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轻轻闪开迎面而来的三剑,又躲开一式“力劈华山”,趁着疾光招式用老之际将其一脚踹翻。

  “唉,还是不行啊,催眠术必竟有个极限,得另想办法。”

  解除了疾光身上的催眠术后,这家伙哼哼哈哈了半天就是起不来,真不知道那催眠术倒底是发挥潜力还是透支体力。

  “琳,你的徒弟这么弱不经风,这样参赛的话……不如还是算了吧。”

  “不行。”

  虽然一向对疾光身份厌恶的诗风情这次表现出难得的关心,但我还是一口回绝:

  “我已经帮他报了名,还押了好几千万金币,赌他进行决赛,他的赔率可是一比六百五十八,倒数第一,要我这么罢手我可不干。”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为了金光闪闪财富,疾光,你要有革命先辈舍身就义的勇气!

  金币会记得你的,我会记得你的,中疆人民也会记得你的。

  “你要钱我可以给你。”

  在金钱问题上诗风情倒是显得很大方,反正出钱的都是信徒,自个说话不心疼。

  “不,自己赚的花起来才疼快。”

  还未进入腰包的金币好像是疾光的血肉钱吧?

  看了看诗风情无可奈何的表情和躺在地上、露出一脸绝望神情的疾光,我脑子里突然爆出一个点子,对呀,我怎么就没想到。

  转眼过了两天,预赛开始了,由于前些日子的“僵尸事件”使得参赛勇者减少了一成,但人还是多得要命。

  “疾光,你的第一个对手好像是个飞蜥族人,会飞的,号称‘不败飞龙’,你要小心。”

  “嗯。”

  预赛的擂台面积大约两三百平方米,甚至根本就是临时擂台,随便搭起来的,台上站着三个人,两个选手,一个裁判。

  “这次参赛的两位选手,一位是尚未出师的剑……剑虾,疾光·银角。”

  晕哦,明明是剑侠,怎么变成剑虾了?台上的裁判也郁闷呢,剑侠?剑虾?不小心读错音了,不过这个剑侠是啥玩意啊?台下观众更是搞不着头脑,听说过对虾龙虾河虾,剑虾是什么?从来没吃过啊。

  “另一位是从北漠的西兽人帝国来的蜥族勇士,名震大陆西北的勇士-----不败飞龙!”

  场下顿时呼声大起,鲜花杂带着碎石砸向那位人形蜥蜴。

  奇怪,这倒底是欢呼呢,还是喝倒彩啊?

  “风情。”

  我捅了捅身边的风神:

  “你们这的欢呼方式就是鲜花加碎石吗?”

  “啊,那个不是。”

  诗风情指了指台上的长满鳞片家伙:

  “像这种级别的家伙,我们神灵一般都不会注意的,但是这个不败飞龙有点例外,他手里是有点本事,在地下竞技场的黑暗格斗中,向来都是所向无敌,但是这家伙尽干坏事,臭名远扬,连神魔两界都有耳闻,向他丢石块的当然不用我说了,丢鲜花的当然是押注押他得胜了。”

  这个长满鳞片的大蜥蜴对着疾光吐出鲜红的信子,完全就是没进化完全的人形蜥蜴,

  如果把它抓到地球上,当变异生物卖给科研机构也许能得不少钞票,

  如果抓去进行全球巡回展览,更收入更是不得了。

  不过好像我也属于那些科学疯子的解剖实验对像和展览对象。

  “小孩,我劝你还是下去吧,刀剑无眼啊。”

  疾光抬起头,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

  这种表情是谁教他的,居然带坏小孩子。

  “比赛开始!”

  大蜥蜴先动,抡起斧头对着疾光的脑袋劈下。可是疾光却不慌不忙,将早已经夹在手中的一张黄色草纸丢出,台上台下无数双眼睛都盯着那草纸-----那是什么招术?

  在擂台上丢香蕉皮可以理解为让对手滑倒,但丢纸……

  然到环卫工人管得严,这小孩平时丢纸没处丢,特地跑到擂台上丢纸?

  让一个小孩特地跑到这样的险地乱丢纸宵,环卫工人,该打。

  但是那张黄纸转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好像烟一样消散在空气里,又好像根本没那张纸一样,一切都是梦幻。

  “什么鬼玩意?”

  当疾光丢出黄纸的时候,多年来培养出来的第六感让不败飞龙硬是收招后退,正当他以为什么事都没发生,只是唬人的时候,右臂突然一疼,那是被刀割伤的感觉,多次生死搏斗的经验让他条件反射般的向着感觉上的安全地带跃出,回过头,他原来所站的地方的地板已经完全损坏,如同被无数刀刃砍过一般,再低头,右手臂上三道深深的伤痕是那么的触目惊心。

  擂台上的损坏并不怎么让人吃惊,让人吃惊的是不败飞龙身上的伤痕。

  蜥蜴族人的鳞片强度可比上等精钢铠,没想到竟被对手莫名其妙的砍伤,不败飞龙不得不收起轻视之心,紧盯着对手的一举一动,他感觉好奇怪,那小孩的手上明明没有利器的,他是凭什么划伤我的?

  也许,他根本就没有出手。

  背后再次传来钻心的痛疼,那对如同蝙蝠一般的翅膀掉在地上也顾不得了,回身一斧,却砍了个空,紧接着脖子一麻,他就觉得自己好像腾空而起……

  场面绝对血腥,血腥到疾光趴在地上狂吐,不过我的心情却好得不得了,嘿嘿,什么不败飞龙,还不是翘辫子了?嘿嘿,那只大蜥蜴的怪脑袋掉在地上的时候,场下可是一片寂静,而后一片悲呼之声,没有人想过这个“不败”的家伙居然会死,所有押注押错的可怜人们哭天喊地,不过我可是高兴至极,除去那些长、中线的赌博,短线的我可是押中了(长线是押冠军,中线押出线,短线押每场胜负),嘿嘿,扣掉本金,整整两百万金币的收入啊,早知道就不押长线和中线了,把所有钱都拿来押短线,每场都赚,数钱都会数到手抽筋。

  当然,对于帮我赚钱的工具-----我的第一位徒弟疾光当然对他有所奖励,我的奖励最实在了,可不是那种戴戴大红花小红花给你“模范代表”“三好学生”“优秀少先队员”之类就打发掉的,对于这个过惯了苦日子的徒弟,一顿饱食是少不了的,满桌子大鱼大肉山珍海味,吃到他肚子挺得吃不下,这一顿美味,才花了不到七十个银币,真省啊,嘿嘿,我现在总算知道那些“幕后老板”为什么个个腰缠万贯了。(不过这顿美餐还是诗风情花的钱。)

  相比疾光的狂啃猛吃,我的浅尝即止,诗风情就文雅多了,他只叫了壶什么上百年美酒,拿了一个小小的杯子,一点一点慢慢尝,那模样比诗仙李白还文雅几分(好像李白喝酒是狂灌)。可是最后结帐,他的那壶酒,竟要三千金币……几千桌饭菜都顶不上啊。

  “只要以后好好干,有得吃的。”

  黑社会的大姐大正在收买手下小弟的忠诚。

  酒足饭饱之后,我对那位走在大道中央,挺着大肚子、打着饱呃的角人少年进行着进一步的鼓励。

  “嗯!嗯!”

  挺着大肚子的苦力一点都不知道是在为人打苦工,丝毫不知前途的艰险,一边抹着嘴边的油渍,死命的嚼着口中最后一片肉,一边答应着,不过看他那样子,只是应付性的回答,真正的心思早就被美食吸引了,根本就没在听我说话。

  “琳,好像有点麻烦。”

  诗风情突然扬了扬下巴,正前方,两名全副武装的剑士挡住了去路。

  “他们干嘛?”

  “可能是想解决掉赛前对手吧,必竟今天疾光的表现不俗。”

  后方,又闪出三名剑士,加上前方的,一共五人。

  “嗯,奇怪,他们都是不同教派的圣殿剑士,怎么会在一起?”

  “不同教派?”

  我运足目力看去,这些家伙的盔甲果然各个不同,盔甲上的符号也都不同,可却全都是圣殿武士。

  但是有一点却是相同的,他们的眼神都没有神采,和瞎子一样,脸上也没有表情,如同丧尸一般,一脸麻木,但是身上却有着极强的活力,这些是什么家伙啊?

  夜晚的大街上本来就没几个人,现在眼前有人要开打,不多的几个路人早跑得无影无踪。

  “吼!”

  五个剑士同时吼了一声,来自五位不同神灵的力量围绕着他们的身体,受到神力保护的圣殿剑士如同行尸走肉般一步一步逼了上来。

  “什么时候圣殿剑士的祈祷那么廉价了?吼一声力量就来了?”

  面对我的疑问,诗风情苦笑着摇了摇头:

  “我已经知道对手是谁了,应该是某个血神的信徒吧。”

  “血神?”

  血神又是什么神?从没听说过,诗风情说是“某个血神”,然到那种奇怪的神灵也是个群体?

  战场永远不是聊天的地方,就在我们聊天的时候,五个被圣洁光辉笼罩的战士扑了上来。

  不过,虽然全身都闪着圣洁的光辉,可是五位大哥,你们全都印堂发黑,两眼无神,若不出所料,你们很快就会大难临头,我秦大仙算命绝对的准。

  “琳,怎么解决?”

  诗风情并不担心几个圣殿剑士对给自己带来什么伤害,他只是不知道我要怎么处理这些“以下犯上”的异教徒。

  “疾光!”

  “嗯?”

  嘴里还在嚼着食物的疾光抬起头,看着我。

  “我现在教你一招,你要看仔细了:无影腿!”

  在旁人眼中,我的腿突然消失了,紧跟着五个来袭的圣殿剑士齐刷刷的仰头倒飞回去,动作整齐得就像事先准备好的一样。他们虽然还站得起来,但身上圣洁的光辉已经所剩无几了,每人胸前的盔甲也出现了一个脚印形的凹坑,腿劲甚至还透过护身神力和盔甲进入体内,每个人的肋骨多多少少都有断那么几根,能爬起来还算他们真有点厉害。

  “怎么样?我厉害吧?”

  “厉害!”

  说话的是诗风情:

  “真的是无影腿,名符其实,我根本看不到你是怎么出腿的。不过战斗的时候是不允许用腿的,格斗士也不例外。”

  “什么允许不允许,别说腿踢,就算头顶都有人用,铁头功听说过没有,只不过很少人用就是了。”

  “头顶?用头顶人?人的头上又没长角,顶人也顶不伤啊。”

  这位风神根本就不了解“铁头功”的精髓所在,感情他还以为练铁头功的人像牛一样,戴个有角的头盔,然后向牛一样冲刺跑一段跑,然后才能顶人?这样伤人的,恐怕只有传说中的牛魔王了。

  算了,和他说了也白说,不说了。

  疾光一伸脖子,把满口的食物咽了下去:

  “师傅,踢腿的功夫能不能教我?”

  “当然,你是我徒弟嘛!”

  突然,一道红光从不起眼的角落里袭来,直冲我面门而来。哼,就这点小技俩也想伤我?在疾光和诗风情说“小心”的时候,那道红光瞬间就被我的护身真气击散。

  小小伎俩,也敢打本仙子主意。

  其实我早就用灵觉盯紧躲在角落里看热闹的每一个人,垃圾堆里的流浪汉,阴暗小巷里的小混混,身在自家屋里,从门缝、窗缝里向外看热闹的居民,每一个都在我的监视下,本来他不出手我也没法在这么多人中找出这个心怀恶意的家伙,现在他出手了,那我就不客气了。

  “天罡五雷正法!”

  闪电划破夜晚的漆黑从天顶直劈而下,一间石制小屋来不及倒塌就化成碎片,一道红光包裹着人影从爆炸的粉尘中冲出,本来只要我再放一道雷,偷袭的家伙就死定了,可是我没这打算,那家伙好像疾光的比赛对手,少了他,就少了一场比赛,也就少了一盘赌局,少了一次收入,哼,看在金币的份上先饶你一条狗命。

  可是那个逃走的血神信徒却不知我在想什么,那五个明显是被他操纵的圣殿剑士一拥而上,动作丝毫没有因为受伤而停顿,哼,照踢!

  可是还没等我抬腿,无数的风刃就把圣殿剑士割得体无完肤,瞬间肢解,那些伤势不用看,没救了。出手的人当然就是那位一直跟在我身边的风神。

  我的观人之术还算挺准的,刚才就说了嘛,印堂发黑,大难临头,现在不是应验了,连全尸都没留。

  杀人的神蹲在尸体边左右查看,半晌之后站了起来:

  “可以确定,控制他们的是血神——海洋的信徒。”

  “海洋?听名字倒像是水神之类的神啊。”

  “呵呵,海洋的父亲是个非常变态的神,他梦想用生灵的鲜血汇成一个海洋,可是他没有这样的实力,他的儿子就叫这个名字,大概是想让自己的儿子实现自己的梦想吧。”

  “用血汇集成的海洋?够变态的。”

  这个理想实在是非常非常的变态外加邪恶,简直就是邪神,不过我还不知道血神是种什么样的神灵呢。

  诗风情似乎猜出了我在想什么:

  “血神是控制类的神灵,非常神秘,血神具体有什么力量我们也不太清楚,只知道一点,血神的信徒施法时,要将自己的血液和法术混合在一起,被那种法术击中的人一般都会被其控制”

  诗风情踢了踢脚边的尸体:

  “这些可怜虫估计就是被血神信徒给控制了,刚才似乎还想控制你。”

  “好邪门啊,一旦中咒,有没办法解除控制?”

  “有!”

  诗风情回答得很肯定:

  “杀掉施法者,或是施法者解除控制。”

  我看了看地上的尸体,早知道就杀掉那个害虫,不放他跑了。

  

第二十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