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枫之国,最出名的东西就是枫蜜,只有枫之国特有的白枫树的树叶经过几道特殊的工序便能生产出白色的蜜。这些蜜有着极佳的保养做用,为贵族们所喜欢,但白枫树的数量不多,为了保持白枫树的生长,枫之国每年都禁止无度采摘白枫叶,使得枫蜜产量一直提不上去,枫蜜的价值也一直高居不下,在离枫之国较远的地方甚至比黄金还贵。

  不过我不是来买枫蜜的,我是来捣乱的,谁叫那个苛阿妥砂居然跑到我地头上撒野,他的守护国没一个和中疆接壤,居然有心思跨越另一个神灵的守护国度跑来找我麻烦,我不得不佩服这家伙的决心,如果是我,决对不会闲得无聊大老远的跑去和一个不认识的家伙打架,太远了。

  枫之国的首都——叶之城是我首先捣乱的目标。因为首都是做为一个国家的中心存在的,要是这里出了问题,造成的影响可是会成百倍千倍的扩散。

  “这里已经是苛阿妥砂的地界了,做什么事最好还是小心……”

  “知道了知道了!”

  我不耐烦的打断了诗风情的劝告,最近他越来越像个老太婆了,说起话来喽喽嗦嗦,还死缠着我,硬要跟来,这不,某位姓秦的女剑士身后跟了个拿着竖琴的琴师。

  我的脸上已经带上了许久不带的面具,施了个隐身咒后轻轻松松进了城,诗风情有他自己的办法,他可以化身成风,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所以他也不成问题。

  “琳,现在去哪?”

  “现在已经快晚上了吧。”

  我抬头看了看渐渐升起的新月,转过头,看着夕阳渐渐沉没,心里不由得一阵激动:那个叫苛阿妥砂的家伙号称是死神,死亡系神灵,我就用道术中的僵尸术和驱鬼术来捣乱,看看这个死神能把我怎么样。

  趁着隐身术没过,我在房顶上尽情的施展着轻功,从这个房顶跳跃到那个房顶,诗风情则化做清风一声跟在我身后。最后,我停在教堂顶上的钟楼,这个位置正好,面朝新月背靠残阳,脚下还有一大片的墓地——枫之国的人习惯把死人交给教堂处理,而那些供奉死神的教堂将尸体随意埋在四周,尸体将做为战争中随处可召的骷髅战士预备军,这倒便宜了我。平时这里死气沉沉,我一到来,淡淡的仙灵之气就将此地积累了不知几百年的死气驱散得干干净净,凡人感觉不到仙灵之气,但修为高深的人却能感觉到死气的消散,特别是那些苛阿妥砂的神官,已经变成活死人的它们突然觉得提供给他们力量的死亡气息突然间无影无踪,早已经没了感觉的身体也感到一些不舒服(受仙灵之气的影响),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他们还是加强了防范。

  “琳,你打算怎么做?杀死这些尸体神官?”

  正当我看着夕阳带着最后一缕光辉消失在天边,周围的风元素大量聚集,诗风情的身影在微风在出现在我身边,轻轻的坐在我身边,陪伴我一起看着太阳落下的方向。

  “不,只是死几个神官造不成恐慌,我要和苛阿妥砂斗法。”

  “斗法?”

  诗风情不解的看着我,神灵之间斗法造成的影响可以说是非常的小,顶多对信仰者造成一点点影响,根本无伤大雅。

  “嗯!苛阿妥砂自称是死亡系的神灵,我就用一种类似死亡系的法术来给他守护的国家造成一些麻烦,尽管我不喜欢死太多人,但为了中疆,这也没办法的事。我要让叶之城闹僵尸闹鬼,成为大陆闻名的鬼城尸城!”

  “琳!你疯了!”

  诗风情连忙摸了摸我的额头,似乎看看我有没发烧:

  “苛阿妥砂是死神,擅长的就是死亡魔法,你和他比这个,恐怕……”

  我不耐烦的拔下那只放在我额头上的手,这家伙真是的,我的神智可清醒的呢。

  “你不用说了,我自有分寸。反正我们一直在暗处,就算输了也能全身而退。”

  说完,我两手一张,几十张道符像扑克牌一样出现在我手中:

  “北斗照天玑,天旋转碧落,阴光照黄泉,阴阳相化生死逆,起!”

  随着一声“起”字,几十道黄符泛出紫光,如同离弦之箭,直射教堂外墓地上空,并在墓群顶部炸开,几十张黄符无声无息的炸开,变成漫天飞舞的黄纸,从空中飘落,如同纸钱一般散落在整个墓地,这架势把几名骷髅神官着实被吓了一跳,虽然它们左看右看,但哪看得到隐藏了气息的我和诗风情,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还是连忙放出信号,召唤周围的同伴。

  看到越来越多的冥殿神官在坟地聚集,而我施放的法术至今还没有什么动静,诗风情不由得急了:

  “琳,不然我们先走吧,这里是苛阿妥砂的地盘,外教的死神可能无法召唤不死仆从。”

  “别急别急!”

  我指了指坟地,示意他耐心点:

  “我召唤的可不是什么不死仆从那种低价货,原本想先召唤几个鬼来玩玩,可是冥殿的那些家伙把鬼魂全都彻底回收利用了,能被我聚集的鬼魂实在少得可怜,还是不甘不愿的那种,我只好选召唤僵尸了,这种尸体可比那些用死灵魔法召出来的玩意强多了。风情,你看仔细了,我答应给你的,也是这种力量。”

  似乎在回应我的话,坟地中一块墓碑下方的泥土突然鼓起,紧接着一具石棺的棺盖渐渐顶出露出地表,似乎有什么东西正要破土而出,这里的异动马上惊动了周围的冥殿神职,一个个腐烂或半腐烂,或者干脆变成白骨的冥殿神职将出现异动的墓穴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个密不透风,甚至连月光都被这些苛阿妥砂的信徒挡住了。

  一只腐烂的手从石棺盖下伸出,这下再笨的人也知道有一个死物要爬出坟穴,周围的神职都稍稍松了口气,必竟它们是死神的信徒,为了苛阿妥砂放弃了自己的生命,自己本身就是一个死物,这里又是苛阿妥砂的地盘,没必要怕另一个死物,它们都将这具尸体当成自然尸变产生的死物。

  松了口气,它们渐渐散去,只留下几个低阶神官,它们打算控制这个发生自然尸变的尸体,自然尸变所产生的死物战斗力比召唤出来的死物强了一倍有余,还有一定的智力,数量又少,很有研究价值。不过高阶的自然尸变死物是无法控制的,那是一种非常强大的存在,不仅拥有强大的力量,还有比人还高的智力。

  它们散开后,一缕月光照在伸出泥土的烂手上,棺材里的尸体似乎从月光中瞬间得到了某种力量,只听“嗷”的一声,还未完全露出泥土的石棺的棺盖被猛的击碎,漫天的泥石和碎石将周围几个冥殿神官击得东倒西歪,巨大的响声将周围正欲离去的冥殿神职重新引了回来。

  那几个低阶神官有几个被碎石打落了脑袋,但是它们很快就捡起自己的头,重新装回脖子上,已经破碎不堪的嘴巴开始念出断断续续的咒语。

  “那是控尸术,那几个低阶神官想要控制你的死物。”

  “别说那是我的死物,我只是把尸体召出来,然后完全放手,凭它自生自灭,它可不是我的死物,它是野生的,不受控制的。”

  我兴致勃勃的看着即然爆发的战斗,那是死者之间的战斗,僵尸VS死亡神职,嘿嘿,有的瞧哦。不过诗风情却在一旁吵闹,搞得我都没兴致看战斗:

  “你说什么,你没控制那具尸体……那怎么尸体还在动。”

  诗风情指着那具一下击倒冥殿神官,并将其撕成碎片的僵尸。

  “那是僵尸,不是丧尸,是用道术造出来的东西,对凡人来说很难对付,也很危险,而且有道行的僵尸若是完全失控根本无法重新控制,只有将其毁灭,别无他法。”

  就在说话的这段时间里,僵尸用它那直挺挺的手臂将周围三位神职分成了两片,甚至根本无视死灵法术召唤出的防御魔法,转眼间那可怜的三位神职就成了再也无法行动的尸块,只听一位高阶的骷髅神官叫道:

  “小心,这种尸体从没见过,看它的力量不弱,可能有很高的智力。我去和它交涉一下。”

  那位冥殿高阶神官越众而出,走到僵尸面前,接连用了好几种语言,可是僵尸就是不理它——僵尸是有一点点智力,可它的智力低到仅限于自卫反击和猎食,眼前这些死气沉沉的家伙根本就不能充当食物,要不先前那三个菜鸟用法术试图控制它,召来攻击,僵尸才懒得理会这些家伙呢,它想要的是不远处城市中那些有着新鲜血液人类。现在又跑来一个只剩下骨头的老家伙,在自己面前发出一些奇怪的声音,不理它,吸血要紧。

  骷髅神官见僵尸毫不理会自己,伸直手臂一跳一跳的离去,火气渐渐上来:在冥殿中我怎么的也算是数一数二的高阶神职,神使见了我也得正眼瞧上两下,你一个刚刚尸变的死尸算什么东西,居然一声不吭就这么走了……还是跳着走,手还伸得那么长那么直,明摆着不把我放眼里,不给你点颜色瞧瞧我的面子往哪搁啊。

  当即对着一位冥殿剑士使了个眼色,那位冥殿剑士二话不说挡在僵尸面前,拔剑就砍,只听“叮”的一声,长剑砍在僵尸身上竟冒出火花,这下看得冥殿众神职眼睛都直了:这是什么玩意啊,居然这么硬。

  冥殿剑士只觉得这一剑像是砍在整个大铁块上,虎口的骨骼都被震得裂了几条细缝,而长剑干脆就这么弯了。

  “吼”

  冥殿剑士呆了,可是僵尸却没呆,双臂一伸,插入冥殿剑士的胸口,比平常盔甲更厚四倍的钢铠如同纸一样被捅了两个洞,四周的冥殿神职连忙放出魔法,援救那位剑士,地上可是已经躺了三位被撕碎的神官,不能再有人牺牲了。

  可是已经迟了,僵尸双臂一张,本来就只剩骨架子的冥殿剑士马上变成了地上的一堆枯骨,那些死灵魔法打在僵尸背上,嘭嘭作响,即使是身体硬如钢铁的僵尸,在这样的打击下背部也留下了一个深可见骨的伤口。

  可是这样的伤口对死人来说算不了什么,僵尸翻着青绿色的眼睛,转过身,两个跳跃就落在一位神官面前,轻松将其分尸……我兴致勃勃的看着下面的死尸战争,诗风情却看不下去了:

  “琳,你召出的到底是什么怪物,居然有这么强悍的体力,物理攻击和魔法攻击都很难有什么效果。”

  “上次我不是让你的信徒拥有了召唤这种尸体的力量了吗?你忘了吗?当时我就说过,僵尸可是刀枪不入水火难侵,无论是刀剑加身还是法术爆体,都难以伤害到它。”

  战场上,僵尸横冲直撞,连杀十余名神职,但也付出一只手臂的代价,少了一只手臂的僵尸还是那么可怕,用牙齿和仅剩的一条手臂不断将一个个已经没了生命的神职送入永恒的梦乡。

  “什么,我的信徒也有这种力量?就是你前天允许我的神官使用的那种……”

  “是哪,你终于想起来了?”

  过了好久,僵尸终于被收拾掉了,可是冥殿也付出了八位剑士、十位神官、六位骑士的代价。但是没等它们松口气,却发现周围已经全是密密麻麻、手臂前伸、一跳一跳的尸体——在他们打斗时,更多的僵尸爬出了坟穴,放眼望去,冥殿教堂的墓地,已经变成一片尸海,只要是还没化成白骨的尸体,都被道术改造,感受太阴星(月亮)之力,跳出了坟穴。冥殿的神职们头皮一阵发麻:一具僵尸就那么可怕了,何况是眼前成百上千的僵尸……

  “嘿嘿,那些冥殿的人逃了,哈哈”

  看着冥殿的那些家伙灰溜溜的跑远,我心里那股高兴劲可别提了,眼前这片地已经被我用道术变成了“养尸地”,以后死在这里的尸体,不管是人的还是畜的,全都会变成僵尸,这等于在枫之国埋下了一个不安定因素。

  “这东西,若用于军事,简直就是无敌。”

  “僵尸也是有弱点的!”

  我看了看诗风情惊讶的神情,还是让他多了解一点僵尸的特性吧,必竟他的信徒以后也会召唤僵尸:

  “僵尸只能在晚上活动,它们害怕阳光,把僵尸拖到阳光下曝晒就能够消灭它们,相反,月光会使他们的能量成倍增长,月光下的僵尸非常难对付。”

  “还有,僵尸害怕糯米、黑狗血、墨斗线,以及一些污秽的东西。”

  “污秽的东西?”

  诗风情不解的看着我,又看了看外面的跳动的尸群:

  “死物本来就是不洁的,怎么会害怕污秽的东西?”

  “死物是‘不干净’的,但是僵尸却是用一种叫‘道力’的力量创造出来的,‘道力’也属于圣力的一种,而且包括范围极广,我仙教的仙术师和教皇所拥有的力量就是属于‘道力’的一种,但凡是圣力都有一个共通点:害怕污秽之物,道力也例外,所以僵尸碰上污秽之物就会消亡。还有,面对僵尸,只要闭住呼吸就能不引起僵尸的注意。”

  “这东西还真特别啊,好像很有意思啊。”

  诗风情眼中闪动着奇怪的光芒,远远的看着渐渐涌入城市的尸群。

  “今天晚上将是个血腥之夜啊!”

  透过浓浓的夜色,我仿佛见到尸群冲入城市,四处袭击路人,它们撞开结实的房门,扑向惊恐的人们……我并不想给人们带来灾难,但是没办法,不给这个国家制造点小麻烦,分分心,他们恐怕会拿着刀枪杀到中疆去,我是仙人,但我不是舍身喂虎的善人,我不会牺牲我的信徒去成全这些异教徒,再说是他们先惹上我的,受点惩罚也是好的。

  僵尸们在城市中制造着死亡,坟地中又起异变,一丝丝的黑色气体从墓碑中飘出,这些气体是死者生前留下的怨念,我不仅要利用死者的尸体,还要利用死者的怨气。

  黑色气体渐渐聚集,十几个手握三股叉。面目狰狞,头发凌乱,身上****只有一条破布围在腰间的人影渐渐成形。

  “这是……”

  只要看看诗风情的样子就知道他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

  “这是黄泉鬼卒,非常厉害的一种家伙,要把它们造出来还挺累人的,就算半仙之体的道士也要借助道器法宝帮助,花费九九八十一日才能做出一个,我能一下就能做出十几个,厉害吧。”

  “嗯,厉害,厉害。”

  虽然口中说着“厉害”,可是他眼中一点“厉害”的意思都没有,我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他以为黄泉鬼卒没穿盔甲、手中握的是不是刀也不是剑,杀伤力一定有限,比不过身披重甲的亡灵骑士。

  哼,这是什么逻辑,穿盔甲的就一定强吗?想当年蒙古入侵欧洲,穿着像罐头一样盔甲的骑士还不是像稻草一样倒在地上,黄泉鬼卒可是道家为对付冥族而专门研制出来的东西,战斗力和真正的鬼卒有的一比,而苛阿妥砂的信徒全都是冥族,这下可有他们受的了。

  通过心灵感应,对黄泉鬼卒下了命令,这些面目可憎的家伙一下子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好像刚才根本没存在过一般。

  也就在这时,我突然感应到僵尸们的怒吼,它们碰上强敌了!放开灵觉,对着城市一扫,我的天!这地方怎么那么多强者啊,无数有着强大能量反应的生命体正从城市的各个角落涌向尸群,虽然他们中的大多数和武林一流高手相比差得远,但在这个世界可都算是一等一的强者,其中有少数人实力比得上武林中的一流高手,甚至有两个比神使的能量反应还更强烈。

  “哪来那么多高手?”

  城市中有一块区域不断闪动着魔法的光芒,火焰、爆炸、风暴接连不断,在巨响中一颗颗陨石划破漆黑的夜空,砸向正在交战的地区,云层中不断有闪电跳跃着,一个个霹雳不断的向地面落下。

  看着远处“热闹”的战场,诗风情目光中闪过一丝惊异:

  “没想到,这里竟有这么多强者……唉呀,我忘了,再过几天,就是枫之国十年一次的神武大会,无数想要拥有名声的强者都会……”

  神武大会?听起来就像是“华山论剑”之类打架排行的东西。

  “那又怎么样?……对了,那个神武大会是不是比武大会?有没外围下注的?”

  “有!当然有,赌局还是国家坐庄,你问这个干嘛?咦,你怎么那么兴奋呢?笑成这样?”

  我当然兴奋了,我要给这次的神武大会捣乱,从中赚钱,到时候还可以用这些钱支援中疆,嘿嘿!打击不但要用恐怖主义手段,还要用经济手段

  “风情,你想不想看到一个无用之辈成为此次大会的冠军呢?”

  “你什么意思,不会是想……”

  (先前我不小心把神灵的守护国给弄错了,银之国是另一位死神安妮的守护国,特此更正为枫之国,感谢kazaf918提醒)

第二十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