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

    冥殿是最早入侵中疆的势力,我决不会让这些家伙好受,至于那些打算走海路的家伙,我已经为他们准备好了大礼,我就不信他们那些木头船能对付连“铁达尼号”都能弄沉的冰山,最先对付的,当然是那些最先找上门来的入侵者,冥殿的家伙们。

  “什么声音?”

  哨兵甲突然觉得头顶传来巨大的“嗡嗡”声,但抬起头来却什么都看不到,直到声音渐渐远去。但那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实在太容易引人注意了,很快,就有几名只剩骨架的骑士带着一小队蓝冰帝国的骑士朝声音消失的方向前往搜索。

  “刚才那是什么声音?”

  当搜索队走得没影后,哨兵乙问道。

  “不知道,可能是什么动物拍翅膀的声音吧。”

  哨兵甲只会瞎掰,连他自己都不信那声音会是拍动翅膀的声音。

  “拍翅膀会是那种声音?不是‘啪啪’声吗?”

  “轰轰”

  搜索队消失的方向传来两声巨响,惊动了整个营地。接着,比野兽吼叫还更低沉的声音通过空气和土地传遍了哨兵甲、乙身上的每一个细胞。

  “连大地都在震动,是骑兵吗?这吼声……然到是兽骑士或是地行龙骑士?”

  “不像。”

  哨兵甲很有经验的趴在地上听了一下。

  “对方离我们还很远,但接近的速度非常快,任何骑兵都没这种速度,也没有任何野兽是这种吼叫……”

  “集合!快集合!敌袭,敌袭!”

  来不及穿上盔甲的军官在大营里呼喝奔走,衣甲散乱的士兵像无头苍蝇一般乱跑,寻找着自己所属的小队,营地间一时乱哄哄的,还没完全睡醒的士兵穿着内衣迷茫的左看看,右看看,一看就知道是刚刚征召的新兵,而老兵们则反应迅速,二话不说抓过衣甲兵器,一边穿衣一边集结。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那些神职,这些为了信仰而放弃生命的死人由于不用休息,第一个反应过来,手持骑枪列好队型,等待着越来越近的敌人,在他们身后是渐渐整理好队型,呵欠连天的普通士兵。

  “挺枪!冲”

  死神的神殿骑士挺枪而出,士兵们虽然看不清黑暗中到底来了什么怪物,死神的骑士已经出击,但越来越近的轰呜声盖过了马蹄的声音。

  “琳,你放出的是什么怪物啊?”

  “不是什么怪物,一些昆仑奴。”

  巨大的振动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近,神殿骑士反倒是好像被人消灭了一般,除了几声惨叫什么都没留下,夜色中普通士兵看不到任何东西,神职们能够看见,但却又不告诉他们来袭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因为那种东西他们能看见却也看不清楚,只能看见那是一个个如同龙一般高大的人形生物。死亡的魔法从信奉死神神官手中射出,圣殿剑士却持着大盾不住后退,似乎在害怕什么。

  “琳,这玩意还真强,专克骑兵步兵不说,还不怕魔法。”

  “当然了,这可是昆仑奴啊,把守昆仑仙境入口的化外之民,全族都听从仙灵的吩咐,但他们也不是完全不怕魔法,如果用强烈的元素魔法攻击的话,还是会有很大损伤的,可是死亡魔法他们不怕。”

  几个如同一幢房屋般大小、全身黑乎乎、脚粗得和大象有得一比的黑色大汉,突然从夜色中冲出,将神职们压成一团无用的碎骨,在士兵们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又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冲入普通士兵群,手脚并用,刹时间血肉横飞,惨叫不断,不知有多少人被它们打成了肉浆。当一名勇敢的士兵手持刀剑灵巧的跳到一个黑大汉背后,握紧长刀使劲一扎——只听“叮”的一声,手中的长刀与大汉黑油油的皮肤相碰,竟发出金属相击声,长刀断了,而大汉却完好无损,连皮都没刮破,那名士兵惊得目瞪口呆:天哪,这是什么怪物……随后而来的一只大手把那个士兵如拍蚊子般拍扁了。

  正当昆仑奴在人群中横冲直撞时,天使拍打着漆黑的羽翼从空中偷袭,手持圣剑(天使的制式兵器,属于低级神器)猛扑下来,手中的死亡斗气通过剑身狂涌,砍在其中一个昆仑奴身上,顿时划开一道长长的血口,这个强大的生灵疼吼一身,双臂一挥,把那天使抓了个正着,左捏右揉之后,这位刚才还活生生的天使变成了血淋淋的肉泥团。

  我见形势不妙,冥殿的神使和天使渐渐增多,连忙召回昆仑奴,他们虽然是昆仑山强大的守护者,但必竟是血肉之躯,如果等到其他神使和天使动手,恐怕他们就算再强十倍也只有死路一条,于是,我捏动法诀,把他们都送回了昆仑山。

  经过一场可怕战斗,己方死伤累累,敌人却又不知道是什么人,甚至是不是人都不清楚,还在无数双眼睛下消失,幸存的战士们整个心底都寒了。

  第二日一早,天刚蒙蒙亮,军号吹响,这些被搞得一夜没睡好的士兵匆匆掩埋了战友的尸体,继续向仙殿方向前进,只留下一座座坟头和满地破损的器材。

  “他们还往前走?不怕死啊!”

  我真有点不信,他们居然还向前走,还想打中疆的主意。

  “你别太天真了,一次小小的骚扰是无法吓退入侵者的。必须用更激烈的手段才行……这样吧,你让人在中疆开个军用传送阵,我让国内派些兵来帮……”

  “不需要,即然他们不知死活,我就让他们知道什么是死是活!”

  我注视着在地面上行进的军队,已经打定主意,要让他们在大草原上转圈,转到弹尽粮绝,哭着跪着求我。

  “风情,看好了,这是阵法中最简单的迷魂阵,保证他们死也到不了仙殿……等那支商队过了再说吧。”

  正在布阵,不知从哪跑出一支商队,马上有两队枫之国的轻骑兵迎上去。然到那个商队是他们派出的探子?

  不,不是,只见那队骑兵冲到商队前,二话不说拔剑见人就砍——这些家伙,为了保守军事行动的秘密居然残杀手无寸铁的人。我绝对不会任由这些家伙在我的守护国内任意行凶!

  这支商队碰上军队时还觉得莫名其妙,中疆不是没有军队吗?哪来的那么多兵,等轻骑冲近了才发现,那竟然是入侵者!由于中疆境内一无魔兽二无盗匪,商队也就省下了雇佣兵的钱,面对手握屠刀的正规骑兵,商队就算有雇佣兵又能怎么样,业余的佣兵个人战力也许比正规士兵好,但团队组合、武器装备却远远比不上,除了惊叫着逃命外没有别的生存余地。

  我悄悄的落在商队中间,尖叫和惨叫已经使商队非常混乱,人人急于逃命,谁会注意人群中多了位从没见过的绝色少女呢。

  马蹄声传来,一把沾满了血迹的长剑向我的颈部砍来,打算拿我的人头去领赏吗?骑士怎么都有砍人脑袋的坏习惯,正胡思乱想着,那把剑突然转变角度,迎向我的不是剑刃,而是剑脊——这骑兵也懂得怜香惜玉?不过想打昏我?可是以他的身手永远也沾不到我的边。

  马儿突然撕叫着人立起来,把骑士掀翻在地,然后两只马蹄对着倒在地上的骑士落下……胸骨都断了,安息吧,这绝对不是我搞的,只是你的马儿不许你伤害我,谁叫仙人比凡人更讨自然生物喜欢呢。

  “魔女,受死!”

  后面的那群骑士可狠了,见同伴丧命,把过错一股脑儿的推在我身上,十几把刀剑对着我,要是普通人让他们砍实了,不变肉浆了?

  可是他们的坐骑却将他们甩落在地,重重踩下,由于前面有了个榜样,这次只有运气不好的几个人受了些伤,其他们大多就地一滚,躲开了马蹄攻击。这些家伙真笨死了,和仙灵、妖怪打架的话四周最好不要有任何动物,不然还没开打就麻烦一堆。

  “邪恶的魔女,受死吧!”

  坐骑不听使唤,落马的轻骑兵干脆步行接行,打算无论如何都要杀掉我,可是这些死神信徒居然叫我“邪恶的魔女”,天哪,你们就不觉得自己信奉的神比我更邪恶吗?至少听起来死神绝对比仙女更邪恶。

  对宗教狂实在没有什么好说的,我又不想杀生(刚才是他们的坐骑自做主张杀人,不关我的事),所以只好先解除他们的武装再说。

  “金术,万兵归尘!”

  随着我的一声轻哗,整整一个小队的轻骑兵都着了道,他们身上的全套轻钢甲、长剑、长刀、匕首全都化成了粉尘,嘿嘿,没有了兵器,他们应该撒了吧。

  正当我得意的准备离开时,身后突然呼呼生风,一个身躯重重撞在护身罡气上,那个人马上口吐鲜血被震飞出去。接着,又一个没了盔甲的轻骑兵向我扑来,天哪,这里的人都那么乱来吗?大有解放军当年那种子弹没了用石头,石头没了用拳头的精神,不过话又说回来,看他们凶神恶煞的表情,肯定想把我撕成碎片——他们然到就不觉得一位淑女不适合这种死法吗?

  一脚踢出,那位扑上来的骑兵脸上多了一个脚印,倒在地上数星星去了,我趁机飞上了天空,不想和这些疯子缠斗,反正那支商队的人也趁着这会儿功夫跑得很远了。

  接下来没什么好说的,我在草原上大摆迷魂阵,这支军队像无头苍蝇一般在方圆五公里的地方乱窜,怎么都找不到出口。

  “深红殿的人被冥殿的人打回去了,冥殿的又被我困住了,海道也被我封锁,短期内没有哪国的力量会从海路进攻中疆,这次打中疆主意的国家真多啊,我有点想一个一个的找上门算帐。”

  “琳,你真的要找他们算帐?”

  诗风情眼中突然射出光彩,差点没吓我一跳,我要找报复别人,你高兴什么劲啊。

  “那我们先去枫之国吧,好好的教训一下苛阿妥砂。”

  “为什么要先找他麻烦?深红殿的势力不是更近吗?”

  我纳闷了,看他那样子好像和光辉殿的死神结下了深仇大恨一般,可是我记得光辉殿的死对头是飞兰教,和星天教没什么关系吧,而且苛阿妥砂的三个守护国好像和诗风情守护的神恩帝国都没有接壤的地方,结仇的可能很小吧。

  “不,深红殿的安妮比较老实,苛阿妥砂那家伙不但神殿造得很气派,神像也造得像山一样高,还有三个守护国,信徒有十几亿,上次到访星天教时,狂傲得不得了,看了就不顺眼,先把他弄残了再收拾其他人吧。”

  诗风情说得振振有词,我却听得头皮都发麻:感情是这家伙忌妒人家苛阿妥砂的家产,巴不得借我的手去拆了人家的房子,神灵之间好像都会忌妒对方的神殿是否比自己华丽、神像是不是比自己高大……完蛋了,那我的仙殿岂不是会招来众多忌妒者的围攻?还好我的仙像小,只比供在人家里的神像大一点。以后得低调行事,不然成天都会有麻烦的。话又说回来,苛阿妥砂做敢打我守护国主意的家伙,一定得给他一点教训才行!

  “好吧,……就先找苛阿妥砂的枫之国下手,不过我们要装成凡人进去。”

  “不好啦,冥殿的人打过来啦!”

  商队中的幸存者们逃回中疆,马上将情冲上报仙殿。

  “真的吗?看来给我们的考验到了。”

  在众仙职期待的目光中,雪玫面带轻松的笑容,从仙殿花园喷水池中摘下了一朵水仙花,渐渐握紧,似乎要把那朵花捏成碎片一般。

  “去吧,给入侵者一个教训。”

  当拳头展开时,一道紫中带白的光的芒直向射天穹,众仙职都猜不出教皇在搞什么鬼。

  “教皇大人……其实……冥殿的那些人好像已经被一股奇怪的力量困住了,一直在某个范围内打转。”

  说的是仙教的圣女——水云兰,也是唯一被我开“天眼”的人。她的“天眼”虽然无法像我一样看得很远,也少了很多能力,但必竟是天眼,集中起精神,整个中疆都在她的监视之内。

  “应该是上仙做的吧。”

  水云兰缓缓的闭上了第三只眼,刚刚的掌握这种力量非常消耗精神力,仅仅只使用了一小会儿又让她感到精力不支。

  “教皇大人,和那些入侵者相比,已经迁入的人可有更要小心,最近中疆迁来了第一批移民不是举家逃债的,就是异国的通辑犯,甚至还有一些可能是刺客。”

  “嗯,圣女的天眼真是厉害,什么能看到,这样吧,仙殿剑士和仙术师全部出去维护城内的治安,不能让罪犯在中疆任意妄为,如果有人犯错,不论本国人还是新迁入的移民,全部按国法论处,除了重要部门的留守骑士外,其他仙殿骑士都去保护国王陛下和那些大臣吧。另外还要注意从冒险者和佣兵口中得知一些情报,不然被人杀到家门口了都不知道。”

  “是!”

  数量已经达到七百余人的仙职们在分配完任务后直奔自己的岗位,转眼间,内殿花园只剩下水云兰和雪玫,两女相视许久,各自摸了摸自己所拥有的类仙器,突然发难。

  “天地混沌,乾坤归始,毕方召来!”

  在咒语声中,水云兰身边突然窜出一只火红的大鸟,只是那只大鸟的身体呈半透明状,明显不是真实之物。一声似鸟鸣又似人言的声音传遍整个仙殿:

  “毕——毕方!”

  “去!”

  随着水云兰攻击命令的下达,红色大鸟吐出一团烈焰,将花园中一丛鲜艳的花朵点燃,一个着火的人影马上狼狈的从花丛跳开,躲开熊熊烈焰,满脸都是狰狞之色。

  “可恶!你们这些异端居然敢伤我!”

  “为什么不敢伤你?堂堂一位神使居然鬼鬼祟祟溜进仙殿,说吧,谁派你来的。”

  那人影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扯下披风,身上淡淡的神光马上显现出来,这神光并没有真正的神灵那样强烈,但也足以说明他的身份。

  “为什么要告诉你呢,你虽然贵为教皇,但也不是神使的对手吧,除非……噢,仙教好像没有神使吧。你们要为刚才的无礼付出代价!”

  说完,青蓝色的长剑就像二女袭来,神使身上的可都是神器,他并不害怕自己会被教皇和圣女伤害,因为他是神选中的人,被神选中的人无论如何是不会被凡人伤害的。

  “奇了奇了,有个无礼的家伙偷偷摸摸,招呼都不打一声就摸进仙殿,居然还说人家无礼,唉,这是什么世道啊,礼数是不是变了?无理变有理,有理变无理。”

  水云兰拿起碎兵镜,镜光一照,只听“啪啪”几声,神使身上的盔甲、长剑全部化为尘土。

  “你们……你们,天啊,这可是神器啊!”

  见自己的神器被毁,那位不知来历的神使终于明白了,仙殿虽然没有神使,但也不是他所能对付的,就算再叫上几位神使也未必讨得了好处。

  “毕——毕——毕方——毕方”

  “啊!”

  在神器被毁、神使受惊的那一瞬间,红色的大鸟见有机可乘,欺近身前,神使只觉得一股带着灼热风吹来,右手就丧失了知觉,随后便是火烧一般的痛疼,护身圣力,竟挡不住那只怪鸟的一击。

  当下忍着痛疼,将圣力拟化成一把长刀,向怪鸟砍去,可是拟化的长刀却毫无阻碍的透过了怪鸟的身体,就像砍到空气一般,怪鸟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左手却在灼热中丧失了知道。

  “不要过来!”

  丧失了双臂的神使口气已经没有刚出场时那么强硬了:

  “我这次来只是带来我神的口御:只要中疆废除仙教,吾神便将守护你们的国度,你们也可以保留现在的职位……”

  “让你和你的神去死吧!”

  雪玫一脚踢翻神使,脸上带着一脸的凶厉之色,根本没有一丝教皇应有的仁慈、圣洁,反倒像个凶狠的恶魔:

  “当年我们在地下城苦苦求存的时候你们怎么不来?在六千年里我们无数次祈祷神的保佑,大陆上哪个神灵我们没祈求过,有段时间甚至连魔神都求过,可是你们没有理睬我们。现在看到中疆开始复苏,就眼红了是不是?就想吃现成的是不是?告诉你,你们的神并不仁慈,他们不会救人于危难之中,也不会真正的帮助人们渡过难关,只会教唆一群人拿着刀剑去砍另一群人。秦仙子对我们的帮助不仅中疆人心里有数,你们心里也有数,我倒是劝你还是别为那些自私的神卖命了……”

  “你竟敢亵du神灵,你的话亵du了大陆上所有的神灵,哈哈哈,众神都在看着呢!”

  神使出然大笑,眼中全然没了刚才的恐惧:

  “你们将会受到众神的讨伐……”

  倒在地上挣扎的神使突然暴起,刚才被毕方烧掉的左手竟奇迹般的复原,拟化刀再次出现在手中,刀光一闪,雪玫的头颅被砍了下来,落在地上。

  “教皇大人!”

  水云兰吓出了一身冷汗,没想到雪玫一时大意,竟被人偷袭得手。

  “哈哈哈,我就算死了,也要拉个陪葬的。”

  “谁会和你陪葬!”

  被砍了头的雪玫尸身连一滴血都没流,滚落在地的人头竟然还带着笑容:

  “头来!头来!”

  雪玫的头突然大叫着,随着声音,那颗原本落在地上的人头就这么飞起,在神使和圣女惊异的目光中,头身合一,一点伤痕都看不到。

  “怎么会这样……”

  看到神使不信的喃喃呻呤着,雪玫微笑着将他再次踢倒在地:

  “仙子赐与吾等的力量岂是你们那些无用的神灵所能比拟的。”

  “可恶!”

  神使露出一脸暴怒之色:

  “我诅咒你们,你们这些对神灵不敬的邪魔,你们和你们的邪神秦琳将受到神的痛罚,神将降罪与你们……”

  “你去死吧!”

  水云兰心灵一动,怪鸟喷出火焰瞬间将神使化为一团灰烬。

  “教皇大人……刚才我没注意到,这家伙的身上,被人下了‘神眼’,刚才我们说的和做的,恐怕很快就会……”

  “别说了,出了事我担着……”

  “哈哈哈哈~~!”

  一位全身笼罩在黑暗中的神坻欣喜若狂的拿着一颗闪动着五彩光芒水晶球,里面记录的正是刚才仙殿里所发生的一切:

  “秦琳啊秦琳,这只是第一步,尽管你的信徒看起来无所不能,连召唤术都会,还能拥有不死之身,但是你无论再怎么强大也无法与众神抗衡吧,等你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就算不想入我教都不行啊,哈哈哈。”

第二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