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上仙,虽然国教收‘信仰税’是天经地易的事,但您不高兴,信仰税从今日起便停止征收,只是教会的日常开支……”

  已经身为教皇的雪玫,听说要取消“信仰税”,脸上就露出难色,我也知道他的苦处,做为一个教会,养着一群天天只会念经的家伙,就算有再多的钱也会坐吃山空,虽然有国库拔款供养,但那点钱不仅顶不了太大用处,还会给国家财政造成极大负担,因为一个教会,不仅吃穿住行都要花钱,外出传教也要花钱,还有教会的武装力量也要资金来组建,虽然我提供了优质的盔甲盾牌,但我却没有提供武器,刀枪战马还得教皇自己想办法。“信仰税”才刚刚开始征收却被我喝止,资金来源一下成了问题。不过,一个教皇敢这样和信奉的神仙说话,语气中明显带着不满,她倒是第一个,其他教派的教皇在神灵面前被威压震慑,压根不敢露出什么不满,指南不敢朝北,神说一教皇不敢说二,但仙灵却是平和取代威压,虽然同样高高在上,却不会让人产生恐惧感,这也使得这个刚刚当上教皇,没有处事经验的雪玫敢这样说话,不过我也不会在意,必竟我的本体是人,人与人之间讨价还价是常有的事。

  “这个问题我也想过,你让人在正殿外放一个化缘箱,让那些来参拜的信徒捐款,捐多捐少完全自愿,甚至不捐都行。”

  道、佛两教就是造这种方法得到了不少财富,大多数庙宇都富得冒油,这种方法可比强制征收“信仰税”好得多,同样是让人掏腰包,强行收税比自愿捐款更容易引发人的抵触心理,如同抢钱一般的税收这对仙教的长期发展只有负面影响。

  “要是没人捐款……”

  雪玫说出了自己的忧虑,我看着她皱成一团的眉头,拍了拍她的肩膀:

  “不会的,你看那些百姓,不会看着教会遇到困难而不相助的。哦,对了,我来的时候看到有些仙术师对老百姓的态度非常恶劣……”

  我掏出一本书交给雪玫,那书的封面上只写着三个字“道德经”,我把这本书交给教皇的原因就是想让她把仙职们教育成有道德修养的人:

  “以后仙教人员的行事准则都以此书为准,不可欺负弱小,无论仙术师、仙殿剑士还是仙殿骑士都要遵守最起码的道德。”

  “是!”

  雪玫翻了翻书兴奋的收下了,八成是把这本书当成仙教的“圣经”了吧。我又把空间袋中的装备箱、类仙器全倒了出来,还好这里是内殿花园,放得下这些东西:

  “箱子里的是剑士和骑士的装备,还有一些是类仙器。”

  我将“仙灵耳环”放到雪玫手上。又把“碎兵镜”交给一直站在旁边不说话的水云兰,看来我的圣女不太喜欢说话啊。

  “这两件类仙器是给你们的,此外还有一些类仙器,你们可以交给适合的人。”

  看到那些类仙器,雪玫和云兰早就笑得合不拢嘴了:

  “谢谢仙子,谢谢仙子。”

  当我离开仙殿的时候,我的骑士和剑士们都已经穿上了那些只有在网络游戏中才会出现的盔甲,嗯,看上去真的很不错啊。只是少了兵器,其他东西让他们自己准备吧,可别让他们成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废物。

  我坐在摇摇晃晃的屋顶,看着四处走到的居民,四十万人,只够一座大城市的人口,可这四十万人却是中疆国全国的人口,时间已经过去半个月了,周围的地区已经知道了中疆发生的异变,已经开始陆陆续续有商队和冒险者来到这里,可是带来的商品却是一些珠宝之类东西,没人买,其中一些商队带来的食物倒是非常畅销,不过这里的人更在意的是商队中是否有厨师和建筑工匠,以及牛羊马匹等牧畜。可是这些是第一批到达的商队,只是来调查市场的,哪有这些东西,商队几乎什么都没卖掉,只是运上了些矿石就匆匆返程了。得到消息的第二批商队应该会带上那些中疆急须的物品吧。

  在这半个月中,我也没闲着,努力从附近的国度偷偷带回了上万只兔子、野猫、昆虫、草原鸟雀以及几十只狸狼。

  狸狼是狼的近亲,体积比哈巴狗大上一点,以兔子、野猫等小动物为食虽然繁殖很快,但只会一公一母两只组成小家庭,不会像狼群那样几十只几百只的聚在一起,为祸一方,这也是我不带回狼群的原因,我可不想中疆东部的平原变成狼群的天下。有了这些狸狼,草原就不会像奥大利亚那样兔子成灾。

  仙教倒也发展得挺快,仙职人员已经发展到七百余人,其中仙术师三百多人,仙殿骑士两百余人,仙殿剑士两百多人。现在经常都能看到儒生打扮、手握玉简的仙术师在帮人修建房屋,身穿尉蓝色盔甲的仙殿剑士在维护秩序。仙殿骑士则被安排在仙殿内外站岗。

  不过仙殿剑士的武器倒是有点意思,有的人舍去了那张透明的盾牌,而使用双手大剑,不过腰间却多了一把两尺来长短剑,另外一些仙殿剑士则保留了我提供的透明盾牌,除了背上的一把单手长剑外腰上也有一把短剑,也许外人不知道为什么仙殿剑士会对短剑情有独衷,甚至会以为短剑是的副武器,但是我却明白:短剑是剑士们用来施展飞剑术的家伙,道士和修真的飞剑都不是凡品,可以人剑合一收入体内,但仙殿剑士们用的可都是普通短剑,甚至是劣质短剑,怎么可能人剑合一,当然乖乖的挂在腰上了。

  最值得一提的是雪玫设的化缘箱,收效比我预想的要大得多,体积一立方米大小的箱子不到一小时就满了,尽管中疆百姓都很穷苦,收入的大多数都是铜币,少有银币,但积少成多,来钱的速度也快,只要一天收入的铜币就堆得像小山那么高,换算成金币也有近千枚,比收税来得快多了,而且这还是信徒心甘情愿付出的,不会像收税那样惹得双方都不愉快。

  “琳,你在想什么呢?”

  突然有人拍了拍我肩膀,不用看就知道是谁,前几天飞兰神教的生命女神依娜突然去而复返,跑到中疆来混日子。

  “你在看着你的子民吗?”

  我点点头:

  “是啊,城市建设得差不多了,可是我总觉得差了点什么。”

  “建设差不多了?我没听错吧,这才刚开个头呢,城市可不是有人住有房子就行了。”

  依娜笑了笑指了指城市边缘:

  “首先,一座城市无论大小都要有城墙和哨塔、箭楼,就算小镇也要有可以站人的土墙。还有市政局、治安局。还要划分商业区和住宅区,商业区也有分精品区、杂货区、专卖区。住宅也有分平民区和贵族区,平民区也有分居民区和商民区,贵族区还有分家族区和……”

  天哪,居然这么复杂,我拍了拍脑袋:

  “这些交给那些国王和大臣去办吧,我管那么多做什么。如果我什么都要管,还不如我去当国王算了。”

  “嗯,说的也是,有道理。”

  依娜微笑着望向远处的草原,又看了看其他方向的山区、雪原、森林。

  “你把你的国家布置得很有意思,如果是我,就想不出这样的布置法。这对国家的发展非常方便,而且还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源。”

  那是当然,我心里暗想着:如果你编过电脑游戏的地图,你也会布置成这种非常方便的地形。

  “资源都会用尽的,但资源也会再生,我只是加快的资源循环的速度而以。如果这个循环被破坏了,这种优势便不复存在。不过……我好像把那个金属资源的集中地放得离这太远了,幸好保留了中疆国内原有的矿脉,其中有几条离仙殿很近,要开采起来倒也方便。”

  “是啊,很方便,但你不觉得这样的国度会让外敌垂涎三尺吗?”

  我心头一震,是啊,任何国家看到这样的国度、取之不尽的资源都会心起贪念,而现在的中疆国却仅四十万人口,其他国家一个行省的人口都不止这个数,如果暴发战争……。

  “别想太多了,以你这种大规模改变大地的能力,在神族中也算屈指可数的,而你又没有阵营归属,大多数神族不会太看重资源,只会想要拉拢你,会看中那些资源的,只有人类、兽人。中疆国可真是宝库啊,无论神还是人都会想要染指中疆,你要小心了。”

  依娜抬起头看了看天上的云朵:

  “人类垂涎的是财富,而神族看中的却是你——无论是你的力量和还是你的美丽,你的美丽甚至让我有些嫉妒。说到国家,中疆国好像没有正规军队吧,到现在为止,我只看到一些治安兵。”

  “呃……除了仙殿的势力外,的确只有一些皇宫守卫和维护治安的治安兵。”

  被依娜点醒,发现局势严重的我马上想到,长期住在地底的中疆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也没有人会和他们争)竟没有组建军队。

  “我知道你不会随便加入哪个阵营的,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加入飞兰教,你将会成为我们的一大助力。当然,诗风情也不会放弃你,会死命的拉拢你。那个啼月更不会放过你,他会用尽管各卑鄙无耻下流肮脏的手段来拉拢你。不管你加不加入飞兰教,只要不是啼月一方,我都决定帮你一把,但不是无偿的,我想让我的骑士团拥有你的一部份力量,算是做生意,怎么样?”

  “好的!”

  这样的事情我当然一口答应:

  “首先我要牲畜,牛羊马每种两万头,还有铁匠、建筑工之类各行各业的精英来教导我的子民,包括农牧业的指导教师。”

  “行”

  依娜一口答应:

  “我要让我的骑士和剑士学会你的剑法。”

  “这个容易!我还可以让你的骑士无偿的拥有一种特殊的力量,可以提升杀伤力的力量,你看。”

  手一伸,一根细细的树枝飞到我面前:

  “这种力量可以强化万物,用在兵器上可以无竖不摧,就算破坏神器也不在话下。”

  “真的吗?”

  “不信的话你拿个神器来试试,不过那个神器可能会损坏。”

  “好!”

  依娜拿出一面盾牌。我能感觉到那面盾牌上流动着的土系魔法元素,这应该不是她制造的神器吧。

  我将真气注入细细的树枝,并让其驻留在内部,然后把树枝放到依娜手中:

  “你来试试。”

  结果当然不用说,只听“啪”的一声,依娜用那支被本剑仙真气强化过的树枝轻而易举的在神盾上刺开了个小口,而树枝却毫发无损。

  “竟有这种力量!!”

  依娜那股兴奋劲就别提了,由于她是生命系神灵,她的信徒尽管拥有瞬间恢复所有伤势的神奇力量,但战斗力却不怎么强,她的骑士一直被人称为“蟑螂骑士”,意思是回生教的骑士们个个都有像蟑螂一样顽强的生命力,却都弱小不堪,现在有了这种力量,足以让那些轻视回生教的异端们吃吃苦头了。

  “说定了!”

  兴奋不以的依娜马上与我击掌为誓,并交给我一个巴掌大的棱形水晶石。

  “把你的剑法记载进去吧。”

  “这个东西……”

  我为难的看了看这个水晶,太小了吧,要在上面雕刻,我可没这样的功夫。

  “你不会连这都不知道吧,这是记忆水晶,只要把你的精神力伸展进去,再把你的剑法想一遍,就可以完成记录了。”

  “这个方便啊,早知道我就用这种方式把技能传给我的信徒了,害得我在玉壁上刻了好久的字。”

  我拿起记忆水晶,心里犯愁呢,要记什么剑法呢,依娜的信徒肯定没有学过真气,很多要真气辅助的剑法都没法施展……外家功夫中也有剑法,就教给他们吧。

  心念一动,二十几套外家功夫就被输了进去,里头不仅有剑法,我还买附赠了几套外家拳法,这笔的“生意”依娜可是赚翻了。

  当依娜兴高采烈的离去时,诗风情的生命波动又出现了,真是的,这些神好像约好了似的,一个接一个的来,一个前脚刚走,另一个后脚就到。

  “琳,中疆的建设怎么样了?”

  “才十几天而以,居民区倒是建得差不多,可是……没几幢像样的房子。”

  我叹了口气,现在的中疆,看上去就像是个难民营,整个国家贵族阶级不足百人,王族也只有不到十人,王宫和豪宅根本就不是那些只懂得挖洞的人建得起来的。

  “需要帮忙吗?”

  诗风情在我身边轻轻的坐下,富有磁性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会尽可能的提供一切帮忙。”

  “可是我不想加入任何一方神灵势力。”

  “这是无偿的帮助。”

  诗风情不在乎的说道:

  “交个朋友,朋友之间的帮助。”

  “真的?”

  我有点不信的看着诗风情,虽然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不过我却猜不出这位英俊的神灵有什么企图,不管了,先收了好处再说,要是他提什么过份的要求我就死不认帐。

  “还有,我已经让我的守护国派人来与中疆缔结盟约了,你应该不会拒绝吧。”

  “不会,当然不会。”

  诗风情微笑着看着我,半晌之后才把目光望向忙碌的人群,当他看到仙教剑士的盔甲时愣了一下:

  “真是威风又美丽的盔甲啊,只是这座城市建筑这么乱,一点规化都没有,我会派这方面的专家来的。”

  “谢谢。”

  随后就是长时间的沉默,真受不了,怎么就没话说了呢。

  “风情。”

  我首先打破了沉默,一直用看蚂蚁上树的目光看下边的人群时间长了也会烦的。

  “啊,什么事。”

  “有没有兴趣看看我建的地宫?”

  “好啊。”

  天冥剑泛出耀眼的剑光载着一仙一神朝着迷雾岛飞去,地上的信徒们见了连忙对天祷告,感激仙灵所带来的一切福音。

  地宫虽然不像仙殿那样夸张,但内装也是富丽堂皇,无处不在的夜明珠使得整个地宫都亮堂堂的,当诗风情看到这些珠子的时候居然以为是魔晶石,还问我为什么感觉不到晶石里的魔力波动,害我差点晕倒。

  “你怎么住地下呢?”

  参观完地宫后诗风情不解的问道,在他的意识里只有那些见不得光的生物才会住在暗无天日的地下,不过我的地宫正气凛然,灵气十足,和那些邪恶两个字根本搭不上边。

  “因为玄气和灵气是我修炼需要的必备能量,玄气产于天上,支配星体运转,灵气生自地下,滋养世间万物,我住在地下就是方便采集灵气,在炼丹和炼器时都要消耗少量的玄气和大量的灵气,相比之下,灵气的需求比玄气更大。”

  “炼丹?你怎么有兴趣学炼金术那套玩意?”

  “炼金术?”

  我白了他一眼:

  “炼丹可不是炼金术那么简单。”

  我从架子上取下一个瓷瓶,拔开塞子,倒出一粒紫色的天青丹,这可是正宗仙丹,不是修真者或道士炼出的丹药。

  “你吃一粒试试。”

  “好!”

  诗风情接过仙丹后马上就吃了下去,仙丹入口即化,化做一股清凉的气息在他体内流动。

  “用你的力量炼化它……就是力量之间融合。”

  我本来想提醒的话说到一半才想到他可能不知道什么叫炼化,所以改说融合。

  “嗯。”

  当神力与诗风情体内的神力相遇时,清凉的气息马上和神力混在一起,混合了清凉气息的神力突然暴涨,足足狂增了三倍才停止下来。

  “天哪!我的力量,足足增加了三倍。”

  看着面露惊讶的诗风情,我心里闪过一丝不解,从气息上看,他真的暴涨了三倍力量……可是我服下这种仙丹最多只会涨一成的力道啊,一成和三倍可是差了好多啊,怎么回事?而且这还是下品仙丹……看到诗风情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我干脆把那瓶仙丹整瓶的给了他。

  “送你吧。”

  “真的给我?这样的好东西?”

  “是啊,反正只要有材料我就会炼制,不是吗。”

  看着诗风情小心翼翼接过瓷瓶,把它当宝看的样子我就好笑。其实那瓶仙丹不仅只是下品仙丹,在同样仙丹中也只是次品,而且只有五粒,是我第一次炼丹的成果,当然不会是什么好货。

  参观完整个地宫后,我突然转身问他:

  “想去玩冲浪吗?”

  “冲浪?是什么?”

  地宫之上便是沙滩,早在地球上时,我就渴望能在海里冲浪,可是近海的海水都臭哄哄的,还带着无数垃圾,决不是冲浪的好地方,想冲浪,只有在人工的室内冲浪池里才行,现在终于看到一望干净得不能再干净的海水

  当我穿着泳装出现在他面前时惹得他大呼小叫,捂着脸不敢看,真是的,跟乡巴佬似的,用得着这样吗。不过当他看到我踩在薄的木板(冲浪板)在海浪中做着各种动作时羡慕得不得了,不使用神力做出这种运动可是非常刺激。兴致勃勃的他跑地宫,从车间里拿了块已经做好的冲浪板跳进大海时……一下沉底了,晕了,……他难道不知道冲浪是借着海浪才能“冲”得起来的吗?居然和海浪对碰……。还好他是神,喝了一肚子的水也不会淹死,要不然又要有人挺尸海底了。

  他的“冲浪资质”还不错,凭着神灵天生的平衡感和直觉在半小时后已经掌握了一些基本诀窍,虽然冲浪板还是经常被海浪打翻但已经不像先前那像笨到和海浪对碰了。

  “哈哈哈,琳仙子,你居然还真懂得玩啊,我已经四千年没玩得这么兴奋了。”

  “是吗?要是我告诉你还有帆船之类的可以玩呢?我说的帆船可不是你以前见过的帆船,外形嘛……就是一块特大号的冲浪板上加个三角帆。”

  我倒是满不在乎的,这些地球上的娱乐运动好像在异世界从来没出现过。

  “听起来好像也很好玩的啊。”

  “你以前没玩过吗?”

  “没有!”

  诗风情躺在沙滩上,望着渐渐落下的太阳:

  “以前我都待在神殿里,接受到万民朝拜,明明刻刻都要摆出一副威严的形像,后来我受不了了,跑到民间,装成一个琴师,但身上的神威却轻易让人们认出了我的身份,以为我是个流浪的神坻,呵呵,那时候还真是有意思……至于游玩,欣赏大陆上的每一处风景……但是,三年旅游期间带来的快乐还是比不过今天这样,因为有个人和我分享我的快乐,我今天才知道,与人分享快乐,会更加快乐。”

  说完,就直勾勾的看着我,那眼神火热热的……看得我直发毛:

  “喂,不要这样看着我,我被你看得很不舒服呢。”

  “啊,不好意思,我失态了,不过……你以后可以别穿这么暴露吗,淑女……不应该这样。”

  ……泳装好像都是这样的吧。只是把手臂和大腿露出来而以,不至于这样吧,看他脸都红了,老封建。

  “冲浪游泳一般都这样穿的……要是我告诉你男生冲浪只穿一条短裤,你会有什么反应。”

  “只穿一条短裤……像我今天这样全身穿着衣服冲浪有什么不好吗。”

  ……算了,观念不同,没法勾通。我已经放弃了看他有多少肌肉的打算,这个老封建却一直苦口婆心的劝我穿得严严实实的去冲浪……封建礼教真是害人啊,难怪中国一直在进行着打倒封建礼教的宣传。

第二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