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这座小岛(后来我才知道叫迷雾岛)山清水秀,灵气在充沛的了,可是和地球相比依然逊色了几分,不过要是异界的天地灵气过多,就会像古代中国那样仙灵妖怪遍地跑了。要不是地球环境被破坏得非常彻底,灵气丧气殆尽,说不定现在还能看到一些精怪呢。

  我在海边建了座古香古色的小楼,表示此岛有主,闲人勿扰(好像有点占山为王的感觉,不过仙人好像大多这样)在建这小楼前我可是仔细的看过风水,对周围灵气没什么影响,但是岛屿的地下我却大动手脚:先以五行土之术开辟了一个地下洞穴,并用金之术从土壤中提炼矿物,凝固成形,一台台机械就这样被制造出来了。

  传说中那些隐居的仙人喜欢住在洞府里,我嘛,就建个地宫吧,不然欧阳耿用机器输入到我大脑中的知识岂不没了用处。

  一个高科技的地宫,在短短五天时间里峻工——不伤及地脉,对岛上的灵气也毫无影响,内部到处却是现代化的照明设备,除了享受用品外,还有无数的生产机械,以便于生产我所须要的东西。

  机器人在生产线上不断的制造着盔甲盾牌,成品一件接一件被送到库房存放。这些装备是给我的仙殿骑士、剑士准备的,所以要造得好一点。我并不打算用金属去制造盔甲,早在二十一世纪初叶,防弹衣就已经不是用金属做的,而是用“聚乙烯纤维”制成(我以前还以为防弹衣里是塞进了钢板的,上网查了一下有关资料才发现不是),又轻又坚又有韧性。能让一些杀伤力不错的枪械成为无害武器。我制做盔甲的材料,当然也选用“聚乙烯纤维”,这东西连子弹都能防得住,据说连火炮的杀伤力都能减弱不少,刀剑长矛算得了什么。

  材料选好了,盔甲的外形设计问题曾经也困扰了我一阵子,我可不想让我的信徒穿着和其他国家造形差不多,毫无新意的盔甲。不过还好,在地球上时候玩过很多游戏,游戏里精美的盔甲可是多种多样,即能把人全身包得严严实实,又非常美观,而且每套盔甲装备都很全,头盔、铠甲、护手、护裙、战靴全套都有。照着造几套盔甲不就行了。反正游戏公司的版权官司不会打到异界来,呵呵。

  最后,我选定了MU中的几套盔甲进行流水线生产,无论骑士还是剑士,我都特地做了一男一女两种盔甲,两个职业,一共四种盔甲:

  男性仙殿剑士的盔甲,选定游戏中法师的“传说”套装,除了盾以外全部照搬过来,法师的盔甲套在剑士身上,还真是有模有样,怎么看都像是大BOSS。而女性仙殿剑士的盔甲选用的是精灵弓箭手“女神”套装。

  至于仙殿骑士的盔甲,男、女盔甲分别选用魔导师的“麒麟”和圣射手的“圣灵”两套盔甲装备。我会选择它们是因为“麒麟”和“圣灵”的体积比“传说”和“女神”更大一些,更像骑士的盔甲,不选它们选什么。

  不过还有不足的,这些模仿游戏中制成的盔甲并不能完全保护住面部,大多数只保护住口鼻以下的半张脸,女神、圣灵干脆就把整个面部暴露在外,要是异界的工匠一定不以为然:就一个面部暴露在外而以,没什么大不了的,大多盔甲都这样。

  可是我不满足,因为地球上有防弹玻璃之类的东西,要给盔甲加个透明的面罩不是难事,经过一番对比,我最后选定了“强化聚碳树脂”做为面具材料,这种材料做成的面罩戴在脸上在呼吸时不会产生水雾,是绝佳的面罩材料,这样一来,无论仙殿骑士还是仙殿剑士,全身都被包裹在盔甲里,而且看上去挺威风的。

  还有就是剑士盾和骑士盾,这是必须装备可不能少。剑士盾的外形就采用传统的中形圆盾和中形方盾吧。

  骑士盾必须要很大,大到能覆盖住人和马……就采用防暴警盾的款式吧?可是好像还是不够大,那就以防暴警盾的样式为基础,高度再增加一点吧。材料用什么呢……金属吗?不,我不想造金属盾,那样太没新意重量也太重,看到那些透明面罩,我心中突然一动:要是把盾牌全做成透明的会怎么样?反正聚碳树脂还有剩一大堆。说干就干,一面面透明的盾牌从流水线制造成功,这些盾牌除了中心有个太极图外其他地方全是透明的,看上去挺不错的。

  然后就是包装,忙碌的机器人们将一套剑士盔甲和一面剑士盾放入专门制造的装备箱里,骑士装备也一样,只是因为骑士盾较大,装备箱也比剑士装备箱大了不少。最后在箱子正面印上太极图,便大功造成。

  全套骑士装备连盔甲带盾牌重量仅十五公斤,而剑士装备则也仅有十二公斤,比起异界那些动不动就几十公斤、甚至上百斤的金属盔甲,这些装备算是“轻装”了,可是防御效果却不是那些笨重的金属盔甲所能比得上的,我就不信能够枪械打击的东西挡不住刀剑。

  事后回想起来。觉得盔甲盾牌加包装的这种组合……我是不是受了地球商家那种“产品包装要精美”观念的影响,要不然怎么会抽出心思去做那些装备箱呢。

  看着成堆的装备,我松了口气,装备的事暂时是解决了,可是神器的事……打死我也不做那种废品,但是仙器和修真法器凡人又无法使用,而我从来没炼过器,不知道能不能炼出适合凡人使用的仙器……不,法器就行。

  但是不管怎么样,没有材料我是炼不出什么来的,以前好像有个人答应过要给我材料的,是谁呢?有点记不起来了,好好想想,那个人好像是个色狼。

  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人影,对了,斯达克曾经答应过给我材料,想到这里,我欣喜若狂,御剑直飞青玄帝国,时间仅仅过去不到十天,斯达克应该没走多远吧。

  一进入青玄国境内,我就打开灵觉四处搜索,轻而易举的找到了正在苦战中的护卫团,斯达克又不知从哪找了一批正规士兵和佣兵,正被另一伙大约六百多人的队伍包围,看样子那支进攻的队伍也是佣兵团。

  原本护卫团人数并不比他们少,只是一路上一直被袭击,人员伤亡惨重,士气低落,这次受到突如其来的包围,完全陷入苦战。斯达克身边的两名剑圣和那位不知名的魔法师虽然战力超群,但被众人围攻,弓箭魔法甚至还有轻型投石器都对着他们乱轰,虽然有斗气和魔法护身,依然被打得抬不起头来。

  斯达克身边已经倒了十几个敌人,因为那些尸体大多是掌伤,一看就知道是被他亲手杀掉的,嗯,好像比我临走时有了点进步,我坐在云头,仔细看着下方的打斗,想看看这家伙有多少火候,可是看来看去,只得出一个结论:他掌法都没精通,无法像武侠一样独战万军。仅凭着不熟练的掌法对敌,被十几个佣兵围攻,步法渐渐凌乱,身上也挂了彩,情势有些危急。

  我赶时间,没空看劲也没空和他们多耗。

  “木之术!”

  人未到,法术先到,隔着数千里的距离,在灵觉的指引下我将那些来袭的佣兵用树藤捆了起来。突然冒如的树藤搞得那些佣兵又惊又怒:

  “是精灵族,哪来的精灵!”

  而斯达克则是四下张望,在等待我的出现吗?好的,我就来。

  “咻”的一声,剑光一闪,我的身影降落在斯达克面前。

  “琳姐姐,你回来了?”

  “是啊,不过我回来是直接送你回国的,因为我现在有急事,你许诺给我的天材地宝在这一两日内要用,有急用。”

  “行,只要我回到国内……呃,这是……”

  在周围人惊骇欲绝的目光中,天冥停在离地两尺的高度,迅速变大。惹得周围人“神器”“神器”的惊叫,哼,我的天冥可是仙器,那些破烂神器怎么可能比得上,一群不识货的家伙。

  “上来吧。”

  我一马当先的坐在剑上。

  “这……能坐的吗?”

  斯达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从没听说哪件神器会这样用的,用来当坐骑。

  “当然能,我这不是坐了?”

  “秦琳小姐、皇子殿下,请带上我们。”

  两位剑圣和那位不知名的魔法师也凑了过来,看来他们也想尝尝御剑飞天的滋味,反正天冥要变多大就变多大,再加几百人也不要紧。

  从青玄国到纳加克,中间横跨三个国度,直线距离六万公里,比传说中的长征还更长,不过御剑飞行,仅仅眨几下眼睛就够了,斯达克还没起飞的感觉,就已经降落在纳加克的国都里了。

  “我已经坐稳了,琳姐姐,可以飞了吧。”

  “殿下,我们已经到了首都了。”

  莫伦尴尬的对斯达克说道。

  “……这……这也太快了吧……什么速度啊。”

  斯达克嚷嚷的跳下了天冥,左看右看分清了方位,叫了辆马车,没过多久就进了幢小型宫殿,这应该就是他的王府了吧,可是怎么看都没我的仙殿气派。咦!我怎么会起了攀比之心,看来修心的功夫还是不够。

  不到半小时,我就提着一个超大形的空间袋飞回迷雾岛,这个超大形的空间袋内部空间有一立方公里的大小,是王族的专用品,里内装满了斯达克给我的所有东西——我几乎把王府内所有看得上眼的东西全搬光了,那家伙居然一点都不心疼,见我空间袋装满还好心的送我一个王族专用的超大空间袋。不过这里面的宝物大多都是些灵药,也有一些灵石和灵矿,只是品质不好。炼几个低阶仙器应该不成问题吧。

  材料解决了,问题就集中在炼造上,凡人根本无法使用仙器和修真法器,这是常识,因为修真法器需要修真者的真元力才能运力,而仙器则要仙灵之力……等等,仙灵之力,我的信徒们向我借力时不是也有一些极其微弱的仙灵之力会一起跟着过去吗?我只要降低仙器对仙灵之力的需求不就行了?这样打造出来的仙器力量虽然会很弱,威力甚至会降到和中阶的修真法器差不多,但比神器可强大多了,而且,只有我的信徒才能使用,不是很好吗?只是这样的仙器已经不叫仙器了,材料品质差,威力又被削弱……简直有辱仙器之名,不如叫“类仙器”吧。

  打定主意我便开始炼了起来,类仙器对使用者的仙灵之力需求极低,威力又不怎么样,炼起来倒也容易,很快的,几件类仙器便出炉了。我又从仓库里挑出品质好的骑士装备和剑士装备男女各一套,一共四套,丢入炉中修炼——那些装备都是用高科技材料制成,却被我以类仙器的手法炼制,光是想想就觉得有意思。

  制成的类仙器有以下几件:

  仙灵耳环:戴上剑仙耳环后物理攻击无效、魔法攻击无效、五行术法防御加倍,同时能从本仙子处源源不绝的获得力量,仙灵耳环不毁,力量不绝。这耳环是给教皇准备的。

  碎兵镜:被此镜照射后一切武器装备全部化为粉末,就算神器也难逃厄运,只有高阶修真者法器、仙器、佛器才能不受影响。同时还能能进行天兵系召唤(昆仑奴、黄巾力士、各类天兵、天将)这是我准备给圣女的。

  仙玉书简:可以轻松的施展高阶五行术,也可以一个人施展本来要多人才能施展的五行阵法,法术的威力大大增加,施法的时间则变得更短(本来就很短)。这是准备给主教的东西。

  天怒骑铠(两套,包含盾):就是我丢入炉中炼化的骑士铠,修炼后再也不是凡品,剑芒、剑罡、剑气的杀伤范围、杀伤力增加数倍,护身真气,护身罡气防御力量加倍,本身有不逊于中阶修真法器的物理、法术防御力,同时还能极快的恢复持有者的体力、真气,有治疗能力,并有自我修复能力。

  人怨剑铠(两套,包含盾):用普通的仙殿剑士装备炼成,御剑范围倍增,飞剑杀伤力、速度加倍,它的防御力比仙骑铠更强,相当于高阶修真法器,能自我修复。

  紫玉镯:这次修炼出的唯一没有攻击力的类仙器,但却是所有类仙器中最让人头疼的一件,持有者拥有真正的不死之身,并拥有极其可怕的治疗术,能瞬间将战场上垂死的军人恢复如初,断掉的手脚也能瞬间长齐,除非此镯被破坏,否则持有者即使化为灰烬也能瞬间重生,但偏偏此镯却是所有类仙器中最结实的,就算普通仙人要将其破坏也要大费手脚。

  五色天轮:内含五行之力,在其力量范围内能阻绝一切魔法力,在其力量范围内只能使用自身力量,能切断神职人员、魔法师与神灵之间的力量连系。但无法阻绝比五行之力层次更高的力量,神灵在其力量范围虽然不受影响,但也无法使用魔法元素,仅能使用最基本的神力。此外,五色天轮还有降福、祈雨的能力,能让一个方圆千里的区域十年内风调雨顺,连年丰收。

  由于材料有限,我只炼出了这么几样类仙器,让信徒们先凑合着用一用吧。

  伸了个懒腰,唉,总算是大功告成了,将仙器和两种职业共四种铠甲各装了五百件进新得到的空间袋,嘿嘿,这个空间袋还真大啊,两千件盔甲全装进去还装不满,嘿嘿。一切整理好后直奔中疆,我已经离开好几天了,不知道那的百姓情况怎么样。

  中疆长期严酷的自然环境使得国内人口仅四十余万,国民长期居住在暗无天日地下生活,以采矿作为国库主要收入,现在终于能搬到地面上,像正常人一样的生活,尽管要重新修屋建城,但干劲却不是普通的高,人人都撑着瘦弱的身子干得热火朝天。

  在高空中,我远远的就看见一座新建中的城市,它以仙殿为中心,城市已经初具雏形,这是中疆的第一座城市,只是……中疆的百姓大概从来没建过房子,他们建房,居然不打地基,就算是木屋也要先打木桩啊……看,这不是倒了吗。这时,几个仙术师跑过来帮忙,法术一动,一个由四面石墙围成的无房顶石屋就此延生,居民只要在石壁上打个门,再装个房顶就行了,只是那几个仙术师刚学会五行术,操纵得不好,要不然根本不用那么麻烦,只要念念咒,要石屋有石屋还是要石塔有石塔。

  我看见有不少人跳进附近的河里抓鱼,也有不少人从北部山区归来,身上背着大量猎物和修筑用的石料,还有一车车的木材从南部森林中运来,做为修筑材料。中疆国内原本就是森林,丛林生物多的是,地形改造后这些回复原状的野兽大多都被我集在中北部山区和南部森林里,草原和雪原里的生物链还没构成,只有几只鸟儿在盘旋。

  当我偷偷的潜入兴建中的城市时,却意外的看见,一个仙术师拿着口袋,挨家挨户的敲门,一个白发苍苍、衣着破烂的老人笑着脸翻遍全身却只翻出可怜的两个铜子时,那仙术师竟是一脸不悦之色,抢过铜子丢入袋中,还骂了句:

  “老不死的,你是怎么敬奉上仙的……”

  后面就是一大堆难听话骂了出来,可怜的老人给了钱居然还被骂,简直……

  “喂,你,干嘛骂人呢。”

  “不关你的事!”

  那位仙术师转过头来,露出狰狞的表情:

  “看你的服装是外国的吧,仙殿收税,你们外国人管什么。”

  什么,收税?哦,我忘了,异界的风俗就是这样,国教是可以收信仰税的,我成了中疆的守护仙灵,仙教自然也就成了国教,收税 ,自然是应该的,可是我怎么看了就不舒服呢。道佛两教也有类似情况,那叫“化缘”,但可比这家伙态度好得多了,而且化缘也是随意的,爱给就给,不给就算,像他这样收了钱还恶语相向,简直……在中国恐怕会被人当成邪教徒吧。

  “我就爱管,怎么样,收了钱应该千恩万谢,哪像你还这样凶巴巴的,简直和邪教徒没什么两样!”

  “你说什么!”

  那位仙术师收起了狰狞的表情,老人脸上歉意的笑容也消失了,甚至周围的人都围了上来,手中还拿着各种可以充当凶器的修房工具,斧子锤子锄头什么都有,一副要把我撕成碎片的样子。我做错什么了吗?仙术师挥手止住不断靠上来的人群。

  “戴面具的小姐,您的意思是我是说邪教徒是吗?”

  “你刚才那样子的确和邪教徒没什么两样……”

  我实话实说了,怕什么,你能把本仙子怎么样。

  “吼!”

  人们暴怒了,抄起手中的家伙就要把我砸成肉浆,怎么连那位老人也拿起了石头想砸我,有没搞错啊,我刚才可是帮你说话啊。

  虽然这些人根本不可能伤害到我,但为了避免麻烦,我还是用土遁钻出包围圈,看着那群如同疯子一般失去了目标,到处找寻我的身影。我又没有远遁,很快就被人发现了。

  “她在那,别让她跑了。”

  呼啦的一下,那群疯子就围了上来,我又没惹他们,干嘛死追着不放啊。算了,本仙子不与你们这些凡人计较,走人。正想掉头,没想到那位仙术师居然也跟着我的尾巴从地里钻了出来,闭也眼睛也知道他用了土遁。

  只见他手一伸,喝止了蜂涌而上的众人,没想到那群疯子还真听他的话,叫停就停。

  “刚才你用的也是土遁吧,没想到你也是仙教中人,可是你居然污辱上仙,你这个异端,受死吧!接招,金之术!”

  说完,我就感到他的一部份精神力从脑门传出,融入我体内,而我体内也有一丝极其微弱的力量“跑”到他身上。空气中泛起无数带着金属光泽的波纹,转眼间,一片片利刃在空气中生成,变成浮在空中的利刃。不是吧,这家伙,打算用我的力量来对付我,这……可能吗?

  面对这些物质化的金之力,我动都懒得动,借用我的力量来攻击我……这种攻击怎么可能会有效果呢。

  在人们的叫好声中,利刃向我袭来,但那些寒光闪闪的刀片却在接触我的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见到这种情形,周围一片寂静。

  “怎么会这样……”

  那位仙术师目瞪口呆,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攻击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上天有好生之德,何必打打杀杀呢,呵呵。”

  在笑声中,我借遁法离去,留下一个发呆的仙术师和一群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的老百姓。原本我想禁掉那位仙术师的力量,但后来发现,他的心灵还算纯洁,就是对本仙子的信仰太过狂热,我又说他像邪教徒,等于说仙教是邪教,所以才会引出刚才那事端,看来,有必要纠正一下仙教徒们的观念——我可不想我的仙教像地球上的第一大教派那样,有红烧异教徒和科学家的嗜好,还有插手各国政治、到最后居然连国王上任都要管的恶迹,我更不能容忍仙教徒地球第二大教派一样,跑去当恐怖份子,因为那样一来,本仙子不是变成邪……大家心知肚明,不说也罢。

  不知道耶和华和安拉为什么会容忍自己的信徒为非做歹,犯下这样那样糗事,搞得天怒人怨,但我绝不会容许我的仙教变成邪教,我得有所行动,让信仰税见鬼去吧!

  我已经下定决定,必须禁止教皇去收取信仰税,也不会让仙职们挨家挨户的去“化缘”,谁知道他们会不会把化缘变成收税呢。

  打定了主意,隐去身形的我,向仙殿内殿飞去。

第十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