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这个空间即不是地球,也不是秦琳所在的异世界,而是一个同样充满了魔法元素的世界。

  “妈妈,那里是怎么回事啊?雷已经对着那座山劈了三天三夜了,山上的树全都没了,怎么还在劈啊?”

  小精灵远远的看着雷光闪动的秃山,三日前,这座秃山还是满山的绿色,可是突然间飘来一朵乌云,一道道狂雷对着山顶狂轰,转眼间那满山的绿色就变成了裸露的山石,四周的魔法元素狂乱无比,以至于对元素变化敏感的精灵们都感到了明显的不适。更让精灵们感到不安的是,那些雷电,击打目标仅仅只是山顶的一个小地方,可是强大的电流顺着山体分散开来,整座山,连同山脚千米以内的所有植物全部化作飞灰,山脚两千以开外的植物则化作一根根焦木,还未来得及燃烧就化成了炭。大自然的雷电,虽然强大,但如此强大的电流已经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甚至精灵们踩在十里外的土地,脚底都会传来微弱的触电感。

  “也许是魔法师在用魔法吧。”

  这个理由连身为母亲的女精灵都无法说服自己,无论是神还是自然界都不可能放出这样强大的雷电,依靠神灵而取得力量的魔法师更不可能有如此惊天之能。

  小精灵眨着大眼睛,好奇的看着远处不断闪动着雷电的山峰,突然间一声惊天地动的巨响从山顶传来,震得大地微微颤抖,只见一柄如山一般的绿色巨剑从天而降,直劈而下,斩在飘浮在山顶那朵黑云上,又是一声巨响,黑云只是阻了阻巨剑,就被打散,四分五裂消散在空中,绿色巨剑余势不减,直直落下,秃山如同豆腐一般被切成两半,在剧烈的地震中,巨剑顺着裂缝钻入地底,再也不见了踪影。

  “哎呀!”

  地面疯狂的震动着,小精灵几乎站立不住,一伸手,扶住身旁的大树,这才勉强站稳。地震持继了好久,才渐渐平息。

  “呼!搞什么,到底怎么了。”

  这时,森林的意识从树杆传入小精灵的脑中:

  “快去帮帮他。”

  “他?他是谁?”

  虽然不是第一次与森林的意识交流,但森林会这样想帮助一个生命体,却是从未有过的事。

  “他就是他,他受了伤。”

  “他在哪?”

  小精灵对森林的回答可不满意了,什么叫“他就是他”,根本就是说了等于没说嘛,不过救助伤者本来就是精灵族乐意做的事。

  “妈妈。”

  小精灵回过头,却看见大人们都忙着修理房屋,谁都没空与森林交流,估计也没空去救什么伤者吧,算了,还是自己去,反正治伤也不是什么难事。

  精灵们忙着修理自己的住所,没有在意森林的意识,森林的意识也不会对他们有什么要求,因为成年人的心思比幼童复杂多了,即使是精灵也不例外。

  原本是同一座山的两山,如今已经变成一线天,正中间是一段十数丈宽的大裂口,小精灵趴在山崖边,探出脑袋向下看着,山崖之下黑乎乎的一片根本看不清有多深,那黑暗似乎直通地心。

  她惊讶的吐了吐舌头,刚要起身,却觉得脚下泥土一动,还没反应出了什么事,只觉得身体向下一沉,脚下的一大块地面竟然松动掉落,整个人也跟着掉向深渊。

  “啊!救命啊!”

  小小的身影在半空中死命的挣扎着,两只手胡乱挥舞着,想在山壁上抓到点可依托的突起物,可是这条巨大的裂谷是被巨剑劈出来的,断口平整,任凭那双小手如何死命的抓向山壁,都无法阻止身体的下堕,甚至连下堕的速度都没变化。

  绿色的光芒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以极快的速度冲入裂谷,黑暗的裂谷中如同出现了绿色的太阳,一切都是绿的,那道光准确的接住了小精灵,而后冲天而起,直奔山顶。

  当光芒停在山顶,光线渐渐消退,小精灵这才发现,她正趴在一柄剑上,整把剑都由青玉制成,玉制的剑身光滑锋利,剑柄与剑身同为一个整体,剑把与剑身之间的护柄上雕刻着一只尖牙巨眼,面目狰狞的怪兽,特别是那两颗巨大的犬牙,看了就让人心惊胆寒。

  “小姑娘,干嘛雷一停就往这跑呢?还跑到那么危险的地方,不怕摔死?”

  小精灵抬起头,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离自己不远的地方,盘坐着一个黑发少年。

  “我是精灵族最勇敢的战士,再危险我也不怕,再说这里我以前经常来的。到是你,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里?这里可是我们精灵族的领地,一般人类是进不来的。”

  小精灵挺起胸膛,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少年微微愣了愣,随即无奈的笑了笑:

  “我差点忘了,精灵族是母系社会,勇敢一般都是形容女战士,呵呵,不过你要成为战士,好像还太早了点,起码也得过个百八十年的吧。”

  “哼!反正我就是勇士。”

  纤瘦矮小的身躯挺立在荒山之顶,一个仅仅相当于人类十岁儿童的体形,瘦弱的身体配上随风飘动的长发根本没半点勇士气魄。黑发少年左看右看,不由得“扑哧”一声笑了。

  “你笑什么!”

  小精灵嘟起嘴,叉着腰,气呼呼的看着少年,那副十足的孩子样让黑发少年笑得更厉害了。

  “勇士,哈哈,勇士,笑死我了。”

  小精灵从剑上跳下,跑到黑发少年面前,踢了一脚。

  “哎哟。”

  没想到一踢之下,黑发少年居然被踢到在地,小精灵愣了:我好像没用多大力吧,然到我真成勇士了?不对,自己那一脚有多大力自己清楚,最多把一颗小石头踢上几米远,怎么可能踢伤人……唉呀,还流血了。

  “对不起。”

  看到小精灵一脸的歉意,黑发少年也不好说什么。

  “没事的,只是碰到伤口而以。”

  “伤口?”

  “嗯,过天劫时被雷打的,真没想到成了仙还要过天劫。”

  在黑发少年的大腿上,明显有一大块焦黑的伤口,烧焦的地方还带着点点红色。

  “对不起啊。”

  小精灵把手轻轻的盖在伤口上,泛起淡绿色的光芒。

  “没用的。”

  黑发少年笑了笑:

  “天劫之伤不是那么快好的,在天劫之力没有被驱除之前,任何药草和治疗术都治不好伤口的。”

  可是小精灵却不信邪,抹了抹汗,手上却传来钻心的痛,一看,手上的指甲全都掉光了,皮也磨破了,血淋淋的一片。

  原来,在她掉下裂谷的时候,双手为了求生而拼命的抓向山壁,两只手早已经是血肉模糊,由于过度紧张一时间没感到疼,这时受到汗水的刺激,伤口的痛疼一阵一阵的涌来。

  “呜,疼,好疼。”

  刚才还自称是勇士的精灵小妹妹疼得直流眼泪。

  “呵呵,这点疼就哭鼻子了?”

  黑发少年手一张,一股清水包住了血淋淋的伤处,冲去伤口的污物,肌肤在流水下快速生长,转眼前便痊愈了。

  “哇,好厉害。”

  “那是天河之水,对于普通外伤,很有用的。”

  “那你为什么不自己治呢?”

  “我的伤可不是普通伤啊。”

  黑发少年微笑着看了看天空:

  “那个该死的老天把我给弄伤了。”

  “你说神把你弄伤的?”

  黑发少年只是摇了摇头,神?开玩笑,哪个神有那么大本事,太阳就会从西边……不,不是从西边,而是压根儿就不出来。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我叫秦天华,剑仙。”

  “族里的人都叫我叶子。什么是剑仙啊?”

  秦天华想了想,这个还真难解释啊,要解释什么是剑仙,还得解释什么是仙,还要解释修真、天道之类麻麻烦烦的东西,还是随便唬弄过去吧,反正对方是个小女孩,很好骗的。

  “剑仙嘛,就是会变法术的,拿着剑的人。”

  “哦,那就是魔剑士喽。”

  “嗯,好像是差不多。”

  什么啊,这是什么跟什么,魔剑士怎么能跟剑仙比,不过为了省掉麻烦,天华还是含糊了过去。

  “我去帮你找点草药。”

  叶子转身离去,过了一会儿抓着一把草叶树叶跑了回来,将那些东西嚼碎,抹在天华腿上的伤处,伤者无奈的笑着,任由未成年医师摆弄。

  “好啦!”

  叶子把长草一扎,算是把伤口上好了药。

  “过几天伤口就会好的。”

  几天后伤口当然会好,不过绝对不是被草药治好。但天华还是笑着应道:

  “谢谢你啦。”

  “不用谢,救助森林中的伤者本来就是精灵族份内之事。”

  别看叶子年纪小小,说出这句话时倒挺有成年精灵的风彩。

  “这几天里你在我们村里住吧。”

  “不敢打扰,我记得对面那座山有个山洞,我就暂时在那修养吧,谢谢你的药,再见。”

  秦天华御剑而飞,转眼间就到了对面的山头,留下一脸羡慕的小精灵:

  “哇,那把剑会飞还会载人啊,我也好想要一把。”

  “叶子,你带那些东西给谁吃啊。”

  “给一个大哥哥吃,他受了伤,又不肯到村里来。”

  女精灵没有相信叶子的话,要是森林中有谁侵入,森林的意识会告诉她们的,可是她们没有收到森林传来有关入侵者的消息,这叶子,八成是嘴馋吧。

  女精灵笑了笑,又拿了几颗果子放到叶子怀里,这孩子正在长身体的时候,多吃点总是有好处的。

  可是太阳下山时叶子却将那些果子原封不动的抱了回来:

  “妈妈,人类可以不吃东西吗?”

  “不行,世间任何生灵,都要进食靠进食来维持生命。”

  “可是……那个大哥哥说他不用吃……”

  “好啦。”

  女精灵爱怜的扶摸着叶子的头发:

  “不吃就不吃喽。”

  在山洞中,秦天华盘腿打坐,额头上的天眼睁得大大的,仔细观看着天下的一举一动,良久之后,天眼才渐渐闭上。

  “唉,又不在这里,姐夫,你只知道那个空间的特征,然到就不能把特征弄得详细一点吗?”

  “不是我不想。”

  天华手腕上的手表发出声响:

  “你也知道,旧的机器不比现在这台,当时根本没留下什么通行记录,我只是凭着从异界残留的能量流动知道那是个以魔法文明为主的社会,别的什么都不知道,但这样的异世界有四千多个,很少的,慢慢找,会找到的。”

  “什么,四千多个,那还叫少,我们现在才找了三十二个啊。”

  “比起上亿个发展科技文明为主的异世界,你说哪个更少?”

  “……”

  第二日清晨,天还未亮,还在睡梦中的叶子就被母亲叫醒:

  “叶子!快点收拾东西。”

  “怎么了啊,人家还要睡觉。”

  “唉,别睡了。”

  叶子迷迷糊糊的爬了起来,只听到村里吵吵闹闹,精灵们都慌乱的收拾着家什。

  “人类要打过来了。”

  “什么!人类打过来?”

  “是啊,人类窥视我们族的神器已经很久了,现在人类世界又被一个血腥的郐子手统一了,他现在要来攻打我们了,我们村离前线太近了,得到最近的精灵城去。”

  叶子一咕碌跳下床,就向门外跑去,却被母亲一把拉住。

  “你要去哪?”

  “我要去告诉那个大哥哥,叫他快点逃。”

  “来不及了,那个大哥哥他自己会逃的。”

  “可是他腿上有伤。”

  “他是人类,入侵者不会为难他的。”

  “可是……”

  没有可是了,女精灵已经把她的孩子抱上了车,和其他的精灵族小孩放在一起,随后,年轻的母亲接过邻居递来的弓箭短刀,跟随着马车慢慢前进。

  山洞中,秦天华闭上了天眼:

  “拖家带口的,慢慢吞吞,哪跑得掉啊。”

  随后,他轻轻摸了摸腿上包得严严实实的伤口,笑了笑。

  这支森林精灵的队伍离开森林后进入了草原地带,逃亡的队伍中又加入了几个村的草原精灵,队伍更加庞大,行动更加迟缓。

  “注意!有敌骑!所有战士到后队来!”

  无论是草原精灵还是森林精灵,全都整了队型一路小跑,在队伍后部列阵,紧张的注视着草原尽头。

  在天与地的交接处,尘埃飞扬,无数小黑点正在快速接近,这是人类的轻骑兵,在他们后头,一定还有重骑兵等强力兵种,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即是最熟悉草原的草原精灵也不能阻挡骑兵的脚步,但身后是她们的家人,是她们的子女,无论如何也要挡住。

  精灵们都紧张的从背后的箭筒里抽出箭支,一边目测着距离,一边缓缓的将箭搭在弦上。

  “妈妈!”

  女精灵回过头,惊异的发现叶子正拿着一张和她差不多高的弓,站在队伍的后列。

  “你怎么来了,快回去。”

  “不嘛,我也是战士,我也要打仗。”

  “这不是玩游戏,快点回去。”

  “我不!”

  就在母女两人正在争吵时,天华突然横插进来:

  “小叶子,你当勇士还早呢,都说了要过百八十年的。”

  “你是什么人!”

  精灵族的队伍中凭空出现一个人类,周围的精灵呼啦一下把箭头都对准了天华。可是天华却像没看到似的:

  “小叶子,有我在,今天这仗是打不成了。”

  秦天华拍了拍那用草叶包好的伤口:

  “谢谢你的药。”

  “你……你怎么……”

  天华轻轻一跃,身形带着一片重重叠叠的影子,转眼就到了精灵族与人类铁骑中间,骑兵们并没有因为前方多了一个人类而停下脚步,他们鞭打着马儿,要把前方的一切踩在脚下。

  “木之术!”

  数百棵巨树在草原上破土而出,形成一堵绿色屏障,人类骑兵一时停不住马脚,一个接一个撞在坚实的树干上,还未开战便伤亡惨重。

  精灵们面面相觑:人类怎么会木系魔法,而且他的运用似乎还比大精灵还更厉害。

  马术好、冲在后头的骑兵幸运的保住了自己的小命,没有成人树墙下人堆中的一员,他们惊魂未定,如果不是畏于军令,他们早就回头逃命去了。

  “你们都回去吧,这里我来解决。”

  可是没有一个精灵离开,天华只得笑了笑,注视着远处那些人类骑兵。

  人类骑兵也没闲着,他们在草地上画了数个巨大的魔法阵,光芒闪动,无数士兵刹那间从遥远的地方传送到这里,一支骑步混合的军队出现在大草原上。

  “这些家伙,还真是不死心哪。”

  天华看着一步一步压上来的重装步兵方阵,没有丝毫的惊慌,尽管那如城墙一般的盾牌和密密麻麻的枪尖的确能给对手很大的压力。

  看了看身后略显慌乱的精灵战士,天华回过头,袖子一挥,狂风掠过地面,咆哮着撕开地表的植被,带着烂泥与杂草的碎片冲入人群,厚实的盔甲丝毫没有发挥它应有的效果,如同薄纸一般被吹开,枪杆也被吹断。

  狂风过后,整整一队千人的重步兵全都成了手持短棍的平民,他们的盔甲和兵器在风中化做了灰尘。

  “你们出来个能说话的人。”

  天华的声音不大,却响遍四方,空旷的草原竟反射着他的声音。那一刻,谁都知道了,站在两军之间的,是一个绝世高手,一个本领高强到骇人听闻的绝世高手。

  一个头带王冠,身上盔甲光洁如新的中年男子在全副武装的骑兵保护下走到天华面前。

  “我是莫洛达,唯一位统一人类世界的国王,你是谁?你也是人类,为什么要和同类作对,帮助异族。”

  “我,秦天华,曾经是个人类,但我现在是剑仙。本来我是不会插手你们之间的战争的,不过……”

  秦天华摸了摸腿上包得严严实实的伤口,伤口已经不疼了。

  “你没有我身后的那群战士更漂亮,你长得很丑,也不可爱,远比不上这些精灵,这算不算理由?”

  “你……”

  莫洛达气得手指发抖,高高在上的他何时曾这样被人说过,要不是面前站的是一位难以战胜的高手,他早就拔剑砍人了:

  “你说你曾经是人类?然到你和那些亡灵法师一样,为了追求力量而放弃了人类身份?你这可耻的家伙。”

  “什么可耻?我还是第一次有人说仙是可耻的家伙呢。”

  秦天华像看着白痴一般看着满脸怒色的国王:

  “世俗界的任何一个生物通过修炼强大一定程度,超出了世俗界所能充许的范围,那它就不再是世俗界的生灵,而是不受这个世俗界的约束。”

  “世俗界?你在胡说什么?”

  “就知道你听不懂。”

  秦天华笑着指了指天空,又地下:

  “世俗界的范围包括,同一宇宙的内各个异空间,传说中所谓的神界,魔界,鬼界,灵界都在世俗界的范围类,超脱世俗界的世界,目前己知的只有仙、妖、佛三界,我这样解释,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你们是无法战胜我的,只要你许诺人类永远也不会进犯精灵族,我就放过你们。“

  “哈哈哈,你竟然吓唬我。”

  莫洛达笑仰天大笑:

  “神才是最强大的,什么仙妖佛的,听都没听过,你唬谁,如果你真的比神更强大,那你把我变成神。”

  “这有何难?”

  秦天华手指轻轻一弹,一颗小小的绿色光点射入莫洛克的胸口,那一刹那,强大而神圣的气息从莫洛克体内散发出来,扩散的力量将护卫的骑士连人带马吹飞到数十米之外。

  十二只圣翼的白色羽翼出现在莫洛达身后,棕色的头发转眼间化为闪闪发光的金色,眉毛也不在是黑色,圣洁的白色取而代之,眉毛之下是一双金色的眼瞳。

  “我成神了,我成神了。”

  莫洛达狂喜不己,成了神,就拥有无尽的寿命,无穷的力量,接受天下众生的顶礼膜拜。

  “恭喜吾王成神,请吾神降福人间。”

  身后那群跟随莫洛达的士兵,个个也是狂喜不己,自己可没跟错主子,主子成了神,奴才当然也会跟着发达。

  “哼!”

  秦天华不宵的看着新生神灵狂喜的丑态,当初自己飞升成仙,都没高兴成这样,现在这小子不过是成了神,就高兴成这样,哼。

  “莫洛达,你现在算不算是为了力量而抛弃人类身份的可耻之徒呢?”

  “你……你竟敢这样说我,我现在可是神!”

  狂喜中的神被当头泼了一勺冷水,脸色非常难看:

  “算了,看在你助我成神的份上,我不为难你,你让开,我一定要得到精灵族的神器,只有那件神器才配得上我的身份。”

  “我不管什么神器不神器的,我最后说一次,你给我一个誓言,以天地为证的誓言,永远不许进犯精灵族。”

  “我不会发誓的,那件神器只有我才配得上,我一定要得到它。如果你不让开,那就只好得罪了。”

  “愚蠢,你以为神会比仙更强大吗?”

  庞大的力量聚集在神的手中,那力量强大到足以毁灭一切,精灵族人人色变,这力量,就算一千个精灵女王也比不过啊。

  “你去吧!”

  混沌爆烈,神罚之雷,圣焰,制裁之光,以及各种元素禁咒从神的手中射出,飞向剑仙,数百万智慧生物目睹了这一切,那些在各族最强者都无法施法的法术,在神的手中轻轻松松的射出,原本可以破块数百里甚至数千里范围的禁句,破坏力被压缩在一个小小的范围内,这是对魔法完全控制的一种表现,大范围的魔法缩小攻击范围,攻击力便全呈几何倍数上升,这是人人都知道的魔法常识,但是却很少有人做到,更别说那种可怕的禁咒了。

  烟尘散去,仙灵的身影依旧在原地挺立,全身一尘不染:

  “即使是我点化成的神,拥有比普通神灵更强百倍的力量,但神必竟是神,到死都只能使用世俗界的力量。”

  一道细细的火焰从天华掌心升起:

  “轮了我了吧?这是三昧真火,是修真者们常用的火焰,是介于世俗界与仙界之间的力量之一。”

  那团小小的火焰飞向长着十二只翅膀的神,看到自己攻击无效,神再也不敢大意,聚集一切所能聚集的水元素,形成一堵冰墙,可是当三昧真火碰到冰墙时却像碰上了汽油一样,转眼间烧掉了整个冰墙,体积扩大了一倍有余,继续向神飞去,各种各样的法术从神的手中发出,可是无一例外都成了三昧真火的燃料,这违反了众人常识的现像让在场所有智慧生物都愣在当场,直到那位新手神灵也被火焰吞食这才回过神来。

  “放下你们的武器,回去吧,以后不得再打精灵族的主意。”

  在仙灵渐渐消失的时候,他的声音传入了人类战士的耳中,同一时间,战士身上的盔甲兵器全都化做了飞灰,金属的尘埃在他们脚下积了厚厚的一层。

  仙人的身影已经无影无踪,但是比神还更强大的存在,没有人敢违抗他的旨意,以至于在以后很长的时间里,任何一个种族都不敢进犯精灵族。

  “天华,这次你怎么大发善心,扶危助困了?”

  天华笑了笑,轻轻拆下了包扎在腿上的草药,伤口已经长出了新生的皮肤,完全看不出一点伤痕:

  “姐夫啊,古人云: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是不是?”

  “可是那药根本治不好天劫的伤害,不管对你有恩吧?”

  “谁说的?”

  天华指了指痊愈的地方:

  “这不好了么”

  “……”

  

第二十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