色三分,但是,您绝对不是大精灵,因为您教给殿下的武技远远超过我们认知中的一切武技,那掌法我就不说了,我不是格斗士,肢体攻击的技能我不熟悉,但是您曾经传给斯达克的那套剑法我已经学会了其中的一两招。”

  风迟尉退后几步,拔出腰间的骑士剑,舞动了起来,我看了好久,才认出,是流星剑决的第一式,不过他们的招式实在……乱七八糟,出剑的姿式和出剑方位、力道全都不对。

  “是斯达克把剑招告诉你们的吧。”

  “是的!”

  莫伦感慨的说道:

  “这样精妙的剑法我们从来没见过,也没听过,就算是史书神魔两族引以为傲的神剑决和魔剑录在招式上都显得笨拙,精灵族不是没出过剑士,但绝对不是一个追求近战的种族,剑法不可能高强到这种地步。还有你传授的那种奇异力量我们也从来没见过,所以,我们可以肯定你不是精灵族。”

  “不错不错!”

  看来这个世界上的人不全是笨人嘛。这两个人,我喜欢。

  “看来你们比你们的皇子更聪明嘛。”

  “那您到底是……”

  “我是仙灵!一个由人类修炼飞升的仙灵。”

  看到莫伦和风迟尉面面相觑,看来这两个乡巴佬根本不知道仙灵是什么。

  “仙嘛,怎么说呢,你们可以认为所有职业的终结形态吧。”

  我说的绝对没错,那些个修真和道士不是个个都以修仙为目标吗?所以成仙得道当然是“终结”啦。

  不过看他们脸上将信将疑的表情,就知道他们半信半不信,这些人真是的,要么就全信,要么就不信,干嘛用那种表情啊。

  “好了,知道了我的身份,能不能让我走了?”

  莫伦与风迟尉对视了一眼,沉默了一会儿后莫伦只一句“没事了”就把我赶了出来,哼,小小凡人,居然对本仙子这么呼来喝去的,小心本仙子……算了算了,我仙人有大量,不和这些凡人一般计较。

  “敌袭!敌袭!”

  刚从营帐从钻出,耳边就传来那些佣兵的大呼小叫,紧接着就到两个黑衣蒙面人骑着马,以万夫不挡之势从队尾杀来,将阻挡的士兵、佣兵砍倒在地,直扑斯达克所乘的马车。这些死不完的偷袭者,一有空子就钻,累都会把人累死。

  “放箭!快放箭!”

  一个军官大喊着,周围的人马上回过神来,虽然人人都手忙脚乱的,但话喊完还是有十几支箭离弦射出,直取马上蒙面人。手中没弓的佣兵、士兵也将手中的武器投出,一时间,飞矢、长矛、刀剑全都被一股脑儿的投向蒙面人,如果蒙面人没有武侠那种高强的武功,就准备变成“兵器架”吧。

  不过我绝对不相信这两名蒙面人会受伤,因为他们身上有一些奇怪的能量波动,就像以前碰到的那些宗教战士。

  “伟大的岚炎之神啊,请用你的力量保护您忠实的信徒吧!”

  在祈祷声中,火元素汇集在两位黑衣人身旁,将他们连人带马团团护住,看上去两人身上就像散发出淡淡的红光。无论是投掷刀剑、长矛还是用弓射出的箭矢一接触红光就被焚化成铁水和木灰,反弹回去,灼热的铁水反而烫伤了周围不少佣兵。

  果然不出本仙子所料,是宗教界的家伙们。等等,他们不是冲着斯达克的马车去吗?怎么调过马头向我这冲来了?

  “神殿的兔崽子们,你斯达克爷爷在这呢,过来啊!”

  我身后传来斯达克不知天高地厚的叫声,晕啊,怪不得会冲着我来,原来斯达克不知什么时候跑到了我身后。

  “你这家伙,你的麻烦你自己解决!”

  弹出两道指风,击毙两匹快马,那两名已经快冲到面前的神殿骑士马上跌落在地。

  “好!让你们看看我的厉害。”

  见两名神殿骑士倒地,斯达克不慌忙,将还未完全学会的铁沙掌使了出来,凭着深厚的内力,竟也打出两道掌风(仙丹没白吃),两道掌风一左一右袭向刚刚爬起来的神殿骑士,混若无物的破开他们的护身圣力,结结实实的打在胸口上。

  神殿骑士发出闷哼,像木头人一样的呆立了片刻,随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缓缓的倒下了。

第十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