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

    “这……这是什么?”

  这是一只形状和牛类似,全身赤红,头颅上长着一张人脸,四蹄如马的怪物,头上长着四根角,更有意思的是它居然还长着人的耳朵和猪的耳朵各一对。

  这怪物,在山海经中有记载,属于极度危险的一类。

  怪物的虽然体形不大,但眼中四射的凶光吓得菲洛手脚发软,哼,真是没用,我一个小女子都不怕,堂堂一个大男人居然吓成这样,真没用。连那两个骑士也是,一脚踢翻了酒桌,拔剑持盾与怪兽对峙,唉,可怜这桌美味,动都没动,就这么浪费了。

  “这……这根本就是没驯服的魔兽。”

  菲洛的两腿已经发软,死盯着怪兽凶狠的眼睛:

  “它的眼睛……它根本就没受控制。”

  “我说召唤师大人。”

  我不宵的看了看吓得面无血色的菲洛,不轻不重的踢了那怪兽一脚,怪兽发出如同雁呜一般的叫声,收回眼中的凶光,如丧家之犬一般缩着脑袋躲到墙角。

  这小怪,吓吓凡人还可以,碰上了本仙子,嘿嘿,一边去。

  “这种怪兽可不是什么魔兽,它们比魔兽强大多了。不过你放心,只要我没下令,它不会伤人的,除非你主动攻击他,就像……就像普通人家饲养的狗一样。”

  可怜啊,山海经中强大的怪物,竟沦为看门犬。

  菲洛总算恢复了点血色:

  “怪不得我从没见过这样的魔兽,原来它不是魔兽啊……样子比普通的魔兽怪异多了,甚至还有人的特征……不过它眼中的那份凶狠比什么魔兽都恐怖。”

  “那是当然,它是北岳之山的怪兽诸怀,很凶猛,因为它是食人的。”

  “食人的?那不奇怪,魔兽有很多也是吃人的嘛。”

  菲洛根本不懂敢在华夏之地吃人的怪物所代表的是什么,华夏是个高手倍出的地方,在过去的几千年时间里,那些道士、和尚、修真个个满天下的找惹事妖怪,斩妖除魔,别说毕方、大风之类的灵兽,就算是强大的妖怪都不敢明目张胆的吃人,以免受到人类强者的围攻,像诸怀这种敢吃人的妖兽,没有实力的话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而社岚大陆不同,人类在与异类的战斗还没有占据绝对优势,仅仅只是勉强占了上风,有时候战争主动权甚至会落到异类手里,更何况人类的头顶还有神灵压着,怪物吃人反而没有什么顾忌,而在古代中国人的头顶,高居天宫的只有仙人,仙人的本体就是人类,哪个异族敢对人类不利,二话不说就是万雷轰顶,灭族。

  头上有个太上皇,神也好,魔也罢,没有哪个敢不要命的在中国扩展自己的势力,所以根本不可能出现西方那种神权取代国家权利的事情。(在西方历史上,曾有一段时间教会的力量压过国家力量,国王上任都要教皇批准。)那些异类,哪怕是神都休想对人类不利,人身安全自然更有保证,当然,人类之间的自相残杀又是另一回事了。

  “你可以试试能不能降伏它……或者说,让它为你卖命。”

  “不要了不要了,你还有没有其他的这类怪兽?”

  胆小的菲洛只要一想起刚才那道凶厉的目光,背上直冒冷汗,开玩笑,把这怪物带身边,不要三天就会被活活吓死。

  其实,这也不能说菲洛胆小,就连那两位骑士,刚才也吓得够呛,紧张了一阵。

  “好吧!”

  我挥挥手,诸怀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只怪兽。

  这是一只和诸怀很像的怪物,同样的赤红的牛身,人面,马足,只是少了头顶上的四只脚和猪耳朵,眼中虽然同样有凶光射出,但却并不那么凶厉。

  “这是……”

  “少咸之山的窥窳,它也是食人的,但比起诸怀,似乎差了点。”

  “差了点?这样吧,我找几头魔兽试试它。”

  菲洛尽量不与窥窳那双射出凶光的双眼相视,窥窳似乎也在嘲笑菲洛的胆小,嘴一张,一阵如同婴儿啼哭的声音从口中飞出,搞得我哭笑不得。

  “小姐,窥窳不会是诸怀的幼子吧,那它长大了岂不是……还有没有别的啊?”

  晕,窥窳和诸怀住得可不近,说是近亲还有人信,但要是说是父子或是母子关系……这也太牵强了吧。

  不过,看菲洛那副死也不要的样子,我只好退让。

  “好啊,不过……”

  我低下头,看了看地上,各种美食狼籍的铺了一地,菲洛马上明白,轻轻一笑,对一位骑士低声吩咐了几句,当那位骑士离开后,菲洛起身说道:

  “我这些手下啊,都是些没见识的家伙,看到魔兽难免失态,真是不好意思,新的菜肴很快就会准备好,在这段时间里我们是不是……”

  “好的,我记得后面有个院子,若你想看看魔兽与怪兽之间的差距,不如在那吧。”

  “好!”

  两只如小牛般大小的裂岩兽、四只脸盘一样大的血爪虫静静的站在庭院中,它们眼中丝毫没有神彩,一看就知道是被夺去了自己意志的召唤兽,而它们对面的,却是一只马,头上长着长长的独角,全身雪白,唯独尾巴是黑色的,它的四支腿,原本应该长着蹄子的地方,却是四只虎爪,锐利的爪子已经伸出。

  黑色的眼瞳闪着高傲的目光,它对自己的对手极其不宵。

  “独角兽?”

  菲洛惊叫一声,但马上便觉得不对,眼前的绝对不是独角兽,至少独角兽不会长着老虎的爪子,而且,那长得像独角兽的怪物口中,一对獠牙惹隐惹现。

  “不,这不是独角兽。”

  我纠正了菲洛的错误:

  “这是中曲之山的怪物,【马交】(马和交是合在一起的一个字,但输入法好像没有那个字,所以分开来打,并用中括号括起,大家把它当成一个字就行了),小心点,它和素食的独角兽不同,虽然不是以人为主食,但它的主粮却是狮子和老虎,一般的刀剑,它根本不怕。”

  【马交】可不是独角兽那样的素食主义者,同样也不是易与之辈。

  魔兽们抢先攻击,外形像极了蜘蛛的血爪虫凭借着极快的速度发动突袭,四只一齐压到【马交】身上,【马交】一动不动,昂起头看着天空,根本不把这四只大蜘蛛放在眼里,血爪虫两只大锷狠狠一咬,“咯砰”一声,声音响亮,那四只血爪虫永远的失去了它们的武器。

  看着掉在地上、满是缺口的大锷,菲洛兴奋的吞了吞口水,血爪虫的大锷可以轻易将皇家骑士连人带铠甲咬成两段,现在这两只无坚不摧的大锷竟然损坏得这样厉害,可见【马交】的厉害。

  可是他还想看看【马交】到底强到什么程度,失去利牙的血爪虫用自己的长腿死死捆住【马交】,余下的四只裂岩兽扑了上来,看那样子似乎要把血爪虫连同【马交】一起弄死。可是【马交】似然昂首朝天,任由扑上来的魔兽狂啃乱抓,弄身满身是血——不是【马交】的血,而是被裂岩兽和血爪虫的血,有红的也有绿的,恶心至极。血爪虫是被裂岩兽咬死的,至于裂岩兽流血的原因,是因为它们的牙床崩坏了,爪子也磨掉了。

  “厉害,厉害,就算是神圣的独角兽,也未必能强大到如此地步。”

  在菲洛的称赞声中,【马交】的目光从天空白云间收回,盯着菲洛,眼中的意思谁都读得懂:“该我出手了”

  菲洛心里一寒,只见【马交】张开大嘴,口中全是闪着寒光、如同刀刃一般的利牙,对着前方的裂岩兽就是一口,然后抬起前爪,一抓,再一撕,再用头上的长角一刺,那只可怜的裂岩兽几乎要被分成两段,倒在地上抽动了两下就不动了,余下三只裂岩兽也都是被三下五除二解决掉了,末了,【马交】抬头仰天,发出一长串类似敲豉的啸声。

  从【马交】张口开咬到最后一只裂岩兽倒下,时间不到两分钟,这根本就是不同级的别战斗,魔兽们的爪牙根本无法伤及【马交】一根汗毛,当然,如果菲洛用的是会吐魔法弹的魔兽,多少还是能对【马交】造成一此伤害的,但会魔法的魔兽,大多都有较高的智商,极难控制,除非从小驯养。

  “厉害,真是厉害,小姐,只要能把它给我,您要什么我都愿意。”

  “这个啊,你得看它愿不愿意了,普通召唤师的控制术是对它不起作用的,只能由它自己择主。”

  “择主?那岂不是神兽……”

  哼,人家活得自由自在,谁会给自己找个主人,自己找罪受。

  没想到的时,【马交】居然回头看着我,意念通过眼神传到我的脑海里:

  “上仙,我愿意认此人为主。”

  “什么?”

  我耳朵好像有点问题,出现了幻听。

  “我愿意认此人为主”

  确认不是我的耳朵有毛病,而是,这家伙……犯贱!

  出乎我的意料,【马交】竟然破天荒的想认起主人来了。

  “上仙啊,吾等所居之处尽被人类破坏、污染,吾等异兽无家可归,且不能现身于世人之前,唯恐惨遭人类追捕。”

  我无语了,地球上的环境破坏早已经影响到了这些异兽,而人类发现这些异兽后所做的第一件事肯定就是捕捉,然后解剖研究,唉,也难为它了。

  “菲洛召唤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它愿意认你为主。”

  “真的?”

  菲洛的喜悦全写在脸上了,如果四下无人,恐怕他会高兴得跳起来吧。

  “记住,它并非真的刀枪不入,神器可能会对它造成一定的伤害,对法术的防御力可能也会差一点,至于伙食,它最喜欢吃的是猛兽的肉,你也可以试试魔兽的肉。你可以直接对它下命令,它懂得听人语”

  “嗯!嗯!”

  菲洛扶摸着【马交】那沾满了红绿血水的长毛:

  “我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你想吃什么,我一定找给你吃。”

  “说到吃……”

  我看了看苦着脸站在一旁的疾光,他的肚子咕咕直响:

  “饭菜弄好了没有?”

  枫之国的贵族吃饭可真是讲究,不过能把皇家御厨调到这家餐馆中来做菜的,恐怕绝不是普通贵族吧,至于我为什么知道做菜的是御厨,那是因为菲洛说漏了嘴,不过排开御厨不说,那淡蓝色的特等枫蜜毫无疑问肯定是贡品,能把贡品弄出来明目张胆宴客的人,也就那么几个,而年纪又那么轻的,答案就呼之欲出了,可我也不说破,只是面具一脱,无视在对面射来的又凶又狠的惊艳目光,叉子一握,一小块沾了枫蜜的烤鹅便在我的口中散发出无限的美味。

  嗯,不错不错,比什么肯德基麦当劳好吃多了,同样是西洋文化的产物,怎么会差那么多呢?怪不得总听人说那两家洋快餐是是“洋垃圾”,地球上的西方人真应该向枫之国的人看齐……呀,扯远了,世界都不相同,怎么比啊。

  和我的细嚼慢咽相比,疾光却是如同饿死鬼投胎一般埋头狂吃,刀叉之碗碟之类全被他丢在一旁,油乎乎的大手一伸,十几片切成薄片的马肉便陷入魔掌之中……他那副吃相可真是难看至极,不仅满头满脸都是油,还沾满了枫蜜,那可是特等枫蜜啊,看那沾得到处都是的蜂密,浪费啊。

  有这么一个徒弟真是丢脸,还好菲洛和他的两位骑士全都死盯着我,比毫没有查觉近在咫尺的地方有台人形碎食机非常没有形像的与食物英雄奋战,发出惊天动地的咀嚼声。

  我轻轻的踢了疾光一脚:

  “你就不能有点风度吗?很丢人你知道吗?”

  疾光看着我,眨了眨眼睛,把口中的食物使劲嚼了几下,咽下:

  “师傅,以前在我们那不吃快点是不行的,不然食物会被先吃完的人抢走。”

  我气不打一处来:

  “记住,你现在不是奴隶,吃东西不用那么急,拿东西不是用手,用叉子或是勺子,知道吗?”

  “嗯。”

  疾光还算个好孩子,马上就知道自己错了。

  “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去弄干净些。”

  “好。”

  一伸手,边上的窗帘被疾光拉过来,擦了脸又擦了手。

  “师傅,我弄干净了。”

  “……的确是干干净净了……”

  还好,那三个笨男人还在发呆,赤裸裸的目光好像要把我生吞活扒了一样,不过这样也好,刚才那么丢脸的事应该没被注意到。

  

第三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