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肌肉多只能说明经常煅炼,力气大,并不能说明一个人的强弱。”

  疾光眼睛一眨不眨,专心的听我这位超级武林高手传经诵道:

  “一定的技巧和战斗经验可以提升战斗力,但没有足够的破坏力做后盾,再完美的战技也

  无法弥补打击力的不足。”

  疾光连连点头,显然我那未尽全力踢出的“无影腿”让他印象深刻。

  “我教你的武技大体分为真气和招式,两者并重,不偏不倚方能大成。”

  “师傅,那如果专精一样呢?”

  “中原武林,也有专精一样的,偏重招式的,一般被称为‘剑宗’,这些人主修招式,内

  功却没什么修为,另一脉专门打坐修内力的,称为气宗,很多门派中都分为这样的两宗,

  剑宗一脉的武侠……武者,初学武技前十年战斗力提升很快,远超同时开始修行的气宗武

  者,可以说是凭着招式速成,但十年之后,剑宗武者便再也不是气宗武者的对手,一般想

  走极端,又有远见的武者都是气宗高手,但大多数的高手都是两者并重,平衡发展。”

  “咦,剑宗和气宗很像战士和魔法师啊。”

  “是有点像,好啦,开始先开始练吧,扎马步!”

  按照传统的武学修行,为了稳住下盘,马步是必修课,怎么的也得扎上好几年,不过我是

  例外,因为我从书上知道一种特殊的训练法,基础功夫可以省掉漫长的时间,这也是我能

  在短短两三年内修成剑仙的原因。

  当然,这种速成法可是非常累人的,比普通基本功累上十倍不止。

  “师傅,我不行了!”

  “这么快就不行了?不到半分钟啊。”

  看着他摇摇晃晃的样子,我完全能体会,因为我刚开始修炼时,连十秒都撑不到,不过我

  也有我的妙法。这个妙法很简单,只需手指那么一点,疾光便平平稳稳的站着。

  “师傅,我怎么动不了了,好累啊。”

  “慢慢练。”

  被定住了身形的疾光稳如泰山的扎着马步,不过腰腿传来的酸麻感让他几欲抓狂,而我呢

  ,也没闲着,每隔一段时间就输入一道真气,暂时性的驱除疾光腰腿处的疲劳、恢复体力

  ,用这样的训练法,估计一个晚上就能完成马步训练。

  天亮的时候,疾光总算从“马步地狱”中解脱出来,事实上也不能说是解脱,因为经过一

  晚上的马步速成法以用我用经脉梳通,以疾光现在的腿劲,普通的马虎蹲上三天三夜都不

  在话下,就算“速成马虎”也可以连续蹲上六七个小时。现在的他,走起路来稳稳的,再

  也不像普通人那样脚步虚浮,已经开始有点武林中人的样子了。

  异界武侠养成计划,第一步顺利。

  看着疾光一脸哭丧的样子,我就来气:

  “瞧你那样,像什么,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无论哪个高手都是经过辛苦煅炼才有现

  在的成就的,不要做梦想着当小说主角,等着别人白送内功。”

  哼,他当然别想当主角了,因为主角是我嘛。

  “小说是什么?”

  “一种书,专门说大话吹牛的书。”(不要说得那么直接。)

  “马步你以后可以不用扎了。”

  “真的?”

  看着疾光那副欢喜样,根本就是吃不了苦嘛,我冷冷的看着他:

  “不过还有其他的训练,下次练习步法、踩木桩。”

  “嗯!嗯!”

  疾光高兴得连连点头,看他那样,八成是以为踩木头没什么了不起的吧,哼,等今晚,让

  你见识一下中原武功的博大精深。

  确切的说,是中原博大精深整人大法。

  由于这几天疾光打下了一定的内功根底,虽然不深厚,但一夜未眠倒看不到疲态,神采飞

  扬的跑去比赛,相比之下,那个昨晚迟睡的诗风情倒是挂着两个黑眼圈,一幅没睡醒的样

  子。亏他还是神,连个“见习武侠”都比不过,没精神就早点睡嘛。

  疾光今天的对手是一个穿着全身盔甲的剑士,由于昨天晚上血神教徒袭击,害我还以为今

  天上场的是那个恶人,失算,失算,那个恶人恐怕要好几场后才出现吧。

  那剑士应该是把疾光当魔法师了,比赛一开始,就来了个百米冲刺,由于场地不大,转眼

  间就到了疾光面前,而疾光才刚把符拿出来,夹在手里还没丢呢,看到对手冲来,愣在当

  场。要是再不指点他,恐怕这位捡来的徒弟会横尸当场吧。

  “跳!”

  传音术将我的声音清晰的传入疾光耳中,已经不知所措的他条件反射般的两腿一蹬,整个

  人“呼”的一声跃起三米多高,险险躲过了斜砍而下的利剑,惹得台下一阵惊呼,别以为

  这家伙会轻功,我还没教他呢,他只是凭着昨天晚上“马步速成”练出的腿力硬生生的跳

  出这个高度,最失败的是他在跳跃的时候,竟将擂台地面蹬出了一个大洞。

  这擂台,决对是豆腐渣工程。

  见对手一跃老高,那剑士也愣了,但很快就回过神来,双手大剑一挥,向疾光的落脚点砍

  去,观众们又是一阵惊呼,在空中无从借力的疾光如果这样落下去保证会被刺个透心凉。

  可疾光也不是笨蛋,手一扬,符纸飞出,一股无形的力量撞在大剑上,在剑身上留下十道

  深深的划痕,硬是把剑逼退,接着,剑士的左臂突然溅起血花,几道平行的血痕出现在剑

  士肩上,如同上一场战斗般,同样的伤口再次莫名其妙出现在剑士大腿上。

  “嘿嘿”

  受了伤的剑士却露出笑容:

  “你果然是召唤师,用的是速度极快的魔兽,幸好我有准备!”

  说完,他拿出一张魔法卷轴,高高举过头顶:

  “迟缓!”

  魔法的光辉从卷轴中激射开来,笼罩整个擂台,我看见,疾光的动作变慢了,连表情变化

  ,面部的肌肉都变得好慢。

  同时,擂台上也多出了一只野兽,身形如豹,尾似镰刀,全身毛皮漆黑发亮,四肢关节上

  的长着飞雾形状的长毛,如同中国古代壁画中的神兽一般。

  风兽飞镰,虽然名气不如龙、凤、麒麟等圣兽般大得人人皆知,但它那极快的速度连神灵

  的眼睛都未必捕捉得到。

  即使身处魔法结界内,速度大打折扣,但飞镰的速度依然可怕,只有在攻击的一刹那,身

  形微微停顶,目力好的人们才能勉强看清它的样子,其余时候,看到的只是一团模糊的黑

  影。

  魔法卷轴放出的迟缓结界并不能对飞镰的行动造成致命的影响,仅仅只是让战斗时间拖得

  久一点而以。

  战况依然对剑士极其不利。

  “我认输!”

  伤痕累累的剑士终于顶不住了,跳下擂台主动认输:

  “这是什么魔兽,速度快得这么恐怖,还好杀伤力不强。”

  劫后余生的剑士哪知道,风兽飞镰的杀伤力并非不强,而是强得恐怖,只可惜它的爪子太

  短,造成的伤口深度有限,以至于长度有限的利爪在厚纸皮和厚钢板上留下的划痕深度一

  模一样,但锋利的爪子并非飞镰的致命武器,要是被它的尾巴割到,下场就和不败飞龙的

  脑袋一样。

  至于为什么飞镰不一开始就用尾巴进行攻击,这和它的生活习性有关,它总是先用爪子试

  探一下猎物的强弱,再用镰刀般的尾巴给予致命一击。

  虽然是胜利了,但今天收入的金币却少了很多,原因无他,由于疾光在场上的出色表现,

  使得他被人看好,赔率变低了,我的收入也变少了,扣掉做本金的两百万金币,净收入才

  二百五十万金币,基本上是1:1.25了。第一次可是投了区区几万金币换来两百万收入,相

  比之下这次也差得太远了。

  算了,有总比没有好。看着卡上一连串的金币,我只得这样安慰自己,早知道自己也参赛

  ,每场都来个苦战险胜,一定大赚特赚。

  “师傅,我又赢了,带我去吃大餐吧。”

  “好,走吧。”

  可是两眼青黑的诗风情却顶不住睡虫,呵欠连天的打道回府。

  于是,黑社会大姐大准备再次犒劳小弟。

  “哟,两位来了,里边请。”

  大概是昨天那顿暴饮暴食,给了老板很深的印像,刚到店门,就见他眉开眼笑的亲自出迎

  ,脸上的脂肪都挤成一堆。

  “里边请,里边请。”

  店里空荡荡的,一个顾客都没有,然到为了招待我们两个,把其他的客人都赶走了?想想

  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一定有什么阴谋!

  我一把拉住了正想继续往里走的疾光,可是这他却用疑惑的看着我,甚至开始怀疑我会不

  会对兑这顿晚餐,这个笨蛋,然到就没发觉四周不对劲吗?

  “长柜的,你倒底打什么主意?”

  “没什么,有位贵人把小店全给包了,就等小姐您来了。”

  老板和几个小二全都满脸假笑,也不知道他们说的是真是假,算了,就算有刀山火海,本

  仙子还怕你们不成。

  “是谁那么大方啊?带我去见见。”

  “这边请、这边请。”

  今天,这些家伙显得格外殷勤。

  二楼的雅间,是有钱有地位的人们才有资格进的,而今天,这里的雅间全都空荡荡的,也

  是一个人都没有,如果是普通店铺,这还可以解释为那些富人不宵于来此,但里可是全城

  最大的酒楼,据说还是有后台的酒楼,如果真的有人能包下整家店,那此人的财势可不是

  一般的人,在我认识的人里,有权有势的是有几个,但没有一个人在此国拥有如此大的势

  力。

  “请进、请进。”

  把我们送进一间雅间,老板关上门出去了,一个魔法师打扮的人坐在窗口,身边还站着两

  个全身重甲的骑士,标准制式骑士甲、制式盾牌,那是政府军队中的正规骑士,并非神殿

  骑士。

  两名骑士昂首挺立,身躯高大魁梧,眼中精芒四射,应该是经过严格训练的“优质品”。

  而那个魔法师,和普通魔法师一样,身形非常的单薄,双手戴满了各式各样散发着魔法气

  息的戒指、手镯,身上的魔法袍也写满了发出淡淡光芒的古怪文字,颈部还有一串项链,

  同样也有魔法气息,应该也是一件魔法物品,一根造形怪异的魔法杖倚在身后的墙边,那

  样子怎么看都像是个只懂吃喝的贵族公子,看在他还算有点俊俏的长相和免费的大餐上我

  就先看看他想干什么,要是图谋不诡……哼哼,就看本仙子如何大显神威,除掉这只米虫

  。

  “啊欠。”

  仙女的诅咒生效还不是一般的快,魔法师当场打了个喷涕,接过身后骑士递过来的手巾:

  “二位来了,请座,请座。”

  也许是当惯了奴隶,看到稍微有点身份的人,疾光就条件反射般的低着脑袋,差点没跪到

  地上,我狠狠的捏了他一下,传音道:

  “你干什么,别给我丢脸,如果你怕一个人,那就给我死死瞪着那个人看,咬牙切齿的瞪

  着,就当他是你不共戴天的仇人。”

  但是疾光只是抬了一下头,看了一眼衣着华丽的对方,头又低了下来,唉,这家伙,真没

  出息,亏你还是本仙子的徒弟,真丢脸!

  带着几分无奈,我坐在了魔法师的对面,顺手把疾光按在我身旁的一个位子上。

  “看你那副熊样,即然没胆,就少给我出声。”

  想我剑仙女秦琳英明一世(好像也没活几年),怎么就收了这么个浓包徒弟。

  瞥了瞥窗外,阳光明媚,路边的树枝随风摆动,空气干燥,放便纵火,真是杀人放火的好

  天气:

  “请问,你找我们有什么事吗?你宴请我们,应该至少查出了我们的基本情况,我就不自

  我介绍了”

  “呵呵,小姐的语气似乎不善啊,不用担心,我没有恶意,我叫菲洛,是个召唤师,想来

  小姐知道的,我们召唤师是魔法师的分支,但法术攻击并不是我们擅长的,我们最擅长的

  就是将魔兽变成我们的召唤兽,把那些害人的东西变成我们的奴仆,让伤人的怪物反为人

  类工作。”

  “这个我知道。”

  不就是让怪兽冲前面当替死鬼嘛。

  我看了看身边大气都不敢喘的疾光,要把这家伙变成无视权贵的高手,恐怕有点困难,心

  理因素有的时候也很重要。

  菲洛向手下使了个眼色,手下会意,“啪啪”的拍了两下手掌。一盘盘精美的食物被摆上

  桌,虽然都是山珍海味,但和我昨天叫的菜相比,明显高了不止几个档次。

  可是,美食上桌,却没有人动口,我是吃不吃都无所谓,从来没听说过有仙人饿死的。而

  疾光却是有“大人”在场,不敢造次,真不知道他怕什么,剑仙从来都不在乎什么礼数权

  贵,我这徒弟也太……唉。至于那个菲洛,他根本就是不在意这些食物,他另有所图:

  “您也应该知道,召唤兽的强弱直接决定召唤师的力量,每一个召唤师都希望自己能有一

  只非常强大的召唤兽。”

  这个菲洛,讲了半天都没讲到重点,尽管他的目的我已经猜到:

  “明说了吧,你想做什么?”

  “我知道,您的徒弟有一只很强的罕见召唤兽,在大赛上我亲眼目睹了它那令众生恐怖的

  速度,在任何记载中,都没有速度快到这种地步的生物,我很想拥有它,想请您割爱,或

  者,您有更强力的召唤兽,不想收容,我也可以为你解决这个烦恼,至于价钱,由您开口

  。”

  召唤兽?晕,这家伙居然把神兽当成召唤兽,别以为我不知道召唤兽,召唤师是凭着自己

  强大的精神力侵入低智商魔兽的大脑,给其洗脑,以达到控制效果。

  而道术召唤来的异兽则完全不同,用道术召唤来的异兽,全都有着不逊于人类的智商和智

  力,有的甚至比人还聪明百倍,它们完全明白自己在做什么,道术中的召唤术主要是召唤

  那些守护昆仑以及其他仙境的异兽,或是被仙人收伏的异兽(召唤这种异兽要经仙人允许

  ),要给那种高智商异兽洗脑,还不知道是谁洗谁的脑。

  “这个啊……有点难哦。”

  不是有点难,而是非常难,但菲洛却误解了我的意思,赶忙说:

  “钱不是问题,你要多少有多少。”

  “你很大方,可惜这不是我能决定的,严格说起来我们是战士一类的人,并非法师,更不

  是召唤师,我交给我徒弟的异兽也不是什么召唤兽。”

  “如果您不想要钱的话,我可能给您官职,您可以在大公以下职位任意挑选,惹您想要兵

  权,我保证让您成为有着爵位的贵族将领,有封地,有庄园,还可以有自己的私兵,另外

  还有控制三个以下兵团的军权,怎么样?惹您还不满意,您要什么,我就给什么,这是我

  的底限了。”

  菲洛的面色很不好,八成以为是我在推脱吧,必竟强大的召唤兽是所有召唤师梦寐以求的

  ,一只活的成年魔狼听说就能卖上数万金币。

  “你的条件很诱人。”

  我看着菲洛那急切的模样,就觉得好笑,他恐怕永远也不知道世界上除了召唤兽以外还有

  其他可以听从人类号令的异兽吧。

  “这样吧,我把召唤兽放出来,如果你能控制它,就把它带走,我分文不收。”

  “真的?”

  我轻轻一张手指,一个小小的结界被放了出来,这是为了隔绝异兽强大的气息而做的准备

  ,我放出了一只生物,但那却不是飞镰,而是力量不逊于飞镰的……

  

第三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