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二章

    人逢喜事精神爽,这话一点都不假,不但为一只流浪的妖兽找到了好的住所,还为中疆弄到了一大笔财富:足够五千万人一年使用的民生物资、十万重装军队一年份的军用物资、以及数万名即然成为平民的奴隶正通过诗风情的关系网运往神恩,然后通过神恩帝国再转往中疆,虽然苛阿妥砂还没有公然与我敌对,可战争是迟早的事,至少苛阿妥砂是最早派兵侵入中疆的势力之一,他肯定不会让那些物资顺利到达中疆,所以为了骗过冥殿教会,转道神恩帝国是不可避免的。

  接下来的几天,依靠着“速成大法”,我的好徒弟在极度疼苦中完成了武侠的基础训练,马步稳稳的,几套基本的步法也走得非常熟练,在我给他打通任督二脉,生死玄关之后,他体内的真气由后天转入先天,虽然真气并不厚实,但却是如假包换的先天真气。

  但最的他好像一听到“练习”,“修炼”等字眼就会发抖,好想是被练过头了。

  几个兵器店的小二抬进一整个兵器架,上边的兵器上疾光和诗风情都傻眼了,嘿嘿,这些可是我特地请人仿造中原兵器打造。

  “师傅这些什么?”

  “峨嵋刺、齐眉棍、九节鞭、双截棍、三截棍、铁环刀、鬼头刀、砍山刀、大关刀、太师锤、判官笔、仕女剑、铁折扇、短枪、铁胎弓、护手钩、狼牙棒。”

  我一一将这些兵器介绍给疾光,这些兵器中有异世界人认识的,但大部份都是陌生的。

  “今天开始,我将教给你武学招式,但在此之前,你得先挑件武器,你想全学会也不要紧,但你得先学一样,学会了再学其他的。”

  事实上,一个人的性格和他第一次挑选的兵器有莫大的关系,中规中矩的武人,大多挑选枪、剑、刀之类的常见兵器,喜欢与众不同,走偏锋的武人,大多会选峨嵋刺、护手钩这类奇门兵器,而不喜欢打打杀杀的人,一般都会选铁折扇、齐眉棍、双截棍、三截棍之类看起来好像杀伤力不高的兵器,用于防身(尽管修为到了一定地步,这些兵器的杀伤力可能不逊于刀剑)。

  “这……”

  “你要仔细挑选,你的第一把武器,直接决定了你以后的发展方向。”

  疾光在兵器架前为难的左看看右瞧瞧,诗风情倒是凑了过来:

  “那对叫太师锤的武器能给我吗?”

  不会吧,太师锤一个重五百斤,一对两个,一共一千斤,那些武器店小二还是好几个人一起上,一个一个的抬进来,那兵器一般都是军中战将首选钝器,诗风情怎么的也不太可能上战场吧……

  “琳……不是你想的那样。”

  诗风情似乎看出了我在想什么:

  “我的守护国经常和兽人族冲突,吃足了兽人大锤的苦头,有心人早就想组建一只战锤军队,但它们的大锤在人类手中极其不便,你的那些太师锤好像是人类所用的战锤,虽然看上去更重,但我想……”

  “好眼力!”

  我不禁对诗风情的眼睛送去注目礼:

  “这确实是我那儿人类将领所用的战锤,不过它太重了,甚至比兽人的战锤还重。没有学过几年的外家功夫是拿不动它的,不然这样吧,我顺便告诉你一套适合太师锤的外家功法和锤法,另外,你再把狼牙棒一起带走吧,它的重量只比普通兵器重了一点,力气大些的小兵也可以拿得动,在我所在的世界,金国军队就是用它把宋朝军队打得落花流水的。”

  即然有这么好的东西怎么会不收呢?

  诗风情笑嘻嘻的收下了那套功法和两件兵器,不久后,神恩帝国国防军迎来了一次军备大改革,外形如同仙人球,令人望而生畏的狼牙棒出现在神恩士兵手中,几年后,千斤太师锤出现在神恩将领手中,沾满了脑浆的大锤再次让神恩帝国风光了一把。

  (书友5K的仙人球提仪,让我联想到狼牙棒,放到这来了,大家没意见吧)

  但那是以后的是了,疾光在左挑右选之后,居然选中了判官笔……

  判官笔,不知是哪个武林高手发明的兵器,最早的判官笔就是扩大了的毛笔,只不过笔杆换成了精钢,笔头还是羊毫或是白马毫,很少用狼毫。笔头虽软,注入真气后却如同钢丝一般坚韧,配合上特别的招式,笔头即可散开也可收拢,成为一种极其厉害的兵器,判官笔也就成了一种内家高手专用的武器,真气不足则无法用笔。

  但是随着武学的衰微,能用判官笔的高手越来越少,于是出现了另一种判官笔,整只笔都是由钢铁打造,包括笔头也是纯钢制成,至此,判官笔沦为只能点穴的旁门兵器。

  疾光选中的,是最早的判官笔,由内家高手使用的真正判官笔,只是以他现在的修为,还用不了。

  什么不好选,偏偏选个现在用不上的,存心为难我嘛,算了算了,本师尊不与小徒计较。

  这几天,比赛依然不断,可是却没有任何玄念。

  赛场上,靠着飞镰,疾光在比赛中屡战屡胜,很多时候对手甚至还没开赛就宣布认输,当点也有一些硬点子,可是在飞镰恐怖的速度与杀伤力下,很少有人能撑上十分钟的,直到疾光出线,跑步进入半决赛,飞镰爪下虽然伤号多多,但死的人却不多。

  当然,对我来说,最大的喜悦就是因疾光出线而入帐的两亿多个金币,哈哈,赚死了,谁叫当初他们把赔率弄得那么高,我又押了那么多钱,就让枫之国的国王趴在金库大门上哭吧,不过我刚刚才从枫之国敲了一大笔物资,现在又弄了走了那么多金币,不知道枫之国会不会因此穷掉。

  嘿嘿,穷掉就穷掉,又不是我的守护国,担什么心嘛,穷掉更好。

  可怜的枫之国,我为你们的破产默哀三分钟。

  半决赛的擂台不再是预赛时胡乱搭建的临时货,已经有点修为基础的疾光面带微笑轻轻一跃,在观众的惊呼声中回过,对着台下众人挥了挥手,这位曾经缩头缩脑的小徒弟总算有了点正常人的架势。

  嗯,看上去不错,有了那么一点点高手风范,这几天对他的行为修养还算是有点成功,至少目前他还没有给我丢脸,不会见人就想跪。

  但是疾光的对手却满脸紧张,他是个神官,脸上带着面具,听诗风情说那是公平之神火翼的信徒,公平之神是裁决之神的分支神灵,和裁决之神一样,会使用裁决术,只是威力略打折扣。至于为什么那个公平之神会有一个听起来像火系神灵的名字,估计又是火翼的父亲有什么远大的,无法实现的伟大理想,希望下一代为他实现。

  “公平而正义的主啊,请您赐与我无上的力量,让我替您将公平与正义之光散布世间的第一个角落,诛除邪恶。”

  好肉嘛的祈祷词啊,这个火翼看来有着不小的野心,这点从他信徒的祈祷词中就可以看得出来。

  “制裁光之箭!”

  由金色制裁之光幻化而成的利箭从神官手中射出,同时,一张黄符也出现在疾光手中,这些道符是我事先做好交给疾光的,要不然凭他那两下子,别说一场都赢不了,能不能活命还是问题。

  “破!”

  与魔法那又臭又长的咒文相比,疾光只念了一个字,没有人看清发生了什么,制裁之箭转眼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接着,又一张黄符出现在疾光手中:

  “急急敕如令,飞镰召来!”

  话音刚落,神官的右腿便泛起鲜血,没有人看到那只怪兽的影子,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它,那是目前己知的魔兽中速度最快的“召唤兽”,自开赛以来这位初出茅芦的选手凭着它一路过关斩将,每当他上场,赌徒们便开始忙活,他们赌的,是疾光的对手能在飞镰的攻击下撑多久,而不是赌疾光的输赢,借着飞镰,疾光之名很快响遍全城,甚至出现在一些神秘组织拉拢的高手名单上,据一些不可靠的消息,有人正在把疾光和大陆排行榜前百名的高手做对比,虽然不知下文,但由此可见飞镰的厉害。

  “神的光辉,永照世人,神的身影,守护善良。”

  正当我以为胜负以定时,神官的口中突然念出一段不像咒文的咒文,随即,一个半透明的身影出现在神官面前。

  “糟糕!”

  诗风情脸色突然凝重起来。

  “怎么了?”

  “他召唤了‘神之影’,那是火翼神的影子,这招数应该只有教皇或神使才能用。”

  “神使?教皇?他们来参赛做什么?”

  “他们然到不能来吗?”

  诗风情指了指场上:

  “虽然教皇和神使之类的人物很少参加这样的比赛,大陆高手榜也将他们排除在外,但并不代表他们不能参赛,很多想出名的宗教人士借此满足他们所想要的一切。”

  “哦,我还以为宗教界的人对世俗界的名利都不敢兴趣。”

  “别说笑了。”

  诗风情的眼睛看了看四周,指了指沸腾的人群:

  “你看这些人啊,为了一场精彩的打斗而欢呼,他们只会记往胜利者的名字,就为了这个,不知有多少人献出自己的生命,连宗教界的人类也不例外,人类生下来就是为了名和利而活着的。”

  这个诗风情,对人类的见解还真是……然到异世界没有“避世修行”一说吗?算了,不说他了,帮疾光要紧,场上,半透明的神之影用手中的利剑编织成剑网,再配合强大的魔法形成一个包围网,将飞镰的困在一个小小的角落里,包围网渐渐缩小,如果这样下去,飞镰很快就会被杀,疾光落败是迟早的事。

  “快,先收回飞镰。”

  疾光是我的徒弟,传音入密又不是直接插手,中场指点一二不算是犯规吧。

  “然后再把我给你的符咒中最长的那一捆随便抽一张出来。”

  场上,那只被困住渐渐露出身形的飞镰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大惑不解的神官(在不清楚他是神使还是教皇之前还是叫神官吧。)看向疾光,为什么他会把魔兽收起来而不是再召唤一只?然到他只能召唤一只魔兽?

  只见疾光脸上笑呤呤的,一点也不惊慌,而他手中,却拿着一张长达七寸的黄色长纸条,上面似乎还有一些鲜红色的花纹。

  没有人认为那是一张废纸,先前疾光就是用一张小小的黄纸片召唤出那只恐怖的魔兽,现在,他又要召唤什么?

  随着那张黄纸条在空气中化做飞灰,无论是神官还是看台上的观众,人人摒息凝视,谁都想知道,这个擂台新星要用什么对抗神的影子。

  一个骑着马的身影渐渐出现,藐视天下的气势压得在场众人有些喘不过气来,同时,一股只有金戈铁马、身经百战的军人上才能出现的煞气出现在场上。

  “那也是神之影!”

  随着一人一马的身影越来越浓,有人失声惊叫出来,可不是吗,疾光召唤的东西,和神官召唤的,何其相像。

  那是一个赤面长须的武将,身上没穿任何盔甲,骑着一匹异常神俊的白马,他手中的武器,是一柄大刀,但是和大陆上其他武者的刀不同,这柄大刀有着枪杆一样的长柄,柄是精铁打造的,刀身混厚,一个红穗点缀在刀背上,鲜红鲜红的,不知道是它本身那么红,还是吸饱了鲜血而泛出血的颜色,或许,两者都有吧。

  最显眼的,是明晃晃的刀身上,雕刻着一只长着龙头、鹿角、蛇身、鹰爪的怪物,那怪物似乎也是龙,可是……哪有蛇身,又没翅膀的龙啊。。

  “那是哪位神坻?”

  人们在观众席上议论纷纷:

  “不知道啊,从来没见过。”

  “会不会是被遗忘的神灵?”

  “说不定是新生的神灵。”

  人们的好奇心可不是一般的强,这我是知道的,但我没想到,神灵的好奇心却也强烈,特别是我身边的这位风神:

  “琳,那是谁?我在他身上不仅感觉到圣洁的气息,还有杀场的气味,嗯,还有一种威压,但却不是神灵那种天生的威压……倒像是后天形成的,就像是一些久经杀场的战将……”

  “好眼力!”

  这次,我可是真心的称赞:

  “你前眼的这位,生前就是位绝世武将。”

  “生前?然到那是个鬼魂?不可能,我没感觉到他身上的任何死气……”

  “你当然感觉不到,因为他身上根本没有任何死气……因为他是位鬼仙。”

  

第三十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