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诗风情看来对这儿的情况挺熟的,由他带路,很快就找到了当地居民区……这里的人,居然住在地下,是传说中的矮人吗?不对,矮人没那么高大。这儿的居民和普通人类没什么区别,只不过都是一副病糟糟的样子,个个瘦不拉几,皮肤比我还白——病态的白,那是长期缺乏日光照射的结果。

  至于这里的条件……臭气冲天,居民都住在石室里,通道的两边还摆放着不少杂物和垃圾,难怪臭不可闻。据诗风情介绍,整个中疆王国的居民都住在这里,吃的是老鼠、野果,地下河的无眼鱼以及外国进口的粮食,喝的是地下河的水。居说国民平均年龄不到三十五岁。王国的收入仅靠采矿和其他一些微薄的税收维持,所有的收入又全都买了粮食,这里的国王,恐怕是所有国王皇帝中过得最苦的家伙。

  “中疆王国在六千年前这里可不是这样,当时的中疆是一片繁荣的土地,大城三十三座,中城九十九座,小城三百余座,大小港口二十余个,村镇更是无可计数,全国人口一亿四千万,六千年前,这里曾是一位火系神灵的守护地。可是现在……地表已经不适合人类生存,巨大的树木,摧毁了城市,以人类的力量根本无法破坏”

  “那个神死哪去了?不来救救这个国家”

  这里的环境真是……根本不是人住的。

  “据说是死了,六千年前突然跑出了一个无头凶魔,当时神界可不像现在这样,所有的神灵都团结在神皇旗下,魔族也差不多,都以魔帝为尊,但是那个无头凶魔实在强悍得可怕,所有神魔联手都无可奈何,在付出不知多少牺牲后,无头凶魔算是勉强被封印了,但神魔两族却大伤元气,活下来的人不到千分之一,神皇和魔帝也在那场战役中死亡。现在的神灵,大多都是在那场战争后新生的,至于中疆,就是当时的战场,这片土地自那场战斗结束,被无头凶魔诅咒后就变成了这样,我们的力量根本无法解除诅咒,而且这片诅咒之地不容许任何魔法元素存在,在这里,我们的力量被削弱了四成,没有哪个神愿意来这当守护神。”

  诗风情的讲说好有意思,什么无头凶魔、诅咒的,大概是他们神族老一辈的家伙和什么家伙在打架,结果把这个国家给诅咒了,搞得甚至连神都不喜欢来这。

  “前面那个石厅就是中疆王国的王宫。”

  诗风情毫不掩饰的散出发压抑在体内的神光,这一下把周围的人们吓得全都跪在地上祈祷,祈求神的祝福和守护,奇怪,他们怎么个个面露感激之色,还感动得流泪。

  看到我一副不解的样子,依娜靠近我耳边轻声说:

  “他们以为风情是来这儿当守护神的,这里的人天天过苦日子,想要一个守护神想疯了,整天都是没日没夜的向所有神灵祈祷。我在飞兰山都能听到他们的祈祷声,可怜啊,要不是我们的力量都无法进入这片诅咒之地,他们可能过的会好点吧。”

  没想到人们渴望神灵的力量竟会渴望到这种地步,竟完全不懂“求人不如求己”的真正含义(求人不如求己?外面的超级巨树是人能砍得动的么?还有那些比大象还大的野生动物,拿着冷兵器的人能对付得了吗?修真者和道士除外。)

  王宫,说白了就是一个比较大的石室,里面装修得比较好点,照明设备不是用油灯蜡烛火把,而是用魔晶石,石壁打磨得非常平整,然后再描上壁画——仅此而以,这可是我见过的最小最简陋的王宫了。

  不过,这两个家伙一来就直奔王宫,不知道有什么事。

  “为什么一来这就到皇宫?你们平常不是不来吗?然到在这里还有什么你们要做的事吗?”

  “没有。”

  诗风情倒是回答得很直接:

  “中疆国的旅馆条件很差,简直不是人能住的,所以还是住王宫好了,虽然是大陆所有王族中最差劲王宫,但总比这里的旅馆好,将就的住下,等秦琳玩够了咱们再离开。”

  我玩够了再离开?晕,要不是你们死追不放,我还不会来这里呢,搞得好像一切都在陪我玩似的。两位神灵已经决定,对我投其所好,拉拢感情,只要时机一成熟就把我拉进己方阵营

  借着神灵的威压,一路通行无阻的踏入宫门,沿途那些宫女、内待、卫兵都跪了一起,虽然他们被诗风情和依娜身上散出的神灵威压慑得不敢抬头,但我却能感觉到那一张张几乎帖在地面上的脸庞带着欣喜的笑容,他们心脏在欢快的跳悦着,一切只因为神的到来,六千年来,终于有神灵踏上了这片被诅咒的土地,来解救这些苦不堪言、却又不想背井离乡人们。我不禁叹了口气,为他们感到惋惜,这两尊大神,可是来白吃白喝白住的,救你们脱离苦海可不能指望这些家伙,解救苍生还遇难而退,真不知要怎么说这些神了。

  “神啊!”

  一个骨瘦如柴、头戴王冠的年轻国王泪流满面,感激涕怜的扑了上来,趴在地上,死命的来回亲吻着依娜和诗风情的鞋尖,本来他还想亲吻我的鞋尖,但我受不了他这种过份激烈的行为,直接和他挑明了“我不是神,他们两个才是。”所以两尊大神的鞋子沾满口水的时候,我的鞋子还是干干净净的。

  “神啊,您们终于感受到我们的召唤,来为我们解除痛苦……”

  “不!”

  诗风情一下就打碎了整个王国六千年来的唯一一点希望:

  “我们只是来这里看看,你们的王国,还是要靠你们自己。”

  我看到了,这里的人,不伦国王、还是侍女卫兵,还是跟在国王后面的大臣,他们都惊异的抬起了头,眼瞳没有生气,就好像上次被我用道术做出的傀儡一样。

  我意识到,这些人恐怕已经对自己的王国没了信心:

  “为什么,我们犯了什么错,为什么要诅咒我们的国家人民……”

  “并不是神下的诅咒……这诅咒无法破解,神族也无能为力。”

  诗风情的话打碎了他们所有的信念,整个皇宫弥漫着一股绝望的死气。

  目目睹这些人从希望的山峰跌落绝望谷底,数千年来对神灵的期望破灭,他们对生活已经彻底绝望了,也许他们会搬迁到其他国家,但也有可能会在生长自己的土地上结束自己的生命,停止这种见不得光的苦日子。我的心里甚至闪过一丝不忍。

  壮了壮胆,我鼓起勇气对着众人说道:

  “也许,我可以试试解开诅咒。”

  “你?”

  诗风情和依娜都用怪异的目光看着我:

  “无论神族还是魔族,都有无数高手曾经尝试解开诅咒,但都无功而返,有的甚至还被诅咒之力击杀……”

  “那是你们神和魔的事,你们不行,并不代表我不行,从来没有仙灵试过解除封印吧?”

  我做出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人们的眼中又有了一丝光彩。

  “神啊!请救救我们……”

  “哇,别吓我!”

  一个原本跪倒在地的大臣突然扑上来抱着我的腿,害我着实吓了一跳。国王大怒,一副要把这个惊扰本仙子的大臣处斩的模样,但被我喝止了。

  “没事没事,只是吓了一跳而以,还有啊,我不是神,我是仙,剑仙,知道了吗?不过我也没把握解除那些诅咒,但我会尽力一试。”

  人们如同遇上救星一般,齐刷刷的对着我磕起了头:

  “谢大神,请大神拯救我国万民……”

  晕,我都说了我不是神啊,指了指

  “我都说过了,我不是神,他们才是。以后叫我秦仙子,或是叫上仙,千万不要叫大仙,因为大仙都是些精怪妖人装的。”

  我对着诗风情和依娜笑了笑,不过面具下的笑容他们肯定也看不到:

  “现在我总算知道被人崇拜的感觉有多好,怪不得你们神魔总是找信徒呢,在我出生的地方,也有太上老君那几个老头子仙灵有搞什么宗教,原来被人崇拜的感觉那么好啊。”

  人们面面相觑,连我身边的两位大神也是一副吃惊的样子,诗风情原本还以为我只是神族中的异种,但现在听我这么一说,仙灵的确是一个独立的存在,而且似乎还有很多,甚至还有妖灵之类从来未曾听说过的东西。而那些普通人类却想的是,突然跑出一个自称仙子、上仙的女孩,又说着什么精怪妖灵,听起来好像是一些除了神魔之外同样强大的存在,但……所有人都对我的实力持怀疑态度。

  我放出灵觉深入地底,立刻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那不是五行之力中的土之力吗?而且是强大得超乎寻常的土之力,强大到破坏了五行平衡,连带着,依靠土之力生长的金之力也相对较强,这里丰富的矿物就能说明一切。能依靠土之力生长的木之力在失去了火之力的制衡后也疯狂膨胀,所以地表的树木才会长得比珠穆朗玛峰还高,而且还是一长一大片,长满了整个中疆国土。不过这么强大的土之力,要收拾起来还有点麻烦,一两天是办不到的。

  当我收回灵觉,睁眼望到的就是那些眼巴巴看着我,等我说话的可怜虫。

  “这根本不是诅咒,是一种非常强大的力量,破坏了环境中的力量平衡,不仅排斥了魔法元素,就连其他的五行之力气被排斥,就导致了这样的结果。不过这种力量我很熟悉,解起来不是很难,但也不简单,可能要好几个月的时间,中疆国土 的地形可能也要做些改变。”

  “不是诅咒?”

  诗风情皱了皱眉头,我笑道:

  “当然不是诅咒了,是五行之力中的土之力,是一种有点类似土元素的力量,但土之力可比土元素强太多了。”

  “秦仙子!”

  周围的人再次热情的呼唤起来:

  “秦仙子,请您当我国的守护神……守护仙吧!我们会给您建一座大陆上最好的神殿……仙殿,全国的子民都会虔诚的祭拜您。”

  “行啊,不过等我平衡五行后再说吧,要是失败了,我可没脸当守护仙灵。至于仙殿……看你的国家穷成就别再劳民伤财了,还是我自己建吧,”

  “一切听候上仙安排。”

  回头对依娜和诗风情道了声别:

  “我去了,不过这一去可能要两三个月的时间。”

  “嗯嗯”

  两位大神还在苦苦的寻找着我所说的五行之力,只是毫不在意的应了我几声,但五行之力哪像魔法元素,光靠强大的精神力是感应不到的。

  看着我离去的身影,依娜问道:

  “她真的能成功吗?”

  “如果她是神的话,可能性不大。不过,自己建自己的神殿,怕劳民伤财……秦琳还真是好说话啊。不知道仙灵都是不是这样?”

  诗风情眼珠子一转,思考了一会:

  “如果她能在诅咒之地上调用外力,她就真的有办法。”

  离开了中疆唯一的城市:地下城,在数万米高空府视着地面,要从哪做起呢?要平衡五行,先得借用五行相生的原理,用一物生一物的原理分别设定金、木、水、火、土五个五行之源,然后再让五行相生,生生不息的五行之力虽然会抗拒魔法元素入侵,魔法师的力量会被削弱,但总比现在完全不能用的好。

  中疆国的国土范围是挺大的,形状有点像一只人的右脚鞋印,如果土之力平衡以后整个中疆国景像都会大变,我得好好规化一下,这个国家以后可是我守护的国家,一定要构建得完美一点!

  体内的仙力全力发动,直冲地心而去,这股凌驾于所有世俗力量之上的无匹力量轻而易举的封印住了地气,咦,那么轻松?早知道我就不用那么大劲了。没有了土之力的支持,木之力也不在强大,森林在渐渐的萎缝,巨大的动物也在渐渐变小,但要完全恢复常态还要一点时间。

  最先感到异变的是神灵,是驻留在中疆王国附近的神灵和魔法师、神职。失去了土之力的排斥,中疆呈现出一种元素真空的状态,周围的魔法元素像洪水一样的涌入,大量流动的魔法元素当然瞒不过那些神灵。当诗风情和依娜身旁突然出现大量魔法元素时,心中猛的一震,那么快就成功了?

  事实上那有这么快,那股土之力只是被暂时封印,尽管土之力冲而仙力封锁的可能性是零,但凡事都有万一,我要把这个“万一”扼杀在摇篮中,五行之力,必须平衡!

  以中疆国的中心为界,在规划中我将中疆国平均的分成了四份,作为四处不同的环境存在。

  东部,高大的树木转眼间化做飞灰,起伏的山岭被夷为平地,巨大的野兽被狂风卷起,吹进南部的森林。嫩嫩的草叶从肥沃的黑色土壤里钻出,一望无际的草原转眼间形成。在这片大草原的中心,有一座绵延五百余里的山脉,这座山脉呈圆形走向,形成了只有一个入口的山谷,山上山下山内山外,全是矿石,其中包含了几乎所有的金属矿产,而且采之不尽用之不竭,这座山脉,就是五行金之力的力量之源。

  南部:依然是森林,但这片森林却只是普通的原始森林,内部的所有野生动物都已经恢复平常模样,再也不是那些超巨大的怪兽,巨树在不断缩小,缩小后的空出的缝隙则长出了无数小树,幼小的树木以极快的速度生长着,很快就形成了一片原始森林,但无论怎么看都是普通的森林,再也看不出这片森林曾经是比山脉还高大的异种。这片森林做为木之力的源泉所在,这里的树木无论怎么砍,哪怕是一夜之间将其化成一片白地也能在几个小时内恢复原状,但南部森林以外的树木被砍后就没了,不会出现那种砍之不尽的现像。

  西部则变成了冰冷的雪原,在雪原中央,一座海拔九千六百米的雪山拔地而起,这座雪山做为五行水之力的力量之源而存在,它使得整个雪原积雪终年不化。五条江河的源头从冰冷雪原流出,在整个中疆国土上绕了一大圈,灌溉整个中疆的国土,最终从北部流入大海。

  北部是连绵起伏的群山,大大小小高高矮矮长长短短的山峰、山脉、山谷、绝壁、峡谷、瀑布充满了中疆北部,在北部山区的中央,耸立着一座五千五百米高的活火山,不时喷发出一些火焰和岩浆,这就是五行火之力的中枢。

  金之力、木之力、水之力、火之力的力量中点就是我脚下——土之力中心,这里也是整个中疆国领土的中心所在,同时也将成为我修建仙殿的场所。

第十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